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付彦春


    现在位于招商局二楼的五常洗脑班;五常“六一零”办公室也位于此地


    2004-2005年位于种子公司三楼的洗脑班;五常“六一零”办公室位于种子公司四楼


    2002-2003年位于审计局二楼的五常洗脑班;五常“六一零”办公室也位于此地


    2001年位于五常党校的五常洗脑班;五常“六一零”办公室也位于此地


    付彦春:现任五常市政法委副书记,“610”邪恶洗脑班主任

    简介:
    付彦春
    (Fu,Yanchun),男 ,六十多岁,

    (付延春) 现任黑龙江省五常市政法委副书记、“610”邪恶洗脑班主任。五常市牛家镇兴家村牛家窝棚人,兄弟四人,排行老四。此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勒索钱财,花重金向上级买官。原五常洗脑班头目。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中共恶党给五常市财政拨大量钱款,专门用来绑架迫害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这伙恶徒在金钱的诱惑下,丧失人性,泯灭良知,极尽邪恶之能事,甘当中共恶党的迫害工具。为了能弄到钱,满足自己吃喝嫖赌,尽情享乐的欲望,啥招儿都使,啥坏事都干。在肖建春、朱宪福、付艳春以及公安局长陈树森相互勾结迫害大法弟子期间,已知有兴盛乡大法弟子高秀凤和拉林镇西黄旗村大法弟子张延超被迫害致死;五常运管站职工魏亚霞被逼坠楼身亡;无数大法弟子被经济敲诈勒索;有的被逼流离失所,有的被非法劳教、判刑,至今被关在黑窝内受尽地狱般的煎熬。

    付艳春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等迫害,甚至将兴盛乡的高秀凤和拉林镇西黄旗的张延超两位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其敲诈勒索,有的被逼流离失所;有的在其参与威逼施压下开除工职,停发劳保(退休金)。

    付艳春不学无术,心狠手辣,唯利是图,为达到升官发财之目的不择手段,善于拍马,阿谀奉承,钻营投机。与哈尔滨市“六一零”,五常公安局恶警战志刚狼狈为奸,相互利用勾结,专门参与迫害五常境内和周边市县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九年多来;付艳春好事不干、坏事干绝。由一个无照开车的小司机挖门子盗洞行贿巴结,弄了个“正科级”当上“六一零”主任。这个官儿是他靠迫害法轮功学员和花钱买来的。他摧残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卑鄙,惯用:打耳光、电棍电,把法轮功学员两手用手铐扣上抻开大字形罚蹲,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开管子(用两寸粗细的塑料管子抽打)、扫帚把儿打,皮鞭子(特制的)抽,脏话下流话侮辱。付艳春是个残暴的流氓打手,毫无人性。他自己都说自己是牲口,不是人。就连七、八十岁的老人也不放过,付艳春都大打出手。每次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前,他都酗酒,光着膀子,叼着烟卷儿,满口脏话,不堪入耳。

    据他的一位亲属讲,十多年前,他曾在五常市红旗乡坎楞村东李家砖厂帮他的岳父吕振方管理砖厂。期间因该恶徒流氓成性,驴脾气暴躁,经常打骂妻子,致使一次毒打妻子之后,又一顿大耳光子,使结发之妻口吐白沫儿,倒地身亡。要不是吕振方悲悯遗弃的外孙女儿没妈、再没爹的话,定会将其诉诸法律、绳之以法。

    付艳春侥幸躲过此劫后,被其在市财政局工作的哥哥弄到市里,几经周转,调去给政法委书记朱宪福开车。并随之调到五常洗脑班,充当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朱宪福在任期间,付艳春与其勾结,狼狈为奸,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六一零”洗脑班相当于文革时期的“文革小组”,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立法机构,是中共邪党专门利用来迫害信仰“真、善、忍”好人的黑窝。付艳春伙同莫振山、荆棘、朱宪福等邪恶之徒开车四处乱窜绑架大法弟子,办洗脑班迫害,进行敲诈。

    现该恶徒毫无悔改之意,还在作恶,据知情人透露,他花十万块钱行贿市委书记裴军,由一个打手魔变成“六一零”主任,上蹿下跳,挖门子盗洞,给他配车,与国保大队恶警战志刚狼狈为奸,整日像个幽灵一样,监视大法弟子。

    付彦春心狠手辣,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残忍:用拳打、用皮鞋猛踢肚子、扇耳光、上抻刑、电棍电击、用三角带沾水抽、用烟头烧女法轮功学员的脸、踢打女法轮功学员的乳房和小腹等。有的法轮功学员的牙被打掉,耳朵被打聋,浑身被打紫电黑。付还经常闯进女法轮功学员的房间调戏女法轮功学员,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付竟无耻的当众宣说:“我就是流氓,我就是牲口!”

