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李建光

    简介:
    李建光
    (Li,Jianguang),男 ,37岁,

    山东省招远市国保大队分管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其妻子王春波,在招远市公安局刑警队工作。

    李建光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时间最长: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到二零一零年五月调至辛庄派出所,残暴迫害法轮功学员十一年,先是在专案组、后是国保大队、六一零,洗脑班,十一年来,他从未停止过犯罪:绑架、酷刑、抢劫,甚至调戏侮辱女学员。

    恶警李建光在多个场合得意洋洋地说:“招远法轮功劳教判刑,我说了算,我说判谁就判谁,我说劳教谁就劳教谁。”他从九九年时政保科的一个无名小卒,因为心狠手辣,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提为国保大队办公室头目。中共邪党不讲法律,劳教判刑也是他和六一零恶人随嘴而定。据不完全统计,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被他和六一零非法判刑的四十多人,非法劳教的一百多人,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的一千多人。

    一九九九年十月七日下午五点钟,赵金华被公安虐杀了。当时几位法轮功学员找到市领导和张星镇政府干部要求公安对人民的生命安全负责,要求严惩打死赵金华的凶手。可他们不但不予理睬,反而向提出正义要求的人大耍威风。公安恶警史才德(原政保科长,后因经济问题被公安开除)、李建光(当地凶狠打手之一)领一群恶警围上来,对提正义要求的百姓用指头点到脑子上,骂骂咧咧地说他们“聚众闹事”,然后野蛮地驱赶他们。

    招远市玲南洗脑班现由恶人杜维先(主任)、李建光(恶警)、曹海军、宋少昌、徐建政和犹大刘玉玖、徐翠兰等人组成。他们利用卑鄙残忍的手段迫害善良的好人。七年来大法弟子被他们非法判刑的三十多人,非法劳教的一百五十多人,抓捕了一千多名大法弟子进行迫害转化。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招远“六一零”李建光等一伙人,为了抓流离失所的滕英芬,不择手段的伙同学校把法轮功学员孙国、滕英芬夫妻的女儿绑架到洗脑班做人质,当好心人劝“六一零”警察说:“这孩子太优秀了,你们别把孩子毁了。”“六一零”警察说:招远一中不缺一个好学生。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失去人性的将女孩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她不吃不喝,哭着要求回学校上课,孩子被抓后,孙国的父母亲及岳母十分着急哭成一团,她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才放回,严重摧残了孩子的身心。

    二零零六年七月,招远市国保大队刘毅全带领一帮警察突然闯入崔桂芬家绑架了她,又非法抄了她的家。在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三个月后,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非法将她劳教一年。在招远玲珑洗脑班被非法关押期间,国保大队的恶警李建光和他的手下,先后七次对她进行非法提审,妄想从她口中得到他们所要的所谓的证据。那恐怖紧张的气氛对她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上午,大法弟子王绍发在做买卖发货的途中被招远市国保大队李建光一伙绑架到了洗脑班。

    二零零六年十月,山东招远市西坞党村普通的妇女王竹杰正在家洗衣服,李建光带领十多个恶警突然闯进她家,他们在屋内乱翻一气,抢走了师父的法像和部份真相资料,将她绑架到台上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七十多天。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二十八日两天,招远市国保大队610恶警李建光和一杨姓警察等四、五个人轮番对大法弟子郑美君拳打脚踢,逼迫他交代所谓的问题。郑美君说:法轮功是好的,你们这样折磨我是违法的。他们一边打一边说:我们知道法轮功好,这样做是违法的我们也知道,但我们不用讲法律。

    大法弟子王淑佩在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前,曾被招远开发区派出所恶警勒索了七千元钱。王淑佩回家后几次去派出所要求退还被勒索的钱,但派出所的人互相推责任。

