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张莹

    简介:
    张莹
    (Zhang,Ying),性别待查,年龄未知,

    黑龙江密山市法院审判员。

    密山市国保大队的李刚和高世同,与检察院李贵德和李子忠、法院赵悦超、张莹、金强、王凯峰串通,诬判孙玉山七年,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孙玉山被送进牡丹江监狱迫害。

    2007年1月12日黑龙江省密山市法院非法开庭,他和审判员赵越超和陪审员金强“审理”从虎林市劫持来的两位大法弟子叶正辉、毛德兴。

    黑龙江密山市村五十九岁的张玉堂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探视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外甥媳妇,遭洗脑班人员陈金雷等四五人刁难、殴打,导致他四根肋骨被打断裂,还被拘留起来。打人凶手之一陈海雷倒打一耙,十一月十六日向法院诬告张玉堂,称自己右手被张玉堂打的骨折了,要求赔偿七万九千元钱。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开庭,在律师无可辩驳的质疑下,陈海雷自觉理亏,当庭提出撤诉,法庭宣布休庭。一个月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在受害人张玉堂被非法关押五个月之际,法庭以“妨碍公务罪”非法判张玉堂五个月拘役,次日释放。

    大法弟子张玉堂在八月十二日上午已经被绑架到派出所并非法关押五个月才放出来,陈海雷十一月十六日向法院起诉张玉堂把他打成轻伤,而且是十月十三日经密山公安局法医刘海泉、黄星国鉴定的。张玉堂不可能在看守所期间出来打伤陈海雷,但是610头目于晓峰、王小萍等直接参与和间接殴打张玉堂的这些人勾结检察院‘法院以妨害公务罪’伤害罪起诉张玉堂。而张玉堂肋骨被打断裂4根【8月26日回市医院照x光片显示】却无人问津,而且二派出所张成城在看守所提张玉堂时做的笔录不让张玉堂看,说是“给你看你给撕了我们不白整了吗”。

    在这种情况下,张玉堂家属只好请来北京律师,为张玉堂讨回公道。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初张玉堂家属到法院询问何时开庭,刑庭庭长张莹【女】40岁左右,说没定下来什么时候开庭,16号再去法院问张莹,说21日开庭。由于这期间有两个休息日,北京律师不能及时赶到,家属要求延迟开庭,遭到张莹的拒绝。十七日鸡西律师赶到看守所要会见张玉堂,看守所崔宏骞所长说不行,让20日会见。20日又以种种藉口不让见。直到21日上午八点才让会见。这是张玉堂被非法关押后的第一次会见律师。在短短的几分钟会见中,张说肋骨被打断裂、头昏、甚至昏迷过去、吃不了饭等情况,体重由60公斤下降到40公斤左右。律师急忙赶到法院,张玉堂的亲朋好友来了许多人。法院张莹说先开民事,后开刑事,过一会又说今天不开庭了。民事调解,陈海雷要求张玉堂家属拿出七万九千三百八十九元就算完事了。张家属说你们四、五个人把张玉堂肋骨都打断裂,你们赔我们多少钱,律师业提出应该把张玉堂提到现场,当面对质,看陈海雷的手伤是谁打的,张玉堂的肋骨又是谁打的。民事调解必须双方到庭。张莹理屈词穷,本来说开庭是假相,藉机敲诈勒索被害人才是真正目的。既然假相被识破,张莹就说’不能调解那就拉到吧,休庭。

    家属找到邪党副院长苑司新说,你看俩位律师都来了,我们花了很多钱,当初我们要求推迟开庭时间,你们不干,现在你们却要求我们赔偿陈海雷的费用,那张玉堂被打成肋骨断裂,这笔费用谁负责?不把张玉堂提到法庭当面说清,我们不能赔偿。现在张莹说不开了,这笔费用算谁的?那个苑头目说“那我们不管,有钱就请呗!”

    在家属和亲友们的催促下,邪党法院定于十二月十二日开庭审理张玉堂被610工作人员陈海雷打伤,肋骨断裂4根瘦的皮包骨并被诬告勒索一案。上午八点二十分密山法院法警到看守所把瘦的皮包骨的张玉堂提出来,戴上手铐脚镣,张玉堂提出抗议,说自己不是罪犯,法律规定不是重刑犯不准戴刑具。但法警说是法院规定的。但又说不出哪条规定,强行戴上。来法庭后张玉堂的律师当庭提出抗议说,法律上规定不准给未定罪的人戴刑具,要求张莹立即给张玉堂去掉手铐脚镣。但张莹撒谎说法警没钥匙。张玉堂说钥匙就在法警裤兜里。张莹莹说没有,不给去掉刑具。