    付彦春不仅在肉体上摧残法轮功学员,还从精神上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强迫法轮功学员观看诬蔑法轮大法的书籍、录像,并且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达五十多万元。据知情人士透露,付彦春花了十万元钱从五常市委书记那里买了个政法委副书记和“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的位子。

    付彦春是五常“六一零”邪恶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法轮功学员进去后只要不写“三书”,付彦春就拳打脚踢,上抻刑,(人蹲在两床中间,两手分别铐在两张床上)迫害,用穿着皮鞋的脚踹法轮功学员的脸,踹倒后再让起来,再踹倒,反覆折磨。这期间扇耳光,灌酒,电棍击打一齐上。几个人拽法轮功学员手强迫在它们写好的“三书”上按手印,逼迫法轮功学员踩大法师父的法像,骂师父,骂大法,看诬蔑大法师父的录像,然后写心得体会。不写“三书”就没完没了的采用上述手段折磨。 对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它要进一步洗脑,逼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书,每天要写“三书”几次,等学员单位或上级来人时它就说学员“转化”的好,一天写多少次“三书”等。编造谎言进行欺骗是付彦春的一贯做法。

    付彦春连续3~4天半夜上关押女法轮功学员(哈市房产段的王秀娟)的房间,里面传出惨叫声,付彦春还说不许叫。不知道他用了什么迫害手段,致使有些法轮功学员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

    五常市“610”办邪恶组织,由市政法委副书记朱宪福兼主任,副主任莫振山,成员刘晓玲、付艳春等。宣传部长丁顺直接参与管理。自一九九九年成立以来,一直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一年一月,魏亚霞被610不法人员付彦春敲诈4000元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期间受尽了坐铁椅子、上大挂等各种酷刑折磨,提前三个月被无罪释放。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付彦春在党校勒索钱财每人330元,其中候云海、王金有、冷海峰共计990元。

    二零零一年秋,五常市「610」头目付彦春以「从黑名单除名」为由,欺骗魏亚云等大法弟子们的家人,又骗走了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大法弟子张延超被红旗乡派出所恶警贾继伟一伙在后黄旗附近绑架,并被强行搜身,抢走2800多元钱。张延超被当地派出所恶警抓获送往五常,遭到五常市公安局陈树森、战志刚、五常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黄占山、朱宪福、付彦春一伙的摧残折磨。三月三十一日,已是遍体鳞伤、左腿被打断的张延超被拖上囚车押往哈尔滨市公安七处。张延超在哈尔滨七处,不到两天就被打死了。

    二零零二年十月七日,大法弟子陈晶被绑架到五常610,在五常审计局办的洗脑班,打手付延春用大皮鞋踢陈晶,打嘴巴子,用电棍电,罚蹲,罚站,罚撅着,陈晶在洗脑班受尽折磨。

    二零零二年深秋,牛家镇派出所所长任忠指使手下一帮恶警,强行把曹学文绑架到五常审计局洗脑班迫害。“六一零”的头子朱宪福在幕后策划者,莫振山不断打电话向各乡镇施压布置抓人,付彦春台前充当打手与洗脑员。

    五常审计局洗脑班恶徒付彦春颠倒是非地大放厥词,随意刁难、打骂法轮功学员,罚蹲罚站,使用手铐电棍逼迫谈歪认识,写揭批。付彦春酒后更是凶相毕露,十足的流氓恶棍习气。有时又装出一副伪善面孔,软硬兼施。晚间时常聚众赌博,为了输赢竟大打出手,闹得乌烟瘴气,昼夜不得安宁。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牛家镇派出所一帮警察突然闯到刘家,不容分说把刘宏俭绑架到牛家镇派出所,逼他写所谓“转化”书,或说“不炼了”,否则不放他回家。刘宏俭不听从恶警的任何命令,结果被送进五常洗脑班迫害。任忠向老人家属勒索五千元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主任付彦春勒索老人一千元,于十一月二十日将老人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付彦春带领手到单位将许艳玲强行绑架到五常洗脑班迫害了两个月。付彦春还给许艳玲单位领导施压,不许给许艳玲开工资,广播局的领导配合邪恶,停发了许艳玲的工资。

    二零零三年五月份,牛家镇派出所所长任忠和五常“六一零”恶徒付彦春、朱宪福为了都要勒索到钱以饱私囊,互不相让。后来竟幕后达成协议,法轮功学员陈晶被恶徒付彦春敲诈勒索去三千元钱。

    持续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在此洗脑班内已近五十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在歹徒朱宪福的指使下,恶警付艳春、刘晓玲每抓一个大法弟子,恶警付艳春就毒打一顿,如不屈服就用各种手段迫害,手铐、电棍;拳打、脚踢;蹲、开飞机、罚站、坐,简直没有人性,还安了监控器。并声称:今天我就整死一个法轮功试试。凶狠地暴露了“610”洗脑班的险恶用心。

    此人邪恶阴险狡诈,烧大法师父法像让大法弟子看,进行精神摧残。不让睡觉,妄想磨掉大法弟子的意志。毒打大法弟子时,专门往妇女大腿里侧打。对年轻女大法弟子以谈话为名,长时间单独在一起,不许别人进屋。付艳春不但凶狠毒辣,还有一套套转化学员的邪悟“理论”,大法的书和新经文他全看,然后绞尽脑汁的歪曲,他还善于察言观色,抓住学员的人心、执着,采用伪善、恫吓、诈骗、威逼、利诱的手段,让你写材料,以达到他的要求。付艳春的所谓“转化标准”不是写了“三书”就行了,而是让人彻底背离大法、放弃修炼、出卖同修、以后为他当线人等。凡是被迫妥协的人,必须交出三千至四千元才能放人,付彦春将钱与610主任朱宪福平分。

    二零零三年六月,邪恶的610头子付彦春伙同莫振山到单位,以不让孩子上大学相要挟逼迫张玉娟写“保证书”。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半夜,恶人付艳春等人赶到牛家镇,把大法弟子杜国平押到五常610洗脑班,付彦春连续两天对杜国平进行迫害,打耳光,罚蹲,每次都近一个小时。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恶人付艳春和莫振山对大法弟子何耀铎进行折磨,打耳光,用脚踢,电棍电,每次都一个多小时。长时间蹲在地上用电棍电,用手猛抠腮帮子,将电棍往嘴里插。何耀铎坚定正念,恶人没有达到目的。

