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田越楠(田月楠)

    简介:
    田越楠(田月楠)
    (Tian,Yuenan),男 ,年龄未知,

    吉林省通化市国保大队副队长。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通化市国保大队王作富、田越楠、曹秋霞和龙泉派出所片警,中午到大法弟子王萍家撬门强行把王萍带到国保大队,随后他们又非法抄家,晚上把王萍送到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六日,国保大队田越楠、曹秋霞把大法弟子王萍送进长春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王萍继续绝食反迫害,劳教所的三大队大队长付玉芬、副大队席桂荣、干事金丽华、藏管教、卫生所的狱医把王萍关进小号,绑在死人床上一个月。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九日晚上七点左右,大法弟子刘晓春正在国贸大厦旅店部收款室帮着接待旅客,被强行带到东昌分局五楼,关在一个房间里,双手被铐在一个铁床头上。恶警荆贵泉打她两个耳光,又踢了两脚。恶警荆贵泉的助手田月南、沈树恒、王作富又语带污秽地轮班审问。

    大约晚间十二点左右,恶警荆贵泉、田月男、沈树恒、王作富四人先后来到大法弟子刘晓春面前,其中两人先把她按倒在地,另外两个人把她的双手分别铐在铁床腿上和一个凳腿上,开始打、用电棍电她。

    其中田月男、沈树恒两人每人拿一根电棍,从上到下反覆电;荆贵泉、王作富就对她拳脚相加。当时王作富一只脚落到她胸前,使劲一踹,当时胸前就瘀血了。

    用电棍专门电她最敏感部位(如手心、脚心、乳房、头部)。田月男还藉机大耍流氓,还想拿电棍往她阴道里捅,她当时拚命挣扎,才没得逞。她的手腕、脚背都电破了。田月南还用辣椒往她嘴上、鼻子上抹。他们使用电击和脚踹,伤了她的后脑勺,他们连打带电一直折腾到下半夜二点多钟才住手。

    第二次提审时,他们四个人又把大法弟子刘晓春按倒在地,把她的鞋、袜扒光,田月男指着王作富说,你不是刚学了一个“猪蹄子扣”吗?咱们拿她试验一天。王作富就拿绳子把刘晓春脚腕绑上了“猪蹄子扣”,然后把她两只手分别给铐在铁床脚上和木凳腿上,把她胳膊腿拉到极限,开始电击。这回他们专门电击脚腕、脚心,当时刘晓春的脚腕、脚背都电破了,折磨她一个多小时才罢休。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一日一大早,六一零不法人员和荆贵泉派国保特务田月男、王作富(音)等六人,在不配合的大法弟子家门口蹲坑,在大法弟子开门上班时,闯进房间,没有任何法律手续进行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把家翻得底朝天。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早八点左右,东昌区国保大队队长荆贵泉、副队长田越楠、教导员曹秋霞、王作富、林太远,闯到大法弟子魏宝霞家拚命砸门。魏宝霞当时打算走脱,一急之下从家中三楼窗户跳出,摔在地上一动不能动。国保大队五名恶警见此情景只在旁边观望,不管魏宝霞的死活,魏宝霞的家人打120叫救护车,将魏宝霞送入医院。在医院检查,两脚脖粉碎性骨折,腰部压缩性骨折。当天晚上,国保大队四名恶警荆贵泉、田越楠、王作富、林太远赶到医院,看到魏宝霞的小腿肿的很粗,呈黑紫色,躺在床上不能动,四恶警才离开。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九日晚,吉林省通化市国保大队副队长田越楠亲自带领(通化市火车站)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大法弟子隋彦章、徐英杰夫妻。在绑架的过程中,隋彦章、徐英杰夫妇拒绝开门,抵制迫害。但田越楠带人砸开二楼大法弟子家的窗户,跳进屋后,毒打隋彦章夫妇,然后恶警强行把隋彦章夫妇抬到了警车上。之后,一直不让家人接见。

    国保大队副队长田越楠,绑架隋彦章、徐英杰夫妇的凶手,有消息说国保大队在非法提审的过程中,酷刑毒打,隋彦章、徐英杰夫妇,逼迫二人供出其他大法弟子,并让徐英杰写一份“协议书”,以放她回家照顾孩子为由,让她回家做邪恶国保的眼线,被隋彦章、徐英杰拒绝。田越楠恼羞成怒在多次非法提审中毒打隋彦章夫妇。 在此绑架的过程中,荆贵泉因看到隋彦章家有揭露自己的邪恶行为的真相资料,疯狂的报复隋彦章。

