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曲红玲

    简介:
    曲红玲
    (Qu,Hongling),女 ,年龄未知,

    辽宁东港市检察院公诉科主要办案人。

    曲红玲从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迫害开始就参与法轮功学员案件,且东港市的案子一直都是她为办案人。直至今日也不明白大法真相,声称这是她的工作,如果不“依法办理”,她也会进监狱。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王颖兰任东港市检察院检察长,为捞取名利,昧着良心,与东港市公安局合谋构陷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指使谷青春、马光远、曲红玲等人,先后将至少十八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判刑入狱,还有三名法轮功学员没修炼的亲属也被非法构陷判刑入狱。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东港市公安局将大法弟子张庆贵与郎庆晟秘密接回转押东港看守所,与东港市检察院、法院密谋重判两名大法弟子。家属得知后多次去检察院询问案子,主要办案人公诉科曲红玲欺骗大法弟子家属:此案暂时不能受理,工作太忙,要过一个月再说。结果是没过两天曲红玲就将案子移交给法院。家属得知消息,赶到法院,办案人以种种借口搪塞家属。十二月二十五日,家属得到开庭的消息,赶到法院后,办案人否认有此事,告诉家属不开庭,家属信以为真。等家属刚一离开,他们就宣布“开庭”。在没有任何人旁听与辩护的情况下,只向两个大法弟子本人宣判结果,两个大法弟子被判刑六年。前后过程不过半个小时。他们自己叫“密判”。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在法庭上,检察院公诉人曲红玲指控大法弟子江志秋被抓时拎兜(指小布包)内装有三十六张光盘,十几本《九评共产党》和七个护身符。江志秋立即制止说:“这是谎言,我只带了五张神韵光盘,其他什么都没带,你怎么说我带了三十六张,我拿的连你说的零头还不够呢?”随后法庭当众出示江志秋的小拎兜,与兜内的内物照片,现场的人都能看到该拎兜的大小根本装不下曲洪玲所说的那些东西,并且照片上所能看到的也只是五张光盘。江志秋再次对曲说的十几本《九评》提出抗议:“我的包根本装不下那些东西,你们在诬陷,一切都是诬陷。”

    曲红玲在指控时还提出有于桂林,刘晓慧,王刚,王树田四个证人,而江志秋本人证明在事发当时,她只给一个人(后来知道该人叫王刚)讲过真相。在法庭上,这些所谓证人也没有出庭作证,并且叫王树田的人,还是大东公安分局内部的人,这在法律上是不允许的。

    我是法轮功学员江志秋的女儿,我叫王立春。我和我所有的家人、亲人控告辽宁省东港市公、检、法及政法委“610”合谋陷害、非法枉判我母亲江志秋的罪行。

    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律师去了东港市检察院找到办案人曲红玲。阅卷后调查核实,依照我国现行法律条文规定,我母亲完全无罪。而且他们所有指证我母亲的“事实”都是捏造的,整个抓捕、起诉过程都是违法的。律师为这些执法者无视国家宪法,随心所欲地迫害这些无辜的好人而感到痛心!

    七月六日,我去东港市检察院找到办案人曲红玲,希望她秉公执法,纠正他们的错误,别再去冤枉迫害这么大岁数的老人。曲红玲不但不听,反说:“共产党给我工资,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而当我们质问她强加给我母亲的“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名中,四个要素缺三个应如何解释时,曲红玲脸都红了,且无言以对。由此可见,曲红玲知道自己在干着违反法律的事,是明明白白地在迫害好人。7月16日,曲红玲昧着良心,又以他们完全捏造的事实将我母亲提交给东港市法院。

    东港检察院的曲红玲(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马光远与东港市公安局合谋已将大法弟子邹吉令非法起诉到东港法院。邹吉令的家属多次去这些迫害部门要人,均遭拒绝和欺骗。律师问东港法院哪天开庭,负责办案的李新田(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以各种理由搪塞律师,就是不告诉律师准确时间。

    检察院的曲红玲找王春华核实材料,王春华没有说话也没有签字,曲红玲很不满,在非法庭审时,曲红玲指控王春华在他们捏造的所谓事实材料上签过字。 对此,在场的人听到王春华的解释,王春华说:“我签过一回字。当时的情况是这样:我只有小学文化,他们写的字我看不明白,他们念给我听。只有两三句话,听后我觉得与我没有关系,就签字了。其它那些话是后来他们(指办案人)自己添加的。”