    二零零七年金岭镇台上村法轮功学员程文莲被绑架到岭南金矿洗脑班,李建光残忍殴打这个与他母亲相似年龄老人,用拳头在她身上乱捣,包括乳房、心窝、肚子、内脏各个部位,用巴掌扇耳光。程文莲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天,李建光这个恶徒每天打她两次,每次最少打两个小时,都是用同一种打法:用拳头浑身乱捣,扇耳光,整整打了她十八天,十八天三十六次啊!简直是个畜牲,他边打边无耻地叫嚣:“你就是岁数大了,再年轻点我就扒下你的衣服打”。程文莲看到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学员,就是被他扒光衣服打的。程文莲被打得胃痛,内脏多个部位痛、拉肚子,很长时间卧床不起。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日早晨,王淑佩告诉女儿要去公安局要钱,结果到中午也没有回家,直到下午三点多钟仍无音讯,家人觉得不对劲,王淑佩的姐姐王淑翠、妹妹王淑萍及王淑佩的女儿三人一块去公安局国保大队,询问恶警李建光,李栽赃说王淑佩要去市政府闹事被扣起来了。姐妹二人分辩说:闹什么事?向上级反映情况这也叫闹事吗?姐妹二人刚说了几句话,就被恶警李建光打断,他恶狠狠的说:“你们二人也有问题,也需要去‘学习学习’。”说完就打电话调来了警察和警车,将姐妹二人拖上车拉走。就这样在一天之内,姐妹三人都被恶警李建光关入监狱。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恶警李建光又带领五人将大法弟子郑美君吊起来,过电酷刑折磨。郑美君严正的告诉他们:迫害好人是违法的。这些恶警说:违法就违法,现在都不讲法了。郑美君被吊的双腿一连好几天走路都一拐一拐的。

    二零零七年七月,村干部冯善友为了发点外财,构陷刘翠云,七月十九日晚,金岭镇六一零头子刘淑梅领着市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非法闯入刘翠云家,因刘翠云不在家,绑架扑空。十一月四日傍晚六点,刘淑梅又领着六一零、国保大队和金岭镇派出所十几人(其中有臭名昭著的恶警李建光、恶人孙启全)。它们翻墙闯入,把刘翠云的家翻了个遍。抢走了影碟机、收音机、大法书和接收卫星的大锅。把刘翠云和她丈夫绑架到岭南金矿洗脑班逼他们放弃真、善、忍的信仰,非法关押迫害了四十多天。恶徒翻墙入室,抢走了刘翠云家财物已构成了抢劫罪、盗窃罪,无辜绑架关押,构成了绑架罪和非法拘禁罪。

    二零零七年六月份,李建光等四名警察在招远市法轮功学员李朝霞家门口守候,等李朝霞去她母亲家中时将她绑架,将她拉去烟台洗脑班迫害,也不通知她的家人,一个多月后才放回了家。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中午,以李建光为首的十几个恶警闯进大法弟子杨文杰家中,搜走大法书籍,并把杨文杰绑架到烟台洗脑班惨无人道的折磨了35天。

    二零零七年十月七日,王好红被劫持到招远市岭南金矿洗脑班,李建光指使一伙背叛大法的犹大恶人专门迫害转化王好红:将她用手铐铐着,罚站,不让睡觉,打骂。折磨一个星期后,王好红的两条腿肿得老粗老粗的,连拖鞋也穿不上。在此期间,恶徒李建光还亲手毒打王好红,并用手摸王好红的脸侮辱她的人格。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原村支部书记杨军政恶意举报杨克云,金岭镇“六一零”头目刘淑梅带领招远市国保大队李建光等一伙打手,从家中绑架杨克云,并翻箱倒柜抄走了杨克云家中的大法书籍、光盘、MP3及救度众生的信纸、信封等物品。恶警同时还绑架了同村的大法弟子陈桂,并将她家的大法书籍、光盘、录相机等物品抢走。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的一天,招远市国保大队李建光为首的一伙恶徒又到考福全家抓他,没找着考福全就把他的妻子宋桂华绑架到了招远市玲南金矿洗脑班做人质,她还遭到李建光一伙的毒打逼供,在洗脑班被关押了四个半月后,勒索家人六百元钱后才放了人。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八日上午,在洗脑班二楼一间屋子里,恶警李建光、王某某、(黑胖子,打人心狠手毒)杨某某三人非法提审法轮功学员杨菊香,李建光以贴他的不干胶为由,(抄去的不干胶内容有揭露其恶行的)对杨菊香的脸左右狠命的打耳光,手打累了后,又找来了一本《转法轮》书不停的在左脸上抽打,直到把左脸和嘴打的都肿起来了、口中吐血、午饭铃响了后才住手。杨菊香被李建光打的两眼的四周全是紫色的淤血,从此,她的左眼散光,视力严重下降。