    二零零七年六月份,隋彦章的弟弟去看守所探望被拒绝。并有消息说隋彦章已被打坏,为了掩盖事实真相,对外封锁消息,不让任何人接见,只能往看守所存钱。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隋彦章的母亲和家属因惦记自己的亲人的安危,又到看守所去探望。看守所拒绝探望。当家属质问看守所接见室为什么不让见时,看守所接见室说我们没有权利让你们见,因人还没判刑不能接见,并说想见人就找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主办案人,家属又到了国保等了近三个小时,找到了副队长田越楠。

    隋彦章的母亲因惦记儿子的安危。问田越楠人是不是被你们打坏了,田越楠矢口否认。说没打人,口口声声说,在看守所里面吃的白白胖胖的来时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他们办案是讲法律的。

    隋彦章的母亲说要见儿子一面。田越楠说没结案任何人都不能见。案子是他主办的,可他现在说了不算了,并推脱责任说,此案已到检察院,最少得判隋彦章七年徒刑。在看守所,隋彦章坚决不顺从恶人,不说出一个字来。 国保大队长荆贵泉进屋见到家属说,“我打(隋彦章)了”。家属问你为什么打人,荆贵泉说在隋彦章家翻出来的传单上有他的名字,说他怎么打隋彦章的如何如何。荆贵泉承认扇了隋彦章脸,说完就溜出屋子走了。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晚,法轮功学员刘宝珍被绑架到通化市国保大队。因拒绝报姓名,遭国保大队队长荆贵泉、副队长田月楠及东昌派出所几个恶警酷刑折磨。先是恶警荆贵泉疯狂的打刘宝珍的嘴巴子、使劲拽着头发打,把她打倒在地。刘宝珍一起来,恶警就将她踹倒,不让她起来。荆贵泉用电棍电刘宝珍的脸部,说:“我给你眼睛电瞎了!”又电她的胳膊、臀部、膝盖、脚踝骨。刘宝珍的脸上、眼睛被摧残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头发象草一样的蓬乱着。由于被恶徒疯狂的打耳光,她的耳朵至今耳鸣还很厉害,听力、视力都不正常。

    大法弟子刘晓娜、王平因不回答警察口供,被田月楠狠抽一嘴巴,导致满嘴是血。王平被田月楠击打脸部,脸部呈青紫色。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晚大约九点,大法弟子刘晓娜在住宅楼道里被东昌派出所恶警绑架。刘晓娜的母亲银桂荣见女儿多时未归,出来找女儿,也在楼道里被恶警绑架。恶警冲进银桂荣的家非法抄家,抢走两台电脑主机、一部电话、一个mp3.参与抄家的有恶警荆贵泉、田越楠、曹秋霞等四人。银桂荣、刘晓娜母女被恶警绑架到东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通化市国保大队恶警成员:
    大队长:荆贵泉 副大队长:田月楠 教导员:曹秋霞(女) 警员:林太远、韩东强、赵金波 共六人。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下午四点三十分左右,东昌分局国保大队的韩东强、田月男、林太远;光明派出所的:杨生哲(副所长)、李东海(戴眼镜高个)、袁忠义(胖子)、张林、宁文涛、崔德安、张伟成;通化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二处副处长郑玉令等一行二十人开四辆车,闯到法轮功学员王泉良家,四人把王泉良打倒在地上,王泉良喊:警察打人了、警察耍流氓了!恶警田月男说:把他嘴堵上,别让邻居听见!不知警察从院里捡的什么东西把王泉良的嘴给堵上了,然后抬走,拉到光明派出所,警察剥下王泉良的外衣,将其绑在铁椅子上冻了一夜。

    宋桂香听见声音,从屋里出来,立刻就被田月男、杨生哲等四、五个便衣按倒在地,然后拖进屋里按在沙发上,林太远、田月男等十几个人在屋里乱翻乱抢,翻了两个多小时,于晚上七点多钟把宋桂香绑架到光明派出所,关进铁笼子里冻了一宿。期间恶警逼问口供,但什么也没问出来。

    宋桂香绑架走后,恶警田月男骗宋桂香二十二岁的儿子:“你跟我们到派出所去一趟,我们把你家的钱和电话核实后,你把东西带回来”。宋桂香的儿子到了派出所就被关进铁笼子里。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多钟,法轮功学员杜国林下班开车回家(通化市一建小区),刚下车,从杜国林身后过来一人(通化市东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队长田月南),问他:“这车是谁的?”杜国林说是他的,他当时拿出一副流氓相说“怎么像我丢的那辆呢?”

