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孔庆增

    简介:
    孔庆增
    (Kong,Qingzeng),男 ,年龄未知,

    穆棱市公安局政保科(后改为国保大队)科长。

    孔庆增任穆棱市国保科长期间,仅一九九九年八月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间统计,非法拘留七十人,周秀珍、杨智艳、寇景红等二十人被非法劳教(其中有四名法轮功学员两次被判劳教),宋秀玉、沈景娥、王贵金、阴长峰、葛丽娟、寇强六人被非法判刑三至五年,致使沈景娥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的一天,恶警找每一位法轮功修炼者,问炼还是不炼,炼就抓,不炼就不抓,她被抓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她仍坚持炼功,恶警们强行让她和其他三位女同修一起在露天水泥地上“打坐”。戴着手铐、戴着四十八斤重的脚镣,穿着薄绒衣、绒裤,在地上坐了两个多小时,天上飘着轻雪,恶警孔庆增、王永安、看守所所长耿忠贤、叶管教在走廊里看着她们。在看守所里关了几天后,她因绝食身体非常消瘦、虚弱,看守所欲将她放回,她母亲去接她时,政保科向她母亲勒索金钱,交钱后才将她释放。

    二零零零年四月,她因在体育场参加集体炼功,被穆棱市公安局政保科孔庆增、王永安等人绑架。在看守所,她因拒写“三书”同另两位同修一起被送往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临走时,孔庆增向家人索要一千伍佰元钱)劳教所拒绝接收她们。在返回的途中,孔庆增骂劳教所的医生:××娘们,给一千伍佰元钱还不收,接着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下流话。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七日恶警孔庆增又将她们送进牡丹江市四道劳教所。在牢教所里,恶警用胶带封住嘴;打她们;拿电棍电她们;将她们手脚绑在椅子上。恶警为了阻止她炼功,将她裤子扒下。她在床上 打坐炼功时,恶警用冷水往她身上泼;拽开衣领往里倒冷水。打她、骂她、侮辱她的事每天屡见不鲜。

    两个月后,由于她绝食反迫害,劳教所将她退回。

    二零零一年三月,政保大队长孔庆忠、王永安,又翻墙进入殷常峰家院子。殷常峰和妻子杨智艳带着当时四岁的孩子从后门逃出,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八日晚,孔庆增等六、七个警察再到沈景娥家,撬锁破门闯入屋内,绑架正在炕上坐着的沈景娥。沈景娥大声呼救,四周邻居被惊动。目睹警察野蛮抓人都很气愤,纷纷谴责恶警的非法行为。沈景娥因奋力呼救,被恶警在车内打来打去。其六、七十岁的母亲,拼命向警车冲去想救回女儿,一把抓住了倒车镜。恶警竟毫无人性的开车了,老人被拖出很远才停车。几个恶警将老人强行拉开,扔到一边,拉着沈景娥在黑夜中扬长而去。

    二零零五年五月,回到家中身体已极度虚弱。由于她工作的相关部门不给退休金,生活得不到应有的保障;整天生活在恐惧的阴影中。大法弟子沈景娥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离开人世,时年四十五岁。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恶警送宋秀玉去牡丹江市四道劳教所又被拒收。当时,政保科长孔庆增把劳教日期从三年改为一年,把宋秀玉和沈景娥丢到四道劳教所就走了。劳教所多次催孔庆增接人,两个月后孔庆增才把宋秀玉、沈景娥接回,又关进看守所继续迫害,因其它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半个月才放人。宋秀玉还被迫交了几千元所谓罚款,现在工资卡还在恶警手中。

    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宋秀玉被强行插管灌食,迫害得鼻口鲜血淋淋。因宋秀玉年龄大、身体状况不好,两个月后被劳教所退回,可又被非法关押在穆棱市看守所继续迫害,一直到劳教期满仍不放人,宋秀玉在看守所绝食抗议,才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份被放回家中。

