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张跃贤

    简介:
    张跃贤
    (Zhang,Yuexian),男 ,五十多岁,

    河北保定市蠡县“六一零”主任,蠡县百尺镇百东村人。家住蠡县劳动局西侧胡同西面,从南头数第五家。

    自二零零七年张跃贤上任蠡县“六一零”主任以来,田丽辉协同张跃贤迫害法轮功学员,累累罪恶。

    蠡县国保大队王军昌非法绑架南关村三名大法弟子崔小先、崔树美、冯文珍。非法抄家,抢劫钱财,并且伪造证据。蠡县检察院不对执法犯法的罪犯王军昌和伪造的“证据”进行审查,却违法将三位老人告上法庭。而蠡县法院也采用伪证对三位老人枉法冤判。蠡县公、检、法互相包庇、串通一气、践踏法律,而这一切都是在“610”头目张跃贤的暗中指挥下干的。

    执法机关制造伪证,用伪证在法庭上陷害三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正义直言,法官无言以对。本应立即释放大法弟子,可张跃贤却不让释放,还企图尽快处理。

    自张跃贤当上蠡县“六一零”主任之后,把蠡县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推到了顶峰。在蠡县各乡镇、村、居民小区,家属院、及大街小巷的墙上不断的出现诽谤佛法、影射法轮功的邪恶标语,以前在墙上写大字,现在又用刻好的范本在墙上喷字。用极其邪恶的方式诱惑着众生(对法轮佛法)犯罪。张跃贤猖狂到极点,他甚至在他家的前面墙上和他家的周围都写了很多这样的邪恶标语。

    张跃贤经常向县委副书记刘建立打黑报告,怂恿刘建立下达迫害指令。张跃贤还以给公安局拨款等钱财诱惑的方式操纵公安局大规模绑架大法弟子。

    张跃贤及副头目田利辉(女)一直以来用各种邪恶的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他们二人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在蠡县县委大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田利辉因此而离婚,离婚时,为了骗得婆家的房子,她让人开了假的宅基证,当假宅基证被揭穿后,她就连十几岁的儿子也不要了。而张跃贤因为妻子死活不同意才没离成。张、田二人每天厮混在一起。

    张跃贤和田利辉把这些修心向善的大法弟子迫害得家破人亡,还把这些作为邪恶“政绩”,企图以此往上爬。他们经常去保定汇报“迫害功劳”、领取迫害指示。还经常窜到各单位和乡镇迫使单位和乡镇领导迫害大法弟子。非但如此,张跃贤和田利辉还亲自上阵,二人经常钻到一个小车里,暗中跟踪、监视大法弟子。

    恶人张跃贤,自上任后,就组织“六一零”人员到各单位和乡村回访大法弟子,逼迫大法弟子填表,下令各单位下乡包村、包片,撕毁大法真相传单,如果看到哪里有三张传单粘贴,就罚款三千元;有五张就罚款一万元。各单位有各单位的具体工作,可张跃贤逼迫他们都来参与迫害法轮功,善恶有报,因为迫害法轮功而遭报的例子太多了。

    蠡县恶警彭小五就是因为举报、抓捕大法弟子遭恶报被大车撞死;小陈乡的村民张廷玉受三十元小利诱惑撕毁法轮功标语遭恶报得怪病三个月就死亡了;鲍觑乡的乡长刘建柱因为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车祸死亡;蠡县看守所所长王新斋残酷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车祸死亡。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五日,保定610和国保的恶警指使蠡县“六一零”、国保恶警们再次绑架河北省蠡县大法弟子刘志辉。蠡县610头目张跃贤因为怕大法弟子们营救和家人找他们要人,居然邪恶的把刘志辉非法关押到博野县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任蠡县第三任防范办(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邪恶机构)头目以来,积极推行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的迫害政策,对蠡县法轮功学员进行蹲坑、监控、骚扰、恐吓、绑架、非法抄家、敲诈钱财、肆意捏造伪证、构陷冤判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14名法轮功学员;对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把三位老人逼死;给蠡县法轮功学员带来巨大的苦难,也给当地带来可怕后果。

    二零零七年,张跃贤胁迫各单位骚扰大法弟子,逼迫大法弟子填表,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家中有没有安装接收新唐人电视的大锅。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张跃贤布置各单位下乡包村包片揭撕、涂抹大法标语,看到大法资料要追究来源,看到哪里有三条大法标语就要罚负责本街道的人2000元。看到五条大法标语就罚款10000元。并对单位领导进行处分。要求各单位每天向610汇报。