    二零一零年三月,邹吉令与其他同日遭绑架的几名法轮功学员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提交东港市检察院。负责构陷伪造事实的丹东国保支队张振喜及其邹吉令的家属届时从北京聘请律师为其无罪辩护。

    律师去东港看守所会见邹吉令,要求核对迫害事实,东港市公检法在丹东、东港两级“610办公室”与司法部门的操控下,阻止律师会见邹吉令。后得知是因为当时邹吉令被他们刑讯逼供、酷刑折磨的身体留下伤痕,害怕律师揭露他们的罪行。直到数日后,律师被允许见邹吉令时,仍可清楚地看到邹吉令手腕上被手铐吊铐过的伤痕。

    丹东国保支队和东港市国保大队合谋构陷伪造事实,与东港市检察院合谋(检察长王颖兰,公诉科长马光远、办案人曲红玲,)将邹吉令非法起诉到东港法院。邹吉令的家属届时聘请北京律师为邹吉令无罪辩护。东港法院办案人、刑事庭副庭长李新田(多次参与迫害,至今执迷不悟)以各种借口搪塞,阻止律师辩护。

    同年(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东港市法院以完全捏造的事实与罪名,非法庭审邹吉令。旁听人员都是东港市公检法、“610”与丹东国保支队与丹东市“610”人员,法轮功学员不许入庭旁听。邹吉令家人只许入庭四人。

    法庭上,邹吉令揭露了自己遭受的酷刑折磨,北京律师李长明、张传利以雄辩的事实和充份的法律依据,把东港市公、检、法为迫害邹吉令而合谋捏造的事实与罪名一一驳回,揭露参与迫害人员对邹吉令刑讯逼供、执法犯法的恶行。在律师无懈可击的辩护面前,流氓法官、流氓检察官无言以对,非法庭审以休庭告终。律师要求追究参与迫害邹吉令所有人员的刑事责任。邹吉令后被非法诬判十年,同年十月被劫持到沈阳监狱城——辽宁沈阳第一监狱五监区非法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初,曾东港检察院恶人曲红玲,与王润龙、吴大龙等人合谋伪造事实,向东港法院非法起诉郭运兰。

    二零一零年九月,东港市公安局长山边防派出所与丹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合谋,几次绑架郭运兰。他们又与东港检察院、东港法院合谋,公开伪造事实与罪名陷害郭运兰。

    最荒唐的是,东港市检察院的办案人曲红玲、李秀丽等人伪造的所谓“起诉书”里,竟在郭运兰的女儿和郭运兰的丈夫于军什么也没做、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成他们构陷迫害郭运兰的“证人”,还说有他们“证词”。他们在他们写的东西上按手印、签字,都是他们威胁他们,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险恶用心,他们也根本就没让他们看他们逼他们签字的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跟他们说,哪来的证词?在光天化日之下,作为执法人员,竟然公开捏造事实、陷害无辜、迫害好人、执法犯法,干出这等缺德事,真是卑鄙无耻,无法无天!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二日,郭运兰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东港市长山派出所恶警非法罚款三千元,不给收据。同年九月,郭运兰再次遭绑架,被非法批劳教一年,送进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郭运兰被非法洗脑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郭运兰被东港市国保大队王润龙与花园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关进东港看守所。同时被非法抄家,恶警抢走十几本法轮大法书籍。郭运兰在看守所与其他大法弟子一起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被看守所女管教恶警纪皓洁扇耳光毒打。公安局政保科长王润龙捏造事实,将郭运兰提交检察院。东港市公、检、法合谋将郭运兰非法判刑三年,投进沈阳大北监狱(后改沈阳女子监狱)。郭运兰在监狱再次被强制洗脑,遭各种体罚、酷刑折磨等迫害,导致后来神志不清、失忆等状态。出监后,郭运兰继续学炼法轮大法,身体又恢复了健康。

