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范晓东(小东)

    简介:
    范晓东(小东)
    (Fan,Xiaodong),男 ,三十多岁,

    绥化劳教所一大队教导员(原二大队副大队长,一中队中队长)。
    迫害起法轮功学员极其凶残,肆无忌惮,泯灭人性的对大法弟子恣意打骂。

    范晓东,生于一九六九年,自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开始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至今仍迫害法轮功学员。此恶警贪赃枉法,长期在劳教所内利用流氓管理手段制造恐怖事件。勒卡钱物。此恶警在打人时非常张狂、凶狠。惯用电击和板拳。主管二大队生产时,经常奴役法轮功学员超负荷劳动,不断挑起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纵容刑事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迫害起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也是异常凶狠,阴损。其哥叫范晓雷在绥化劳教所清欠办工作。

    绥化劳教所是黑龙江省集中关押迫害法轮功男学员的地方,一大队是绥化劳教所专门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一大队的范晓东、金庆富、石剑、毕飞等警察是绥化劳教所培训出来的“职业打手”,这些警察专门强制高压迫害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专门成立迫害法轮功的大队至今已经近十三年的时间了,在这期间,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致精神失常。黑龙江省伊春市乌马河区男法轮功学员廉易坤(年仅三十九岁),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被迫害致死。

    一次,恶警范晓东、石剑曾将法轮功学员郝振东戴上手铐吊铐,毒打、电棍电。

    恶人范晓东在任一中队(即严管中队)中队长期间,不断挑起刑事犯对大法弟子的仇恨,纵容刑事犯人殴打大法弟子,在一大法弟子被殴打重伤后,诬陷大法弟子是自杀行为。还曾将一坚定大法弟子关入两个肺结核病人的隔离房间与其一同吃住,称之“细菌战”。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由于潘兴坤抵制邪恶迫害,被警察关小号,坐老虎凳。恶警中队长郝连贵、副大队长范晓东命令曾令军在小号内把潘兴坤暴打一顿,接着劳教所所长纪枫又指使干警把录音机放最大音量不让他睡觉,每顿只给他一个馒头,这样在小号关了三天三夜。事过不久,又让大法弟子看焦点谎谈,潘兴坤不看,被恶警范晓东、贾玉鹏、金庆富暴打一顿。

    二零零二年底,潘兴坤被多次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底因不唱歌被关小号,四五个干警轮流打骂,直到把他打昏过去。后来,他被打的大小便失禁,都拉在了裤子里,可那些恶警仍不甘心,把他扒光衣服,四根电棍同时电他,连打带电四个多小时,他浑身上下都是大泡,长时间不消。其中恶警范晓东拿一把电警棍电击其脚部不放,电得直冒烟,至今仍然留有伤痕。

    二零零二年的十一月份,中共的“十六大”之前,绥化劳教所搞了一次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攻坚战”,二大队所有的恶警们半个月内不许回家,逐个对所有的没有“转化”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教导员高忠海、队长范晓东、副队长曾令军、干警李健、教导员杨波、恶警刁雪松、石健等恶徒把大法弟子李树文打翻在地,用数个电棍同时电击,逼迫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饭后,恶警杨波、范晓东、李剑、金庆富、贾玉鹏等把某大法弟子叫到值班室里,就开始了对他拳打脚踢、电棍电、造谣欺骗等,从下午四点多到半夜十点多。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恶警杨波、范晓东、曾令军、李健等30个恶警对大法弟子任忠良、潘英坤等20多人施酷刑:有拳脚毒打、吊铐、坐老虎凳、电棍电等。

    二零零二年十一下旬,恶警们进行了全封闭式24小时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时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残酷的迫害,他们用多个电棍同时电击一个法轮功学员,直到没电。每天晚上都能听到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惨叫,整个大楼充满了烧焦肉皮的糊味,恐怖气氛充满了整个大楼。还有法轮功学员被关小号,恶警们多人同时凶狠的殴打法轮功学员。参与此次行动的主要有杨波、倪军、高宗海、曾令军、范晓东、龙葵斌等人。

    恶警杨波与高中海指使手下打手范晓东、曾令军、季健等近十名恶徒,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潘英坤、李树文、任忠良等20人进行长达10天的毒打、电击、上吊扣、坐老虎椅等酷刑。

    范晓东贪赃枉法、流氓成性、阴险狡诈,长期在劳教所内利用流氓管理手段制造恐怖事件。勒卡钱物。此恶警在打人时非常张狂、凶恨。惯用电击和板拳。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舍怀忠时,将舍的头用劲往墙上撞,强迫其放弃修炼在迫害大法学员潘英坤时,将潘打的大便失禁拉到裤子里。被不同程度遭受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近百人。

