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郭洪堂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简介:
    郭洪堂
    (Guo,Hongtang),男 ,54岁,

    山东省寿光公安局“反X教”侦察大队恶警,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寿光市政法委610组织(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骨干,凶残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仅在二零零七年至今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据不完全统计,寿光市至少有四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抄家、毒打、罚款,有不少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郭洪堂有时派人,有时亲自带恶警抓人。抓到后,他或幕后指挥人毒打,或亲自动手打。他们采用的打人手段有: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敏感部位,用椅子腿打手和后背,用打火机烧手指和胳膊,用穿皮鞋的脚踢脸、跺脚面子……,极其狠毒,毫无人性。被打的人有的一连几十天无法起床,有的被打得送看守所都不收了。

    郭洪堂勒索钱财的手段有:
    1、入室抢劫,见钱就装入口袋,见存折就拿,然后用被害人的身份证到银行取钱。他手下的人搜到的存折和大部分钱给了郭洪堂,白条也不打。多年来他尝到了甜头,用此法敛财无数,因此他也越来越大胆、贪婪。

    2、恐吓敲诈家人,把人绑架后跟家人说拿钱就放人,不拿钱就劳教或判刑,有的家人拿了钱仍被关押、劳教、判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赵立明夫妻共被乡政府勒索三万多元。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法轮功学员高玉龙讲真相被恶人举报,恶警王学海中午领着寿光市反×教大队恶警郭洪堂、马温和、赵春利等人闯入高玉龙家中非法抄家并绑架高玉龙至市公安局。恶警用烂毛巾把他的嘴塞上,反背铐上,仰躺在地,用凳子压住腿,用两只三点八万伏的电棍电击高玉龙,高玉龙每次都被电击的大汗淋漓,电的上半身尽是伤口和糊点。这两个恶警打累了,又换来一个恶警用脚尽力将手铐推向脖根,疼痛至极,铐都割入手背至今还有疤痕,又用电棍电击他的腰部颈部。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李华被犹大和恶人出卖,被骗到寿光洗脑班,在那里遭到了非人的折磨。邪教大队恶警郭洪堂、马温和把李华的衣服扒下,双腿用链条捆上,双手反戴手铐,摁在地上,用电棍浑身上下乱电。

    二零零三年腊月初八的下午三点多,古城乡法轮功学员李淑云被恶警抓到了公安局。晚上六点多,郭洪堂、马温和、赵春利强迫李淑云蹲在地上,两腿伸开,双手向后,用手铐反锁上,两脚用铁锁链子锁上进行迫害。马温和用电棍电李淑云的头、脸、胸部;郭洪堂用脚踩她的腿,赵春利踩着她的头发,三个恶人对李淑云拳打脚踢,把李淑云全身上下电了个遍。这样摧残了她一夜晚。天明后马温和对上班恶人炫耀时:“我用电棍把她电脱了一层皮她都不吱声。”那恶人回答:“三根电棍都毁在你手里。”

    二零零三年十月,恶警孙龙芬(三十岁左右,身高一米八五,身强力壮,打人最狠。)伙同乡派出所恶警王学海又一次到赵家村绑架了李孔法,把李孔法身上的两百多元钱抢去占为己有,后又把李孔法带到寿光邪恶大队进行毒打,用电警棍电,用橡皮棍打。参与打人的有郭洪堂、马温和。李孔法被关进寿光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日,郭洪堂带人到古城乡把法轮功学员丁树莲绑架到乡派出所,恶警孙龙芬对她大打出手,用手扇耳光,用脚踢她。又把她绑架到寿光邪恶大队,逼家人交上二千元钱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以郭洪堂为首的国保大队操控四五个国保便衣,在李义明租住的房子内将他和他的小女儿绑架到寿光公安局刑讯逼供,把李义明的衣服扒的一丝不挂,强逼他坐在带扶手的椅子上,将两只手用电线各捆绑在两个扶手上,赵春利、刘祝身、马温和等人用两根高压电棍电击全身、还故意用电棍电击生殖器,还将燃烧着的烟头插入李义明鼻孔,直到把两根电棍电的没电,利用电棍充电的时间他们又把牙签插入李义明的指甲,等电棍充满电后就又开始电击全身。