    看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有大法资料要追根到底,要搞所谓的“端锅”,由“六一零”督查。骚扰法轮功学员时进屋就翻。

    大约在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四日,蠡县县委书记吕坤力等召开邪恶的会议,胁迫各单位、各村揭撕大法标语,阻止人们了解真相,迫害讲清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县委防范办(原“六一零”)主任张跃贤参加此会议。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蠡县邪党法院非法庭审大法弟子崔小先等三人,周围集聚了部份法轮功学员。田利辉、张耀贤钻在车里到处转,偷偷给这些人录像、拍照,预谋迫害。结果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奥运前凭此邪恶的录像,他们把两名法轮功学员朱小占和辛玉昌绑架到保定洗脑班。田利辉、张跃贤还带着两台录像机(企图造假抹黑法轮功)去蠡县电大绑架大法弟子赵丽梅和谷香瑞。

    敲诈潘秀花。二零零八年四月,邪恶在原蠡县大食堂绑架了六名法轮功学员,在搜查时发现了法轮功学员潘秀花的工资卡,田利辉、张耀贤对此大做文章,先是对她不炼功的儿子施压,后田丽辉带人到潘秀花家逼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以此迫害潘秀花,没达到目的,便逼迫她儿子交出五千元钱才作罢。

    构陷,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田利辉、张耀贤经常钻在一个小车里到处对法轮功学员跟踪、盯梢,为迫害做准备。仅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就由她和张跃贤一一构陷、然后上报抓捕了十四名大法弟子,并非法抄家,掠走电脑、影碟机、打印机、DVD、EVD、MP4、MP3、电子书、存折、现金、刻录塔等大量个人财产。并于两天后把他(她)们非法劳教。

    在这次绑架案中,朱丽华的公爹、赵彦梅的母亲都是由于承受不了亲人遭绑架的打击,而含冤去世的。

    近几年来,田丽辉和张跃贤不断到王平均家进行骚扰,为此也使他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受到严重惊吓,尤其是田丽辉还把王平均的老父亲正在看着的一本《转法轮》书抢走了。王平均一家人遭受如此严重的迫害,老人靠什么挺到现在?就是靠《转法轮》这本宝书。不久,老人便卧床不起,很快就去世了。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非法开庭审理法轮功学员冯文珍、崔树美、崔小先,上午9点左右,法院如临大敌,110头戴钢盔,手拿警棍“610”头目张跃贤,国保大队队长王军昌,副头目徐永刚,田利辉等人守在法院门口。

    河北蠡县中共邪党河北蠡县委书记吕坤力、宁洪茂借奥运之机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他们的操纵下,2008年3月26日晚8点左右,蠡县610张跃贤和公安局副局长刘文利的直接指使“610”、城关派出所、经贸委等单位的50多人闯入原蠡县大食堂学法点,将正在一起学习《转法轮》的六名法轮功学员绑架。被绑架的学员有:何琦峰夫妇和他们的女儿、赵玉红、董大菊、翟亚宁。六人当中,有两名已七十多岁,一名六十多岁。

    这些警察进门后,不出示任何手续,不问青红皂白就对学员进行拍照、抄家,把几间房翻了个底朝天,抢走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还把床垫扔到院子里想拉走,因不好装车才未拉。他们还殴打一名女法轮功学员,然后,二个人架一个,把六位学员带上车,非法关押在蠡县公安局。县委书记吕坤力大发脾气,不让放人。

    六名法轮功学员当晚被非法关押在县公安局,并被剥夺了睡眠和大小便等基本人身权利。他们还遭非法审讯。城关派出所所长汪涛大骂法轮功学员。即使这样,法轮功学员仍慈悲的给他们讲真相,说,我们炼法轮功,修心向善做好人,这有什么不好?社会上那么多杀人放火的,偷盗抢劫的,你们怎么不去管?警察们说,那个我们管不着。
    从他们非法抓捕大法学员到释放的整个过程可以看出,他们绑架大法学员的目的很大程度上是勒索钱财。

    何琦峰老夫妇和他们的女儿三人同时被绑架。而后被敲诈了5500元后被放回家。何琦峰老夫妇都已是70多岁的人了,早就没有工作收入,可这帮公安歹徒仍然不放弃对她们的敲诈。

