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龙奎斌

    简介:
    龙奎斌
    (Long,Kuibin),男 ,三十多岁,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一大队教导员。

    自二零零一年十月起,恶警龙奎斌、范晓东、曾令军、陈新龙、刘伟等被恶人高中海利用对大法弟子行凶。

    二零零二年五月,王长海被送到了绥化劳教所迫害。这一迫害就是三年,在里面遭到残酷的迫害,也看到无数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残酷迫害,有三人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残。王长海刚到时,他们把王长海关押在集训队,在集训队王长海被脱光衣服用冷水管冲,被迫写什么所谓的作业,几天后被送到了二大队的三中队迫害。当时的中队长是龙葵斌,副中队长是刁雪松,此人也是凶残至极。他们强迫王长海看洗脑录像,强迫王长海体力劳动。

    2003年4月,将大法弟子孙家东关入小号,干警将其固定在老虎凳上,把录音机放到最大音量,对其进行几日的精神及肉体折磨。二大队教导员高忠海对孙家东拳打脚踢,又用30万伏高压电棍触碰其身体。七日后,恶警将孙家东带到办公室,干警高忠海、龙奎斌、刘伟三人对其身体猛烈攻击,高忠海甚至将鞋跟踢掉,又将他关入小号。

    2003年3月,干警曾令军等人将伊春大法弟子王长海带到办公室毒打,其内脏被严重打伤,1999年王长海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到期后超期关押三个月才将其释放,半年后又被非法劳教三年。2003年8月干警龙奎斌、刘伟等人不让王长海睡觉长达40多天,使身体和精神遭受严重的摧残。

    2004年9月16日,大法学员李绍铁开始遭到绥化劳教所迫害。只因李绍铁不放弃大法修炼。一次四、五个警察连拖带拽把李绍铁弄到一个无人的室内,用胶带封住嘴后。”这时中队长龙奎斌拿来高压电棍,开始电李绍铁,这时李绍铁的口腔内已打破了,牙也打掉了,满嘴的鲜血从胶带的缝中流了出来,冲掉了封嘴的胶布,一大口鲜血从口中直喷出来。

    2004年10月11号,因为李绍铁不放弃信仰,龙奎滨用皮鞋尖猛踢李绍铁腿内侧,连续毒打了四十多分钟,李绍铁昏死过去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过了一个多月以后,两大腿内侧还全是黑色。

    大庆大法弟子李业全,是辽宁大学本科毕业生。在绥化劳教所一大队二中队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二中队队长刁雪松,龙奎滨和副队长王伟率领二中队全体恶警轮流用电棍电李业全,使李业全全身上下变成黑紫色。李业全绝食抗议好几个月回到家中。

    2006年2月21日,黑龙江省省劳教局局长及随众去绥化劳教所开现场会议,上午10时左右参观二大队二中队生产车间时,伊春大法弟子汪志谦(音)站起身来向局长反映干警殴打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当天中午恶警中队长龙奎斌及刁雪松没有让汪志谦吃饭,并无理的狡辩,蛮横的以所谓“越级上访”,违反“所规所纪”为理由,给汪志谦加期三个月(也有说六个月的),并作了笔录,事后那些打人的干警并没有受到处罚。

    家原住鸡西市,当过教师,此人诡辩多端,迫害折磨大法弟子。他收受贿赂,在零五年时,有一个犯人叫关羽,二十来岁,张口说话就骂人,连自己的父母、岳父岳母都骂,经常找碴辱骂大法弟子,还打小报告,后来让他去严管寝迫害新绑架来的坚定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七月份,该所二大队的龙奎斌(副教导员)开恶党的会回来后,安排唱歌颂恶党的歌。大法弟子因不配合邪恶之要求,拒绝参加唱歌,七月十二日,恶警便将大法弟子的双手用铁铐吊扣在暖气管上,把师父的法像强行放到大法弟子的内裤里,紧贴生殖器官,而后用有压力的深井自来水(手放进水里一会感觉刺骨的痛)浇大法弟子的后脑勺部,时间不长,李昌新等几人被冰至休克倒地。同时恶警廉兴用警棍击打大法弟子的头部。参与迫害的恶警有:高中良(教导员),龙奎斌,刘伟(副大队长),廉兴(一中队长),刁某(中队长)。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六日,恶警高中良、龙奎斌、李春喜等将大法弟子衣服强行剥光,带到洗漱间,他们把十个水盆都放满了深井凉水,往大法弟子身上泼,另一人从头顶往下浇,把人打倒地后,往脸上泼水。这样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李恶警取来三只电棍(其中一只大电棍触点较多),同时使用,施暴于大法弟子一人,专找身体大动脉部位电,在敏感部位电棍不离身,连续触击。

