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汪华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简介:
    汪华
    (Wang,Hua),女 ,64岁,

    江苏阜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原阜宁县公安局政保股)国保大队队长(已退休),汪华和其夫杨明志都在张家港市和儿子杨建青夫妻共同生活。。

    一九九九年左右,汪华担任阜宁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递补陆相生的职缺)。因迫害法轮功卖力被升任阜宁县国保大队大队长,二零零八年从国保大队队长退居二线,自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零年期间,原江苏阜宁县国保大队长汪华和阜宁县政法委副书记陈朗(兼阜宁县“610”办公室主任)及汪华丈夫杨明志(阜宁县检察院副检察长)相互勾结,迫害众多法轮功学员。汪华亲自参与或指使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中强行摄像、照相、恐吓、非法抄家,劫掠私人财物,绑架、拘留、劳教、判刑或掳人到洗脑班、非法关押、残酷折磨,她费尽心机查抄大法资料和书籍等,为直接迫害找借口。目的是伪证构陷重判法轮功学员入罪。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而失去生命;许多法轮功学员家庭被汪华一伙迫害的妻离子散。

    二零零四年前后,汪华积极卖力迫害法轮功、罪恶累累,被中共记“二等功”。法轮功学员曾当面劝阻她停止作恶犯罪,告诉她善恶有报是天理。她说不信这一套。

    ●汤其国、李顷等法轮功学员被汪华迫害致死
    ◎ 法轮功学员汤其国(男,当时50岁左右,阜宁县医院职工), 二零零六年被迫害离世。汪华和陈朗逼汤其国放弃信仰,汤其国不愿放弃。汪华便指使阜宁县人民医院两个科室的主任杨培军、王安硕两人将汤其国绑架到阜宁县精神病院,强制注射不明药剂,灌不明药物,导致汤其国神智不清,于二零零六年痛苦离世。杨培军和王安硕当时都遭报。杨培军在办公室楼梯上摔断大胯骨打钢板;王安硕的儿子婚后三天被家人送到阜宁县精神病院医治;两天后,王安硕的儿子在被迫害致死的汤其国住过的房间自杀身亡。
    ◎ 法轮功学员李顷(男,离世时62岁,原部队转业安置干部),一九九九年十月份进京上访,被阜宁县公安局政保股长陆相生(陆相生退位由汪华接班)截访带回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三月再次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到派出所,后被阜宁县公安局汪华指使警察师志顺带回非法关押城西派出所、阜宁县看守所,期间汪华等人动用刑警队警力劫持李顷到水上派出所,钉上死囚戴的镣铐刑具,并用穿裆铐铐住致其无法直立行走。三班警察轮替非法审讯,连续三昼夜不让睡觉,迫害三十七天没有认罪的情况下,非法关押到保安公司监视居住,迫害一个多月后由汪华指使恶警将他送大丰方强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三年(农历二十七日),汪华指使徐登峰等四个恶警半夜闯进李顷家,非法抄家一无所获,就把李顷绑架到城北派出所、关押阜宁看守所。公安局副局长田学武和政保股汪华对他非法审讯,制造冤假错案,强押到洪泽湖监狱身心摧残迫害四年。此后,李顷经常被“610”曹恒培等人监视和国保大队警察骚扰。
    二零一三年左右,李顷骑机车带着妻子洪友风去她娘家哥哥家,回程,李顷说找个人说句话,要妻子在路口稍候。妻子在路口等个把小时不见人,以为人已回家,就自行搭车返回。当晚他们女儿接到建湖县公安局电话,说李顷车祸身亡,在当地医院抢救无效。在家属都不在场的情况下,不明原因将李顷剖腹,家属询问无果。
