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高峰

    简介:
    高峰
    (Gao,Feng),男 ,年龄未知,

    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曾任菩萨庙派出所所长。

    2001年7月份,东港市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区委、街道等部门在东港福利院办洗脑班。菩萨庙派出所所长高峰(现任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村委书记郑振生、民兵连长郑振兴、“六一零”指使菩萨庙镇武装部部长刘德亮一共十五六个人,开三辆车(一辆警车,两辆轿车)非法闯入大法弟子滕平德家,高峰叫来三、四个小恶警进屋抄家,要来绑架滕平德和弟弟到东港洗脑班迫害。滕平德母亲被恶警吓得浑身发抖,而后出现了昏迷状态要送医院。恶警看的恶行被邻居百姓目睹,在邻居的谴责声中,他们开着警车逃走了。

    东港某地多处出现真像条幅和标语,政法委和公安局等多个部门通过跟踪、蹲坑、监视等卑劣手段,历经40多天,政法委书记陈福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赖建华、副局长孔宪敏,及调集了50名警力。在赖建华、孔宪敏的指挥和教导员高峰、办公室副主任宋大力的参与下,以国保大队王润龙为首,同时有菩萨庙镇海洋红边防派出所任大帅及菩萨庙公安派出所、黄土坎派出所、孤山交警中队的配合。于2005年8月23日晚至24日上午,在孤山和菩萨庙等地,将万秀华、盖延年、张洪兰、孙淑荣、孙荣花、辛淑兰、孙淑清、王秋、潘长信、孙淑英、王春11名法轮功修炼者绑架到东港拘留所和看守所;8月29日中午,法轮功修炼者孙娟讲真像救人时,遭雷达兵举报,被前阳公安派出所绑架到东港拘留所。

    2005年8月24日上午九点多钟,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高峰和孤山公安分局的多名恶警闯进孙淑英家,要绑架孙淑英,老伴潘长信拼命阻止他们,结果也遭他们绑架。孙淑英被恶警关进东港看守所。孙淑英刚被送进东港看守所时,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润龙和指导员高峰和来提审孙淑英。

    2006年6月26日国保大队大队长的王润龙、高峰、林有全就已经对大法弟子孙永勤、张小平实施过绑架、和抄家。

    2008年3月17日上午,谢永兰在东港市内果菜批发市场给一对菜农夫妇讲真相劝三退,被恶警林平、王帅等人在果菜市场将谢永兰非法绑架,而后将谢永兰拉到东港市公安局,交给国保大队逼供迫害。国保大队教导员高峰带人非法闯入谢永兰家,无任何法律手续和依据就抄家,当空手而归后,将谢永兰非法关押在拘留所。

    2009年8月11日上午非法开庭审判大法弟子江志秋前,东港法院层层设防,处处设卡,电子大门全关闭,只留门卫看管的小门。楼内楼外便衣、警察处处可见。大门口除了门卫把守外,“六一零”的头目孙成利,国保大队的王润龙与高峰轮流把守。法院门口的大道上排满了黑色的轿车,城乡各公安分局、派出所都派人来并藏在黑色轿车内。楼内安装了监控录像,对来往者逐个盘查。

    2009年12月21日晚七点左右,以丹东国保支队警察张振喜、沙月霞、杜国军等人为恶首,东港市公安局与东港市国保大队王润龙、高峰、林永全,刑警大队警察马德信、孙鹏翔、姜龙文;东港市开发区公安分局警察于明亮、王辉、白颜庆、邹吉贵等丹东、东港多名警察破门而入,在东港市内的吉安小区院八号楼一楼(邹吉令的住处)暴力绑架了邹吉令。当晚警察在邹吉令的住处继续蹲坑一个晚上,企图绑架其他法轮功学员。

