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张春华


    黑龙江省鹤岗市大法弟子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演示图片。


    黑龙江省鹤岗市大法弟子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演示图片。


    黑龙江省鹤岗市大法弟子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演示图片。


    黑龙江省鹤岗市大法弟子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演示图片。


    黑龙江省鹤岗市大法弟子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演示图片


    黑龙江省鹤岗市大法弟子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演示图片。

    简介:
    张春华
    (Zhang,Chunhua),女 ,年龄未知,

    哈尔滨女子监狱八监区干警,副大队长。

    黑龙江女子监狱恶警为了逃脱罪行经常改变监区名(二监区系原八监区),大法弟子们集体绝食反迫害。恶警郑洁、张春华唆使犯人商晓梅灌食,命刑事犯在里面放了很多很多的盐,有的大法弟子的胃被插坏了,不能吃东西,口吐的都是绿水;有的顺鼻子淌出的血弄的棉袄上都是,还经常被绑在暖气上;黑天、白天的折磨导致有的大法弟子出现了昏迷,恶警张春华就指使犯人商晓梅量血压,让杀人犯张桂红、刑事犯王树春强行灌药,牡丹江的一位大法弟子拒绝被强行灌药不从,被刑事犯踢在喉咙上,昏倒在地抽搐,差点被害死。

    被非法关押在集训监区的大法弟子们拒绝出工,大队长郑洁、副大队长张春华调来防暴大队男警、四大科室部份警察,强迫出工,并扬言“三天捋直”,每天防暴大队男恶警手拿电棍押着十四名不出工的大法弟子们,从早上七点半开始,进行一整天的所谓“拉练”折磨:在烈日下一动不动的暴晒,在大雨之中练正步走,动辄遭到恶警拳打脚踢。防暴大队男恶警将大法弟子们拉出来问问题,大法弟子们不回答,恶警就猛扇其耳光。甚至以白色硬质塑料管抽打大法弟子们的脸致脸部紫黑色。

    每天,一大帮狱警把大法弟子们拉到三面围墙、被人称作“屠宰场”的地方,进行吊铐、“开飞机”等酷刑折磨;晚上六点,逼大法弟子们坐板凳到半夜十二点,期间必须保持坐直,不许闭眼睛,狱警挑选最恶的犯人坐在前面,稍一犯困,恶犯用二米长的棍子捅。恶狱警还不让大法弟子们吃饱,十四人只给七份饭,并剥夺家属探视、打电话的权利。

    张春华指使犯人宋立波把十八名大法学员的上衣扒光,然后把衣服拿到水房里放炉子烧掉。当时吕玉君不配合,张春华连打带踢,把吕玉君的头发拽下好几撮。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八日,法轮功学员董丽敏被黑龙江省九三农垦法院非法判刑十四年,七月二十九日转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九监区(现改为六监区),当时九监区大队长:杨华、张春华,狱警:贾文君、王少健、杨凤玲、徐占玲等。狱警利用犯人看着董丽敏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犯人头叫王学珍,由她监督其他犯人看着董丽敏,罚蹲一天一夜。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日,商秀芳被劫持进哈尔滨女子监狱。商秀芳反对迫害而拒穿囚服,被恶警张春华领着犯人赵艳华、宋丽波、朱玉红等扒光衣服上刑:大背铐,直至出现昏迷状态,被掐人中苏醒后强制灌药,继续大背剑。

    二零零三年年初,为了制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大法弟子吕迎华不出工。恶警郑杰和张春华将吕迎华在地上拖的喘不过气来,给吕迎华戴上手铐,不让穿棉裤,坐在水泥地上长达一个月。二零零三年三月八日,又给吕迎华反铐上“大背吊”,挂起来,脚不沾地,仅一个小时,吕迎华的口水象线一样不停的淌,浑身抽搐,手腕被手铐勒断了筋,手肿了三个多月。