    ◎ 法轮功学员蔡寿峻(女,七十多岁),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被师志顺截回非洲关押。此后,经常被公安局汪华等人骚扰。二零零零年三月,再次进京上访,被阜宁县国保大队陆相生、周古伯、师志顺等警察截回,被戴上死囚的镣铐送进看守所。之后几年汪华一伙几次给她办洗脑班,几天半个月不等,多要她丈夫(中学校长,常人)陪教,她自己身心严重受创,她丈夫被吓的不敢让法轮功学员上门。国保和“610”人员随时都会到她家骚扰。二零一七年,在她离世前十几天,她已经瘫痪在床上不能说话,国保和“610”人还给她在床上照相迫害。
    ◎ 法轮功学员杨亚平(女,当时四十多岁)。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杨亚平进京想为法轮功说句公正话,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朝阳看守所七天,遭阜宁县公安国保师志顺等人押回当地,城北派出所所长从她身上搜走八百元钱;又被非法关押十五天。期间,居委会主任农英带着七、八个人想抢她家电视机等物,因家境困窘无物可抢,勒索家人八百元才离去。
    二零零零年,再进京上访,被阜宁公安国保汪华和师志顺押回阜宁水上派出所迫害,上手铐几天几夜不让睡觉,非法关押在阜宁看守所三十七天,又劫持到阜宁保安公司迫害三十天,勒索家属每天四十元生活费,强迫家人代写四书,掳人勒赎,不给钱就劳教。又把她劫持到洗脑班强制“转化”未果,此后,每天被跟监、窃听、蹲坑。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国保汪华和师志顺闯到她家非法抄家,劫持她到阜宁水上派出所,师志顺强迫她承认莫须有的事情,不让她开口说话,一说话就打她耳光,直到师志顺打累为止。“610”主任陈朗和汪华指使邱金标等三人围殴杨亚平,大冬天扒下她身上所有衣服、棉鞋,只穿一套内衣、光着脚从晚上八点蹲马步直到次日早上七点,期间不让动,动一下就拽她头发,打耳光,三人轮流反拧她的膀子,使她疼痛难忍。暴力恶整四昼夜,嗓子喊哑了,嘴被打变形。之后,将她劫持到建湖县看守所继续迫害二十多天,正值过年期间,她突然晕倒不省人事,“610” 主任陈朗和国保汪华未将她送医抢救,而是送到阜宁精神病院任她昏迷七天七夜,国保和“610”人员强关迫害四十多天,折磨致生命垂危不让出院。家人帮出了院,国保中队长徐登峰和周古柏追到她家撒泼,全家人和警察争执:把好人劫去,不承担任何责任,医药费还要家属自理,炼法轮功的人到底做了什么坏事?他们被问得哑口无言,自知理亏走了。几天后,师志顺和徐登峰趁她家没人,拿着一张劳教三年的判决书,未通知家属,将她劫持到句东劳教所,体检血压高到200,心脏也有病,身体极差,劳教所不敢收。当晚他们又将她劫持到阜宁看守所,看守所也不敢收,他们才将她劳教三年监外执行。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国保大队长汪华、沈玉和、徐登峰、嵇如飞、杨月娥等十六个人闯到她家非法抄家,劫掠大法书籍、师父照片等。受到惊吓的女儿躲在爸爸怀里哭喊。杨亚平被劫持到东风派出所关没有窗子的小屋里,天气闷热,二十四小时关着门,没有风扇,不让洗澡、睡觉,看守她的人每人到屋里抽支烟就出去透气,屋里的烟雾象失火一样,她提出要透气遭拒,诬蔑她是政治要犯,不行。第五天,她开始呕吐,头晕目眩,昏迷倒地,再次被送到阜宁精神病院,又昏迷四天四夜才醒过来。“610” 主任陈朗和国保汪华指使精神病院的医生对她用不明药物,由假警察和外聘三陪女看守,不让她走动。家属不知道她被关在何地。被绑架精神病院近两个月后,国保大队长汪华、徐登峰、嵇如飞又把她劫持到城西宾馆非法审讯三昼夜后,转押至阜宁看守所,阜宁看守所不敢收。被送往大丰县看守所迫害,期间她又晕倒两次,血色素不到五克。大丰看守所不敢承担责任,由国保大队长汪华通过盐城市“610”、公安局赵开庆强制将她带回投进阜宁看守所,阜宁看守所多次向国保汪华这帮人反映不能再关押了,汪华不以为意。某夜,杨亚平上厕所从床上晕倒在地,醒来后躺在床上不能吃不能动,和植物人一样。看守所和“610”及汪华都互推责任,他们叫几个犯人将她抬到看守所大门外,通知家人领回。杨亚平的生活起居、大小便都由近八十岁的婆婆照看,亲朋好友、街坊邻里都很愤怒。国保徐登峰还经常到她家骚扰,汪华恐吓她写放弃真善忍信仰的保证书未果,法院对卧床不起的她非法庭审,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
