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李喜春

    简介:
    李喜春
    (Li,Xichun),男 ,40岁左右,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恶警中队长。

    黑龙江省安达市八一牧场的法轮功学员盛延勤,在绥化劳教所遭受一年(二零零九年底至二零一一年初)的迫害,被摧残的严重便血、全身浮肿,并多次出现昏迷,生命危在旦夕。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强迫家人接回。

    在绥化劳教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盛延勤遭受了非人的迫害,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放弃修炼、拒绝写邪党人员污衊大法的“三书”,被多次的摧残迫害。

    在中共践踏人权的黑窝里,法轮功学员们经常受到迫害,拳脚相加已成为家常便饭。一次盛延勤尿急要上厕所,被当班恶警李喜春刁难,强迫他背一遍侮辱人格的报告词,被盛拒绝。李喜春大怒,抓起一喝水杯子撇向距他两米远的盛延勤,随后蹿上前去用力狠踹一脚、猛打一拳。盛延勤失去平衡,头朝下摔在地上,当场头被磕出两个深口子,鲜血直流。在盛延勤与恶警理论的过程中,血沁湿了衣服、流了一地。被恶警无理的迫害,一上午的时间盛延勤的伤口都流血不止

    法轮功学员于勇涛身上携带有法轮功师父的经文,被普教看到,告发给恶警。恶警李喜春、李成春、田之政,石剑、黄中良把于勇涛的衣服扒掉,只剩下一条内裤,李喜春、石剑、田之政等人手里各拿一个五千到一万伏特的电棍,李喜春边用电棍电击边恶狠狠地说:“这是心脏”,随着话声,电棍向于勇涛的心脏电击,“这是脾、这是肝”,三个电棍一齐电向于勇涛脾、肝等各敏感部位,电击到于勇涛身上冒着火苗、夹着肉焦糊味和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恶警田之政小个不高,殴打法轮功学员蹿高往上猛打。于勇涛还多次被恶警上大挂酷刑。

    劳教所里所有刑事犯人和法轮功学员的钱卡都放在包组管教手中,包组管教李喜春,男,四十岁左右,长的又粗又胖,将法轮功学员张道祥的钱卡给一个刑事犯人姜俊伟(班长)保管,姜俊伟是盗窃罪,在外面靠长期拎包盗窃为生,吃喝嫖赌成性。

    李喜春和犯人姜俊伟狼狈为奸,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张道祥的亲属给张存的五百元钱,李喜春一直没给存到张的钱卡上,张一再追问,李喜春对张说:“五百元的票子整没了,你别惦记了。”姜俊伟过新年的时候胁迫张道祥去超市买了一箱冰红茶和一箱火腿肠,而张连冰红茶和火腿肠的影都没看到,钱就被划走了。张道祥的女儿从哈尔滨给父亲买的小肚、肠、猪头肉,被“检查”一遍后,送到张手里的时候,小肚没有了,光剩肠和猪头肉了。

    二零零六年,绥化劳教所承包牙签出口的活,法轮功学员们就把:法轮大法好、全球救援等字条封进了牙签盒里,后来被恶警发现了,查笔体,普犯关羽构陷说是法轮功学员晏树斌写的。恶警石剑、李喜春把晏树斌拽出去,把晏树斌衣服扒下,同时拿三个电棍往晏树斌身上电,恶警还使用开关坏了插上电就能电人的电棍电,晏树斌被打了一天,被电棍电击的浑身上下连巴掌大的一点好地方都没有了,满身电击的都是红点,红肿的肉皮象熟了一样。晏树斌三年始终便血,身体虚弱。这种情况下,恶警还逼迫晏树斌干活为他们挣钱,晏树斌抵制,恶警石剑、李喜春差点把晏树斌打死。

    过年时恶警组织节日逼法轮功学员宋文涛唱邪党歌,宋文涛背了一首师父《洪吟》中的诗,被恶警李喜春、廉兴一顿猛打,用绳子绑住双手吊在空中,双脚离地,第一次吊了二个小时,第二次吊六个小时,第三次吊了三个小时。