    恶警范晓东利用操纵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普教也有一百人之多,如果被安排的普教人员不打骂法轮功学员,此恶警就给这位有良心的普教人员加期处分,一顿毒打。因此而遭受迫害的普教也有十余人。

    二零零三年三月,恶警范晓东、刘伟和高中海指使犯人王荣、马春利等六人,对大法弟子郑树忠轮番不停地毒打,直至打成重伤。就在郑树忠生命垂危之际,恶警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威逼利诱劳教犯人马春利等人作伪证(伪证:大法弟子郑树忠“为追求圆满用头撞暖汽片、撞床头等”造成伤害),妄想用栽赃陷害、借刀杀人等手段来逃脱法律惩制。恶警杨波、范晓东公开叫嚣:“上级有令可以采取任何方式达到转化目的,打死了法轮功学员算自杀。”

    迫害日期待查,大法弟子潘兴坤被四五个干警打四个多小时,又用电棍电三、四个小时,而且是没有穿衣服,直到达到它们的邪恶目的。打潘兴坤的恶警有范晓东、金庆富、高中海、李健等。在潘兴坤发表严正声明之后又招到一顿毒打,几天不能吃饭。

    二零零三年三月从富裕劳教所转至绥化劳教所,武红军被曾令军、高宗海、范晓东等人残酷迫害,武红军在一中队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被残酷殴打,有时一天多次被的打浑身青紫,摸哪哪痛,不让睡觉,被强迫看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的录像,在寝室面壁站着。用烟烫武红军的脸、手等部位,还唆使普犯殴打,还把武红军与肺结核病人关在一起多日。二零零三年四月武红军被曾令军、范晓东、高宗海暴打,脸被打变形,多日不能正常吃饭。

    恶警范晓东打人非常狠,对来二大队联系活儿的年轻女老板、女雇员总是说话暧昧,还时常动手动脚。

    二零零三年四月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苗兴龙被转至绥化劳教所,当晚,恶警曾令军、范晓冬即对苗兴龙拳打脚踢,当晚用4根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武洪军。当天晚上恶警强制苗兴龙面壁在墙角,安排四个包夹看着,不准动一点,头部也不准离开墙面。离开一点,包夹就从后面拳打脚踢。

    后半夜时,恶警们对武洪军酷刑折磨后去找苗兴龙,问转不转化,苗兴龙就跟他们讲真相,刚说一句,曾令军就双手抱着苗兴龙的脑后把他的脑袋向墙上撞,像拍皮球一样,头撞墙上又弹回来,额头瞬间就起来大包。就这样反复着不知多少下。恶警范晓冬说:明天再收拾他。他们离开时,告诉包夹:让他站着。就这样苗兴龙被强制一直站到凌晨4点多。

    恶警范晓冬在当晚9点多叼着烟来到苗兴龙的住处,让他向后转。当时苗兴龙的腿脚已经肿大,失去知觉,没法挪动,身体也扭转不了。范晓冬一把把苗兴龙推倒,又从地上揪起,问转不转化,苗兴龙说不转化。恶警范晓冬狠吸两口烟,把烟头抽得通红,拽起苗兴龙的右手,瞬间把烟头夹在苗兴龙的右手小拇指缝里,看烟头变黑,又狠抽几口至烟头通红,随后又将红烟头夹在同一部位。三次过后,此时肉皮烤焦味起,烫起来的水泡已破。恶警范晓冬把烟头丢在地上,对包夹留下一句:让他站着,扬长而去。就这样苗兴龙一直被强迫站立到凌晨2点。

    第三天是周日,还是恶警范晓冬值班,早9点多,范晓冬把苗兴龙押至干警办公室,逼迫看污蔑法轮大法的不实录像。至下午2点许,范晓冬问苗兴龙有啥感想,苗兴龙说这些都是栽赃我师父和陷害大法。他暴跳如雷般从椅子上窜起,疯狂对苗兴龙不分部位式地攻击,直至打得苗兴龙牙齿脱落,鼻口蹿血,鲜血溅到白墙壁,地下一大摊鲜血时才停下。