    丹东市委、政法委、“610”与丹东市公安局秘密策划,经过长期电话监控以及各种监控手段、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八日深夜至十九日凌晨,按照他们拟定的黑名单,当晚丹东地区一共非法抓捕了四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分布在宽甸县、凤城市、东港市。丹东市公安局统一指挥,包括国保大队、巡特警大队、直属公安分局以及法轮功学员所在地公安派出所为主力,合计至少一千几百人参与此次绑架。

    此次绑架中,东港市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已知姓名的有:张伟、孙永勤、张小平及女儿、林志艳、张敏、孙立凤、陈英娥、孙华、孙毅、于广华、孙立华、孙艳、聂仁、王斌、曲晓东、孙永杰、王芳、于华。

    东港市参与策划、指挥绑架的主要责任者:
    东港市委书记刘胜军、市长杨乃文;东港市公安局长兼党委书记张振喜、政委兼党委副书记哈合才、副局长兼纪委书记关志华、副局长董智勇(主管监控)、副局长孙晓峰(兼开发区公安所所长)、副局长宋诗文(兼大东公安所所长)、国保大队长毕喜松(上任半年左右)、国保大队指导员高峰、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林永全、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高福厚、网安大队大队长孙洪付、开发区公安所指导员张贵琦、大东公安所指导员张凤斌、前阳公安所所长刘玉家等。


    东港市受害人滕秀玲于2009年12月 22 日,辽宁东港市公安局将受害人腾秀玲非法绑架,迫害致命危,当日放回家,后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非法立案。2011年3 月15日,东港市公安局再次绑架滕秀玲,再次将其迫害致命危,当日“取保候审”放回家;3月18日又以同样罪名,再次将滕秀玲非法起诉。 2013年6月 25日,丹东国保支队杜国军带领多名警察再次将滕秀玲非法绑架, 6月 26日,东港市公安局非法逮捕滕秀玲,并将其交东港检察院。东港市检察院向东港市法院起诉立案。2013年9月16日,东港市法院秘密下判决,以非法捏造的 “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将滕秀玲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劫持到辽宁沈阳女子监狱医院里迫害至今。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凌晨三点,东港市公安局的多名警察在法轮功学员滕秀玲家附近蹲坑,早晨六点钟左右,六名警察冲进家中,暴力绑架滕秀玲,同时抄家抢劫。由于惊吓过度和警察的暴力厮打,滕秀玲当即身体抽在一起,神志不清。

    就在这种情况下,几名警察粗暴地将滕秀玲抬上警车,拉到丹东振兴区肛肠医院(丹东迫害法轮功定点医院)强行体检,要将滕秀玲非法拘留。医院检查声明滕秀玲的病情很重,时刻都有生命危险,叫警察赶快将人拉走。警察硬说滕秀玲是装出来的。医生很气愤,逼着警察写保证、签字、画押,否则不收。警察知道自己在耍流氓,只好将滕秀玲接回家。

    滕秀玲回家后长达十二天不省人事,滴水不进。滕秀玲后被非法起诉。


    二零一零年八月中旬,东港市大东公安所(以前叫分局)欲再次绑架滕秀玲,几次打电话叫滕秀玲去大东公安所,说要归还他们抄家抢走的东西,滕秀玲知道这是他们以前绑架法轮功学员惯用的手段。今日又在耍花招儿,滕秀玲没有配合。

    九月一日,滕秀玲家所在的村治保主任被指派到滕秀玲家查看身体情况。当时滕秀玲上街,在出租车上正好与本村妇女主任杨玉萍相遇,此人当即打电话给正在滕秀玲的村治保主任,二人合谋构陷将滕秀玲恶意举报,随后滕秀玲被非法通缉。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中午,大东公安所八、九名警察闯入家中,再次暴力绑架滕秀玲。滕秀玲在反抗非法迫害中,病情复发,身体抽在了一起。警察不顾死活,将她再次拉到丹东振兴区肛肠医院强行体检,医院再次查出滕秀玲病情很危险,但是,警察无视医嘱,义无反顾的将滕秀玲拉到丹东看守所。丹东看守所因滕秀玲病重而拒收。