    二零零五年二月四号下午四点左右,山东寿光市“六一零”李同忠伙同寿光市反×教侦察大队十余人,到寿光市圣城街道办后朴里村张克亮的老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克亮、王忠云夫妇。郭洪堂、刘祝身、马温和等五、六个恶警用搜到的钥匙打开了张克亮家门锁,没有任何手续抄了他们的家,家具也给撬了,家里仅有的一千九百元生活费被抄走了,孩子用的复读机也抄走了,连家中仅剩的一张煤气票也偷走了,非法抄家时,王忠云不配合他们,为不让他们带走,他把自己反锁在洗漱间。一恶警把洗漱间的房门踹烂,拽住她的长头发,一顿疯狂的拳打脚踢,用拳头狠狠的击她的头部,王忠云当场被打昏。

    在非法审讯中,恶警对他们进行刑讯逼供,更是惨无人道。他们把张克亮的衣服扒光,双手反铐,用电线把两腿绑紧,用张克亮的棉袄把他的头包起来,三名恶警(赵春利、刘祝身、马温和)有的用脚踩着头,有的踩着腰,拿高压电警棍电击全身,且长时间地电击咽喉处、乳头和下身小便处,他们把水泼在了小张的头上,用电棍电击他的百会穴、头顶,将吸剩下的烟头插入他的两个鼻孔,用烟头烫后背,扇耳光,用皮带抽,拳打脚踢,这样连续不停的迫害长达十多小时。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寿光市“六一零”恶人郭洪堂、赵春利、王万春、刘祝身和一司机闯入寿光市圣城街道沙阿村法轮功学员刘凤香家,强行抄家,把刘凤香绑架到寿光市反×教侦查大队,强行搜身,搜去她身上仅有的七十五元钱,对她刑讯逼供,戴手铐脚镣,高压电棍电击,打耳光。

    二零零六年月一月二十四日,寿光市610李同忠伙同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郭洪堂、刘祝身、李晓东、李汝元等近二十人把张克亮、王中云夫妇绑架并抄家,抢走现金二千元、学习复读机、录音机、煤气票等物品,在她家中,恶警李晓东把王中云当场打昏。醒来又给她戴上手铐绑架到市公安局。张克亮在公安局被郭洪堂、马温和、赵春利、刘祝身、李晓东等恶警扒光衣服、双脚用电线捆住、用袄包住头、躺在水泥地上、身上泼水,用高压电棍电击全身,还专门长时间电击敏感部位,用烟头烫、皮带抽、打耳光、燃着的烟头插进鼻孔里等酷刑进行逼供长达近十一小时,全身伤痕累累惨不忍睹,二零零一年被文家派出所恶警打断的腰脊椎处再次被打伤,至今二节脊椎骨还弯曲着。

    二零零六年六月初二常法美讲真相时被坏人构陷,被国保大队郭洪堂、刘祝身、李晓东等人绑架到派出所迫害一天,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晚,交通局法轮功学员董丽美给人讲真相,被恶人举报,遭寿光工业区派出所恶警绑架。公安局邪教大队张少华,郭洪堂、董绪明为首的恶警手段残忍、恶毒,专门用脚踢她的脸、鼻、嘴、揪头发,到她家中抄走大法书、资料,恐吓家里老人和孩子:不交钱就劳教。要挟家人交了五千元现金才放人,又一次见证了中共恶党的流氓本性。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二日上午十一点半,郭洪堂与四个随从,身穿便衣,开一辆无牌黑色轿车,非法闯入寿光市洛城镇于家尧河村法轮功学员蒋春香家中,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姜春香,姜春香后被非法劳教一年。春香家中有八十多岁瘫痪老父亲,十多年来都是由蒋春香每天为他端屎端尿;姜春香还有十几岁上学的儿子,现在病残老人和孩子都无人照顾。蒋春香就与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讲善恶报应,他们不但不听还将蒋春香强行绑架到洛城派出所。