    恶人付艳春强迫被绑架到的六名大法弟子全部蹲在地上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一直看到晚上。然后叫每个人说看到的内容。当问到梁科荣时,梁科荣不回答。恶人付彦春非常恼火,连续两个晚上对梁科荣进行迫害,用手铐把大法弟子梁科荣的双手反扣在身后,打耳光,用脚踢,用电棍电。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大法弟子那维臣在家中被五常市610副主任莫振山等一伙恶警绑架,关押在610洗脑班。当天晚上,恶人付艳春对大法弟子那维臣进行了毒打,先是打耳光,然后用穿皮鞋的脚猛踢胸部和脸部。

    仅二零零四年,法轮功学员于丽华被敲诈六千多元,邹大夫夫妇上万元,刘艳春七、八千元,占常增一千多元(他儿子交的钱)。哈市轴承厂大法弟子苗建军被此恶徒毒打,腿内的钢板都被打了出来,后来因住医院手术,才让回家,并向其丈夫和所在单位轴承厂敲诈勒索上万元。哈市制药二厂大法弟子林咏梅也被其敲诈勒索上万元,因林咏梅家庭贫困,丈夫还在被迫害中,孩子又残疾,拿不出钱来,他就向其单位制药二厂敲诈。宾县的法轮功学员小汤、付老师、张老师被其从他们家属手中各敲诈勒索去五、六千元钱。尚志市公安局也把法轮功学员送进该黑窝迫害。不惜以每个学员三千元钱送给这伙恶徒做代价。

    二零零四年二月,王玉荣正在上班,被绑架到五常洗脑班。恶首付彦春(校长)把她单独关在房间里,上来就是一阵扇耳光,然后逼她蹲在两床之间,两手分别铐在两张床上,用穿着皮鞋的脚踢踹她的头、脸、腿、逮哪踹哪。踹倒了再让起来,再踢倒,再让起来,没完没了踹,一边踹一边恶煞般地逼问:“转不转化,写不写保证书?”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晚上七点多钟,牛家派出所梁春旭带一帮恶人,把门砸开绑架陈晶到五常610在五常种子公司办的“转化班”,恶人付延春手段恶劣、残忍,罚蹲,毒打逼迫放弃炼功,当时呼兰大法弟子李敏,被付延春整夜折磨毒打,晚上李敏被恶人迫害毒打的惨叫声划破黑夜,李敏全身是伤,成黑紫色,第二天恶人付延春为了掩人耳目,用伪善想掩盖他们的罪恶,买来药水让陈晶给李敏擦上。

    踹累了,付彦春拿一瓶老白干白酒捏着鼻子就往她嘴里灌,还说一瓶酒二百元让你家里出钱。看她不屈服,就狂吼着:“拿电棍来”!马上有人送来电棍,于是把电棍通上电就击打她。过一会儿,又喊来一个叫荆棘的女子,是这的副校长,付彦春恶狠狠地嚷道:去把楼上收拾出来,找塑料袋套她头上从楼上扔下去,就说她“跳楼自杀”“圆满了”。犹大周和珍过来说:“这里都整死好几个了,死了白死,都得转化”。接着付彦春又高声恐吓道:“把她师父像拿来,让她自己拿针扎、用脚踩”。荆棘和付彦春配合把笔强行塞到她的指缝里,强制在 “保证书”上签字,又硬拽着她的手强行按手印。

    二零零四年四月份,牛家派出所的恶警到曲传路村里来查一件事,挨家挨户的查,也去了曲传路家,正好曲传路爸爸把《转法轮》书放在炕上了,被那个警察看到了。第二天早上九点,付彦春还有荆棘带了牛家派出所的恶警开了两辆面包车共有十好几个人把曲传路家,包围了曲传路和妻子,把房门反锁上了,他们没有进来屋,就开始撬门把厨房的窗户撬坏了,门锁也撬坏了,招来了许多的邻居观看,僵持了一个多小时,因为来看热闹的人太多,他们才撤走。

    从二零零四年四月份以来,几乎五常境内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其骚扰绑架迫害,有的被送走劳教,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有的被敲诈勒索倾家荡产。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五常牛家镇的法轮功学员何耀铎,付艳春把他的嘴撬开,用电棍电,逼其写“三书”,放弃信仰。如交五千元钱就留下,不交钱就送劳教,后该学员无奈,被逼从三楼跳下,腿和脚摔伤,大小便得人往出背,雇人护理。付艳春还不罢休到处打探该学员下落,迫使何耀铎有家不能回,流离在外。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正在自家开的小超市中,付彦春带着莫振山和国保大队的几个恶警突然闯进将李景成强行绑架到五常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五常国保大队警察负责人王继业早已和五常“610”朱宪福、付彦春暗相勾结,早晨一上班王继业就宣布对张亚莉的抓捕行动,说:她已经上班了。第一组由国保大队副队长战志刚负责马上出发,紧接着又派出副队长陈明虎为第二组。就这样不法人员把她单位一个小小的储蓄所前后包围了,张亚莉坚决抵制迫害,拒绝绑架。

    这时五常“610”头目朱宪福亲自出马,欺骗张亚莉单位领导说市领导亲自特批抓捕张亚莉,并撒谎说她是五常的负责人。就这样她单位领导迫于压力,领着恶人朱宪福等到她的工作所在地将她交给警察。当时她问领导为什么抓捕她,单位领导就把朱宪福编造的谎言说了一遍。她当着朱宪福和警察的面一一揭穿谎言。朱宪福灰溜溜的走了。单位领导说:我给你交出去也是实在没办法。