    赵玉红,女,一九七一年生。河北蠡县百货公司职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原百货大楼副经理吴俊卿,逼迫赵玉红写所谓“悔过书”,“保证书”,还逼问赵玉红是谁教她炼的等情况。绑架找玉红的主要责任人是张跃贤和刘文利。赵玉红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被敲诈一千元后才回到家。恶人收钱后,不开收据,把钱据为己有。事后张跃贤还威胁赵玉红的丈夫,让他逼迫赵玉红写所谓的“三书”。

    二零零八奥运期间,赵玉红的身份证被拿走,还要她的照片。百货公司会计蔡燕、商务局副局长胡亚到家赵玉红骚扰。迫害责任人:张跃贤、刘文利。

    董兰菊,女,六十多岁,大食堂学法点的主人。此次被绑架后,恶警直接从她身上就敲诈了8000元,加上她的家人为了让她回家,被迫请客送礼的花费,她家共被勒索高达一万多元。敲诈勒索后,吕坤力和宁洪茂仍企图把她送保定加重迫害。

    翟亚宁,女,一九七三年出生,河北蠡县大埝村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被村干部带到村委会,遭小陈乡张维奎非法审问,恶徒逼迫她骂大法师父、骂大法,逼迫她说出是谁教给她学法轮功的。逼家人代写所谓”转化书”,说如果不写就把人带走关起来。迫使她家人交出大法书。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晚,被“六一零”、公安局的恶人绑架后,因不报姓名,遭李淑娟搜身,连上厕所也有人跟随。在公安局,翟亚宁被单独关在一间屋子里由二名警察看管。次日不让吃饭,被轮番连续审问十小时,遭恐吓、威逼、辱骂,按着头强迫照像、按手印。她拒绝配合,又连夜押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九天。家人听信了恶人欺骗和威胁,婆婆以撞墙寻死逼她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但以张跃贤为首的恶人仍不罢休,恐吓其家人要将其劳教,来达到他们敲诈钱财的目的。最终还是从她家勒索了四千六百元(未开收据),并威胁她和家人:不要给它们上网曝光。
    迫害责任人:张跃贤、 刘文利。

    潘秀花,女,一九四零年出生,河北蠡县农业局职工。二零零一年某日下午七点多,她外出贴真相资料时遭恶人构陷被绑架到公安局,陈贵星非法审问,还炼不炼功,说炼,这么好的功为什么不炼?几种病都炼好了。又问,贴的东西哪来的?词谁写的?答自己写的,词是电线杆上抄的。后被用铐押到看守所,到家中搜查,只搜走一只记号笔。在看守所被照像、按手印,关押50天。期间陈贵星非法审问,恐吓家人出钱,否则劳教。那次她的家人就被勒索了六千元。
    迫害责任人:农业局的李稳重、李文泽、常新庆、齐慧芳,“六一零”的张跃贤、公安局的陈贵星等人。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六日,六名法轮功学员学法被绑架时,她因事外出逃脱,但包被抢走,内有工资卡、医疗卡、钱包、钢笔等物,大法书和三十多人的三退名单。为此,张跃贤威逼要挟潘秀花不炼功的家人写“保证书”保证潘秀花不炼功。给他们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灵创伤。四月十六日上午,张跃贤指使“六一零”的二男一女到潘秀花家,又逼迫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再向其家人敲诈了五千元。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河北法轮功学员蔡桂菊和内蒙法轮功学员欧阳占东到保定市高阳县去发真相资料,被高阳城关派出所恶警绑架。当天下午,高阳一伙恶警就到蔡桂菊家不出示任何证件就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切刀和大法书籍、真相光盘等。

    开庭时律师指出高阳县检察院出示的所谓指控证据没有见证人不能成立。于是高阳检察院串通蠡县610张跃贤和蠡县国保做伪证。蠡县610和国保人员在恶人非法抄蔡桂菊家时都不在现场,他们不敢以个人名义签字做伪证,却以单位名义盖公章、做伪证,证明高阳恶人对蔡桂菊的非法抄家所抄东西及数量属实。没有具体见证人的单位举证是无效的,而邪党保定中级法院、高阳检察院、法院等部门以及蠡县的610、国保却这样肆无忌惮地陷害法轮功学员,高阳法院非法对蔡桂菊枉判四年冤狱。目前(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九日)在石家庄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下午4点,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县城关派出所通知蠡县绑架法轮功学员刘锡坤(法轮功学员蔡桂菊的丈夫),蠡县610头目张跃贤和公安局经保股伙同电力局不法领导到刘锡坤单位辛兴供电所绑架了刘锡坤。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蠡县610下发文件,令各单位、各村往上报法轮功学员名单,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保定小白楼进行洗脑迫害。