    二零零八年元月二日,郭洪堂又带人非法抓捕了法轮功学员张桂芝等四人。当天下午,几个恶警用椅子腿毒打张桂芝、小马二人,她俩的手都被打的肿的老高,小马的头发被扯得落了一地。张桂芝的后背一大片被打得青紫,惨不忍睹,送看守所时看守所都不收。在送医院治疗时,恶警心虚怕被人知道他们打人的恶行,不让她说是被打的,说是自己碰的。其土匪流氓行径暴露无遗。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日,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以郭洪堂为首的恶警于当天晚上九点多非法到富康制药厂大法弟子李玉平家砸门,到晚上十点多李玉平被迫开门后,恶警们闯进屋,非法抄家一直到半夜一点多,并于当晚把李玉平绑架,同时抢劫走大法书、几万元的存折,字据也不给开。同时被绑架还有李玉平的妻子梁真修。李玉平、梁真修现关押在何处不详。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早上六点多,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以郭洪堂为首的恶警非法闯进富康制药厂大法弟子孟玉芳非法抄家,抢劫走计算机、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在绑架孟玉芳时,因孟玉芳不配合,四个恶警连拖带拽强行将孟玉芳从三楼抬下硬塞进警车,期间孟玉芳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不几天,恶警们又绑架了孟玉芳的丈夫老李(现已被释放)。孟玉芳遭到了寿光市恶警的非法刑讯逼供、酷刑折磨。孟玉芳现关押在何处不详。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赵素红、赵素燕姐妹俩在租房内被寿光市恶警郭洪堂翻墙入内绑架。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游云升被寿光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等抓走,原因是游云升给一个被警察烧伤的农妇拍了几张照片,他们怀恨报复。

    二零零八年六月份,付淑媛在家,又被国保邪教大队以郭洪堂、刘祝身、李晓东等人绑架、抄家,连她和她的女儿一块绑架了,她的女儿遭受过酷刑折磨逼供后,并把她和她的女儿一同送王村劳教一年。

    近十年来,郭洪堂亲自密谋、策划、指挥国保恶人,一到所谓的“敏感日”便勾结公检法的恶人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监控、监听、蹲坑、跟踪等流氓手段,实施绑架、入室抢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等迫害。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零九年十一月经郭洪堂黑手被拘留、劳教、判刑的寿光市法轮功学员就有近四百人,被非法判十年以上重刑的十余人。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晚,游会福被寿光市工业区派出所和国保大队非法抓捕,诬判十二年。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奥运会前夕,杨旭下班时,在寿光实验小学东路口被几个以郭洪堂、李汝元为首的几个便衣国保及刑警、强行绑架到圣城派出所,搜身、搜包,戴手铐脚镣,坐地上,郭洪堂、李晓东等人对杨旭非法审训。杨旭不配合,他们就打,打人时把屋门关上窗帘拉上,杨旭两个胳膊和手被朝后铐在椅子上,李晓东拽她头发,头发掉了一地,王万春打她脸,郭洪堂用皮辊子暴打她胳膊和腿致青紫,杨旭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三天两夜後被送去看守所。

    国保大队大队长李清平、副大队长郭洪堂、工业区派出所所长陈虎等恶警对游会福刑讯逼供、酷刑折磨,不让睡觉,拳打脚踢,用脚猛踩大腿,狠踢后背,用手摇电话机电击,用烟头烫,逼迫他坐在地面上反铐手铐,用凳子压住他的双脚,用力向上提手铐,晚上把他的手脚绑在床腿上,用袋子蒙住头,逼其站立了数小时,变着花样折磨了七天七夜后,游会福被绑架到看守所,国保大队非法提审期间,他被强制坐在铁椅子上,一坐就是一两天甚至更长时间。在非法关押近一年的时间里,这样的非法提审多达十次,每一次都戴上手铐脚镣,几天不让睡觉,一困就打耳光,木棍敲,或者拳打脚踢,后背肿痛,手铐把手腕都勒破了皮。因为时间太久,他已经记不清都遭受了多少种迫害手段。最后,游会福被折磨得身体极度虚弱,站都站不住了。寿光市法院将游会福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九年将游会福绑架到了山东省监狱。

    仅二零零九年一月就有张召宇等九人被非法判重刑,其中张召宇十四年,韩莲凤十三年,游会福十二年,赵家姐妹十年以上。

    二零零九年“十一”国殇日之际,肖振国、宋宗兰、李法尧、汤瑞芹、孙彩娥、宋宗峰、慈明学、宋森成、张月芳、李天祥等二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肖振国、宋宗峰、慈明学、李天祥在寿光市看守所被非法刑拘一个月后又都被非法劳教一年,肖振国于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宋宗峰、慈明学、李天祥于十月十九日被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地址:济南章丘市官庄乡);宋宗兰、孙彩娥、张月芳等七人也于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九日被绑架到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地址:淄博市王村)非法劳教一年,其他人情况待查。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上午11点左右,国保大队郭洪堂、王万春等约20名恶警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韩莲凤及张照宇夫妇暂住的寿光市台头镇某宾馆内。恶警们将张照宇当场绑架,韩莲凤和张照宇妻子当时走脱(张照宇妻子后来又被非法绑架)。