    这时进来两个警察,一个是陈明虎,一个是国保大队的司机,他们在张亚莉办公室将她绑架到国保大队。在那里她不配合邪恶,并揭露她前四次被迫害的经过。

    张亚莉被非法关押在五常监狱,她绝食绝水第七天生命垂危,在家人的配合下被取保。第五天上班后, “610”人员没有达到勒索钱财的目地,派犹大帮凶周和珍和“610”人员荆棘前去辨认,五常“610”打手付彦春得到确切消息后,到五常国保大队王继业那里密谋继续迫害,被她家人碰见,识破了他们的伎俩。家人怕她再次被绑架,而且身体还没有恢复,被五常“610”付彦春勒索四千元钱,王继业勒索二千元钱。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七号,曲传路和本村的朋友在哈尔滨市平房区老五屯打工,晚上十点左右本村的村长刘佩军伙同牛家镇派出所不法人员以曲传路有法轮功书和几份法轮功的真相为由,把曲传路绑架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在关押两个月期间每天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九点坐在板铺上不许动,吃的是猪狗都不吃的食物,两个月后(日期记不住了)五常公安局恶警占志刚伙同五常“六一零”的不法人员以扰乱社会治安罪为由非法劳教曲传路两年,把曲传路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的集训队。

    在集训队待了一天,遭到了一群人的殴打,让曲传路写三书,曲传路不写,又遭到了开飞机的一种体罚的酷刑。第二天又被送到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非法关押。当天晚上被五大队的大队长赵爽伙同一些在押犯人把曲传路的上衣全都扒光用高压电棍电击曲传路的上身和后脑还有脖子,电了有二十分钟非常痛苦。在长林子劳教被非法关押了共一年零十个月。在非法关押期间遭到了奴役和普通犯人的毒打和折磨。恶人用牙签扎头、坐铁椅子、用烟头烫手指、还经常遭到五大队的大队长赵爽的恐吓和威胁、谩骂,从早上五点起床挑牙签一直挑到晚上九点,每个人还有一定的任务,如果完不成任务就得加班到后半夜三点,一天只能睡两个钟头的觉。

    二零零四年十月一日,也就是中共的国殇日,五常市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的头子付彦春等一伙恶徒赖在牛家镇兴家村会计徐兵家不走,坐镇指挥绑架法轮功学员。牛家镇委书记张金龙、副书记曹学峰、派出所所长梁春旭,带领三个警察连续六天到四屯村像疯了一样企图绑架曹喜丰和其他法轮功学,曹喜丰绑架未遂。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的一个晚上,付彦春、莫振山、朱宪福等一伙翻墙闯入张玉梅家,一拥而上,她大冬天光着脚外衣都没穿,他们连拖带拽的要把她塞进车里。当时她就喊「法轮大法好」,莫振山用手把她嘴捂上强行塞进车,劫持到五常洗脑班。到洗脑班,开门付彦春就骂,强迫写「三书」,指使其它人员把她胳膊拉直,铐在两张床中间强迫蹲着,用白塑料管子抽打,一直打骂到后半夜,打的她脸上和身上青紫的,还把师父的法像放在脚下让她踩,对肉体进行残酷迫害的同时还进行人身攻击。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付彦春伙同莫振山、朱宪福等一群恶徒,翻墙翻院,非法闯进张玉坤家,鞋和外衣都不让她穿将她连拖带拽塞进警车,关进五常洗脑班。付彦春指使打手把张玉坤两只胳膊拉直用手铐铐在两张床中间,强迫她蹲着,还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她脚下让她踩,对她进行残酷的精神迫害。该邪恶之徒嘴叼着烟,口吐不堪入耳的脏话,手拿两寸粗的塑料管疯狂抽打张玉坤,一直打到深夜。张玉坤被邪党恶人们迫害致遍体鳞伤后才放出来,从此被迫流落在外。

    二零零五年三月九日早八点,战志刚伙同610付彦春、莫振山等四人在张玉娟家附件蹲坑监控,张玉娟下午四点下班回家,发现后没进家门。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大法弟子李敏和妻子杜秀珍被中共当局不法人员连夜劫走,几个小时后,把他们弄到一个没有任何标志的场所,进入一个铁门里边,把李敏和妻子分别用手铐吊在两个屋里(后来知道,那里就是五常市所谓的转化学校),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毒打。李敏与妻子相互能听到惨叫声,打他们的是校长付颜春,同么振山、朱宪福、韩光、荆棘等一些地痞流氓。他们打了李敏一天一宿,打的李敏死去活来,当时全身都是黑的。付颜春最为狠毒,手段非常残忍,并给哈尔滨市公安局六处的办案人员打电话,说李敏三次企图自杀。他们打李敏的目地是逼其写悔过书及交待材料。

    在那里,李敏和妻子杜秀珍被残忍的迫害了五个半月。所谓的转化学校也没有任何标志与执法身份,那里的条件比黑社会绑架人质的地方还差。付颜春等人长时间的各种酷刑的折磨李敏,逼迫他写所谓的交待材料。这期间,付颜春采取各种流氓手段对李敏施压和欺骗,说只要你们按哈市公安局六处的要求去交待,就能获得释放。

    五常市转化学校是校长付颜春、哈市公安局六处张耀彬等人、哈市610办主任祁加民、省610办头目张金凤等一些人发财的基地。因李敏在财政局上班,他们认为李敏一定有钱,就把他们夫妻二人绑架到那里迫害,付颜春经常跟李敏说:“只要你们肯花钱就能获得自由。”

    二零零五年五月被国保大队战志刚勾结610头子付彦春,强行绑架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迫害。