    二零零一年十月下旬,宋秀玉去乡下散发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孔庆增将宋秀玉非法判刑三年,投入哈尔滨女子监狱。在整个过程中,公检法没有一个字的笔录。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四晚八点左右,穆棱市第二派出所片警王小波领着四五个警察到张艳芬家,拿着师父的像问她和十七岁的女儿陶灿,还炼不炼法轮功,说炼就把他们带到派出所,当时派出所已经绑架了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在晚上十一点左右被非法关进了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警察随便搜身,翻行李,收走大法书籍经文等。寒冬腊月恶警开窗(前后都开,叫穿堂风)冻法轮功学员,又冷又饿。就这样陶灿被关押了三个月,张艳芬被关押了五个月。家人拿钱给政保科孔庆增等人,又请政保科和六一零范伟民等人吃饭才放回。当时孔庆增告诉家人有一部份钱会返回。一年后家人去要,孔庆增就是不给。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农历腊月二十四晚八、九点钟,穆棱市公安局政保科(后改为国保大队)科长孔庆曾、警察王永安、面通镇第一派出所警察于万才、王乐刚等二十多人,闯到寇强家,翻墙入院,闯进屋后,把寇强从被窝里拽出来,两恶警架起他拖上警车,他的父母和一个来串门的沈景娥(已被迫害死)也一起被绑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宋秀玉与另一大法弟子沈景娥(已被迫害致死)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到穆棱市看守所。宋秀玉绝食抗议,二十余天后被放回,到家只呆了十天左右,又被穆棱市政保科科长孔庆增为首的恶警从家中绑架至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三年,送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19时30分,穆棱市政保科科长孔庆增带领5、6名警察开车来到大法弟子沈井娥家,强行开门冲进屋里,把正在家中炕上坐着的大法弟子沈井娥及母亲惊呆了。3、4个恶警没有任何理由地将沈井娥强行押上警车,沈井娥大声呼救,四周邻居被惊动,目睹了这一公安野蛮抓人的一幕,都很气愤,纷纷谴责这些恶警的犯罪行为,因沈井娥奋力呼救,被恶警在车内打来打去,沈井娥的母亲(六七十岁的老人)拚命向警车冲去想救回自己的女儿,吓的恶警关上车门开车就走,老人一把抓住车的倒车镜,恶警毫无人性的开着车,老人被拖出很远恶警才停下车来,几个恶警把老人强行拉开扔在一边,警车拉着大法弟子沈井娥向黑暗中扬长而去。随后在20点左右,恶警孔庆增又一次带人疯狂地冲向大法弟子宋秀玉家,以同样的方式把宋秀玉强行拉走。

    沈井娥从被非法抓进看守所就被铐上最大号重镣,手脚被锁在监室地环上,动弹不得,大小便全在上面,整整三十多天。

    穆棱市国保大队大队长孔庆增和周新生,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随后疾病缠身,花钱遭罪。

    二零零四年年末,政保科长孔庆增病退后,第二派出所的周新生当上国保大队长,更加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带人绑架、毒打、敲诈勒索、抄家抢劫,连坐轮椅的残疾学员也不放过。

    二零零二年五月份,由河西乡派出所副所长陈志勇开车在农田地里把高玉琴抓走。当时高玉琴不上车,恶警拳打脚踢把高玉琴抓走了,什么手续也没有,穆棱市国保大队恶警孔庆增打掉高玉琴两颗牙 。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0453--3124982(办)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

    迫害类型:
    逼迫放弃信仰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电击吊背铐关小号非法关押非法判刑勒索钱财毒打/殴打私闯民宅敲诈/掠夺/破坏财物绑架/劫持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善良妻子被抓-丈夫鸣冤呼救
    黑龙江穆棱市商人一家十五年的苦难
    穆棱警察害了多少乡亲
    黑龙江残疾人寇强是怎样被中共迫害死的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7月22日发表)
    正告穆棱市政法书记李晓光立即停止迫害
    黑龙江穆棱市宋秀玉老人遭八次绑架
    黑龙江省穆棱市610、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宋秀玉
    曝光牡丹江劳教所准女队迫害大法学员的罪恶
    历尽魔难 生死无求
    黑龙江省穆棱市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所在单位:
    穆棱市政保科

    受迫害人:
    陶灿; 寇景红; 葛丽娟; 寇强; 张艳芬; 王贵金; 周秀珍; 杨智艳; 阴长峰(殷长风); 宋秀玉; 高玉琴; 寇强; 沈景娥; 

    更新日期: 2019/9/14 19:45: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