    二零零八奥运期间,张跃贤逼迫大法学员所在单位,向大法弟子索要照片、身份证。

    张跃贤、电视台的人扛著录像机还有公安局的人开着三辆车于七月十九日绑架老年大法弟子刘桂玲。刘桂玲问他们:“我犯了什么罪?你们来绑架我?”恶人无言以对,绑架不成。

    蠡县粮局大法弟子老辛、发改局大法弟子朱小占就是这么被绑架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的。朱小占已是60多岁的老人了,正是农忙季节,被非法关押在保定两个月。他儿子朱君强找发改局局长要他的父亲,发改局局长向县委举报说:“朱君强威胁他。”故此朱君强被非法监控多日。

    张跃贤还妄图绑架教育局大法弟子赵丽梅和谷香瑞。因赵丽梅几次被绑架都出现心脏病复发状态,这次张跃贤竟然带着救护车去绑架赵丽梅。因赵丽梅心脏病复发昏迷被单位领导送进医院,张跃贤还逼迫她交出身份证。张跃贤还胁迫、威逼蠡县各单位、各乡镇领导派人非法收取大法弟子的身份证。日夜监控大法弟子,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很多大法弟子的身份证也被抢走2个月,现在仍未归还。大法弟子的正常生活秩序被打乱,人权遭到践踏。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赵丽梅正在家中休暑假,照顾生病的女儿。电大的领导去她家说,要开奥运了,教育局领导朱国玉要找她谈话,赵丽梅也想和领导谈谈心里话,就坐着领导的车去了单位。

    到了校长室,发现还有教育系统的另一名大法弟子谷香瑞也在场。过了一会,“六一零”张跃贤、田利辉、公安局王军昌带着几个警察还有电视台的人扛着两台录像机突然闯入校长室,要强行给赵丽梅和谷香瑞录像。满屋子的人都惊呆了,原来教委的某些领导和电大的领导们也被骗了。

    两个大法弟子拒不配合邪恶,恶人的阴谋才没有得逞。赵丽梅和谷香瑞说我们炼功做好人,没触犯法律,为什么抓我们?张跃贤凶狠地说:“炼法轮功就有罪。”这时赵丽梅心脏病复发,浑身抽搐,最后昏厥过去。这时医生带着氧气立即上楼抢救过来,原来赵丽梅几次被“六一零”、公安局绑架,都出现心脏病复发状态,所以这次张跃贤竟然不顾她的死活,带着医生和氧气,还去绑架她。

    因赵丽梅再次出现昏厥,一群人围着掐人中,喂救心丸也不管用,电大领导们就把她送到了县医院急诊室打点滴。

    因为赵丽梅自修炼后十多年了,身体好了,从未需要吃药,这次当大量的药液输入身体后,出现强烈的药物反应,浑身剧烈抽搐,医生赶紧给拔掉输液针头。李海良和张跃贤为了推卸责任,竟然把赵丽梅十五岁的女儿找到医院来,逼迫她在妈妈的出院证明上签字,以后出现什么问题要她-----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来负责。

    但张跃贤却说,如果不交出身份证,脱离生命危险后,带着救护车,也得送保定。最后,张跃贤逼迫电大正副校长签了保证书,出了什么问题,开除公职。还逼迫他们到赵丽梅家中找她的身份证。

    “六一零”张跃贤和教育局纪检书记朱国玉逼迫电大校长李海良、副校长崔五奎、总务主任王立军、教导主任张万聚到赵丽梅家中去搜查她的身份证,说找不到身份证,就送保定,最后把赵丽梅的身份证强行抢走了。