    二零零五年四月四日,战志刚、付彦春带人在张玉娟单位门口将她强行绑架后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迫害。

    仅二零零五年八月份,就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这伙恶徒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朱宪福在黑窝坐阵,付艳春充当打手,莫振山、史兴富,犹大周和珍、老江伙同国保大队恶警到处去绑架大法弟子迫害。

    二零零五年九月份一天,大法弟子张林杰正在干家务,五常六一零恶徒莫振山带领手下,伙同山河镇派出所卢洪福及两三个警察,开着两辆警车,一窝蜂的闯进张林杰家。二话没说,连拖带拽的鞋都拽掉了,把她光着脚强行塞进警车,绑架到五常六一零洗脑班。恶徒付艳春强迫她写三书、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农村正值秋收季节,也不放人回家。一个多月后,张林杰才被放回。

    志广乡法轮功学员卞维香,因互联网上曾报导过关于她在万家劳教所黑窝内被迫害,恶徒付艳春、朱宪福见有机可乘,看卞维香家做买卖有钱,就想藉机敲诈勒索,跟土匪绑票儿一样把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为了邀功领赏,讨好上司往上爬,付艳春更是欺上瞒下不择手段。

    最可笑的是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肖建春领着哈市七区十二县派来的人到黑窝参观学习迫害经验。付艳春提前就给关在黑窝里的大法弟子开会说:“如果来检查的话,我让你们怎么说就怎么说,你们一定要说吃得好吃的饱,不打不骂,都是说服教育转化的。”检查来时,付艳春逼迫大法弟子唱歌颂恶党歌曲,国保大队恶警战志刚站在旁边给录像。卞维香被用一辆黑轿车拉出去录像,恶徒们摆放一桌酒席,强迫卞维香必须说大法弟子吃的好。有肉有鱼,强迫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手拿着筷子笑。“六一零”李红、荆棘在黑板上写诽谤大法的话,强迫大家跟着念。他们在前面看着谁不嘎巴嘴,桌子上放着本儿,手里拿着笔就像写东西学习的样子。检查期间,把仿造监狱焊制的铁门全部撤掉,怕露馅儿,看出破绽。恶徒付艳春威胁其家属,如果不拿四千块钱就送劳教。家人无奈,只好把钱给他,才把卞维香接回。

    兴盛乡的法轮功学员侯云杰,被绑架进洗脑班时,付艳春强迫她放弃信仰、写“三书”。侯云杰不写,莫振山上来打她嘴巴,并用手铐把她铐在两张床中间,使她蹲不下也站不起来,还不让睡觉,被折磨了两天一宿。

    山河镇的张林杰,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给光着脚丫子绑架进黑窝。恶徒付艳春威逼恐吓强迫其写三书,每次逼迫大法弟子写三书时都叫嚣:“你们不写三书,第一步转化学校,第二步劳教,第三步监狱,再就是上大刑。”。

    大法弟子王金香被迫害期间。丈夫有病,付艳春也不放人。

    五常市“六一零”洗脑班这伙恶徒整日也不干正事儿,打麻将,吃喝玩乐。每逢绑架进来一个大法弟子就高兴的手舞足蹈,家属来看人拿的东西他们也得分一份儿。据知情人透露,朱宪福任六一零主任期间,与付艳春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勒索大法弟子钱财大约有五十万。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日上午,张亚莉被战志刚、韩光在单位被他们强行绑架,劫持到五常“610”洗脑班迫害。在那里她违心的写了“三书”,做了对不起伟大的师尊对她的慈悲救度的终生遗憾的惭愧事。她那几天生不如死,就这样邪恶的付彦春并不放过她,他说:“别看你写三书,那在我这啥也不算,你必须出卖几个同修,出卖佛,堵死你的反弹路。”

    二零零八年六月份以来,五常市恶党以“死保奥运”为名,在邪党市委副书记柳兴、公安局长孙彦彬、副局长冯志国的指挥下,出动大批警力对本市大法弟子进行绑架迫害。国保大队队长战志刚、副队长刘波、原督察队队长佟伟宝、610付延春、莫振山等恶徒更是充当邪党迫害的急先锋,纠集诚信、循礼等各派出所,使用欺骗、跟踪、蹲坑、抄家、监控、排查走访等手段,先后绑架了牛家镇大法弟子陈静、志广乡大法弟子刘芳、五常市大法弟子孙秀云、董晓东、许艳玲、武凤华、张国军、白玉芹等八名大法弟子。这些大法弟子现被非法关押在五常市看守所摧残折磨,家属前去探视,不让接见。

    二零零八年六月末,五常市国保恶警大队长战志刚与另一名恶警付彦春,亲口承认它们就是参与谋害大法弟子张延超的凶手。由于战志刚精心策划的阴谋,它们上下串通,要对一大法弟子实施更大的迫害。她被扣着蹲在地上。恶警付彦春不断恐吓:三书你写也得写,不写也得写。楼上什么都有,锁地环、上大挂、灌芥末油、辣椒水,没人受得了。它又用手机给大法弟子拍照,扬言拿着照片去她孩子学校,使孩子辍学,再把孩子叫这里来,看着她受折磨;还说要给她打药,让她家人花钱,还要再次给她停发工资等等。第二天,恶警战志刚和付彦春又重复表演昨天的把戏。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战志刚与付彦春相勾结,谎称法轮功学员董晓东出车祸骗许艳玲等三人前去探望。公安局副局长冯志民,刑警队的佟伟宝,国保大队的刘波还有诚信派出所的警察,开着三、四辆警车包围董晓东家的外围。许艳玲等三人一进屋就遭到恶徒围攻绑架,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七月,常萍被“610”刘舜超强行关进到五常洗脑班。校长付彦春、周合珍用手铐把常萍铐在床脚上,让常萍蹲着。付彦春并动手打常萍。常萍被五常洗脑班被迫害一个多月。