    第四天8时余,苗兴龙被包夹架到教室,恶警曾令军抓住苗兴龙的衣领,对准他的胸口就是一顿炮拳。苗兴龙被打的痛苦下蹲,范晓冬从苗兴龙身后一脚将他踹倒,随后多人同时狠踢。恶警们打累了,坐在教室周边的椅子上抽烟,嘲笑着辱骂着侮辱着……待这些恶警们歇过来,恶警范晓冬上来把苗兴龙从地上拽起来,撕扯外衣,将衣裤扒光,只剩一个裤头。曾令军拿起2根电棍,一支递给范晓冬,恶狠狠地说声:电。同时地2根电棍在苗兴龙的身上发出劈啪的蓝光。

    曾令军一支电棍在苗兴龙前胸心脏处长电不止,胸部肌肉被电的跳跃似的颤抖,范晓冬手持一支不停的在苗兴龙后背上及后颈处移动。此时另外2个警察看苗兴龙手臂本能的护住前胸,蹿上来同时抓住他的手臂向两侧抻直,同时这2个警察各持一根电棍电击苗兴龙的腋下。

    曾令军的电棍在苗兴龙的脸上,嘴唇处,心脏部位,不停的电着;范晓冬手持电棍在苗兴龙后耳根,后背不停的移动着,其它2个警察的电棍在腋下,肋间放着残忍的火花……直到电棍没有了其残忍的能力,苗兴龙的全身被烧得几乎已经没有了汗毛,满屋全是烧毛的味道。恶警们才住手。

    恶警们哈哈大笑着抽起烟来。一会,曾令军叼着烟走上前来,问苗兴龙转不转化。苗兴龙无语。曾令军歇斯底里地吼叫:说。苗兴龙大口喘着气说:我喘不上气来。曾令军随即一顿右拳打在苗兴龙的左脸上,又一顿左拳打在右脸上,左右轮流,直打得他大叫:这小子骨头真硬,找手套。接着又是一顿狂拳,一直打到手疼。范晓冬又上,掐着苗兴龙的脖子,用皮鞋跟狠踩在苗兴龙的右脚趾上拧动,致使苗兴龙右脚的中指脚趾盖出血发黑,数月后褪去。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徐玉山绝食抗议迫害,被关小号八天之久。遭受老虎凳、铁椅子等酷刑折磨。恶警范小东满肚子坏水,竟让刑教人员关长副(音)往徐玉山身上放头发茬子。就是因为这里比别的地方都邪恶。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新换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警察班子,大队长潘巨英,教导员范晓东,中队长石剑,他们都是前几年的恶警。由于新换了班子,大有三把火的气势,加重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到医院检查出贫血、肝、胃等病态。恶警、恶人骂他是装的,不想干活,恶警教导员范晓东,中队长石剑等人给李丛俊加期处理,因干活慢没有完成定额的任务,令犯人孙茂坤对李丛俊严加看管,从到绥化劳教所李丛俊受到体罚、打骂、恐吓,加期等迫害,恶人孙茂坤经常打骂他,现在李丛俊身体比较弱,走路比以前还慢,抬不起头来,全身瘫软,他现在还在经受邪恶的迫害之中。

    在绥化劳教所李启亮遭到了残酷迫害,参与迫害的主要 范晓东、曾令军等人。实施的酷刑有电棍电击、不让睡觉、烟头烧、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有一次李启亮想撕毁污蔑大法的漫画,被曾令军残酷殴打,恶警还经常唆使刑事犯殴打迫害李启亮。在一次迫害中,李启亮被范晓东和曾令军等人撞坏了头部,从此李启亮经常头痛,并出现精神不正常现象直到回家都是如此。

    一大队教导员范晓东是指使者又是打人凶手。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一直不遗余力的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现在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十五人左右。范晓东等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随意大打出手,将烟头插入法轮功学员鼻孔、吊铐的等酷刑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长林子劳教所解体了。几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到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进行迫害。十多天后,又转送到绥化劳教所。

    当天副大队长廉兴带头,恶警大打出手,法轮功学员黄光、关文龙、刘景洲、王海江、付双印、吴长贵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王海江、关文龙、刘景洲腿部都受伤很严重,一个月后,才能正常行走。原本血压正常的吴长贵被迫害的高压达到180,使他行走都很困难。

    因为不配合恶警的安排,法轮功学员刘景洲被廉兴、田之政为首的几名恶警拳打脚踢后,用手铐铐到两层床铺的床头上,被铐得身体立起来,脚尖点地。恶警田之政还把烟头插在刘景洲的鼻孔里,呛得他咳嗽不止,痰吐了一地,呼吸都很困难。即使这样,田之政还跑到床上去,用脚蹬刘景洲的臀部,使他双脚离地,手铐铐到手腕的肉里,出现青紫伤,很长时间才好。