    二零一零年九月遭绑架讲起。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上午,法轮功学员郭运兰去东港长山镇亲戚家串门,途中给过路人讲法轮功受中共栽赃迫害的真相,被恶人诬告。郭运兰从亲戚家往回返的途中,路经东港市长山镇派出所时,被恶警绑架。恶警将郭运兰绑架到警车上,拉到她家非法抄家,将家中的大法书籍、资料等东西抢走。 郭运兰被绑架到长山镇派出所后,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润龙亲自赶到派出所指挥审讯郭运兰。郭运兰因不配合配合邪恶而被投入丹东看守所。一个月后,国保大队王润龙在长山边防派出所所长吴大龙、指导员刘明涛、副所长孙洪宝等人的配合下,又以完全捏造的事实与罪名,将郭运兰非法提交给东港检察院。

    同年十一月初,东港检察院恶人曲红玲(多次非法起诉迫害法轮功学员)与东港市国保大队大队长王润龙、长山边防派出所所长吴大龙、副所长梁传伟等人合谋伪造事实,将郭运兰非法提交给东港法院。同年九月十二日起,郭运兰一直被关押在丹东看守所,十一月十九日,郭运兰遭看守所恶警毒打后,阴道大出血,危及生命,被送到丹东妇女儿童医院抢救了一天一夜,丹东看守所打电话给东港市法院,时任刑事庭长辛吉辉等人去丹东妇女儿童医院调查核实后,以“取保候审”的名义将郭运兰放回家。同时逼迫郭运兰的丈夫于军做“担保人”,并强迫于军在“担保书”上签了字,按了手印,郭运兰回家后被监视居住。

    同年十二月底,东港法院以“证实身份”为谎言,两次传讯郭运兰。多年来,郭运兰因多次被东港市公、检、法非法绑架(四次)拘留(二次)、劳教一年、判刑三年,不知道他们又要搞什么名堂,除了害人,他们没有好事,所以就没顺从他们。随后,东港市公、检、法因郭运兰没去法院,合谋构陷迫害郭运兰,在互联网上发“通缉令”,诬陷郭运兰是“逃犯”,为非法绑架郭运兰制造借口。

    二零一一年六月下旬,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政治处主任沙月霞和国保支队“反×教大队”大队长闯入郭运兰家,进门就说是“逃犯”,并说郭运兰已被判刑,现期属监外执行。逼迫郭运兰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被郭运兰当即拒绝。

    恶警杜国军和沙月霞见郭运兰不顺从,当即出手绑架郭运兰。郭运兰屡遭非富迫害,多次出现失忆、神志不清的状态。此前因东港市公检法与当地边防派出所的连续骚扰迫害,郭运兰身体始终没有恢复正常。所以在被强行推上警车时,郭运兰当即昏倒在地。

    就在这种情况下,杜国军和沙月霞把郭运兰推上警车,同时绑架了丈夫于军。夫妻二人一起被拉到丹东国保大队。杜国军和沙月霞让郭运兰在他们伪造的诬蔑法轮大法、强迫放弃修炼的“假保证书”上签字,可郭运兰当时出现昏迷、神智不清的状态,杜国军和沙月霞就逼着郭运兰的丈夫于军来代替签字,威胁于军:如不签字,就要把郭运兰再次劫持到丹东看守所。想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郭运兰遭丹东看守所的警察毒打,后被迫害致大流血,险些失去生命,于军只好违心的顺从,只好按照他们的要求,在他们事先写好的东西上签了字、按了手印。恶警杜国军和沙月霞得到了于军的签字后,将他们夫妻又拉到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又逼着于军在“担保书”上签了字,才将二人放回家。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东港长山边防派出所指派警察梁传伟等人到郭运兰家,告诉其家人说,郭运兰的案子在二零一零年底就到东港法院了。因为郭运兰身体有病,法院不给判了,现在案子又给退回到办案单位,现在是我们接手办这个案子”,叫郭运兰跟他们到东港检察院去签字“结案”。郭运兰信以为真,被梁传伟拉到东港市检察院。

    到了检察院以后,一个矮个子瘦男人(郭运兰不认识) 拿来一张空白纸,上面一个字也没有,逼着郭运兰在这张空白纸上签名、按手印。郭运兰记住了当时她身边就两个人:一个是给她空白纸的矮个子瘦男人,另一个就是骗她去检察院签字的警察梁传伟。郭运兰弄不懂,纸上一个字没有,为什么要再空白纸上签字,就问:在这上面签字干什么?二人回答:签了字,就不通缉你了了,你就自由了。郭运兰当时神志不清楚,脑袋反映不过来,没有识破他们的伎俩,在他们的逼迫下,稀里糊涂在空白张上签了字、按了手印。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公安局法制科、长山边防派出所、东港检察院、东港法院等部门得到了郭运兰按的手印和签字之后,又从新伪造了事实与罪名,再次给郭运兰非法判刑。