    二零零六年春节前十天,恶警刘伟(主恶)、龙奎斌、高中良、廉兴和曾某将大法弟子晏树斌置于墙边,用脚踹其腹部,用电棍电,致使晏树斌身体出现便血,多时便一小碗的血,至今仍在便血。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赵德志因看师父经文,被刘伟廉兴等恶警用电棍连打两小时,臀部、脚、大小臀、腹部均被打成紫色,不能坐着。九月二十一日,该所强迫大法弟子做奴工,强制完成规定的定额,加倍延长劳动时间,每天早六时至晚八时三十分,除集体放便和用餐时外,其余时间均为劳动占用。不完成定额的他们用威胁,打骂,体罚,虐待等卑鄙日手段对待。为此他们成立了封闭式严管队。把大法弟子于永清、廉清、盛晏勤、赵德志集中到一个寝室,任命普教人员侯世臣当寝室长,可行使警察权力,监视,看管大法弟子。

    主管严管分队的恶警石剑洒后入寝室时说:我不在时,侯世臣他可做主,他就是我,违背他就是对抗政府。这时廉清正义的说:赵德志被打得不能码板凳,普教售人员侯世臣也没有打人的权力。恶人不容他说话,随即廉清被带到无人住的三寝室,用警棍打腹部,两肩膀,大臂,大腿,这时他喊“法轮大法好!”全身上下均被打成黑紫、紫、青紫色,打倒后,用脚踢后腰,同时问唱不唱歌,廉清说打死也不唱,之后才罢手。

    跟随喊“法轮大法好!”的还有不同寝室的盛晏彬、张洪宇、关长安等全都遭到恶人的打骂。恶警廉兴随后入七寝室(严管室)再次对盛晏彬殴打,用小板凳猛击头部右侧,凳子被打碎,盛晏彬头上当时流血,头部肿大。之后又把廉清带到干警室,又一次遭廉兴,石剑,龙奎斌等毒打,问唱不唱歌,廉清说:打死也不唱。

    绥化劳教所以副大队长刘伟、教导员高中海、副教导员龙奎斌、一中队长廉兴、二中队长刁雪松最恶,摧残手段极其残忍。黑龙江省邪党有关部门二零零六年秋,将多处劳教所男法轮功学员转到绥化劳教所实行更残酷的迫害。

    以副大队长刘伟伙同刁雪松用牙签把法轮功学员彭成手指尖、双腿扎的不听使唤,行走时得用手拽着膝盖向前挪动。穆棱法轮功学员缪树君,胃被打坏,不能进食,吃了就吐,体重从190斤降下到120斤,最后不行了才保外就医,生死未卜。法轮功学员李昌新,被毒打后行走需要搀扶,上楼要扶着楼梯。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晚,对廉涛等人的迫害。第二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廉兴、恶警石健、教导员龙奎斌、金某四人,群殴六十多岁的廉涛(因不唱歌),第二天早晨洗漱时,大家看到廉涛上半身被打得皮肤都成了黑紫色的。

    二零零六年秋,当时孔令金因血压高,走队列有些跟不上,打针后,大队副指导员龙奎斌恐吓,辱骂等,逼孔令金参加队列训练,当孔令金说原来还能走队列,打不明药物针后才出现走不动路的状态。

    二零零七年一月份,恶警逼法轮功学员李绍铁坐小凳,李不从恶警就大打出手;在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阻止,并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将其中的盛延勤和廉涛毒打后强迫坐铁椅子,送小号吊十天,两名法轮功学员出来时已不能行走。李绍铁当天被打休克后,生活不能自理。