    警察打电话请示所长宋诗文(现任东港市公安局副局长)后,又将滕秀玲拉回大东公安所。几名警察将滕秀玲抬进大东公安分局办公楼内,放在水泥地上躺着,滕秀玲全身不停地抽搐着,警察还不时的去脚踢滕秀玲,就说滕秀玲是装出来的。直到下午五点三十分,才打电话叫家人去接。

    滕秀玲的妹妹去到一看,见姐姐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抽在了一起,却没有人管,就质问警察:为什么这样对待修炼法轮功的好人?一名警察二话不说,伸手就去打滕秀玲的妹妹。滕秀玲的妹妹大声高喊:“警察打好人了!警察打好人了!”该警察才停手。滕秀玲回家后炼功多日才康复。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即滕秀玲被放回家的第三天,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指派大东公安所警察到滕秀玲家,欺骗滕秀玲及家人:“已经撤销对你的通缉,你就在家炼吧,以后我们不抓你了。” 事实上,滕秀玲已被他们合谋非法起诉到东港检察院。此后,大东公安所的便衣警察一直跟踪监视滕秀玲。

    八月三日,一位姓于的男人到滕秀玲家,自称是东港法院的人,叫滕秀玲跟他一起去东港法院去签字,说是“履行程序”。滕秀玲知道他们又要作恶,就没有配合。并且劝告他,大法弟子都是修心向善的好人,迫害大法弟子违背国家法律,更是逆天而行,违背天意,害别人、害自己。此人听后走了。

    九月五日,这个人又来滕秀玲家,还是叫滕秀玲跟他到法院去签字。滕秀玲和家人再次向他劝善,告诉他法轮大法教人向善,按照 “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全世界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都拥戴、支持本国人民修炼法轮大法,唯独中共打击迫害法轮功。请你了解法轮大法真相,不要再跟随着去迫害好人。“善恶有报”是天理,将来被清算的时候,后悔莫及。于某非但不听,反而威胁滕秀玲和家人:说如果不去,可以让公安局来人,十个,二十个,五十个,有的是人”说完就走了。

    九月六日,于某又来滕秀玲家,态度改变了,又换了一种说法:“你的案子跟别人不一样,因为你有病,为了结这个案子,所以我才一个人到你家来了。你要不相信,叫你家老人跟我去一趟也行。”意为滕秀玲有病,去法院签个字就不判她了。与构陷迫害法轮功学员郭运兰所用语言和手段是一样。以往的迫害事实证明,这是骗局,滕秀玲和家人谁也没去法院。

    九月十八日上午,于某又来滕秀玲家,叫滕秀玲在家等着,哪儿都不要去,说下午他将带一位女士来跟滕秀玲谈。当日下午跟来一位女人,对滕秀玲说:“你以前的那些资料(指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从滕秀玲家抄家抢走的真相资料、耗材等),你就应该为你的信仰付出代价。”说着,逼迫滕秀玲在他们伪造的东西上签字。滕秀玲拒绝签字,但心里一紧张,旧病复发,身体又抽起来。此时,那位女人就强迫滕秀玲的老父亲代替签字,否则就要将滕秀玲抓走(当时已有警察在滕秀玲家附近蹲坑)。老人怕他们干出更缺德的事来,被迫顺从了他们。签的是什么字,干什么用,上面写的都是什么,老人都不知道。这两人走以后,滕秀玲被迫流离失所。