    二零零三年,专管法轮功的副大队张春华和郑杰(大队长)带队,和八监区几乎所有干警,在十几天的时间里学员先后被拉到后院男犯监区强制“训练”,每天早上都可以听到学员被拉拽时的哭喊声,犯人是专门抽调上来的,有王凤春、赵燕、郭淑贤、王丽红等人,四大科室十几名干警由教改科长肖林带队,又从服务大队抽调了十几名犯人协助迫害。打、骂、踢、拽、罚蹲、跑步、吊挂在铁栏杆上,用电棍电、打,每人一天只给几口饭吃,不让喝水,68岁老人王淑芝也不例外。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日,大法弟子于玉梅被无辜押进小号,是大队长和干警们想杀一儆百,迫使大家屈服、出工劳动。在关小号期间,被迫戴地环、背铐日夜不给开,严重时昏迷。大队长颜玉华、张春华用脚踢说:“你今天就是死了也没人知道,”。

    二零零三年六月以后,张春华对马淑华打了无数的耳光。马淑华的两只脚被折磨得血肉模糊,化脓后袜子与脚粘在一起,十多天后用水才泡下来。即便这样,张春华还不放过马淑华,穿着高跟鞋往脚上踩,还指使犯人朱玉红、王凤春同时往马淑华脚上踩。说:“是××党在治病。”

    二零零三年七月,队长郑杰、张春华、杨华、张秀丽、李桂荣。狱警肖主剑、桂娜娜、黄静、周丽丽。刑事犯赵艳华、宋丽波、赵艳、朱玉红、李桂红、金贞碧、杨平、李桂香、王凤翠、黄鹤等联合作恶,把大法弟子逼得跳楼3人,一杜姓、一任姓大法弟子重伤,身上多处骨折,至今留下明显残疾。一个叫张艳芳的还未成年,也被打的半死,然后扔进小号。

    八监区大队长郑杰、张春华、张秀丽是跟王兴监狱长搞签“军令状”来到八监区的,目的是把八监区的大法弟子“捋直”,要一律“转化”、干活。

    犯人宋丽波、商晓梅不懂医术,但犯人在监狱有个毛病什么的都由她两处理,宋丽波给一黑龙江大法弟子灌食,张春华看她插不进去,就告诉宋使劲插。

    一黑龙江大法弟子一个多月没有大便了。后来就肚子疼的出汗,张春华破口大骂,说她装的要送她去小号,小号狱警怕出现生命危险就找来了大夫,大夫看看就出去说需要灌食。一会儿就来了一帮人,一次一盆灌了两次肥皂水。

    在张春华、黄静的策划授意下,对大法弟子开始了又一轮的迫害。有个叫赵艳的同性恋犯人,整天把自己打扮的和男人一样,此人出手狠毒,经常在狱警授意下玩命往上冲迫害大法弟子。一次它拿着起掉的铁罐头盒盖(比刀刃还快),在大法弟子脸上一阵乱划拉,然后恐吓别的大法弟子,谁不听她的就让她出血。赵艳在张、黄的点头下,领着一帮犯人开始打大法弟子,这一打就是一下午,赵艳挥舞双拳冲在前面,一下午把她累的双眼通红,把大法弟子王洪志的耳朵差点咬掉。张春华故意说,你看赵艳眼睛都红了,我都害怕,我可管不了她。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七日大法弟子兰红英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期间一直遭受着残酷的迫害,恶警大队长吕晶华、王晓丽、郑洁,恶警张春华,犯人宋阳、宋丽波、崔湘、郭海鹰、吕影等对兰红英做过以下迫害:大打嘴巴子,抓住头撞墙,用高跟鞋踢胳膊、腿,用竹尺打脸、腿罚蹲一宿,不让睡觉,上绳,三人用手铐连在一起,不让上厕所,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棉裤扒掉,打开窗户掸上消毒液冻人,野蛮灌食,大背铐、在小号每天单铐一个手码坐,打双铐,每天码坐,木板铺不让垫东西,晚上不给被褥,仰躺铐上双手,冷冻等等。