    ◎ 法轮功学员陈秀珍(女,当时40多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她被公安劫持到当地公安局政保股非法讯问,恶警到她家非法抄家,劫掠大法资料。二零零零年二月,她想为大法说句公正话进京上访,被汪华一伙绑架到阜宁城西派出所一天,又被劫持到看守所迫害二十四天,并被“罚款”(经济勒索)一千元交尧桥村。二零零零年五月,被汪华和“610”陈朗一伙劫持到崔湾村办洗脑班迫害,村里刘秀萍、阜城镇副书记刘培林参与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三日,陈秀珍被阜宁公安局副局长田学武、汪华领一帮人闯入家中非法抄家,先后被绑架到水上派出所、城西派出所和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后又被劫持到文化宾馆迫害到第十六天致生命垂危,以所谓“取保候审”的形式放人,期间骗她丈夫交四千元。后被强制送句东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公安局副局长曹志强、汪华指使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力,由徐登峰、周古柏、陆相生、师志顺等带领这一帮人,从陈秀珍家阳台翻墙入室、非法抄家、暴力绑架。夜里二点多钟,绑架陈秀珍到东风派出所和城西宾馆拳打脚踢,曹志强将她额头打出包。十五天后劫持到盐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七个月。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劫持到南京女子监狱迫害三年。
    ◎ 法轮功学员缪平(女,七十多岁),原盐城市二建集团公司财务负责人。二零零一年三月,她因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真相,被阜宁公安局田正武、汪华(女)带领一帮警察到她家非法抄家、劫掠大法书籍和私人财物;并绑架缪萍、非法关押到滨海看守所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五年六月,缪萍因在邮电局邮寄真相信,再次被绑架到盐城军分区宾馆非法审讯,汪华(女)和国保大队中队长徐登峰等十六人将缪萍单独关押,折磨四昼夜不准睡觉,两个警察轮班监管迫害连续十三天。之后,缪萍被冤判三年六个月,在南通女子监狱遭非人迫害。
    二零一一年底,由阜宁610叶兵为首带领几个人到缪平家,企图绑架她到洗脑班,缪平智慧走脱。
    ◎ 法轮功学员陈玉梅(女,50岁左右),一九九九年十月五日,为大法进京上访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先后在朝阳派出所、阜宁驻京办事处被非法关押。九九年十一月再进京上访时,被绑架到昌平看守所迫害,恶警强迫蹲马步,铐扁担铐,把手铐提起来拖着打转跑(叫开飞机),不让睡觉,每天给两个窝窝头,喝点冷水。强迫每个人买二百元的衣被(本人没钱就从其他法轮功学员帐上扣),被阜宁公安局师志顺一伙劫持回非法拘留二次共十天。
    二零零零年八月,被恶警师志顺劫持到阜宁邪党校洗脑班迫害,后被绑架到滨海看守所迫害一个月,阜宁公安局勒索她丈夫二千元赎金才放人,赎金至今没退回。
    二零零一年夏天,被恶警师志顺绑架到阜宁公安局核对笔迹,其家人受株连,多个亲戚被非法抄家。
    二零零二年正月十五晚,被汪华、恶警师志顺等十多个恶警从家里绑架到阜宁看守所迫害十天,恶警轮班非法提审,不让睡觉,诱供、逼供,迫害致昏厥倒地,头破血流。三十八天后被强迫签劳教书。未通知其家属将其劫持到句东女子劳教所用各种手段精神折磨、强制洗脑。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多钟,被阜宁公安局汪华指使恶警绑架到新区、城北派出所,夜间被转到城西旅社非法审讯、不让睡觉、洗澡,手被铐住挂在墙上酷刑折磨,最后被冤判四年。
    ◎ 法轮功学员魏洪森(女),阜宁农业银行职工。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北京丰台派出所关押,后被阜宁县公安局押回,非法关押拘留所15天,勒索3000元罚款。交保安公司限制人身自由,同时扣发工资,每月只发200元生活费。