    同年九月二十日,郭运兰夫妻又被梁传伟骗到东港法院,去去到之后接到一份“起诉书”,东港市法院强迫夫妻二人签字,同时被告诉要在“十月一”之后给郭运兰非法判刑。同时用“担保人”的名义来威胁于军,要于军保证看好郭运兰,否则追究他的责任。“起诉书”满纸谎言,其中将郭运兰的丈夫和女儿非法判刑郭运兰的“证人”写到这份非法“起诉书”里。于军做梦没有想到这些中共教育出来的公、检、法不法之徒,迫害好人的手段如此卑劣,视法律为儿戏。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警察梁传伟又以同样的手段,将郭运兰母女骗到东港法院去签字,谎称给郭运兰“保外就医”,梁传伟向郭运兰保证,去法院签字百分之百是给郭运兰保外就医,签完字就回来,保证没有什么不好。郭运兰的女儿在梁传伟的一再保证下,再次信以为真,真的以为签完字母亲就不再受迫害了。梁传伟驱车在法院门口等候。母女被骗到法院,签完字以后,刑事庭长李新田宣布要给郭运兰判刑,并且威胁郭运兰道:你要是配合我们,保证以后不炼法轮功了,就给你轻判,不配合我们,就给你重判!郭运兰原以为是来办理“保外就医”的,万没想到被骗到这里,接受他们的非法诬判的。在巨大的精神打击、刺激下,郭运兰当即昏倒,肢体不灵(偏瘫)。郭运兰的女儿立即质问梁传伟:“你不说来签字,给我妈保外就医吗?!”梁传伟回答:我不知道是给你妈判刑。

    东港市法院李新田等两男一女、三名流氓法官,强行将肢体不灵郭运兰架起来,推上警车,郭运兰的女儿跟着跳上车,看到母亲倒在车座上。流氓女法官逼她下车,不许她陪在郭运兰身边。梁传伟给“说情”,李新田同意她留在车上。郭运兰被拉到丹东振兴区肛肠医院体检送看守所,医院查出郭运兰有严重的脑梗病症状,血压高达220.丹东看守所因郭运兰身体状态危重而拒收。流氓法官李新田等人,拉着郭运兰返回东港市,到东港市中心医院伪造了一个假诊断,于当日下午再次将郭运兰送进丹东看守所。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八日,东港法院非法庭审郭运兰。郭运兰在肢体不灵的情况下,双手、双脚被铐着,戴着手铐、脚镣,被架到法庭。在场旁听的都是丹东市政法委、“610”、丹东国保支队和东港市公检法的人,据说辽宁省“610”也来人了。郭运兰家只有郭运兰女儿一人参加旁听。

    在法庭上,流氓法官李新田问郭运兰:你认不认罪?郭运兰回答: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我有什么罪?李新田立即打断:好了,不要再说别的了,就说你认不认罪?郭运兰回答:我没有罪。随后,东港市法院以完全捏造的事实给郭运兰非法构陷诬判三年。据说原定给郭运兰判二年,因为杜国军给加的“逃犯”这个罪名,又给郭运兰加判一年。同年八月二十一日,丹东看守所与东港法院合谋,在不通知家属、不给家人判决书的情况下,将郭运兰劫持到辽宁沈阳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迫害。

    东港法院至今不给家人判决书,家人找派出所、找法院去要都不给。为此,家属从北京聘请正义律师为其无罪辩护,帮助查明将郭运兰迫害致残的凶手。

    郭运兰目前被关押在辽宁沈阳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地址在原马三家劳教所)。看押郭运兰的两名警察警号:男,2108358 ; 女,2108713 。