    二零零三年八月,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八监区大队长换成郑杰,副队长换成张春华,张春华是出面专管迫害法轮功的,郑杰是幕后人物,他们把法轮功学员赵树玲、刘丽萍等都关小号迫害,打毒针。

    给多名绝食法轮功学员集体下药,原八监区(一队)法轮功学员朴英素,王爱华,等绝食时,都出现不同程度的难受过程,王爱华灌完食之后,心脏难受的直打滚,朴英素不停的吐,后发现吐的食品当中有绿色药皮,才知道下了药。

    当时法轮功学员向狱方反映被迫害情况,在狱长路过车间时,有几位法轮功学员站起来反映情况。恶警认为是闹事,把他们认为是领头的法轮功学员都关小号迫害,打毒针、用噪音器震、扣地环(双手、双脚扣在一起)在地上几个月。被关小号的法轮功学员有刘丽萍、王菊艳、张树哲、赵淑玲、赵欣等。

    警察把八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分几批进行所谓训练迫害。一次,在一仓库和一栋楼之间的空场,恶警和犯人围成一圈,逼法轮功学员站成两排在圈里快跑,恶警手里拿着电棍,犯人都手拿各种塑料管、木棒,法轮功学员每跑一步就被猛打一下。张春华边骂边喊,跑不动的法轮功学员被吊在仓库的窗户上,双手被扣着吊起来,用电棍电。

    当时参与的恶人有:八监区的大队长郑杰、副大队长张春华、被撤职的张秀丽、监狱防暴队肖林等三个男警和几个女警,犯人孟宪敏、朱玉红、赵艳、黄鹤、王凤春,以及从服务大队借来的十余个犯人。

    二零零三年八月,恶警张春华强迫法轮功学员十天十夜不睡觉,手戴铐子,腿绑着,把法轮功学员的嘴用胶带封上,白天拉练、罚蹲、罚撅,强迫跑步。王建萍脚被打肿,拖起来吊在铁窗上,后背被拖得血肉模糊。

    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张春华指使犯人王凤春和赵艳用绳子绑上张艳芳,拳打脚踢,不让睡觉。第二天,张春华领着几十个犯人来,干警、犯人连手,每人手里拿着凶器,有电棍、木板、竹板、铁棍,围成一个圈。强逼大法弟子在圈中跑,到谁跟前谁就打,有的犯人不忍心打,干警就打犯人。晚上,让犯人把张艳芳衣服扒光,用木棍和鞋底打,第二天又用电棍电,张艳芳全身没有好地方,又叫人用盐揉到她身上。

    二零零三年九月,张春华利用犯人毒打大法弟子王爱华。主要手段一是用藤条、竹板打脸,打完用盐水洗;二是用牙签扎,把脸扎的严重变形,呈黑紫色,遍体鳞伤,没几块好地方。之后被关进小号背铐四十多天,每天两次包米面稀粥。

    二零零三年九月在八监区,大法弟子集体炼功抗议迫害,被五花大绑至床头,坐在地上,大队长张春华带头穿着高跟鞋踢脸、踩脚、踢全身,一些凶狠成性的犯人更加肆无忌惮地对大法弟子拳脚相加。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张春华领着几名恶警和犯人拽着安玲的头发用脚踢,让犯人王凤春拿着棒子说:“谁要再立掌就拿棒子打谁!” 张春华和犯人王凤春和朱玉红用胶带把安玲和几个学员嘴给封上,坐在地上手背着绑了一夜。

    二零零三年九月,马淑华被关押到八监区,监狱防暴队队长肖林领着科室的男狱警,还有八监区大队长郑杰、张春华,狱警桂娜娜等,还有凶悍的盗窃犯人王凤春、杀人犯王维、黄贺、李桂红、李桂香、穆宪敏,贩毒犯朱玉红等,警察手里拿着电棍、警棍,拎着手铐,犯人手拿木棍、硬塑料管“小白龙”,一个警察一个犯人,百八十人围成一个大圈,然后强迫法轮功学员在圈里长时间奔跑,跑不动挨打,跑着也挨打,张春华手拿胶皮警棍,用力打法轮功修炼者后背,一边打一边喊:“我就打你了,谁看见了?”