    韩莲凤走脱十多分钟后,在路上被追来的恶警们劫持。恶警们将她双手反铐关进台头镇派出所,国保大队恶警王万春问她叫什么名字以便进行迫害,韩莲凤不告诉他,王万春气急败坏的打她耳光,不知打了几十下,直到他打累了才肯罢休。

    当晚八点多钟,恶警们将韩莲凤拉到了寿光市圣城派出所。连续一周给她戴着手铐、脚镣进行殴打、刑讯逼供,不准她睡觉,给很少的饭吃,有时一天就给一个小馒头。恶警们逼她坐在地上,两腿伸直,一恶警拿来一根很粗的木棍,另一恶警嫌太细,又换一根更粗的,那恶警还嫌细,最后搬来碗口粗的大木柱,放在了韩莲凤的双腿上,恶警王万春恶狠狠的对她说:“你说不说,你如果不说,今晚我要把你的肠子、心从你的嘴里擀出来……”。韩莲凤拒不配合,只是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恶警们不但不听,还不停的逼问、威胁她,最后她说:“你们既然不听真相,你们怎么个擀法,你们正面擀,我就躺下;反面擀,我就翻过身去”。恶警们一看她不但不说,还不害怕,没谱了,最后就把大木柱给搬下来了。这时一恶警说:“你们学法轮功的还叫我们恶警,你看我们长的像恶警吗?”这恶警随手指了一下刚出去的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孙臣亮说:“你们叫他恶警,你看他长的像恶警……”。

    在寿光市圣城派出所被非法折磨了一星期后,韩莲凤又被非法关押到寿光市看守所。到看守所不到两天,国保大队的恶警们又去提审她。提审她时不在提审室,把她关在看守所院子南边一排平房的小屋子里,戴着手铐,坐在铁椅子里进行逼供。好几拨恶警轮流看着她不让她睡觉,这样又整整逼供了她五天。后来,恶警们又开着车拉着她让她找曾经租住过的地方,看到她不配合,和他们兜圈子找不到,恶警孙臣亮就用一根管状铁砍她的肩部、后背,用拳头捣她的脸,恶警李汝元用拳头砸她的背部。韩莲凤被送回看守所监室的时候瘦得脱了相,满脸青紫,头发蓬乱,胳膊、后背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国保大队的恶警们不但绑架了游会福、韩莲凤、张照宇夫妇四人(张照宇妻子当时走脱,后来又被非法绑架),抢走了他们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一体机、资料及大量耗材、3000多元的生活费,还抢走了电动车三辆、三轮摩托车一辆。过后,他们的家属去要车,国保大队的恶警们坚决不给。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寿光市圣城街道十里村赵素红、赵素燕姐妹俩正在租住的房子里休息,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带领国保大队和工业区派出所的一群恶警们翻墙入院,野蛮绑架了赵氏姐妹,并将她们的钱物抢劫一空。恶警们抢走的有手机、打印机、电脑、刻录机、大法书籍、现金7000多元,连她俩平日用来做生意的三轮摩托车也一起抢走。

    恶警们把赵氏姐妹俩绑架到了寿光市工业区派出所,家人听到消息,她们的三姐赵春萍(法轮功学员)前去要人。恶警们不但不放人,还把赵春萍当场绑架,并去抄了她的家。恶警们非法抄完家后,把房子钥匙也拿走了,因姐妹俩租住的是寿光市文家街道泮曲村法轮功学员黄彩华娘家的房子,黄彩华去派出所要钥匙,恶警们不给钥匙,还把黄彩华绑架并抄了她家。

    在寿光市工业区派出所,恶警们把赵素红、赵素燕、赵春萍、黄彩华四人戴上手铐,每人关一间屋,进行非法刑讯逼供,恶警们用力踢赵素燕的腿、脚、膝盖等处,把她的腿、脚等处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脚和腿都肿了,致使赵素燕很长时间走路一瘸一瘸的。 赵氏姐妹俩在工业区派出所被非法逼供折磨了一星期后,又被关押到寿光看守所。