    ◎ 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她被阜宁县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陈朗、副主任曹恒培和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汪华及杨明志(汪华之夫)指使警察徐登峰、师志顺、周古柏、赵素平绑架到水上派出所,魏洪森的丈夫被绑架到三灶派出所,后被非法关押在滨海看守所37天,后劫持到阜宁“一家人宾馆”7天(在她工资中扣4200元说是费用),最后冤判七年,非法关押在南通女子监狱,同时开除农业银行职员工作。期满回家后不准续交养老保险金。被绑架到阜宁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八年,阜宁县“610”副主任曹恒培和公安局国保大队汪华等一帮人把魏洪森交到她临时居住地扬州,二零零九年在扬州又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 法轮功学员司云(女,五十多岁),阜宁城镇居民。二零零零年二月,进京上访,被阜宁警察师志顺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绑架到看守所卅天。二零零三年三月,被“610”副主任曹恒培、周古柏等人绑架到阜宁迎宾饭店洗脑,逼写不炼功保证,被拒绝。二零零六年九月,被阜宁国保汪华、周古柏、(610)办公室邱殊绑架到盐城洗脑班迫害迫害至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被阜宁国保汪华带一帮恶警非法抄家、绑架,抢走大法书籍、打印机等私人财物,司云被非法关押在盐城阜宁等地看守所近一年,被非法判刑七年。于二零零八年绑架到南京女子监狱迫害。
    ◎ 曹秀英(女,70多岁),教师。阜宁公安局国保大队汪华和非法组织“610”人员经常到他们家骚扰、恐吓、多次威胁要绑架曹秀英,她的丈夫被迫放弃信仰法轮功,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精神崩溃,不久病逝。二零零九年九月,汪华和盐城市“610”,企图绑架曹秀英去盐城洗脑班,曹秀英被逼流离失所。
    ◎ 法轮功学员洪友凤(李顷妻子),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扣发两年工资,每月只给300元生活费。二零一零年一月,在讲真相中被世人诬告,被国保中队长徐登峰绑架、抄家,抢走私人财物,非法判刑3年6个月。
    ◎ 法轮功学员司霞(女,当时50岁左右)。一九九九年十月,司霞进京上访,被光明派出所拘留7天、罚款200元。二零零二年六月传师父一篇经文,被国保大队汪华和徐登峰抄家绑架东台看守所迫害20多天,又绑架到响水看守所迫害10天。被县“610办公室”主任陈朗、副主任徐子军和汪华关进职工学校“洗脑班”迫害。为避免再遭迫害,她从高墙跳下腰椎摔成粉碎性骨折。
    二零零六年,汪华、周古柏、(610)办公室邱殊和社区把她绑架到盐城市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汪华和610)办公室曹恒培、顾宏全及东风派出所和社区人员,把她绑架到x宾馆迫害7天。
    二零一二年六月讲真相被人诬告,被向阳派出所所长曾祥文和两个警察绑架,关押在阜宁县看守所一个月后,直接送镇江句容劳教所劳教一年。
    ◎ 蔡寿仁(女,六十岁),二零零零年二月,她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阜宁看守所,居委会得知蔡寿仁的情况,居委会人到国保将蔡寿仁担保回家,后来国保汪华他们和610经常到她家骚扰。二零一二年四月,阜宁国保汪华和“610”陈朗、周建华合谋将蔡寿仁绑架到兴化洗脑班非法关押,在里面每天从早上六点三十到夜十一点强迫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十多个人经常动手强制她按手印“转化”,连续三个月,她绝不配合。最终被多个彪形大汉强拉蔡寿仁摁上手印才放她回家。