    赵丽梅的身份证被张跃贤强行收走,被非法扣押在“六一零”办公室。赵丽梅因为要给女儿打款和办理很多事情都要用到身份证,多次去要,但张跃贤要么不接电话,要么说让教育局领导给他打借条,说明用身份证的情况,并且保证用完之后当天必须交回到“六一零”,教育局领导不写借条,在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曝光谴责下,一直到10月底,张跃贤才把身份证还给赵丽梅。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六一零”张跃贤、田利辉和蠡吾镇学区的副校长张广新等人长期监视谷香瑞,蠡吾镇学区不法领导还不顾谷香瑞的儿媳和女儿都已怀孕,到谷香瑞的家中骚扰,给谷香瑞和家人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和伤害。

    大法弟子崔小先、崔树美和冯文珍被绑架,两次非法开庭都被正义律师揭穿公安王军昌捏造的伪证,堂堂正正做了无罪辩护。本应当庭释放三位大法弟子,却被张跃贤无理非法关押已一年。在两次开庭的当天,都是“六一零”、国保全副武装出动,荷枪实弹,如临大敌。

    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蠡县中共邪党县委、“六一零”、法院对大法弟子崔小先、崔树美和冯文珍非法判刑,没让当事人说话,也不让律师辩护。邪党人员非法判冯文珍六年、崔小先3年、崔树美3年。当事人家属准备提起上诉。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蠡县法院第三次对蠡县三名法轮功学员崔树美、崔小先、冯文珍非法开庭。开庭的当天,张跃贤竟然逼迫教育局领导到法院门口,企图迫害教育系统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过年前,张跃贤还指使人采用流氓手段,像小偷一样撬坏大法弟子家的门锁,甚至使用万能钥匙多次私闯民宅,偷偷进入大法弟子家中,暗中搜查,破坏大法弟子家中孩子的计算机。

    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张跃贤又下发邪恶的文件,要求各单位领导逼迫本单位大法弟子填表,企图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并要挟说,出了问题要处理单位领导。

    张跃贤自上任之初就紧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胁迫各乡镇、单位搞所谓的“回访”,逼迫法轮功学员填表,发现哪里有法轮功传单和粘贴就对那里的官员罚款和处分。

    蠡县公安局长郭建民、袁丁春等绑架法轮功学员赵彦梅时,她的老母亲正病重,突然见家中来了二、三十个恶警抄家,老母亲吓得哭了一宿,之后糖尿病更加严重,心脏病也复发了,一天比一天严重,不久便去世了。

    法轮功学员朱丽华被绑架,一直都是朱丽华为其护理的公爹,因为孝顺儿媳被绑架,着急上火,病情加重,仅仅四个多月,老人便含泪离去。

    张跃贤和田利辉在二零零九年和二零一零年多次到法轮功学员王平均家中骚扰,还把王平均80多岁的老父亲正在看的一本《转法轮》书抢走,老人受到惊吓,不久就去世了。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崔小仙在讲真相时,被国保王军昌、“六一零”张跃贤等十几人连推带踢推在车上带走。“六一零”恶人抄家搜走MP4一个、录音磁带二十多盘(白盘)、《转法轮》书一本、小剪子一个、光盘二百五十个。

    二零零九年,法轮功学员刘志辉在河北安国县开了一个文体门市部。九月二十三日,安国国保大队恶警绑架了他。刘志辉身上的八千九百六十元现金(准备给客户结账的钱)被抢走,白色奥拓车被扣,刘志辉曾开过的长安之星面包车一辆放在安国市,也被保定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强行开走,刘志辉的“清华文体门市部”柜台现金四百四十元及看店人崔虎身上近万元现金被抢,崔虎也被绑架。商店和家庭都蒙受了重大经济损失。

    第二天,刘志辉走脱,就一直流离失所在外地,恶警就给他在安国立案定了个网上在逃。六一零头目张跃贤经常找大留村大队书记询问刘志辉的情况。蠡县六一零、国保恶警们经常监视他的家人。还在大留穿插上他们的眼线,监视刘志辉回家的情况。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多,在蠡县公安局副局长王瑞欣、国保大队大队长王军昌的指挥下,约百余人将大法弟子朱军强家团团包围。因朱军强不开门,王军昌便下令命人用剁子将朱军强家的防盗门剁开。之后抢走其家的打印机一台、计算机主机一个、刻录机一台、DVD一台及部份大法书籍。尤其又抢走他家的保险柜,内有存折三本,现金二万多元,共合人民币十万多元。这些钱都是朱军强兄弟几人用来做生意的钱。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下午,公安局副局长王瑞欣等人没经任何法律程序,就将朱丽华、赵丽梅、谷香瑞、田俊芳、齐芳伟、刘荣珍六名女大法弟子送进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将朱彦龙、朱军强二名男大法弟子送进高阳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赵小昌酷刑折磨、非法秘密庭审、栽赃构陷并非法判刑二年。大法弟子阎小格、刘民、赵艳梅被非法关押多日后放回家。