    在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前,郭洪堂等把游云升关在一秘密地点,戴上手铐脚镣,固定在铁椅子上,连续七天七夜不让他睡觉,并对他进行刑讯逼供,用电棍电,打他耳光,声称要打的他“骨肉分离!”“脱一层皮!”(时间待查)在游云升家人都不在的情况下,恶警郭洪堂带人私闯民宅,强行破门而入,翻箱倒柜,抢走存折、身份证、户口簿、房产证,就连新买的电磁炉也抢走。游云升回家后,发现存折上的5000多元钱也被提走了。同时抢去的还有电动车、电脑等物品。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底,寿光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带领洛城派出所四名警察闯入杨文彪家中,强行抓捕并非法抄家,其后又将杨的妻子也抓到派出所,女儿吓得大哭,家中年迈的老人也被这帮野蛮的匪徒们惊吓的深受刺激。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纪台镇派出所协警赵登效领着寿光国保大队的郭洪堂等警察窜到纪台镇齐家村,将近六十岁的大法弟子郭秀清绑架到寿光市洗脑转化班,锁在铁椅子上进行酷刑折磨。警察欺骗说:只要说出买电脑的人就放了她。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寿光市纪台镇孟祥栋、孟令臣、闫吉文、郭秀清,被纪台镇派出所协警赵登效、寿光国保郭洪堂等绑架。

    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山东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等伙同羊口公安分局恶警,绑架了羊口镇和卫东盐场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九人:袁秀兰(五十多岁),单美容(五十多岁),张爱荣(六十岁左右)及儿子尹燕飞(三十多岁),会计小赵(三十岁左右),卫东盐场的陈梅夫妇(六十岁左右)及儿子儿媳(三十多岁),潍坊海化地区太平村法轮功学员陈桂美(尹燕飞岳母)也被绑架。她们的家都被恶警们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查抄。

    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晚上九点左右,郭洪堂等在不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在法轮功学员单美容(单美荣)家翻箱倒柜,两处楼房都被抄。第二天,警察在她家没有任何人的情况下,又闯去非法抄查,不但抢走私人物品金银首饰、购物卡等,两万元存折、两千元现金,也都被抢走。

    卫东盐场的法轮功学员陈金梅家被以郭洪堂为首的警察们抢走的私人物品价值七、八万元。在关押期间,陈金梅的丈夫和儿媳被他们勒索了三万元钱才被放回家。

    法轮功学员尹燕飞被国保警察跟着逼着回家拿存折去银行提钱,家中一共有一万五千元存折,警察非逼他凑足二万元才放他,他又向亲戚借了五千元才被放回家。

    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上午,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郭洪堂带领数名恶警包围了单美容家,骗开门后绑架了单美荣并抄了家,恶警们把她铐在羊口派出所的铁椅子上遭迫害3天后又把她押送到寿光市洗脑班继续迫害她好几天。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五日上午八时左右,山东寿光国保大队警察刘连社,带领古城派出所警察,其中有董浩、杨年、孙玉林、老朱、老张等,将正在单位上班的付健绑架至寿光洗脑班(原寿光弹药库)。付健的私车及车内物品(手机、铁“锅”及配套设备、笔记本电脑等)被非法扣押。私车先由国保人员从付健家中开至寿光市公安局,放了二天左右,后一直停放在洗脑班院内。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五日至四月二十一日,付健绝食五天,以示抗议。双手、双脚被锁铐在铁椅子上,遭到各类人员的洗脑迫害。

    在付健被非法关押期间,以山东寿光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国保大队干事刘连社为首的警察直接操纵实施和指挥下,对付健进行强制洗脑“转化”,逼迫付健供出与他联系的同修们,并将车内所扣押物品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付健始终坚定如一,坚持信仰,不为所动。

    在对付健“转化”、逼供无效后,从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四日始,山东寿光国保大队郭洪堂为首的警察,全天对付健进行了询问笔录,并录像。