    丹东国保支队勾结东港市公安局、丹东国安支队,对法轮功学员滕秀玲女士长期监视居住,并在互联网上发通缉令,非法抓捕滕秀玲,滕秀玲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中午,恶警杜国军得知滕秀玲与家人在丹东金元宝商场购物,带领六、七名警察冲进商场,将滕秀玲暴力绑架。杜国军流氓撒野般的将滕秀玲拖到商场四楼步行楼梯甬道里(顾客走电梯,不走这里),又从步行楼梯一直拖到商场楼下的台阶上。滕秀玲的鞋被拖掉,身体多处被拖伤。光天化日之下,杜国军等多名恶警将滕秀玲强行拖进警车,滕秀玲侄女、外甥女跑到车前阻止恶警逃跑,被杜国军抓起来,甩出几米远,摔在地上,两个女孩子的手、腿、臂均被摔伤。滕秀玲妹妹过去阻止,被杜国军抓起来,狠狠摔到水泥台阶上,食指骨被折断,臀部和两腿被摔伤。滕妹来不及站起来,就在地上往轿车跟前爬,被恶警杜国军狠狠地踹了几脚,再次将她抓起,甩在一边。商场楼下是丹东步行街,来往行人很多,当时有三、四百名围观群众目睹了恶警杜国军等人的残暴恶行。

    杜国军将滕秀玲拉到振兴区肛肠医院强行体检。当时滕秀玲身体被拖伤,精神受到巨大刺激,拉到医院时,身体抖动不止,不能自述。体检后,而后又将她拉到丹东国保支队暴力毒打。滕秀玲告诉律师,当日下午四点左右,她被拉到丹东国保支队,被秃顶警察(杜国军)毒打致抽风。

    丹东看守所说滕秀玲是当日下午五点钟被送进看守所的。那么,滕秀玲就是身体还在抽风的状态下被送进看守所的。滕秀玲还告诉律师,她当日被送进丹东看守所后,遭副所长张丽毒打。那么,就是滕秀玲还在抽风的时候继续遭受毒打。

    杜国军与东港市公安局勾结,当日将滕秀玲非法批捕,次日非法起诉。东港市国保大队高峰、徐永和与东港市大东公安分局办案警察贺炫凯(现任黑沟派出所副所长)、李超亮、孙成道等(办案)人,当日胁迫杜国军将滕秀玲送进看守所。

    律师去沈阳女子监狱会见滕秀玲了解到,滕秀玲被杜国军一伙暴力绑架到轿车上以后开始抽风,当日抽风长达十多个小时。滕秀玲被拉到丹东国保支队,恶警杜国军将滕秀玲毒打一顿。后将滕秀玲拉到丹东振兴区肛肠医院监区体检。据调查核实,滕秀玲被杜国军一伙暴力绑架、残酷毒打后,拉到医院体检时,身体始终颤抖不止,且失去自述能力。但是杜国军告诉别人说这一切都是滕秀玲自己装出来的,并说是医院里的体检医生告诉他的。

    滕秀玲被送进看守所后,还在抽风的情况下,丹东看守所女所副所长张丽(女)又毒打滕秀玲。滕秀玲被暴力绑架、连续遭受残酷毒打,抽风不止,直到呼之不应,人事不省,被送丹东振兴区肛肠医院监区医院打氧气抢救。七月一日,躺在滕秀玲身边的吸毒犯人自杀,滕秀玲被惊吓抽风长达十个多小时。看守所恶警毫无人性,说滕秀玲是装的,因此不给治疗,滕秀玲从此完全失去语言能力。

    丹东国保支队恶警孙云涛、沙月霞、杜国军、邹德东、唐殿良等人合谋伪造事实,勾结东港市公安局将滕秀玲非法提交东港市检察院。八月八日,东港市检察院依据他们伪造的事实将滕秀玲非法起诉到法院。九月十六日,东港市法院不开庭,也不通知家属,秘密下判决。李新田、带着非法判决书到看守所强迫滕秀玲在上面签字。滕秀玲拒绝签字。在恶人强迫之下,滕秀玲当即病情发作,口吐白沫,四肢抽到了一起。东港法院办案人李新田、韩贵元等人拽过滕秀玲的手,强按着她的手,在判决书上按了手印。