    蠡县南关村法轮功学员冯文珍家遭劫后,丈夫赵小昌在大街上挂牌喊冤,被县 “六一零”头目张跃贤记恨,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把赵小昌绑架,经栽赃陷害后将其冤判二年徒刑,两次秘密非法开庭均不通知家属。赵小昌质问检察院马永贵:“你知道你们在执法犯法吗?”马回答:“不管那么多,我有吃有喝就行了。”赵小昌说:“城关派出所入室抢劫,这看守所、监狱就是给你们这些执法犯法的人盖的,将来你们都得进来!” 在蠡县看守所,王瑞欣等恶警给他戴了五次大板镣,手脚铐一起,每次都折磨七天左右。

    二零一二年中共邪党两会期间,张跃贤操纵各乡镇、村委会、以及各单位监控、骚扰法轮功学员,有的还跟踪、蹲坑监视,也有的直接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有的单位不让法轮功学员休假和正常休息。还雇人到街上撕法轮功粘贴,往传单上抹黑,用棍子把传单划烂。

    二零一三年一月,恶警张跃贤借邪党两会之际,跟踪、蹲坑、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赵丽梅。

    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赵丽梅在蠡吾北大街被恶人有预谋的跟踪、恶告,被国保大队队长王军昌、“六一零”的范兆平、张洪涛等人绑架到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参与谋划这次绑架的恶警张跃贤对赵丽梅说:如果你不吃饭就把你儿子叫来让他劝你吃。赵丽梅严肃地对张跃贤说:二零一一年我的媳妇就是因为你们而受惊吓流产了,现在她刚怀孕,如果你们再骚扰她,你一定会受到追查国际的追查的。

    三月十日下午,六天没吃没喝的赵丽梅的身体极度虚脱,已经睁不开眼睛,心脏也出现严重不适,看守所怕担责任,只好通知赵丽梅的亲属将赵丽梅接回家。

    赵丽梅的亲属看到奄奄一息的赵丽梅,短短几天已严重脱相,悲愤交加,怒斥恶警说:“她怎么了?杀人了?还是放火了?才几天就把人折腾的成了这样子了?”

    赵丽梅被迫害的事实在明慧网曝光后,张跃贤又去威胁恐吓赵丽梅及其亲朋好友们不许把迫害事实曝光,否则就开除赵丽梅公职或者怎么怎么样……干恶事的人没罪,揭露恶行的人倒有罪,这是什么世道?!

    张跃贤和田利辉指使人多次骚扰蠡县万安乡法轮功学员杨建明、曲堤乡法轮功学员陈小翠和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刘贵玲,逼迫他们放弃修炼。

    最近张跃贤和田利辉又带人去骚扰、恐吓法轮功学员李二刚,李二刚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被他们绑架并非法劳教后,家里花了很多钱,李二刚在劳教所也受到很多苦难和折磨,他的妻子和老娘的精神几乎崩溃,他的妻子不惜一切代价,把他从劳教所提前几个月花重金买出来后,一家人苦不堪言、忧心忡忡,生怕再出点事。可是张跃贤和田利辉没有一点人的恻隐之心,拿了人家的钱之后又去恐吓他们,目的是敲诈更多的钱财。他们恐吓说:我们问你什么你不说,等省里来人了,你就什么都说了。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这一天绑架了四名法轮功学员,并都对其非法劳教,致使吴瑞祥被迫害致死。张跃贤和田利辉推卸不了责任。他们二人已经被追查国际追查。张跃贤编号:6487.田利辉编号:6490.