    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因为这些恶警让大法弟子们唱歌颂恶党好的歌曲,宋文涛老人认为这些歌曲都是欺骗人的,警察几乎天天毒打大法弟子,拒绝唱,恶警廉兴、田之政、李成春、刘伟等恶徒蜂拥而上开始毒打,老人还不唱,他们就把老人双手反绑吊起来毒打5个多小时。然后往头上套塑料袋,系严后用烟头烧个窟窿,往里吹烟熏。往眼里抹芥末油,还毒打直到老人说眼睛不行了,他们也没有放松对老人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三月份,一中队恶警因张传富拒唱邪党歌曲,对他用警棍打、拳打脚踢,将他双手背过来绑在床栏杆上吊起来,双脚离地,再用电棍电,约三、四个小时后,才放他下来,这时张传富的双手已经麻木的不能动了。参与迫害的有一中队队长廉兴、狱警李喜春。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一日,从长林子劳教所被转至绥化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当晚被强迫写”四书”,刘景州被强迫脱光衣服,被恶警用胶皮棍子毒打,最后胶皮棍子都被打瘪了;吴洪柱被恶警用冷、热水浇,用塑料袋套;王海岩被恶警吊起来打。一中队队长廉兴、副队长李诚春、内勤石剑、管教李喜春;二中队队长刁雪松,均为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

    二零零八年六月,张传富仍拒绝唱邪党歌曲,再次被邪恶狱警刑罚,包括:白天不让上厕所、夜间码小凳直到半夜一点左右才让睡觉、被拉到烈日下暴晒数小时及上大刑。警察于开友逼张传富两臂向后背上举、弯腰九十度。恶警廉兴竟说“这多没意思呀”,上来亲自动手对张传富进行折磨:恶警田之政、李喜春用绳子把张传富双手捆上,倒背过来吊在床上沿双脚离地,脖子上吊半桶水,灌芥末油;塑料袋套头不让喘气,再往塑料袋里吹烟呛;脱下裤子用电棍电下身;折磨完了,再用水把报纸蘸湿了贴在脸上封住嘴;用强光晃眼睛。

    在恶警廉兴毒打大法弟子李哨铁时,大法弟子们提出抗议后,恶警李成春、李喜春、于开友、田之政对大法弟子们大打出手,警棍、电棍打的宋文涛老人满头是血,脸面变形昏死过去,待老人清醒过来后,这廉兴怕老人死在劳教所才住手,让老人自己慢慢的回到监舍。(2010/2/12)

    奥运期间,在中共恶党的唆使下,黑龙江绥化劳教所的狱警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栽赃、制造谣言,说什么法轮功列为奥运不稳定因素,为防奥运期间找麻烦上访,要严厉制裁、严管等等。

    目前(二零零八年九月三十日)在绥化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的大法弟子有:王德海、路士杰、赵德志、张传喜、曹景栋、程守祥、宋文涛、姚柱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是:李喜春、郑有良、高宗海、龙奎彬、刘伟、廉兴、石健、李诚春、刁雪松等。

    恶警李喜春扣押大法弟子曹景栋的钱,扣押大法弟子初文全的钱,大队、中队明知而不管。(2009/4/23)

    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恶警把李崇俊转至绥化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期间他被强迫奴役劳动、中午不让休息,恶警嫌他干活少不让睡觉,不让家人接见,不让购物。上厕所还让念报告词,恶警高兴了让去不高兴不让去。参与迫害的恶警有李喜春、李洪江、金庆福、石剑、毕飞、王晓彬等还有恶人孙茂坤、诰凤轮(刑事犯)等。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李喜春 电话:13904851250

    迫害类型:
    勒索钱财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毒打/殴打摧残性灌食人为窒息逼迫放弃信仰用刺激物涂抹眼部其它酷刑吊绑/吊瓶电击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恶警凶残折磨法轮功学员
    2012年1月哈尔滨610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黑龙江省鸡西市李崇俊遭冤狱迫害近八年
    盛延勤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至奄奄一息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图-
    绥化劳教所的罪恶(图)
    牡丹江农管局宋文涛遭受的迫害
    拒唱邪党歌曲 张传富遭狱警酷刑折磨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将很多大法弟子迫害致伤
    黑龙江绥化市劳教所参与非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
    关于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警察违法犯罪的投诉
    194832.html#092501658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的邪恶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警察犯罪事实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
    绥化劳教所奥运期间加重迫害大法弟子
    绥化劳教所殴打迫害大法弟子情况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所在单位:
    绥化劳教所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电话:0455-8355907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
    电话:0455-8355907
    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受迫害人:
    姚柱; 张传喜; 路士杰; 孙德昌; 吴洪柱; 王海岩; 程守祥; 李崇俊; 晏树斌(闫树彬); 盛彦勤(彦芹/延芹); 刘景洲(景周); 崔景贵; 姜伟民; 王春雨; 宋文涛; 于勇涛; 张道祥; 

    更新日期: 2012/7/14 9:0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