    恶警田之政迫害法轮功学员后,一直没上班,据说得了肺结核、乙肝,去哈尔滨、北京都没治好。恶警廉兴得了乙肝,三个多月没上班。恶警石健是中队长,其恶行殃及妻子。他的妻子出车祸致使腿骨折,在哈尔滨住院治疗。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关文龙被绑架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不久又转到了绥化劳教所。在那里关文龙经常无辜被恶警毒打,恶警教导员范晓冬喝完酒,进到监舍,看谁不顺眼就是一顿拳脚,像是练拳击似的拿人当靶子。他经常耍酒疯,他一喝酒就折磨、毒打服刑人员。一次他进屋不问青红皂白冲关文龙的脸部胸部一顿拳脚,把关文龙打迷糊了。

    二零一零年十月,法轮功学员郝振东伸一下腰,被教导员范晓东看见说是炼功,把他打倒在地上,把他眼睛打红、眼眶打青。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把所有被关在绥化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宿舍楼三楼教室,单独找每个人谈话,直接跟他们说省六一零要来检查,要法轮功学员“配合”他们的工作,不走样的按他们教的话去说,如果出了差错,他们受到处分,当叫到法轮功学员金杰的时候,金杰当场就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恶警范晓东、石剑恼羞成怒,对金杰当场大打出手并施以电棍,造成金杰右脸红肿多日,喝水、吃饭都很困难。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省六一零来到劳教所找到法轮功学员郝振东谈话时,他没有按照恶警的要求去回答,于是一大队的一大队教导员范晓东等几个恶警扬言不许郝振东去所内超市买东西和会见家人。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刘景州被送到劳教所时,因不写“三书”,加之刘景州二零一一年九月离开劳教所时撕毁名卡,恶警对其疯狂报复。由大队长潘巨英、教导员范晓东、中队长石剑、恶警金庆富、王晓滨、毕飞等人对其毒打,将刘景州吊起来用电棍电,头上套塑料袋并向里吹烟,用牙签扎,当时刘景州嘴肿起一寸多高,至今左手不好使。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这天早晨,一大队共有六十七人,其中有三十多人是法轮功学员。)接到前楼(狱警办公楼)通知,让在押人员去擦玻璃。那天是大队长潘巨英当班,他点了三十一名在押人员,廉易坤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廉易坤有惧高症,腿上还有伤,不想去,大队长潘巨英在走廊对着门说:“今天拖也把你拖去,死也叫你死在外边。”潘巨英和教导员范小东带着三十一名在押人员到了前楼。大队长潘巨英带一部份人在二楼,教导员带一部份人在五楼,廉易坤就被安排在五楼。上午八点四十分,廉易坤在被强迫擦玻璃时从绥化劳教所大门口狱警办公楼五楼掉下身亡。

    牡丹江大法弟子占兴起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就被副大队长廉兴用绳子捆绑了一夜,被酷刑折磨得上下楼扶墙用人扶着,经过几个月身体才逐渐好转。

    北安大法弟子姜秉志那年六十多岁,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的出现病状,恶警说他有意装病,并指使被劳教人员体罚姜秉志,家里亲人来看也不让接见,家里人带来的食品劳教所美其名曰“安检”,实际等他们“安检”完,家里所送给大法弟子的东西就所剩无几了。

    大队的教导员范晓东看姜秉志出现病状,多日也不见好转,就问带班狱警姜秉志存钱卡里有多少钱,有钱就带王军出去检查,不够就不管了。姜秉志被带到绥化卫校(卫校是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帮凶)花了几百元的检查费,诊断结果说没病。

    诊断没病后,恶警及包夹认为姜秉志是装病,于是加重迫害姜秉志。大队教导员范晓东在众人面前扬言:“姜秉志装病,给我使劲整,出事我负责,在劳教所里死一两个人劳教所不会报,大不了不当教导员。”他指使手下中队长石剑、金庆富、王晓彬、等加重迫害姜秉志,十多天后姜秉志被迫害得吃不了东西,喝不了水、失去记忆,说胡话,拉尿在床上。姜秉志被迫害到生命垂危才被送正规医院,诊断小脑萎缩无法医治。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通知家属交保金办保外就医回家。(编者注:当时的姜秉志只剩一口气,两腿仍有瘀青。几天后,姜秉志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享年五十九岁。)

    在劳教所每时每刻都可能发生惨无人道的迫害,每到邪党的节日或所谓的敏感日迫害就更疯狂,全所警察出动搞恐怖,大队长潘巨英、范晓东、廉兴、中队狱警和犯人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让家人接见,甚至口出狂言的邪恶的说:“如有不听从管理,就用东西挡住监控器给我打,这样不会留下证据,打死白打,死了算自杀,我为你们撑腰,你们没有罪,我给你们奖励,把你们评优秀劳教所人员给你们减刑。”