    法轮功学员赵丽梅,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被610头目张跃贤指使当地国保恶警绑架,仅五、六天就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三月十日被家人接回。

    保定市蠡县法轮功学员李贺霞和翟亚宁于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七日被绑架、非法关押至至二十二日。期间家属找张跃贤要人,张跃贤却推责任说:公安局抓的人,公安局关的人,案件又在公安局,我说了又不算。家属又找到公安局,公安机关的人臭骂张跃贤。

    河北蠡县七旬老人常世昌,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四日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蠡县“六一零”、国保警察绑架,强迫他坐了一宿的铁椅子。他九十多岁的老母亲一人在家,惦记着儿子。第二天,常世昌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说出自己的名字,派出所长雷某说:“某某和你什么关系?”常世昌说:“他是我儿子”。雷某给他儿子打电话,因为蠡县610头子张跃贤已把此事报告给县长,他儿子打点各种关系后,第二天,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把常世昌接回家。

    田丽辉和正头目张跃贤的男女关系已经公开,几乎是不再背人。两人双进双出,公开吃住。在蠡县县委大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没有一个不唾弃的。田丽辉因此离婚,离婚时为了骗得婆家的房子,让人造了假的宅基证,说要房子也要儿子,当假宅基证被揭穿后,房子要不上了,那就连儿子也不要了。田丽辉、张跃贤二人以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为名,经常厮混在一起,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国当局推行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立案登记制度,河北蠡县法轮功学员依照规定,鉴于受到的迫害,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但蠡县“六一零”人员还在操控派出所、各单位、各村领导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采用的手段有监控、跟踪、录音、录像、打电话、逼迫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签字、签不炼功的保证书,给蠡县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造成很大的痛苦和家庭矛盾。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左右,张跃贤给县城内法轮功学员崔小娣的家人打电话骚扰、恐吓,给全家人造成很大恐慌,还派人监控她。

    二零一六年四月份,据悉受张跃贤指使,蠡县留史镇给李佐村书记青良施加压力,青良把大法弟子刘香稳的儿子叫去,给她儿子说:“你看你妈也不签字,要不然就把你妈抓走了,你爸的工资也得停发了,你们的孩子将来上学也得受影响。”把她儿子吓得回家撕大法书,还对她母亲大吼大叫。善良的母亲万分伤心。

    从二零一六年四月份以来,张跃贤就给大法弟子崔小娣的女儿打骚扰电话,说有人在监视着崔小娣的行动,以停发崔小娣的退休工资相威胁。现在他们还说对崔小娣还有录像,以抄家、抓人相威胁,给崔小娣家人造成很大恐慌。

    二零一六年十月上旬,保定市蠡县县委副书记张增祥主持召开了全县有法轮功学员的各局、各单位领导会议,要求必须是一把手参加。

    在张增祥和张跃贤的驱使、逼迫下,蠡县县医院、中医院、中行、工信局领导骚扰、逼迫本单位诉江的法轮功学员签字。

    恶报结果:
    患病

    恶报描述:
    二零一五年七月,张跃贤遭恶报,现已患癌症,医生诊断最多也就活两、三年了。在他的报销医药费的单子上显示的都是癌症,可他的家人还在刻意瞒着他。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1999至2017年河北保定恶报警示录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蠡县 邮编:071400,区号:0312
    办公室电话:0312-6211103 6215541 6235800  
    张跃贤:13633228299 (手机)
    张跃贤父亲张南、弟张小宾、姐张荣俊、姐夫张小八都是百西人。
    张跃贤妻子:汪恩学 蠡县城关中学教师,已退休。蠡县野陈佐村人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使流离失所/使家破人散;

    迫害类型:
    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践踏信仰逼迫放弃信仰勒索钱财迫害亲属绑架/劫持非法扣压身份证或者不给办理身份证威胁/恐吓非法关押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监视/跟踪骚扰洗脑/送洗脑班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河北蠡县县委、610迫害依法控告江泽民的公民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五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
    河北蠡县朱军强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曝光蠡县田丽辉的恶行
    七旬孝子被绑架,急坏九旬老母亲
    中共官员以开除、停工资逼李广义放弃信仰
    河北保定市蠡县电力局好职工的遭遇
    河北蠡县李贺霞、翟亚宁被绑架迫害经历
    正当经商被抢掠-刘志辉再遭绑架迫害
    河北蠡县610张跃贤非法扣押法轮功学员工资
    河北省蠡县610头目张跃贤、田利辉的恶行
    再曝光河北蠡县610田利辉的犯罪事实
    河北蠡县610头目再次骚扰赵丽梅亲属
    河北蠡县赵丽梅被迫害致命危-家人怒斥恶警
    河北蠡县不法官员私设黑监狱迫害公民
    河北保定市蠡县610头目张跃贤犯罪事实
    河北蠡县610副头目田丽辉迫害众多法轮功学员
    保定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年罪行录(6)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12月5日发表)
    河北蠡县赵丽梅十余年来的苦难经历
    河北蠡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下)
    河北蠡县教育系统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河北省保定市蠡县崔小仙遭受的迫害
    保定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年罪行录(2)
    保定市蠡县610头目张跃贤又在迫害大法弟子
    河北蠡县“六一零”、教委骚扰、监控赵丽梅
    河北蠡县三位善良妇女被非法判刑(图)
    蠡县恶人张跃贤绑架大法弟子并勒索赎金
    河北蠡县610头目张跃贤等迫害大法弟子
    张跃贤,蠡县法轮功学员的血汗钱哪里去了?
    保定蠡县被开庭迫害的三名法轮功学员情况介绍(图)
    169293.html#2007
    再曝河北蠡县吕坤力等恶人的恶行
    167345.html#2007