    他们对付健的“零口供”大为恼怒,在汇报寿光市公安局及潍坊市国保支队负责人后,于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上午,由古城派出所警察(其中有李铁城、孙玉林、董浩、刘小康)给付健戴着手铐,到寿光市济生医院“体检”,下午,又由古城派出所警察李铁城、刘小康将付健铐着手铐,带至古城派出所内进行照像,提取双手全部指纹和掌纹,并填写刑事犯罪嫌疑人信息表,准备五月十六日上午,将付健由寿光市洗脑班转押至寿光市看守所,等着法院进行非法传唤后判重刑。

    同时,寿光国保人员却在五月十五日上午,对前去寿光市公安局要人的付健家人说:“付健在洗脑班里面很坚定,刚刚的,我们拿他没办法,今天放人!”(大意),骗付健家人回家了。 五月十六日凌晨,双手、双脚被锁铐在铁椅子上的付健,锁铐神奇脱开,成功逃离洗脑班。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二日下午六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张克亮到楼下刚下车就被寿光市圣城派出所的刘瑞东等六、七个警察绑架,紧接着非法抄家。被抓到圣城派出所,警察郭洪堂连续六、七次重拳狠击他的头部,打得他头晕目眩。

    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日,恶警绑架了年近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游云升老人,郭洪堂照他的头脸部位用重拳连续重击六、七拳,当时就把他打得头昏脑胀、全身瘫软,后来送医院测量血压高达二百二十,生命安全受到威胁。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郭洪堂等还两次强送看守所,因游云升血压过高看守所拒收。

    老伴李素真当时正坐在一旁休息,见游云升被许多警察在地上拖拽着往警车上拉,过来制止,却被一块带走,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后来把李素真关进潍坊看守所刑事拘留并非法批捕。李素真被迫害的血压高达240,在会见律师时写了委托书要求保外就医。但国保不放人。

    游云升老人跟寿光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说:“周永康等残酷迫害法轮功被抓捕遭恶报,你们为什么还继续执行江的迫害政策呢?”郭洪堂火冒三丈,他发疯一样的冲上来,照游云升的头脸部位用重拳连续重击六、七拳,当时就把游云升打得头昏脑胀、全身瘫软,后来送医院测量血压高达二百二十。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郭洪堂还把他强送看守所,看守所因血压过高拒收,国保恶警仍不死心,再次强送,看守所还是拒绝接受,国保恶警无奈只好把他放了。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日左右,羊口小学的丁汉森老师在给小孩子们上语文课时,把“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写在黑板上,平时小孩子还经常大声念,但是回去把这件事告诉家长后,不明真相的家长在微信群里把这件事情转发。

    羊口教委不明真相的人与羊口小学的丁校长共同施加压力,郭洪堂带领约9个恶警去学校审问,还强行从丁老师的裤子上撕掉钥匙,去非法抄了家。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上午,法轮功学员甄咏梅、甄红梅、汤明华、袁金华四人到农村发放真相资料,遭人恶告,被寿光市双王城派出所警察绑架,家里去要人,国保未放人,现在还被关押在寿光市双王城派出所,至今已四整天(100多个小时)。

    甄永梅被山东省寿光市双王城派出所非法抓捕,戴手铐、坐铁椅子、非法审讯。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及杨义贵、王春来接手此案,利用伪善、挑拨、离间、诈、骗等卑鄙手段对其四人诱供、抄家。在双王城派出所非法超时关押100多个小时后,

    近日(二零一六年九月),山东省寿光市国保大队副队长郭洪堂又带人闯入田柳大法弟子单位,强行绑架寿光二中大法弟子孙新峰、赵新亮、王伟、王爱秀、刘爱华到田柳派出所。据目击者称,郭洪堂对赵新亮(男)、孙新峰(女)两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并强行抄家,抢走王伟、孙新峰、赵新亮家中大量私人物品。寿光二中相关责任人:校长孙安源、 副校长夏法德、安保主任张法山。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寿光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带人绑架了田柳镇邢窑小学教师王炜,并非法抄家,而后取保候审。二零一六年的十二月和二零一七年的二月郭洪堂亲自两次把法轮功学员王炜构陷到寿光市检察院。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上午,山东省寿光市法院戒备森严,前后门附近、法院东边南北道路、后门东西道路都布了警察、特警和便衣及车辆,对过往驻足人员盘查询问,使其人员和车辆根本不能靠近和停放。