    到第六、七天,马淑华双脚开始化脓,肿的老大,不能穿鞋。张春华穿高跟鞋,踩在马淑华肿的脚上使劲碾:“共产党给你治病。”马淑华痛的一下坐地上,昏死过去。然后张春华让王凤春、朱玉红接着踩。十一天之后马淑华用水泡半个多小时,和脚粘在一起的袜子才揭下来,脚和十个指甲变成黑色,两脚脚骨处烂了两个大洞,能见白骨,二、三年不封口,脚骨畸形了。十多年了,还说不上什么时候就疼。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为争取学法,吕玉君被干警张春华踢嘴,流血不止,拽头发,11天不让睡觉,双手被绑坐在地上,腿脚绑上,稍一闭眼就用竹竿子打,用针扎脚。

    第二天,八监区的大法学员被带到了“拉练场”,张春华和郑杰,领着防暴队各科室的恶警,还有犯人王凤春、朱玉红、黄贺等一些犯人围成一圈,逼着大法弟子在圈里跑,用电棍、木棍、警棍、装着半瓶水的矿水瓶子,还有用手打的,到谁跟前谁就打。大法学员被打得浑身上下没有好地方,被打的地方都是黑紫色。对跑不动的大法学员,恶警让犯人拖着跑,还强迫大法弟子撅着、蹲着抱头。有的大法弟子被吊在窗栏上,身上穿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八监区恶警张春华(代理副队长)领着几个女恶警和一个男警来到黑龙江省大法弟子们房间,猛劲的打,然后用穿着大边的黑皮鞋连踢带踹,几个犯人把她们连腿带手捆在床帮子上。

    第二天中午,张春华又带了几个能打人的犯人来,狠毒的连打带踹,把她们弄到男监大院的铁门里面!

    郑杰、张春华、李桂荣三个大队长指使犯人辱骂、殴打大法弟子,犯人私自非法用铐子铐大法弟子。

    二零零三年九月中旬,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入监区关押的大法弟子因立掌发正念,被恶警张春华开飞机式的吊了起来(坐在一楼水泥地上,腿上绑两道绳子,双手在背后吊举至最高极限处),一小时后改为低吊一小时,如此反覆一天。

    后来一部份大法弟子继续被强制坐在一楼冰凉潮湿的水泥地上,五花大绑,昼夜不让睡觉,不让洗漱,不许穿棉裤,不许坐垫,甚至连坐纸壳都不行,每顿饭只给相当于其他犯人的一半食物,持续时间长达两个月。

    另一部份大法弟子被拉出去跑步,名曰“拉练”。由40多名狱警和犯人围成一圈,狱警手里拿着警棍,犯人拿着绳子和其它打人的工具,让大法弟子在圈里跑,跑慢了打,不跑的打,坚持不跑或跑不动的就吊起来打。白天这样不停地跑还不给水喝。到了晚上不让睡觉,甚至不让闭眼,稍一闭眼,负责看着的犯人就是一顿狠踢或是用竹条抽打。

    二零零三年冬,警察张春华带领一群犯人打手,气势汹汹的冲进监舍,对正在端坐炼功的法轮功学员施暴。又用手铐把每两个人背铐在一起,三九寒冬,让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还故意打开窗子冻。看见有闭眼的就拿牙签支眼睛,有张口背法的就把脏鞋垫塞进嘴里。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有几名法轮功学员提出:“我们不干犯人的活,我们没有罪,我们被无辜迫害到这里的。”大队长郑杰、副大队长张春华叫犯人杨平、黄鹤、薛莹、李华、董静华将十余名法轮功学员绑上,脱去棉衣、棉裤,在冷屋里蹲着。