    二零零九年八月四日早晨,五常市610恶警伙同山河镇分局韩晓宁等人纠集郑家屯村干部白辉,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刘慧芹家中,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抓人,将刘慧芹在未穿外衣的情况下强行绑架抓走,同时又骚扰了另一名大法弟子家。参与绑架人员:朱宪福,原五常市政法委书记、“610”邪恶洗脑班主任,现又在与恶人付彦春狼狈为奸继续行恶。

    目前,五常市“610”邪恶洗脑班已搬迁至五常市市政府办公楼。洗脑班首恶:付彦春、朱宪福、莫振山等人。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早在班上,刘文伟被工区工长张喜斌送到分段,在分段门前被单位领导绑架,直接送五常邪恶洗脑班洗脑。刘文伟在五常洗脑班被洗脑迫害过程中,受到以付彦春为首的恶徒酷刑迫害,戴手铐抻胳膊、蹲罚、拳打脚踹,肾被踹坏、尿血、腰痛、走路困难。人格受到严重侮辱,精神摧残到几乎崩溃……。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九日晚七点多钟,建三江七星公安分局的袁新尧、孟繁华等十几个警察,到石孟昌家中将他和妻子韩淑娟绑架。当晚石孟昌被劫持到七星拘留所。次日下午四点多钟,建三江警察孙振军等人强行给石孟昌戴上背铐脚镣,经过十多个小时一千多里路的颠簸,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凌晨四点左右被送到五常市洗脑班。

    建三江警察孙振军等人离开之后,五常市洗脑班主任付彦春、副主任莫振山对石孟昌进行非法审问,付彦春威胁石孟昌说:这地方是“转化”基地,不“转化”也得“转化”。石孟昌告诉他,修炼法轮功是在做好人。恶徒不但不听还叫手下拿来电棍恐吓、威胁说:不写‘转化书’就上大挂(一种酷刑方式)……每天给你打六十元钱的药,会算你八百元,不打针几个人按着给你强行打,一个月就是几万元;不转化整死你,一火化再开个病例条。中国十多亿人少你一个也不算少。”

    洗脑班恶徒付彦春、莫振山等人逼石孟昌“转化”,用多根电棍电击他,殴打他,把笔强行塞到指缝里强制写“转化书”、按手印,然后狞笑着说“这回你掉下来了,我们会把它发到明慧网上,叫你师父不要你”等嘲弄、羞辱、诋毁之语。几分钟后,几个人又一拥而上,用同样的手段强行他写“悔过书”、“决裂书”等。石孟昌又被迫害的出现冠心病、高血压、十二指肠溃疡等多种疾病,无法进食,吃啥吐啥。直到四月三十日,看到石孟昌已不能行走、命在旦夕,付彦春等才让警察将石孟昌抬回家。石孟昌年近八旬的老母亲看到奄奄一息的儿子,不禁嚎啕大哭:人在家时好好的,十天时间就给折磨成这样,你们怎么给迫害的?

    自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据知情者统计,付彦春在“六一零”充当打手期间至今,伙同前政法委书记朱宪福,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五十三万元。他利用迫害法轮功勒索到的钱财买官,并叫嚣已经升为中共的“政法委书记”了,“六一零”正主任了。

    二零一零年六月九日,张鲲家人去五常市洗脑班去要人。到了那里一道道铁门关着,就是不让见人。付彦春说: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张鲲是家族性炼功的。他家有几个人修炼法轮功。我们这原则上他家里有炼功的,我们不让他(指家人)来。我没有接待家属的任务,你们到我这我可以跟你解释。人是天然气(公司)给我送到这来的,我不接触天然气(公司),(直接接触)管理局。而且这个人(指宫百臣)我得处分他,他算干啥的把我这个地方给泄漏出去……咱们这地方就是针对法轮功的。我们为什么不允许炼法轮功的家属来,到这来我们有强制措施。国家就有这种强制手段……还说张鲲在单位公开宣讲法轮功,性质就不一样了,是敌我矛盾。上街道上分局找片警把他家门弄开,看家里有啥。

    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下午,大庆石油公司采油十厂准备大队单位领导安排法轮功学员黄维超到一楼餐厅干活。大约三、四点钟,十厂稳定办主任杨晓峰、保干厉国才等,伙同萨尔图公安分局警察孙长志等共七、八个人,突然闯进餐厅,堵住房门暴力绑架黄维超。

    黄维超被绑架,家属毫不知情,单位也没通知家属。妻子不见丈夫踪影,给丈夫单位打电话,才知道黄维超被劫持了。妻子流着眼泪到黄维超单位要人,十厂准备大队恶党书记李艳辉和主任宋晓达(兼任十厂稳定办副主任),竟然百般推卸责任,说这事与他们无关,是上边直接来抓的人,他们不知情,让她找十厂稳定办主任杨晓峰。杨晓峰承认黄维超被他送到五常洗脑班了,说这是油公司的决定。

    据说,黄维超到五常洗脑班的第二天就走脱了,可是,直到四月二十一日杨晓峰才通知家人。对此,一家人深感疑虑,担心被骗,担心黄维超出了意外,就到五常洗脑班和大庆油公司稳定办(“610”)了解核实情况。洗脑班和油公司“610”的人,都一口咬定黄维超跑了。问怎么跑的,油公司 “610”的人说:“黄维超在里面一宿没睡,把人家两个帮教折腾得也一宿没睡;人家打个盹的功夫,他就跑了。”