    罗列罪名构陷法轮功学员甄红梅的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叼着烟卷,站在法院北门外。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洪伟、杨义贵伙同纪台派出所副所长及多名警察又到郭秀青家,非法抓走了她,并抄了她的家,抢走了二万七千元现金和其它私人物品。两天后,郭秀青被非法关押到潍坊看守所。在此期间,郭秀青老伴聘请了律师,控告了参与迫害的寿光公安国保警察,国保副大队长郭洪堂才把抄走的钱还给郭秀青老伴。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中午,潍坊市寿光市老年大法弟子游云升李素真在蔬菜博览会讲真相时,遭人举报,被洛城派出所警察及市国保大队郭洪堂等绑架,现被关押在洛城派出所。当天下午,被绑架的大法弟子遭到非法抄家。

    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上午,山东省寿光市法轮功学员刘桂芬、甄明凤两位去赶集,被古城派出所便衣绑架到古城派出所。中午,郭洪堂和另一位国保人员去问了几个问题 便让她们回家了。

    二零一七年八月廿四日,吕派出所警察胁持寿光稻田镇卜家村大法弟子何素秋,随后寿光国保大队郭洪堂与留吕派出所刘向忠带领七,八个人闯入何素秋家抄家,抢走大法书籍,法像,《明慧周刊》等私人财物,何素秋被非法关押,地点不详。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寿光邮政编码:262700
    寿光固定电话区号:0536
    郭洪堂家庭地址:寿光市永安路6号(寿光市老人民医院附近),原籍:寿光市洛城镇(原寒桥乡)北徐村人,平时开一辆挂有假牌照的黑色现代伊兰特轿车,车牌号:鲁G55881,手机:13506492688、宅电:0536-5298300、办公室0536-5298796、0536-5298766
    副大队长 郭洪堂 13506492688 0536-5298300

    迫害导致:
    迫害致残;迫害导致生活不能自理;使流离失所/使家破人散;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洗脑/送洗脑班勒索钱财逼迫放弃信仰手铐/脚镣绑架/劫持非法关押抄家敲诈/掠夺/破坏财物迫害亲属烟头插入鼻孔里薰烧烫浇水后电击私闯民宅绑、扣戴背铐电刑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戴脚镣/连体脚镣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非法提审铐在某处上坐/锁在铁椅子上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长时间吊拷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山东寿光国保警察马温和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从潍坊市孙成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说起
    山东寿光市七旬郭秀青被非法判七年
    曾陷冤狱多年-胜利油田退休高工又面临非法庭审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
    被洗腦、勞教-山東壽光市楊旭控告江澤民
    被非法判三年-山东甄红梅上诉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从七岁起,我在恐惧与歧视中长大……
    寿光市恶警郭洪堂酷刑逼供、入室抢劫
    山东寿光市游云升夫妇被绑架毒打
    山东省潍坊寿光市法轮功学员受迫害部份案例
    山东寿光市国保大队恶警郭洪堂犯罪事实
    “劳动模范”被洗脑班迫害三十天-脱险后流离失所
    遭洗脑迫害三十天-山东寿光好职工付健已脱险
    知情人-我们见证和了解的迫害事实
    劫持刘洪军,山东恶警勒索不成绑架刘妻
    山东寿光袁秀兰等六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50多名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1至3月间遭绑架
    山东寿光郭秀清被国保恶警刑讯逼供
    山东省寿光市政法委恶官恶行
    山东寿光市国保大队绑架杜建新等法轮功学员
    寿光市韩莲凤、赵素红、赵素燕被迫害经过
    曝光山东省寿光市国保恶人郭洪堂
    山东寿光市恶警大肆绑架、劳教法轮功学员
    曝光山东寿光市邪党的罪恶行径
    山东寿光市公安局副大队长郭洪堂的恶行录
    好儿媳被绑架,瘫痪老人无人照料
    山东寿光市古城乡恶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二)
    山东潍坊滨海(原海化)开发区部份大法弟子被迫害真相
    山东寿光市610、寿光镇不法之徒迫害大法弟子部份案例
    寿光市“610”迫害张克亮、王忠云夫妇的罪恶行径