    一次,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提出:我们不是犯人,我们应该脱去囚服。恶人郑杰、张春华派了大批的犯人把法轮功学员内衣扒光,光身穿上囚服,还把法轮功学员绑上,对点名不报数的人双手背扣吊床头上。

    二零零四年一月四日,张春华指使犯人对大法学员杜景兰野蛮的进行拖、拉、拽,棉衣、棉裤被拽破。满狱都知道八监区是狼队,郑杰、张春华、张秀丽三个大队长,经常把车间的刑事犯调回监舍,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这一切导致了杜景兰长期高血压以至在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七日九点左右丧失生命。

    二零零四年二月份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商秀芳反对迫害而拒穿囚服,被恶警张春华领着犯人赵艳华、宋丽波、朱玉红等扒光衣服上刑:大背铐,直至出现昏迷状态,被掐人中苏醒后强制灌药,继续大背剑。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赵欣因拒穿囚服,被狱警交叉式的铐在走廊,然后狱警郑杰、张春华、黄静勾结犯人李铁力、毕秀铎等给她上酷刑大背剑,长达四、五个小时。后三天两宿被铐在床梯子上罚站,腿脚浮肿厉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一日至十月十一日,大法学员被强制戴戒具6个月,这期间恶警监区长郑杰、恶警队长张春华等恶警勾结20多名犯人日夜折磨大法学员,如坐地上、吊铐、上大挂,夜间不让上厕所,不开铐,贾淑英来月经也不开手铐,用盆接尿;商秀芳拉裤子里也不让放便,休克了就说装的。

    女监所有迫害大法弟子都由狱长褚淑华指使。监区长郑杰、张春华、张秀丽,恶警桂娜娜、黄靖、尹平、许盟等参与,还有狱侦科长肖林、防暴队王亮、狱长刘志强也在参与迫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 ,因为不穿囚服,马淑华和二十多学员被铐在床角数月,不让睡觉,最后被当众扒光,张春华把马淑华脖子扭伤,头背到后边转不过来,至今有个大包。全裸身体在地中央和监控器下。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张春华把大法弟子李秀华、刘丽萍、张树哲和丁玉骗到小号,一阵毒打,戴上手铐,然后野蛮灌食,晚上睡觉也不开铐,胃管也一直不拔出来。半个月后才拔出来,胃管都变了颜色。刘丽萍、张树哲和丁玉在一个号里,铐在老虎凳上,连上厕所都不让,大小便都在裤子里。一关就是五个多月,根据《监狱法》最长只能关十五天,监狱长刘志强每到十五天,就做假叫干警作笔录,换押票,还说“谁都查不出毛病”。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张春华把十几个大法弟子,全身扒光,一丝不挂,上大背挂,用绳子吊起来,从晚上7点到第二天早上六点,都勒出血来。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大法弟子不穿囚服抗议非法关小号,张春华从车间带回监舍20多犯人,犯人宋丽波(服务监区)、赵艳华、刘丽(出监)、朱玉红(出监)带头扒光大法弟子的上衣、胸罩,哈哈大笑。当时受此侮辱的大法弟子有吴美艳、倪淑芝、周春芝、高秀芳、马淑华等二十人左右。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三日,大法弟子汪秀月被张春华吊铐在床上,三个小时后,休克过去,大小便失禁,放下后仍铐在床边。

    二零零四年三月,大法弟子秦淑珍由于不穿囚服被大背剑式绑在床上,被恶人张春华破口大骂,打了好几个耳光。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日,张春华、郑杰、黄静指使犯人在给大法学员李秀华灌食时加入大量的盐、迷魂药,白天把李秀华铐在监舍床腿上部吊铐站立,晚上铐在床腿下部睡在地上,变着法儿折磨了李秀华最少四个半月,手段阴毒。