    十一月九日后,李建光、王某某、杨某某三人共提审杨菊香的丈夫王均光三次,一个星期一次。因王均光不配合他们的要求,李建光用手掌打王均光的耳光,王某某用拳头从下往上捣王均光的嘴巴子,两人轮番击打,一打就是一个上午,几乎不住手。第三次打的最严重,先在二楼上用手打,后又拉回关押的房间里背靠在床头上,王某某用拳头击打前胸,李建光用王均光的帽盖打左脸腮,直打的王均光口吐鲜血,腮内的肉都烂了,四天不能张口无法进食。因背铐时,腰直不起、腿蹲不下,手铐都被勒进肉里了。

    王均光夫妻二人在洗脑班被折磨非法关押了三个月,后被勒索了一千元所谓的生活费、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以所外执行的名义放回了家。

    恶警李建光直接参与策划绑架人数最多,据不完全统计,仅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李建光伙同恶警宋少昌指挥各乡镇在全市范围内至少绑架了四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十一年来,被他绑架和指挥绑架到洗脑班的有一千多人。凡是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都是李建光策划并大部份是他带人去绑架的,在农村就翻墙入室,把睡在床上只穿内衣的学员绑走,不管室内是男是女,他就撬门入室,或用各种方式骗学员家属开门。一次,在一法轮功学员家门口,他假惺惺地说:“我是你儿子的同学(真是同学),他叫我给你捎点东西”,这个学员一开门,李就把她绑架了。还有法轮功学员在路上行走就被他绑架的。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山东省610从各地610抽调了150多人到招远洗脑班参观。李建光、杜维先、刘书举、宋书芹、孙启全、宋少昌等恶人,八年多来靠行骗和勒索法轮功学员的大量钱财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靠行凶作恶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讨好恶党,并以此取得上司的宠信。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仅遭受着残酷的折磨,而且每天都被锁在双层的铁门里,连放风的时间都没有。只要不“转化”,每天吃喝拉撒住都被关在一个没有窗户的小黑屋里,连家人都不让见,那些健身器材难道是给这些法轮功学员健身使用的吗?那是为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们而设的。

    招远市里的法轮功学员杨菊香、王军光夫妇,都是六十多岁的退休工人,被李建光一伙绑架到洗脑班后,被非法抄家,抄出了几张正告恶警李建光的真相不干胶后,李建光怀恨在心,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就毒打折磨了王军光四次,没头没脑地打,王军光的牙把嘴皮几乎穿透了,血流不止。几乎每个星期一次,打得鼻青眼肿后,刚好了一点又叫到楼上去打。(时间待查)