    所在单位:
    寿光市公安局地址:寿光市圣城街东首,邮编:262799局长:刘建东,办0536-5295606、手机13606365501孙亚峤 办0536-5295688、手机13605363220田百光 办0536-5298002、手机15905362088桑立山 办0536-5197716、手机13505366599政委:刘继明警务通13905360869 办0536-5298002、手机13905360869副局长:朱寿东 警务通18678072005 办0536-5298701、手机13806471299马鹏远 警务通13906366329 办0536-5298829、手机13905366329李维坤 警务通13705369116 办0536-5298005、手机13705369116赵新田 办0536-5298723、手机13805362159安泽柱 警务通18678072009、办0536-5298768、手机13805362159宋立文 警务通18605366789、办0536-5298851、手机13505366786宋永泉 警务通18606366279、办0536-5206001、手机13905366279杜文辉 办0536-5100777、手机13793686111[国保大队]办公室0536-5298766、5298770副局长:宋立文(610主任 管国保):13505366786、0536-5298851大队长:张洪伟 13563633999、办0536-5298855、sgsc@gaj.wfs.sd副大队长:郭洪堂13506492688、办0536-5298300(直接责任人)警察:袁东 手机 13905360013马效书 17852863699夏文海 18863609880单林 13963666069刁光山 18863610282崔兆春 18766893599曹建波 15163660001王晓萍 15966088766马建伟 18463662456王风来 18863610100杨义贵 18815367156
    地址:寿光市圣城街东首,邮编:262799
    局长:刘建东,办0536-5295606、手机13606365501
    孙亚峤 办0536-5295688、手机13605363220
    田百光 办0536-5298002、手机15905362088
    桑立山 办0536-5197716、手机13505366599
    政委:刘继明警务通13905360869 办0536-5298002、手机13905360869
    副局长:
    朱寿东 警务通18678072005 办0536-5298701、手机13806471299
    马鹏远 警务通13906366329 办0536-5298829、手机13905366329
    李维坤 警务通13705369116 办0536-5298005、手机13705369116
    赵新田 办0536-5298723、手机13805362159
    安泽柱 警务通18678072009、办0536-5298768、手机13805362159
    宋立文 警务通18605366789、办0536-5298851、手机13505366786
    宋永泉 警务通18606366279、办0536-5206001、手机13905366279
    杜文辉 办0536-5100777、手机13793686111
    [国保大队]
    办公室0536-5298766、5298770
    副局长:宋立文(610主任 管国保):13505366786、0536-5298851
    大队长:张洪伟 13563633999、办0536-5298855、sgsc@gaj.wfs.sd
    副大队长:郭洪堂13506492688、办0536-5298300(直接责任人)
    警察:
    袁东 手机 13905360013
    马效书 17852863699
    夏文海 18863609880
    单林 13963666069
    刁光山 18863610282
    崔兆春 18766893599
    曹建波 15163660001
    王晓萍 15966088766
    马建伟 18463662456
    王风来 18863610100
    杨义贵 18815367156

    受迫害人:
    张照宇妻子; 李洪泽; 桑培尧; 孙彩娥; 李洪杰; 丁淑莲; 丁淑莲; 刘凤香; 刘凤香; 蒋春香; 张桂芝; 梁真修; 孟玉芳; 李法尧; 宋宗峰; 慈明学; 宋森成; 张月芳; 李天祥; 韩莲凤(连凤); 赵春萍; 黄彩华; 孟祥栋; 付健; 孟令臣; 闫吉文; 陈梅; 陈桂美; 赵修顺(赵秀顺); 赵乐海; 郭世滨; 杨文彪; 董丽美; 单美容; 尹燕飞; 张兆宇(照宇/召宇); 侯俊香; 高士全; 侯金波; 张英; 孙新峰; 刘爱华; 王爱秀; 赵新亮; 赵素红; 汤瑞芹; 宋宗兰; 李孔发(李孔法); 李孔发(李孔法); 丁汉森; 刘桂芬; 袁秀兰; 何素秋; 李素珍(李素真); 刘洪君(洪军); 郭秀清; 游云生; 杨旭; 王炜; 李玉平; 王伟; 赵素燕; 甄红梅; 张月香; 陈金梅; 张爱荣; 张爱荣; 游云升; 游会福; 肖振国; 付淑媛; 李华; 李华; 李淑云; 李淑云; 常法美; 李义明; 高玉龙; 高玉龙; 张克亮; 王忠云(中云); 

    更新日期: 2019/9/29 7:57: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