    二零零四年八月,张艳芳绝食六个多月要求释放被关小号的法轮功学员,在此期间,她被铐在地上四个半月,不让垫东西(后期天凉,垫个小垫子),高烧38度5,不让上床。参与迫害的恶警有郑杰、张春华、黄静及恶人李铁力。

    二零零四年九监区,犯人郭淑华、赵学玲,为赢得高分,早日减刑,在迫害大法弟子过程中,曾对大法弟子宋维影、隋淑春进行长期打骂、并拔阴毛。


    二零零五年八月转入原八监区(现二监区),一人一屋,由一名犯人死看死守,像蹲小号一样,大队长张春华经常口不择言、满嘴污秽侮辱大法弟子。

    二零零五年九月九日,周小丽把大法弟子张艳芳的四件内衣抢走,张艳芳向监狱长刘志强反映情况,却被关进小号,一阵毒打。为了制止这种违法行为,全监区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张春华带人来强行野蛮灌食。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张春华领人到大法弟子阎慧娟的监舍,扒下阎的裤子,还打阎的嘴巴说“我就打你了,爱上哪告上哪告去”。

    二零零六年一月七日,张春华干警带一伙人将大法弟子贾叔英、李秀华押入小号后,把其他大法弟子分到各监舍,用报纸把门挡住,不让睡觉,坐在凉地上背铐。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七日,张春华带着从九监区调来的九名打手(刑事犯)是:张芳、陈增莲、张春艳、袁伟、于颖、马红英、王敏华、张金华、(另一个不知名)等,将大法弟子贾淑英、李秀华、王爱华、张艳芳、王建平背铐在床腿上,打手们将监舍门玻璃用报纸糊住,分室隔离,强行将大法弟子的毛衣、棉裤脱下,只穿内衣、内裤,外穿囚服,铐在地上,不给坐垫。然后开窗冻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日,王建萍被八监区恶警大队长张春华背铐酷刑,恶犯张红英打王建萍三、四十个嘴巴子,用脚踢头,往王建萍脸上吐唾沫,王建萍脸被打红打肿。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陈冬月带了四个犯人,其中有王凤春、焦艳霞,还有两个不认识将闫春玲带到小号。在小号,董岩、胡裕楠和小号的大队长张春华还有两个警察在那儿站着,她们看着四个犯人往下扒她的衣服,焦艳霞还说:“闫姐,别犟了。”最后扒的就剩内裤了,一恶警说:“把内裤也扒下来。”她使劲拽着,就没再扒。开始给她穿囚服。她一直在全力跟她们四人撕扯不穿囚服,并一直高喊:“法轮大法好!”这过程中王凤春多次打她、掐她,还抓住她往墙上撞,她大声问她们:“是谁指使你们这样干的?你们是在犯罪呀!”她们都不说话。

    张春华还把电棍触在她脸上威胁说:“你要老实点。”她大声说:“我正告你不要执法犯法。”她没再说甚么,把电棍拿下去,没放电。

    大队长郑杰和副队长张春华象失去理智一样,带着几十个狠毒的犯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绳子、手铐来到监舍,对法轮功学员疯狂地吊绑迫害、毒打,三、四个犯人绑一个法轮功学员,都反绑,两个队长指使犯人用手铐把法轮功学员们的手反铐上(苏秦背剑),然后再把背铐铐在上铺的床栏上,关英欣也被吊的险些晕过去才放下来。

    王洪杰等法轮功学员又被折磨了六、七天。一天上午郑杰和张春华带着四十多人又来到监舍,把王洪杰、田桂清、刘丽萍、赵欣、张淑哲、丁玉、里玉书、关英欣共八人带到一个监舍,分别绑在床腿上坐在地上,派两个犯人看着。然后把其余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和四十多犯人排好队全部带走了,说去后院广场“拉练”,到了晚上才回来。