    二零零八年,庞士兴拿了个笔记本电脑,和三千多元钱,正在回家路上被片警潘仁看见,要强行扣押庞士兴的钱物,庞士兴趁其不注意走脱。五月份,在上班的途中,潘仁伙同其他警察把庞士兴绑架到红旗派出所,所长姜卫峰,他们把庞士兴绑在铁椅子上,不让庞士兴睡觉,轮流折磨庞士兴,用腰带抽庞士兴,使劲用脚踹铐子,用凉水浇头,在屁股底下塞木头楔子,两天两宿后把庞士兴母亲找来,诱骗庞士兴说,签字就放庞士兴。经历了这么多的迫害,庞士兴胆怯了,麻木了,不想再承受了。他们说是十五天放庞士兴,十五天后还没放,说劳动教养庞士兴一年,最后劳教了两年。正如《九评共产党》所说,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谁就在什么问题上就送上小命。

    在看守所的八个月中,庞士兴受尽了耻辱奴役,又被劫持到了绥化劳教所,所长叫杨金璐,队长姓潘,教导员范小东,中队长姓石。庞士兴,被叫到了教导室,范小东和其他狱警拿出一张转化书叫庞士兴,签字,如果不签,就用各种刑罚对付庞士兴,,往昔多次迫害一下子涌上心头,庞士兴,被迫签字了。庞士兴,无法形容我当时的心情,莫名的恐慌,象油煎火燎一样,仿佛每分每秒都在煎熬中度过。庞士兴,象一个被人操纵的木偶一样,要庞士兴,干啥就干啥,就是这样庞士兴,呆了一年后回到了家里。不久,片警战雪松与一个女的政法委的人拿了一个什么东西让庞士兴,签字,这时的庞士兴,都麻木不仁了,哪有正义可言,就这样又一次违心地签了字。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范小东:0455-8261026 办8110788
    范晓东的最新电话:13763755898

    迫害类型:
    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煽动对大法弟子的仇恨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电击毒打/殴打其它酷刑逼迫放弃信仰长时间吊拷老虎凳撞墙关小号加期(延期)/超期关押电刑剥夺睡眠火烧炮烙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七台河市庞士兴自述遭迫害经历
    黑龙江勃利县法轮功学员黄跃吉被迫害离世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6月6日发表)
    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二)
    佳木斯金杰遭受的种种酷刑折磨(图)
    黑龙江伊春市廉易坤被绥化劳教所迫害致死经过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迫害十三载-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又添命案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6月24日发表)
    建三江七星农场原武装部长佘怀忠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恶警近期暴行
    宋铁民在绥化劳教所备受迫害-两颗牙被打掉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的暴力“转化”
    中共恶人的罪行-不会被岁月掩埋(五)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恶警肆意迫害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的迫害手段
    苗兴龙在绥化劳教所所遭十天酷刑
    绥化市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实录
    绥化劳教所的罪恶(图)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虐待
    优秀大学生王长海两次遭劳教折磨(图)
    194832.html#092501658
    黑龙江伊春市大法弟子廉涛遭受严重迫害
    双鸭山的悲惨家庭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及现世现报
    我在绥化劳教所遭受两年酷刑迫害的经历
    忆大法弟子潘兴福悲壮的一生
    大陆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恶人恶行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恶警恶行录
    绥化劳教所酷刑两例:轮番毒打至垂危 电击皮焦流黑血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
    绥化劳教所的血腥暴力:浑身全是水泡,胸脯、骼膊焦糊一片

    所在单位:
    绥化劳教所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电话:0455-8355907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
    电话:0455-8355907
    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受迫害人:
    张立军; 高升; 陈宝玉; 徐玉山; 冯日东; 黄耀吉; 李立华(利华); 韩明奎; 唐学勇; 李玉华; 李丛俊; 张成兵; 汪(王)海江; 吴长贵; 李树文; 佘怀忠; 佘怀忠; 关文龙; 关文龙; 汪志谦; 王德海; 李启亮; 郑树忠; 郑树忠; 李树文; 刘志鹏; 郭玉春; 武鸿军(武洪军); 刘景洲(景周); 任忠良; 任忠良; 潘英坤; 潘英坤; 潘英坤; 苗兴隆(苗兴龙); 郝振东; 金杰; 廉易坤; 廉易坤; 廉易坤; 占兴起; 占兴起; 

    更新日期: 2015/2/28 0:1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