    二零零八年,齐山镇大泊子村法轮功学员吴新芳被齐山镇派出所绑架,后被招远六一零国保大队李建光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在玲珑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李建光把她送拘留所非法关押七天后,又送到王村劳教所。因吴新芳不转化,一个月后又被拉到济南劳教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八年,齐山镇大泊子村法轮功学员孙俊红被齐山镇恶人绑架,后遭招远国保大队李建光的迫害。李建光把她关进一个房间里,拿着一本很厚的书,在她的脸上来回的打。而后又脱下鞋在脸上来回打,当时就把她的耳朵打聋了。李建光又带人去她家非法抄家,抄走了一箱大法书,抢去了他家的钱(没有具体数量)到了晚上,把她拉到了招远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非法劳教一年半,送王村劳教所,因她不转化,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送到济南劳教所迫害。逼迫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相,逼写三书,每天长达十多小时的劳动。劳教期满后,镇政府人员不让直接拉回家,从劳教所拉回了本地洗脑班,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后才让回家。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九日,法轮功学员潘新美讲法轮功真相被恶人构陷。李建光来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说着一把薅住了潘新美的头发,“我就是姓李的”。李建光叫了开锁的,领着一帮恶人到她家抢劫,抢走了法轮大法书和其它一些私人物品,把潘新美非法绑架到岭南洗脑班。李建光在路上就恶毒地说:“送你去苏家屯,叫他们挖出你的心脏卖了算了”。看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恶行,恶警内部都知情。

    到洗脑班李建光直接把她劫持到二楼开始了非法审讯,啥话没说,先狠狠地抽了潘新美两个耳光,鲜血从鼻子嘴角往下流。问她资料来源,她不说。李建光拿起一根专门打人的细棍子,在潘新美身上狠狠地抽。当时天气很热,潘新美只穿了一件夏衣,抽一下,身上一道红杠,随后红杠上就是一串血珠。他一口气抽了三十多棍,前身后背上一片血迹,单衣被血粘在身上,腿上更重,一道道血印都破皮了,用棍子抽时还夹杂着扇耳光,潘新美用手捂脸就抽手,手背都被抽破了。在李建光行凶的同时,有一个姓冷的恶警(冷家庄)用铁链子抽潘新美的胳膊,用穿皮鞋的脚踩在潘新美的脚上,转着圈的碾。因潘新美坚持信仰,不说资料来源,被李建光劳教了一年,送到了王村劳教所。

    金岭镇埠南村法轮功学员邵敏,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她回家看望父母时,被恶徒李建光伙同金岭镇派出所和镇政府的十多名恶人绑架。恶人们翻箱倒柜,把她父母家的私人台式电脑也抢走。绑架过程中发生了激烈的肢体冲突,邵敏的大弟弟被恶人冲脸上打了一拳,二弟弟被恶人抓伤,邵敏的侄女(十几岁)被恶人狠狠地打了一耳光。恶徒李建光当时竟疯狂的扬言要把邵敏全家都抓起来。

    王海波,是招远“六一零”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他紧随招远市国保大队恶警李建光,绑架大法弟子,翻墙、抄家都冲锋在前,把大法弟子的私有财产装入自己的腰包。几年来,王海波抢占大法弟子无数的财物。

    王海波满脸凶气,是恶警李建光得意的打手,他打大法弟子成瘾,每次对大法弟子刑讯逼供时,他都大打出手,很多大法弟子都遭受过他的毒打和折磨。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他在汤后村贴标语时被几名不明真相的治安小青年打了一顿,后被泉山派出所关押,恶警李建光带人抄他家,抢走计算机一台、DVD机一台、接收天线一套,更为恶劣的是,将他妻子也非法抓走,把他们一起押到玲珑黑窝,恶警李建光连骂带打了他十几个耳光,后被非法拘留四个多月。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份,崔桂芬和一位法轮功学员在街上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国保大队又一次绑架到了臭名昭著的招远玲珑洗脑班。有一天,国保大队的恶警李建光来到洗脑班,看到她后恶狠狠的说:“零六年便宜你了,只判了你一年劳教,当初我就应该判你七年、八年,把你送进济南女子监狱去,太便宜你了,不老实,我还能把你送进去。看看这里冷冷清清的,我这段时间不在这里,(遭恶报腿受伤在家一年多没上班)要是我在这里的话,早把这里的屋子抓满了。”