    在法庭上,当公诉人说张玉堂妨碍邪党法制学校正常工作是妨碍法制学校执行公务时,张玉堂回答:我只是去精品湖鱼饭庄要被你们绑架的外甥媳妇并没有去什么法制学校。政法委,610机关是行政机构,不是执法机关,劫持公民人身自由受限制是非法拘禁。既然是‘执行公务’,就必须出示证件。你们在绑架柏勇时,一不出合法证件,二还威胁柏勇的公公说‘你再阻拦连你一块抓走’。这是土匪的行为。这完全是打着执行公务的幌子,干着破坏法律实施的罪恶行为。行政机关没有执法的权力。所以我去鱼饭庄要人是正当合法的。说我去“法制学校”妨碍你们执行公务、是为你们的犯罪在掩盖事实而找理由。既然说是“法制学校”,为什么挂着精品湖鱼饭庄的大牌匾。而且内部设施和所谓的工作人员干的事都是一群流氓地痞无赖所为。被绑架进鱼饭庄的人必须写悔过和骂人。这是在败坏人伦道德,破坏法律实施。

    张玉堂的律师,北京洛辉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光明,做了非常有利的辩护‘所谓的密山法制学校既不是国家机构,也不是合法的学校,因为没有教育部门审批手续,不挂牌,纯属违法机构,还涉嫌绑架公民,陷害好人,限制人身自由,侵犯人权等违法行为,外面只有‘精品湖鱼饭庄’的牌子,强加张玉堂的‘妨害公务罪’的罪名不成立。

    律师又指出,所谓呈堂证据──视听资料(监控录像)显示没有人被打倒在地,陈海雷的起诉书上说他被打倒在地,属造谣诬陷。陈海雷提供的受伤证据--编号B57591的X片属于陈雷,而无论从姓名到年龄,可以肯定陈雷与陈海雷不是同一人,因此鉴定结论不真实,有造假之嫌。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鉴定委托书中的“简要案情”中表明“陈海雷右手第5掌骨骨折”,而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10点19分52秒的X片显示的姓名是“陈雷(chenlei)的伤情,侦查机关又如何知道陈海雷右手第5掌骨骨折。也就是说。陈雷与陈海雷不是同一人,这是其一。其二,X片段编号是B57591,而鉴定结论中的X片编号是B57618,也就是说,X片编号不同。其三,“立案决定书”中的“破案理由和根据”中第2段最后两行表明“造成陈海雷右手第5掌骨骨折,经密山市公安局法医鉴定所法院检验陈海雷伤情已构成轻伤”,而此时鉴定结论尚未作出,侦查机关又如何知道陈海雷已构成轻伤。其四,鉴定机构于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受理鉴定,并于当日作出和送达张玉堂,这显然不合常理。陈海雷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案发后住院治疗,但不可思议的是,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侦查机关对陈海雷的询问笔录上显示的地点是在利民派出所。程序也违法,所有讯问笔录上少于两名侦查人员的签名或者盖章。所谓的“证人”是六一零头子于晓峰,洗脑班副头目王小萍,陈海雷,陈金雷,这四份证词字体一样,有造假之嫌。而且这些人都是直接或者间接参与对张玉堂的殴打与迫害者。

    律师还指出,共有四份所谓“笔录”,只有第一分讯问笔录有张玉堂的签字,后三份笔录都没有张玉堂的签字。张玉堂回答说:第一份笔录是他们让我签的,后三份我不知道,有造假之嫌。

    在律师无可辩驳的质疑下,陈海雷自知诬陷勒索,强加的罪名不成立,害人的把戏已被当场揭穿,无可奈何,当庭提出撤诉。本应当庭立即放张玉堂回家,张莹却宣布休庭。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为了掩盖非法关押在张玉堂五个月的事实,张莹以“妨害公务罪名”判处被害人张玉堂五个月拘役,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放张玉堂回家。这种所谓“到期释放”,不属于无罪放人。张莹这种做法,是公然破坏宪法、刑诉法和法官法的正确实施。张莹害怕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被曝光,执法犯法,完全违背了人的良知。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前,黑龙江省密山市法院对王玉凤、于秀香、国秀华、杨淑贤、尚艳花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家属为王玉风、于秀香聘请了律师。五月十九日,亲友找到密山市法院庭长张莹问哪天开庭,通知家属了吗?张莹说不用通知家属。亲友打电话通知家属开庭时间,家属不相信,说法院没通知,不可能开庭。

    五月二十二日,律师到法院问张莹,家属入场的事情,张颖说不用入场券,拿身份证有座就进。

    按照法律程序,亲友可以做辩护人。有两个配合律师一起辩护的亲友进法庭时被拒,要拿司法局的审批手续,俩亲友赶到司法局,司法局的人说;得张莹出手续他们才能批。俩亲友又赶回到法院找张莹,被法警挡住。最后法院信访办的人把俩亲友的辩护词收下,答应转交给张莹,并给予答复。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迫害类型:
    非法审判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非法判刑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密山市王玉风等五人被非法开庭
    黑龙江密山市孙玉山遭七年冤狱迫害
    打人凶手诬告被揭穿-中共法官枉判受害人
    黑龙江密山市邪党法院开庭迫害叶正辉、毛德兴情况补充

    所在单位:
    密山法院

    受迫害人:
    毛德兴; 孙玉山; 杨淑贤; 尚颜花(尚艳花)(尚衍花); 于秀香; 叶正辉; 王玉凤; 郭秀华(郭秀花)(国秀华); 张玉堂; 

    更新日期: 2017/5/29 12:0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