    在这同时又飞驰过来两辆挂地方牌照的轿车,在他的车前停住。从车上下来几个人,都穿着便装,把他围住,从他的身后又上来一人,也是穿着便装(后来得知此人是刚从民主派出所调入国保大队的刘新峰),和田月南一起把他的两臂扭到身后,抢走了汽车钥匙和他的背包,包内有三部手机,一个钱包内有现金1400多元,银行卡四张,二个信封各装现金1000多元和2000多元。一个U盘,一串钥匙。车的后备箱内装有一台手提电脑,一箱本地鸡蛋,一箱矿泉水,一箱A4纸,一套法轮功书籍,这些物品随车一起拉走,而后来不见了。

    当时杜国林问他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田月南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他俩和车上下来的人一起把他强行塞入车内,刘新峰把他的腰带抽走,田月南、刘新峰使劲拧他的胳膊并用他的腰带缠住,田月南到他的裤兜里把房门钥匙抢走,递给了其他人。

    他看到他们拿着钥匙直奔他的住处。他们在没有当事人或第三者监督的情况下,非法入室将他家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后来家属只要回部份物品,其中三部刚买回来的新手机、手表等大部份物品下落不明。

    开车的司机是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人,大眼睛,长的挺白净的。他们拉着他走滨江东路过玉皇山大桥十多分钟后把他劫持到了通化市医院对面的通化市东昌区公安分局。整个过程中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着装,也没有告诉我他们是谁、要干什么,更没有向他宣读他应拥有的权利。

    田月南、刘新峰二人从车内把他拽下来,两人一边一个把他架到东昌区公安分局一楼的一个房间。屋的四壁都是用泡沫和人造革软包的,进门的对面摆了一张桌子,左边还摆了一张桌子,两把椅子,门的右侧放着一把约束人的铁椅子,在铁椅子对面的棚角处有一个摄像头。他们把他按在铁椅子上,把他的两脚脖子扣上锁,在小腹前又栏上一根铁条上锁。前胸又横上一个平台上锁,把他的两手腕子卡上u型的锁后,又把他的外裤褪到脚脖子,鞋被他们脱去,他们就离开了。

    又过了一会,荆贵泉(东昌区国保大队的队长)和田月南进来了,荆贵泉一进来就气势汹汹的指着他说:“你要不想吃苦头就和我说实话,那个女的是谁。”他连问了好几遍,见他不吱声 ,就口出恶语,用很难听的话骂他,伸手抓住他的头发使劲的往他身后掰,用另一只手砍他的喉部。当时他都窒息了,想吐还吐不出来,眼前都黑了,说不上来啥滋味。紧接着巴掌像雨点一样打在他的脸上。当时整个头是麻木的,就好像很厚的一层皮,三颗后牙被打活动,两个月后在朝阳沟劳教所脱落,直至现在,他每次吃饭咀嚼都很困难。

    荆贵泉边打边骂,后来曹秋霞上来把荆贵泉拉开,边瞅着监控头边对他说:“问你话就说呗,看把我们荆队气的。”荆贵泉累的气喘吁吁的指着他边骂边说:“你好好想想,一会我回来再说。”说完他们就走了,只刘新峰一人留在了屋里。又过了一会,他们把刘新峰叫出去吃饭,并给他拿进来盒饭(两个半张饼,好像是他们吃剩的),他没吃,当时大概是中午十二点左右。

    下午的时候,他们进来了,拿着从他家抢劫来的部份物品清单,对他进行轮番审讯,他们说从他家拉走七车东西。田月南把他的上衣扒光 ,当时屋子里很冷,冻得他直起鸡皮疙瘩。后来田月南也动手打了他,抓他的头发使劲往后掰打他的头,曹秋霞在一边帮腔说怪话。这期间他两次要求小便,都不被允许,后来在他强烈的要求下他们让他便在了痰盂里。