    恶警用电棍电击白树林和赵德志,强逼白树林坐铁椅子听“地狱之音”录音带;白不听拽下来,恶警用胶带将耳机粘在耳朵上,再放高音震;白没办法就绝食抗议。恶警高中海踢赵德志的脖子,并将门开着冻二人,在小号蹲十八天于二月十五日放出来。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恶警以赵德志不参加劳动为由,把他吊在寝室两床之间用电棍电击,用烟头烧手指盖,恶警廉兴踢赵的胸部导致赵德志长期胸痛。

    大法弟子彭树全拒绝写“三书”被二中队长恶警刁雪松、恶警教导员高中海、龙葵斌、恶警副大队长刘伟,利用犯罪人员把彭树全十个手指甲用烟头全都烫伤,以至于好几个月不能自理。大法弟子铁士杰、李云彪因拒绝背所规、唱邪歌,被恶警金庆富、刁雪松上大挂、用膝盖头猛击胸部、腹部。(2009/4/23)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董向辉炼功,又遭恶警龙奎斌毒打。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双城法轮功学员徐玉山喊“法轮大法好”,遭毒打,现仍被严管。徐玉山二零零六年10月11日被转队时,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刘伟毒打关进普教队严管至今(2007年5月10日)

    二零零七年八月底,由邪恶龙奎斌、高忠海、刁雪松、金庆富动手给大法弟子李云彪“上大挂”用皮鞋猛踹其头部。

    奥运期间,在中共恶党的唆使下,黑龙江绥化劳教所的狱警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栽赃、制造谣言,说什么法轮功列为奥运不稳定因素,为防奥运期间找麻烦上访,要严厉制裁、严管等等。

    目前(二零零八年九月三十日)在绥化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的大法弟子有:王德海、路士杰、赵德志、张传喜、曹景栋、程守祥、宋文涛、姚柱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是:郑有良、高宗海、龙奎彬、刘伟、廉兴、石健、李诚春、李喜春、刁雪松等。

    恶报结果:
    祸及亲人 - 亲人死亡

    恶报描述:
    龙奎滨父岁数不大,于2006年去世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部份恶警遭恶报事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龙奎斌 0455--8110783 13836411082

    迫害导致:
    迫害导致生活不能自理;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关小号剥夺睡眠精神酷刑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电刑打骂威胁/恐吓监视/跟踪扎竹签吹凉风坐/锁在铁椅子上电击“背扣子上大挂”体罚双手十指烟头全部烫黑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富锦市张淑兰含冤离世-丈夫瘫痪
    石头砸身逃死劫-三年冤狱遭恶警毒打致残疾
    兴安血泪(二)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图-
    绥化劳教所的罪恶(图)
    优秀大学生王长海两次遭劳教折磨(图)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李绍铁在两劳教所遭酷刑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将很多大法弟子迫害致伤
    黑龙江绥化市劳教所参与非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
    关于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警察违法犯罪的投诉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
    绥化劳教所奥运期间加重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近况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近几个月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绥化劳教所对孔令金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黑龙江伊春市大法弟子廉涛遭受严重迫害
    绥化劳教所恶警刘伟、高中海等近期酷刑迫害案例
    绥化劳教所二大队一中队恶警毒打大法弟子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高压电棍迫害大法弟子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及现世现报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近期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情况
    黑龙江富锦市大法学员李绍铁牙被打掉、脚趾盖被拧掉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案例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恶警恶行录

    所在单位:
    绥化劳教所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电话:0455-8355907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
    电话:0455-8355907
    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受迫害人:
    彭成; 李绍(少)铁; 董向辉; 姚柱; 张传喜; 路士杰; 廉清; 盛晏彬; 彭(朋)树权(树全); 盛艳军(盛彦军); 徐玉山; 孙家东(孙加东); 林玉森; 李树文; 程守祥; 王长海; 于爽; 李绍铁; 晏树斌(闫树彬); 李昌新; 赵德志; 孔令金; 廉涛; 廉涛; 李少铁(李绍铁); 李云彪; 寇俊江; 缪树军; 白树林; 任忠良; 潘英坤; 杜柏阳; 宋文涛; 彭树权; 

    更新日期: 2017/3/30 1:1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