    十几天不分昼夜的折磨,使法轮功学员精神恍惚,王建平、吴美艳大脑精神受损,睁着眼说胡话;徐有琴昏了过去;有的无知觉大小便都便在裤子里。在法轮功学员们承受到了极限和神智都不太清醒的情况下,大队长郑杰和张春华拿来事先写好的转化书让学员签字按手印。

    白天酷刑折磨,晚上还不让睡觉,集中在一个走廊里由几个犯人看着折磨迫害。第二天还被强迫“拉练”,持续到八、九天时,副队长张春华和几个犯人把刘丽萍、赵欣也带去“拉练”了。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9号 邮编:150069
    (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
    总机:0451-86684001、86668488打总机后说人名或职务即可找到。)
    周五为监狱长接待日 下午 13.00-15.00,
    电话:0451-86684002-3009, 0451-86694053
    监狱长:徐龙江、刘志强
    政委:褚秀华(女)0451--86684001-3003
    四大队长:吴艳杰、陶淑萍
    区长:彦玉华、杨华、崔艳
    九监区区长:张秀丽0451-86359539
    八监区区长:何松梅、张春华、郑杰0451-86358314
    吕某某:集训队队长
    大队长:康×琴、夏某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

    迫害类型:
    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毒打/殴打铐在某处上眼睛,嘴都用黄胶带封上“吊大秤”吊绑/吊瓶电刑剥夺睡眠用针头扎脚心、手指肚、人中等部位长时间吊拷“背扣子上大挂”不准上厕所将女大法弟子投入(男所)坐飞机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细绳绑五花大绑体罚其它酷刑嘴塞肮脏物品(如擦脚毛巾,臭袜子,卫生纸等)锥刑摧残性灌食地上拖关小号老虎凳人身侮辱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威胁/恐吓戴背铐强行施药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药物迫害
    被非法关押十年-美术教师控告江泽民
    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5-
    大法救命-中共害人-十年黑狱不堪回首
    黑龙江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曾经六年冤狱-关日安、赵欣夫妇再遭绑架
    周春芝历经黑龙江监狱、前进劳教所摧残
    黑龙江伊春市贾淑英遭受的惨无人道的迫害
    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二)
    曾经冤狱十年-优秀女教师再遭绑架
    黑龙江女子监狱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
    哈女监狱警与牢头狼狈为奸迫害大法弟子
    闫春玲自诉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经过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利用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野蛮折磨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迫害大法弟子事实(图)
    监牢迫害实录:臀部坐烂三大洞 脓血模糊
    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十三)
    刘洪霞、李彩英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
    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十一)
    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七)
    黑龙江省宁安市恶警野蛮折磨大法弟子商秀芳
    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五)
    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事实(四)
    曾绝食70余天 丁彧仍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迫害
    双城市安玲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哈尔滨市女子监狱残酷迫害大法学员
    黑龙江女子监狱暴行:牙签支眼竹条抽 11天剥夺睡眠
    黑龙江女子监狱近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所在单位:
    哈尔滨市女子监狱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9号六监区(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 邮编1500690451-6684001(转各监区,共十二个监区)  0451-6694053(值班室)总机电话:  0451-86684001哈尔滨市女子监狱十一监区的电话号码--0451-86639041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9号六监区(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 邮编150069
    0451-6684001(转各监区,共十二个监区) 0451-6694053(值班室)
    总机电话:  0451-86684001
    哈尔滨市女子监狱十一监区的电话号码--0451-86639041

    受迫害人:
    刘荣芳; 刘秀芹; 陈兴丽; 宋维影; 石淑圆; 关英新; 丁彧; 蔡密(蜜); 隋淑春; 杜景兰; 孙贵芝(桂芝); 孙贵芝(孙桂芝); 商秀芳; 赵欣(昕); 兰洪英; 刘丽萍; 赵树玲; 周春芝; 秦淑珍; 张艳芳; 杨秀华; 张淑哲; 王淑芝; 董林桂(林贵); 刘坤; 朴英素; 王红舟; 

    更新日期: 2017/3/11 2:2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