    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山东招远610花了据说是三万元重金收买宋德霞,叫她骗说有一老板投资一亿元合搞“黄金及贵金属分离提出项目”,考富全信以为真,按约定准时去她的菜园。走到招远市区南部吴家嘴村南塂顶,被早已埋伏在那里的恶警李建光、宋少昌、邵周赞、郭××(警号047047)等十多人绑架,当时两根肋骨被他们踢断、陷塌(是后来送济南监狱体检时,医生查出问为什么骨折了,才知道的)痛的我喘不上气来,不敢动,不能说话,只能用气使劲用力往外顶,昏迷中,被拖上车劫持到招远市“法制培训中心”。

    “法制培训中心”(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是610专门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在东北山岭南金矿一座废弃的独院办公楼里,由公安人员每日二十四小时几丛岗严密坚守。洗脑班二楼靠楼梯向东,走廊北侧是一间酷刑室,室内有一特制的带铁链和脚扣、铁板座的老虎凳,四、五个人就将考富全抬拖到这个老虎凳上,用铁链子锁住腰,再用电线把手绑在老虎椅背上,把脚扣子卡住脚。其中有一个叫李建光一挥手,四、五个人从室外各拿一支粘有药物的烟卷进门同时点燃,对照考富全的脸吹烟,呛的咳嗽不得,喘气不能,还有两个人吸一口往考富全脸上吐一口,边吸边吐,直到将这间小屋吹满烟,关上门才都走了。考富全被窒息昏过去不知道多长时间,有二十多岁姓杜的女医生进屋把脉,将考富全叫醒。考富全睁眼看到处都在转,当测量了血压后,接着就给灌不明药物,考富全抵抗不喝,几人捏着鼻子强行加大药量的灌,灌后停了一会后,有两个打手拿着直径三公分粗四五十公分长的木棍,说要“鞭杆直驴”,分左右两边殴打,脖子、手、大腿、脚排着打,每个手指都排子敲击,直到打遍肿的很高,累的不行了为止。打到晚上十一点后,医生和恶警们看到考富全被打得不行了,真象要死的样了,送到医院,经检查后,医生对恶警说:他大脑没事,颈椎有事。就又将考富全拉回来,继续毒打,并强行灌不明药物。后来连头抬不起来了,李建光又叫来姓杜的女医生灌药,使考富全又昏过去。

    招远市区滕英芬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被招远“610”李建光、宋绍昌、王利峰等恶人绑架及多次抄家,非法抄走不计其数的私有财物。

    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上午十点左右,招远610宋少昌、李建光等七人与金岭镇政府610两人,开两辆轿车(一黑一白)到招远市金岭镇官庄村,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不告诉他们是哪里人的情况下非法闯入王凤强父母住的房间,四处搜索,也没有给所抄物品的清单。

    抄走两台笔记本、两台A4打印机、 两台A3打印机、一个刻录塔、一个塑封机、一个切卡机、一个大切刀、一箱铁圈、几百张VCD、几百张DVD光盘、一个照相机、一个扫描仪、一台MP5等, 还有王凤强母亲家里的私人物品,一万多元现金及一套日常常用工具。并且绑架了正在家里照顾年迈多病父母的法轮功学员王凤强,在往金岭镇派出所的路上王凤强正念走脱。