    刚刚被绑架到五常市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一般都会有这样的经历:

    首先被带或抬到转化刑讯室,然后,付彦春、朱宪福、莫振山和姓万的(据调查是付彦春的女婿)等恶徒蜂拥而至,朱宪福和莫振山故意表现出脸色阴沉、凝重,姓万的恶徒煞白的脸上透出阵阵狞笑,付彦春则上穿下跳、目露凶光,它们故意给刚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制造出阴森恐怖的气氛。

    法轮功学员如果承受不住无休止的、不断变换招数的迫害而写下了“三书”,就会被一直关在封闭的房间里开始另外形式的更残酷的迫害:每天早上写一遍诋毁大法和师父的“三书”(对于他们认为转化比较难度大的每天早上则写一篇谩骂师父或大法的话),白天“学习”诋毁、栽赃和谩骂大法和师父的邪恶书籍、录像和写罪恶的“认识”,日复一日,直到它们认为合格了才释放;如果不能达到它们所谓的“标准”,就会无限期关押。期间,它们还会用“如果不转化将会被劳教或判刑”进行威胁。在释放前,还会经过多种形式的所谓“检验”,如:安排给新抓来的法轮功学员洗脑。一是“考验”是否真转化,二是看是否会被新抓来的法轮功学员影响而声明从新修炼。

    黑龙江五常洗脑班首恶付彦春已调入五常市城管局任局长。付彦春的职位(610主任、洗脑班校长)由五常市政法委副书记金跃辉接管。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上午九点多,大庆市法轮功学员杨建庆被大庆市头台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李金文、黄永喜绑架后劫持到五常市洗脑班非法羁押。该培训学校以付彦春为首的人员私设公堂,严重侵犯杨建庆的人身权利,对杨建庆施行各种酷刑,比如给杨建庆上大背铐两个多小时等,致使杨建庆的身上留有明显的伤痕,两只胳膊全都肿了,皮肤有擦皮伤,整个左侧肋骨内外都疼痛难忍。付彦春等人的行为不但给杨建庆本人及家人带来了极大的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也给整个社会带来了灾难。他们的所言所行完全是黑社会性质的。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姜福林在兴旺村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上午十点多,被山河镇派出所的警察王彦平、铁牛等绑架到山河镇派出所。下午四点多派出所的韩小宁与董××到法轮功学员姜福林家非法抢走大法书籍后,又被劫持到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非法拘押。三月八日,战志刚勾结付彦春又将姜福林老人劫持到五常洗脑班进一步迫害。

    洗脑班头目付彦春,一会揪头发向上拽、打王奎嘴巴、一会用脚踹肚子,踹腿踢脚,满嘴脏话、咒骂,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付彦春每天派来犹大搞“转化”。洗脑班的恶徒们”把王奎吊铐六十多个小时,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王奎手指盖大的汗珠往下掉。除吃饭、解手,其它时间全在吊铐。


    付彦春的二哥二嫂付彦伯、辛淑荣,六十多岁,无业,洗脑班的主要看守、帮教、做饭。朱宪福的妹夫王青,五十七、八岁,无业,洗脑班的主要看守、帮教。老战(犹大),坏事干绝。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五常市洗脑班位于黑龙江省五常市南二道街221号(邮编:150200)
    付艳春:现任五常市政法委副书记,“610”邪恶洗脑班主任0451-53528153/53526327 手机:13936017177   
    妻子:0451--59027177
    四哥付艳俊(付英俊):13945682718 工作单位:原任五常市常堡乡财政所所长已在两年前就调入五常市牛家工业园区。手机号没变;
    0451-55803315
    女婿;(阿明和姓万的是同一个人)万文博
    五常市洗脑班地址:
    五常计生委南楼(一楼--二楼),用铁栏加固,公开挂牌内挂:思想教育转化学校。
    外挂:五常招商局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使流离失所/使家破人散;