    郭运兰身体偏瘫,两腿已经不能走路,被人架着,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差。看押警察说,郭运兰已够 “保外就医”条件,但因她拒绝“转化”,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监狱不给“保外”。家人聘请律师帮助了解郭运兰冤狱情况,辽宁沈阳女子监狱至今拒绝律师会见郭运兰。从二零一四六月至今,年辽宁沈阳女子监狱一直拒绝律师会见郭运兰。

    东港市法院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至九日已经连续三天开庭,分别非法庭审了6位法轮功学员。已知的有:曲晓东、王芳、孙立华、孙立凤、林志艳。东港法院还企图在十二月十日非法庭审孙艳、张伟,十一日非法庭审孙永勤,十四日非法庭审张小平,十五日非法庭审陈英娥。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下午,张伟的辩护律师到东港市法院开庭。刚刚开庭就被警告不许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律师问为什么时,金姓法官无理说道:“不管,反正我告诉你了!”

    在质证环节,公诉人曲红玲只是挑对张伟不利的所谓“证据”说,故意回避其它“证据”。而且律师的质证发言多次被无理打断。在进入辩护环节时,律师义正词严的说法轮功不是邪教组织,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作为一个组织被国家取缔以后,其组织已经不存在了。当说到这儿,金姓法官立马打断,咆哮道:“你说法轮功不是邪教组织呗?”律师回答“是!”法官旁边的陪审员大声说:“书记员记下来!”律师紧接着补充:“对,你要把我说的话记下来!”话音刚落,金姓法官就让法警把律师赶出法庭。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曲红玲,办6276337,宅6612642,手机13841521367
    出生日期:1982-11-28,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本科

    迫害类型:
    诱骗/利诱伪造证据将大法弟子劳教、判刑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辽宁省丹东地区公检法恶人恶行
    辽宁东港政法委操纵法院构陷11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一)
    辽宁丹东市三位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控告江泽民
    %E9%82%B9%E5%90%89%E4%BB%A4%E8%A2%AB%E6%B2%88%E9%98%B3%E7%AC%AC%E4%B8%80%E7%9B%91%E7%8B%B1%E8%BF%AB%E5%AE%B3%E5%A4%B4%E9%83%A8%E9%87%8D%E4%BC%A4
    辽宁东港市郭运兰家属揭露公检法捏造事实
    辽宁东港公检法炮制伪证构陷郭运兰
    辽宁丹东“六一零”与公检法近期犯罪事实
    辽宁东港市“六一零”、公检法犯罪事实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一)
    控告东港市公检法合谋枉判我母亲江志秋
    东港市政法委操控公检法构陷七旬老太
    辽宁省东港市大法弟子受迫害案例

    所在单位:
    东港市检察院办公室:7276333王颖兰 检察长, 办电:6276301, 手机13941510755王宏革 副检察长, 办电:6276302, 手机13941596366王德全 副检察长, 办电:6276303, 手机15941511666宋传义 办公室主任,办电:6276315, 手机13942581899王宏革 副检察长, 办电:6276302, 手机13941596366 。王德全 副检察长, 办电:6276303, 宅电:7188819 ,手机15941511666 。孙洪霞 政治处主任,办电:6276332 ,手机13941575686 。曲红玲 公诉科长,办电:6276340,宅电:6612642,手机13841521367 。赵书波 检委会、专职委员,宅电:7135221,手机 13352162816。宋晓捷 纪检组长,宅电:6615666,手机 13332177677 。
    办公室:7276333
    王颖兰 检察长, 办电:6276301, 手机13941510755
    王宏革 副检察长, 办电:6276302, 手机13941596366
    王德全 副检察长, 办电:6276303, 手机15941511666
    宋传义 办公室主任,办电:6276315, 手机13942581899
    王宏革 副检察长, 办电:6276302, 手机13941596366 。
    王德全 副检察长, 办电:6276303, 宅电:7188819 ,手机15941511666 。
    孙洪霞 政治处主任,办电:6276332 ,手机13941575686 。
    曲红玲 公诉科长,办电:6276340,宅电:6612642,手机13841521367 。
    赵书波 检委会、专职委员,宅电:7135221,手机 13352162816。
    宋晓捷 纪检组长,宅电:6615666,手机 13332177677 。

    受迫害人:
    江志秋; 郭运兰; 郎庆晟(朗庆圣); 张小平; 张庆贵; 邹吉令(积令); 张伟; 

    更新日期: 2016/3/19 11:1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