    恶报结果:
    其他恶报

    恶报描述:
    李建光的恶报早就开始了,二零零五年七月六日,因其开的赌场纠纷被人打断了鼻梁骨,大腿被砍了几刀,他二姐也被人杀了。他扬言“不怕报应”, 二零零八年十月又遭恶报,车祸粉碎性骨折。再一再二不知悔改,继续疯狂迫害。近几个月,李建光销声匿迹了,坊间传说他恶报得了重病,苟延残喘。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李建光欠下的血债决不会一死了之,他的地狱之路漫长无边。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李建光恶警李建光迫害大法弟子 遭恶报
    山东招远市国保大队恶警李建光遭报应
    山东省招远市610恶徒得恶报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家住山东招远市城东区一号楼一栋一楼
    招远市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535-8258610
    李建光 手机号码:13863808576 宅电:8936006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非法关押毒打/殴打长时间吊拷电击非法判刑非法劳教逼迫放弃信仰谎诈勒索钱财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洗脑/送洗脑班非法审讯抄家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私闯民宅敲诈/掠夺/破坏财物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烟头插入鼻孔里薰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山东招远市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十八年血雨腥风-好人王好红含冤离世
    遭酷刑九死一生-山东工程师诉江再遭绑架
    夫妻双双被判刑-女儿遭株连迫害
    原山东监狱警察王风强控告首恶江泽民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2月5日发表)
    山东招远610绑架抢劫-王凤强再次有家难回
    山东招远洗脑班现非法关押十名法轮功学员
    山东招远法轮功学员2011年至今受迫害综述
    山东招远市镇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续)
    山东招远市镇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山东招远市四位农妇遭受的毒打折磨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12月8日发表)
    揭露迫害受报复-山东刘翠云再遭非法囚禁
    山东招远市恶警李建光的犯罪事实
    山东招远岭南金矿洗脑班迫害考福全的暴行
    山东招远市“法制培训中心”的罪恶
    神州浩劫(一)-只因一个“炼”字被折磨致死
    山东烟台地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招远市
    山东招远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至济南监狱
    山东招远市七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山东招远洗脑班对七名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
    招远市考福全遭酷刑 洗脑班禁家人探视
    招远市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杨克云事实
    曝光招远邪恶“六一零”打手王海波恶行
    揭露山东招远“六一零”的虚伪面目(图)
    175402.html#2008-3
    招远市国保大队恶警李建光近期的流氓行径
    170522.html#2008-1
    山东招远市610李建光的劣迹
    曝光烟台洗脑班黑幕
    157371.html#2007-6
    曝光山东省招远市610犯罪系统
    山东招远市610、洗脑班恶人近期恶行
    山东招远大法弟子王淑佩再次被610恶警劫持入监狱
    招远市三姐妹被绑架,恶警李建光再添新罪

    所在单位:
    招远市洗脑班(岭南金矿洗脑班)地址:山东招远市玲珑镇台上村南岭南金矿的一座楼上招远洗脑班电话:0535--8393630主任:高苏合、孙启全联系电话:0535--8198881副主任:徐建政 科长:赵秀江帮教:刘玉久、(宅电 8212261)、曲振凤 、孙艳芹、高学东、刘学东<p>招远610电话:0535--8258610刘书举,现任招远市政法委610主任 办公电话:0535--8258610 宅电:0535--8210838 手机:13863808689宋书芹(610副主任)办公电话:0535--8259308 宅电:0535--8121395 小灵通:0535--8198885<p>
    地址:山东招远市玲珑镇台上村南岭南金矿的一座楼上
    招远洗脑班电话:0535--8393630
    主任:高苏合、孙启全联系电话:0535--8198881
    副主任:徐建政 科长:赵秀江
    帮教:刘玉久、(宅电 8212261)、曲振凤 、孙艳芹、高学东、刘学东

    招远610电话:0535--8258610
    刘书举,现任招远市政法委610主任 办公电话:0535--8258610 宅电:0535--8210838 手机:13863808689
    宋书芹(610副主任)办公电话:0535--8259308 宅电:0535--8121395 小灵通:0535--8198885

    受迫害人:
    王淑萍; 王淑翠; 兰翠香; 侯秀兰; 兰菊翠; 杨克云; 郑美君(郑美军); 邵敏; 李永梅; 牟鹏城; 刘殿军; 宋桂华; 崔桂芬; 王凤强; 王少发(王绍发); 温向民; 王竹杰; 孙国(孙果); 滕英芬; 王军光; 杨菊香; 潘新美(梅); 程文莲; 于美光; 王好红; 刘翠云; 孙嫣佩; 吴新芳; 孙俊红; 王好红; 杨文杰; 赵金华; 孙玉玲; 考福全; 考福全; 王淑佩; 

    更新日期: 2019/8/21 8:1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