    荆贵泉再次进来后又打了他一顿耳光。田月南他们还到他的单位要查看单位电脑,被老板拒绝了。他们在绑架他之前就已经跟踪他很长时间了,并且还录了像。田月南弄虚作假,捏造事实,把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编造成他的“同伙”,并当着他的面伪造假材料还逼他签字,中共警察流氓都耍到这种程度了。

    次日凌晨一点多钟,他被绑架到通化市看守所。第三天,国保副队长队田月南、成员刘新峰二人到看守所拿出一些东西让他签字。他看到刘新峰拿的笔录很厚一摞子,要求查看,刘新峰心虚地说:你没有权利看。田月南对他说:“你不签也是一样的”,并对刘说:“咱们回去自己做就得了。”说完骂骂咧咧的走了。大约是五月十日左右,刘新峰又来过一次,拿来一张写着抢走他的物品的纸让他签字,当时他已失去自由又不在现场,他们都拿了什么他并不知道,所以他拒绝签字。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通化市、东昌区两级“六一零”主使下,中共有关部门绑架了七位法轮功学员,劫持至在“和家小宾馆”开设的洗脑班迫害,逼迫他们放弃信仰。

    东昌区国保大队副队长田月男、副教导员曹秋霞、国保成员吴国庆等也几次三番到洗脑班,田、曹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威胁,参与“转化”,结果都是徒劳而返。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早六点二十分左右,吉林省通化市法轮功学员杜国林刚走出楼门,来到大院,从面包车里下来四个穿便装的团结派出所警察围住他,其中有孙海波、片警姜明哲,还有两人不知姓名。他们把杜国林拉到团结派出所,带进一楼左侧尽里头的审讯室。这时通化市东昌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副队长田月南和国保成员刘新峰进来,对杜国林非法诱供。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田月楠 办公电话:0435-3258809-3065 手机:13844598185

    妻子经营“新新理发店”,在清真寺花园附近,“发艺林精剪染发吧”与“永和经销店”之间。其妻子手机号:13634455057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电刑铐在某处上往嘴里灌辣椒油抄家绑架/劫持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私闯民宅非法劳教看管/蹲坑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迫害亲属洗脑/送洗脑班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威胁/恐吓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逼迫放弃信仰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敲诈/掠夺/破坏财物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吉林省通化市杜国林被警察绑架迫害
    闯家“开庭”-吉林通化市法院陷害刘宝珍
    吉林通化杜国林被非法劳教迫害的遭遇
    吉林省通化市强制洗脑班的犯罪事实
    吉林省通化市王泉良一家屡遭绑架迫害
    吉林通化市刘伟等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经过
    魏宝霞遭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注射不明药物
    吉林通化市大法学员近期被迫害情况
    197642.html#0932223289
    曝光吉林通化恶警四月二十三日绑匪行径
    吉林通化大法弟子隋彦章、许英杰夫妇被非法判刑
    吉林通化市恶警暴行:砸玻璃、绑架、非法判刑
    吉林省通化市王萍几年来遭受的迫害
    通化市国保大队荆贵泉、田越楠绑架殴打大法弟子(图)
    吉林通化市东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之罪恶
    吉林通化市610恐怖组织预谋办强制洗脑班
    刘晓春自诉在通化市东昌公安分局遭受的酷刑折磨

    所在单位:
    通化县公安局局长 王海峰:13844528666政委 张卫东:13704351007副局长 秦健:13944512147副局长隋克思:13732855666副局长 闫闱:15143511888国保大队长王义冠:18043509206丁姓副队长 15834511451<p>国保大队队长李斌单位办公电话:04355228581,手机:13844547155
    局长 王海峰:13844528666
    政委 张卫东:13704351007
    副局长 秦健:13944512147
    副局长隋克思:13732855666
    副局长 闫闱:15143511888
    国保大队长王义冠:18043509206
    丁姓副队长 15834511451

    国保大队队长李斌单位办公电话:04355228581,
    手机:13844547155

    受迫害人:
    刘晓春; 徐英杰; 刘宝珍; 许英杰; 王萍; 王萍; 杜国林; 杜国林; 刘晓娜; 魏宝侠(魏宝霞); 王泉良; 隋彦章; 

    更新日期: 2016/7/9 6:5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