    十月十五日上午,丹东看守所为推卸责任做了充分的准备后,打电话叫家人到看守所去看望滕秀玲。他们以滕秀玲的名义,伪造了一封假信交给滕秀玲的丈夫,其内容是:滕秀玲不会说话了,是因七月一日那天看守所里一名吸毒犯人自杀给吓成这样,还要家人谢谢他们,他们对滕秀玲很好…… ,等等,满纸谎言。家人隔着铁窗看见滕秀玲身体瘦弱,双手颤抖,不会说话,身体旁边有恶警把守,无法与家人沟通。

    一周后,丹东看守所又打电话,叫家人去看滕秀玲,且只准滕秀玲弟弟(未修炼)进去接见,家里其他人不让见。滕秀玲的弟弟进去后得知,上次接见之后,滕秀玲被秘密押送辽宁沈阳女子监狱,监狱因滕秀玲病重拒收退回。恶警要求滕的弟弟向丹东看守所交三千元钱,说是给滕秀玲检查病的,滕秀玲的弟弟当即拒绝。勒索不成,恶警又叫家人到当地街道社区开证明信,证明滕秀玲被在中共迫害之前得过“癫痫病”。滕秀玲修炼法轮大法十几年,身体一直非常健康,从没吃过一粒药。滕秀玲现在的身体状态完全是因为连遭恶警暴力绑架迫害造成的,街道社区的人也没在现场,他们如何给证明?家人再次拒绝。恶警冲着她弟弟说:你们不开证明,我们自己去开!

    十一月二十六日,丹东看守所与东港市法院、东港市新兴街道合谋伪造假证明信,再次将滕秀玲送进监狱,关押迫害至今。

    送进丹东看守所后,女所副所长张丽毒打滕秀玲,滕秀玲当天被摧残抽风长达十多个小时,同年七月一日,同监室被关押的吸毒犯人自杀,滕秀玲受到严重惊吓后抽风,抽风长达十多个小时,看守所警察无人理睬滕秀玲,滕秀玲从此失去语言能力。同年八月十二日,滕秀玲不省人事,被送到丹东振兴区肛肠医院(胁迫丹东恶党迫害法轮功的定点医院)抢救。负责主治医生曹洪霞建议将滕秀玲送至专科医院系统治疗。但是,杜国军指挥帮凶邹德东和唐殿成构陷伪造事实,控制大东公安分局和东港市法院,给滕秀玲非法秘判三年六个月。同年九月十六日,在滕秀玲口吐白沫、四肢抽到一起的情况下,东港市法院恶人李新田、韩贵员等强按着滕秀玲的手,在判决书上签上滕秀玲的名字。滕秀玲至今不会说话,仍被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医院监区非法迫害。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非法关押抄家敲诈/掠夺/破坏财物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非法提审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辽宁丹东市三位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控告江泽民
    辽宁丹东四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邹吉令被沈阳第一监狱迫害-头部重伤
    滕秀玲生命危急-沈阳女子监狱拒保外就医
    辽宁东港市滕平德自述被迫害经历
    辽宁东港谢永兰老人遭中共三年牢狱迫害
    辽宁东港市孙淑英自述夫妻遭迫害事实
    中共标榜的打手、东港国保大队长王润龙恶行
    辽宁东港张小平、孙永勤夫妇受迫害经历
    辽宁东港市十五位大法弟子被绑架情况
    东港市政法委操控公检法构陷七旬老太
    揭开辽宁东港公、检、法部门“执法”的面具
    近期辽宁东港地区大法弟子遭非法大抓捕

    所在单位:
    东港市公安局东港市公安局部分电话(区号:0415),局总值班室:7144449,局长接待室:7144448看守所所长室:7136557
    东港市公安局部分电话(区号:0415),局总值班室:7144449,局长接待室:7144448
    看守所所长室:7136557

    受迫害人:
    谢永兰; 腾平德; 江志秋; 孙永勤; 滕秀玲; 张小平; 邹吉令(积令); 

    更新日期: 2015/6/17 23:0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