    迫害类型:
    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威胁/恐吓抄家绑架/劫持洗脑/送洗脑班践踏信仰逼迫放弃信仰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毒打/殴打剥夺睡眠诱骗/利诱勒索钱财逼迫供出其他大法弟子精神酷刑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监视/跟踪铐在某处上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非法劳教性侵害(包括男性)罚蹲长时间吊拷迫害亲属谎诈敲诈/掠夺/破坏财物贪污受贿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举报黑龙江省五常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贾继伟
    做好人屡遭迫害-黑龙江五常市张玉梅控告江泽民
    黑龙江五常市魏亚云自诉受迫害经历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5年6月5日发表)
    黑龙江五常市张亚莉七次被绑架的经历
    石孟文救兄嫂被绑架-再次面临非法判刑
    哈尔滨王玉荣两次在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年收入过百万的洗脑班
    黑龙江女教师遭迫害经历
    冰城血难(四)
    摇身一变-流氓变官吏
    修大法做好人-黑龙江五常市陈晶屡遭中共迫害
    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五)
    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四)
    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三)
    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二)
    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一)
    强奸--流氓党的流氓手段(上)
    大庆油田善良职工王奎遭受的种种迫害
    黑龙江五常610主任和洗脑班头目更换
    哈尔滨铁路房产建筑段刘文伟被绑架
    黑龙江五常市恶人战志刚、付彦春迫害刘芳
    黑龙江五常洗脑班酷刑迫害过四百余人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9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7
    五常市“法制学校”-这里不是没整死过人-
    大庆杨建庆遭五常洗脑班酷刑折磨
    大庆石油公司黄维超被劫持到洗脑班后下落不明
    由流氓杀人犯到政法委书记
    “六一零”恶人到五常市洗脑班“学习”什么-
    黑龙江五常洗脑班黑幕
    黑龙江五常市中共打手勒索七旬老人
    黑龙江省五常市洗脑班头目付彦春的恶行
    黑龙江五常市曹学文自述遭迫害经历
    黑龙江五常市曹喜丰自述被迫害经历
    黑龙江省五常市曲传路自述遭迫害经历
    黑龙江五常市李素云、何耀铎遭受的迫害
    大庆天然气公司经警被绑架入洗脑班
    黑龙江五常市恶人付彦春叫嚣:“我就是流氓”
    黑龙江农垦总局石孟昌被绑架折磨骨瘦如柴
    曝光五常“六一零”邪恶洗脑班罪行
    黑龙江省五常市恶人付彦春勒索大法弟子钱财
    黑龙江省五常当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四)
    黑龙江省五常当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三)
    黑龙江五常市当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一)
    五常市610邪恶洗脑班搬迁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10/26/09)
    黑龙江省五常洗脑班首恶罪行曝光
    曝光黑龙江五常市“610”邪恶洗脑班人员
    黑龙江五常市610恶警绑架大法弟子刘慧芹
    哈尔滨市大法弟子李敏生前遭受残忍迫害
    五常市“六一零”恶人付艳春罪恶曝光
    黑龙江五常市六十多岁老妇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四十九岁妇女被迫害多年有家不能回
    黑暗中的罪恶(图)── 曝光黑龙江五常市“六一零”洗脑班
    曝光黑龙江省五常市“六一零”洗脑班
    黑龙江省五常市许艳玲被迫害详情
    黑龙江五常市恶警战志刚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黑龙江五常市张玉娟被迫害经过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10/5/08)
    “死保奥运” 黑龙江省五常邪党人员疯狂绑架大法学员
    哈尔滨市公安局和六一零对我全家的迫害
    156833.html#2007-6
    哈尔滨又有两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五常洗脑班迫害
    黑龙江省五常市恶人恶行
    黑龙江省五常市洗脑班内幕曝光
    邪恶的黑龙江五常市洗脑班
    黑龙江五常市牛家镇农妇被迫害流离失所
    五常市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内幕
    五常市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黑龙江五常市610洗脑班非法关押折磨大法弟子

    所在单位:
    五常市洗脑班五常市洗脑班位于黑龙江省五常市南二道街221号(邮编:150200) 付艳春:现任五常市政法委副书记,“610”邪恶洗脑班主任0451-53528153/53526327 手机:13936017177   妻子:0451--59027177四哥付艳俊(付英俊):13945682718 工作单位:原任五常市常堡乡财政所所长已在两年前就调入五常市牛家工业园区。手机号没变;0451-55803315女婿;(阿明和姓万的是同一个人)万文博五常市洗脑班地址:五常计生委南楼(一楼--二楼),用铁栏加固,公开挂牌内挂:思想教育转化学校。外挂:五常招商局杨喜乐  0451-56666009  15045279888孙玉学  0451-56666066  13704888200伊彦民  0451-56666016  13204608655牛振海  0451-56666010  13704888219办公室  0451-56666010财务室  0451-53548188
    五常市洗脑班位于黑龙江省五常市南二道街221号(邮编:150200)
    付艳春:现任五常市政法委副书记,“610”邪恶洗脑班主任0451-53528153/53526327 手机:13936017177   
    妻子:0451--59027177
    四哥付艳俊(付英俊):13945682718 工作单位:原任五常市常堡乡财政所所长已在两年前就调入五常市牛家工业园区。手机号没变;
    0451-55803315
    女婿;(阿明和姓万的是同一个人)万文博
    五常市洗脑班地址:
    五常计生委南楼(一楼--二楼),用铁栏加固,公开挂牌内挂:思想教育转化学校。
    外挂:五常招商局
    杨喜乐  0451-56666009  15045279888
    孙玉学  0451-56666066  13704888200
    伊彦民  0451-56666016  13204608655
    牛振海  0451-56666010  13704888219
    办公室  0451-56666010
    财务室  0451-53548188

    受迫害人:
    刘会芬; 何淑苹; 宁文举; 孙家屯; 任海霞; 苗姓大法弟子; 王俊英; 王玉光; 黑龙江大法弟子; 王金香; 占常增; 苗建军; 候云海; 王金有; 冷海峰; 梁科荣; 刘宏俭; 赵长江; 李敏; 孙秀云; 武凤华; 白玉芹; 白玉芬; 陈静(陈晶); 何耀铎; 曲传陆(传路); 刘芳; 姜福林; 张鲲; 刘慧芹(刘会琴); 韩志恒; 刘凤兰; 杜国平(杜国萍); 薛贵杰; 那维臣; 王秀娟; 刘艳春; 李景成; 于丽华; 卞维乡(卞维香); 卢清杰; 张林杰; 张林杰; 侯云杰; 邹大夫; 王玉光妹妹; 常雨; 林咏梅; 苗艳君; 石波; 张玉坤; 苑婷; 刘文伟; 张玉娟; 张国军; 许艳玲; 董晓东; 魏亚云; 王奎; 杨建庆; 张淑芬; 杜秀珍; 张玉梅(张玉坤); 张亚莉(亚丽); 曹学文; 常萍(平); 石孟昌; 石孟昌; 张延超; 李敏; 魏亚霞; 王玉容(王玉荣); 

    更新日期: 2019/9/21 15:1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