    ●汪华几十次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
    ◎ 张彩文,(男,30多岁),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7天;二零零一年被拘留47天关押阜宁县看守所,被打掉两颗门牙,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 朱红(女,30岁左右),一九九九年因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40天,勒索4000元,被单位扣发1500元股份; 二零零一年一月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50多天,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分别被绑架到洗脑班关7天。
    ◎ 多次遭绑架关押到洗脑班或遭恐吓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刘秀云、王玉英、蔡寿俊、蔡寿仁、周阜生、何桂芳、徐兰、徐洪英、陈秀珍、陈玉梅、邓翠芳、洪友风、贾芬、李顷、刘洪霞、刘秀云、司霞、郑锦超、司云、魏洪森、杨亚平。

    ●和阜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汪华一起作恶的帮凶
    盐城市公安局副局长“610”办公室主任:赵开庆
    阜宁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杨明志(汪华丈夫)
    阜宁县“610”办公室主任:陈朗
    副主任:曹恒培、徐子军、叶兵。
    专职迫害法轮功骨干: 邱殊(女)
    阜宁县公安局副局长:田学武、曹志祥。
    [国保大队]
    副大队长:沈于河
    中队长:徐登峰
    国保骨干:师子顺、周古柏。
    公安局东风派出所:王成女
    阜宁县司法局股长:周建华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汪华(女,64岁),手机号:13390726698。
    杨明志(汪华丈夫)是阜宁县检察院副检察长。
    杨建青(汪华儿子,35岁左右)夫妻两人都在江苏省张家港市公安局工作。

    迫害导致:
    迫害致精神失常;使流离失所/使家破人散;

    迫害类型:
    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手铐/脚镣嘴塞肮脏物品(如擦脚毛巾,臭袜子,卫生纸等)吊绑/吊瓶毒打/殴打剥夺睡眠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洗脑/送洗脑班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逼迫放弃信仰强行施药送入精神病院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不在法定的时间内,通知家属绑架/劫持私闯民宅骚扰强制拍照并在电视上/游街曝光抄家非法关押伪造证据将大法弟子劳教、判刑非法劳教非法拘留非法剥夺人民應有的权利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江苏阜宁县原国保大队长汪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遭酷刑、药物迫害-几次命悬一线
    上海市闵行区公检法图谋陷害杨亚萍
    上海公检法图谋继续迫害杨亚萍
    江苏阜宁县原国保大队长汪华罪责难逃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3月28日发表)
    江苏省各地区部份恶人恶行
    曝光盐城市阜宁县、无锡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

    所在单位:
    阜宁县610办公室

    受迫害人:
    王长明; 陈宇; 汤其国; 缪萍; 张彩文; 朱虹; 王玉英; 蔡寿俊; 徐兰; 周阜生; 何桂芳; 徐洪英; 李顷; 刘秀云; 邓翠芳; 贾芬; 刘洪霞; 郑锦超; 汤其国; 杨亚萍; 杨亚萍; 陈秀珍; 蔡守仁(寿仁); 缪平; 缪平; 陈玉梅; 魏洪森; 司云; 曹秀英; 洪友凤; 司霞; 朱丽俊; 

    更新日期: 2019/7/27 7:3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