    所在单位:
    蠡县610办公室邮编:071400、电话区号:0312。头目:张跃贤13633228299、15232252112、0312-6211103、6215541、6235800副头目:田丽辉15030261998,办0312-6218555、6211103、6215541、6235800被追查国际追查编号37625副头目:范兆平13582376366被追查国际追查编号37626田利辉,女,四十岁,河北省保定市蠡县南庄乡道西村人。她十二年多来从未间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三届“六一零”头目(张春亮、王建英、张跃贤)手下的迫害骨干。蠡县「610」人员 孙帅13784991841 已被追查国际追查,编号:37627 张洪涛13832215904被追查国际追查编号37628陈彦国13833275970被追查国际追查编号37629庞建通:13931233608徐永刚:13082350138(呼叫转移),0312-6223655(宅)、住址:蠡县城内安昌胡同20号。大门上有“喜鹊登梅”画面。其妻叫韩红,在蠡县中医院工作。是蠡县小陈乡南大留村人。徐永刚的老家是:河北保定市蠡县大曲堤乡耿庄村。其父亲叫徐大嘴。母亲叫兰坡。电话:0312-6078718徐永刚的叔叔:徐怀玉,0312-6212246、6217802、13903367711(手机)
    邮编:071400、电话区号:0312。
    头目:张跃贤13633228299、15232252112、0312-6211103、6215541、6235800
    副头目:田丽辉15030261998,办0312-6218555、6211103、6215541、6235800被追查国际追查编号37625
    副头目:范兆平13582376366被追查国际追查编号37626
    田利辉,女,四十岁,河北省保定市蠡县南庄乡道西村人。她十二年多来从未间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三届“六一零”头目(张春亮、王建英、张跃贤)手下的迫害骨干。
    蠡县「610」人员
    孙帅13784991841 已被追查国际追查,编号:37627
    张洪涛13832215904被追查国际追查编号37628
    陈彦国13833275970被追查国际追查编号37629
    庞建通:13931233608
    徐永刚:13082350138(呼叫转移),0312-6223655(宅)、住址:蠡县城内安昌胡同20号。大门上有“喜鹊登梅”画面。其妻叫韩红,在蠡县中医院工作。是蠡县小陈乡南大留村人。徐永刚的老家是:河北保定市蠡县大曲堤乡耿庄村。其父亲叫徐大嘴。母亲叫兰坡。电话:0312-6078718
    徐永刚的叔叔:徐怀玉,0312-6212246、6217802、13903367711(手机)

    受迫害人:
    陈小翠; 朱彦龙; 李贺霞; 翟亚宁; 谢洪彩; 朱小占; 刘志辉; 朱丽华; 朱丽华; 辛玉昌; 李淑英; 潘秀花; 赵玉红; 何琦峰; 杨建明; 王平均(平军); 阎小格; 赵丽梅; 刘锡坤; 赵晓昌(小昌); 齐方伟; 崔树美; 冯文珍; 崔树美; 刘桂玲(贵玲); 谷香瑞; 刘荣珍(刘文珍); 刘玉环; 赵彦梅(赵艳梅); 李小芳; 李二刚; 吴瑞祥; 常世昌; 张东玲; 王俊便; 王向辉; 崔小先(崔小仙); 蔡桂菊(贵菊); 朱军强; 

    更新日期: 2018/2/26 13:2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