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刘伟

    简介:
    刘伟
    (Liu,Wei),男 ,38岁,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一大队包夹。黑龙江望奎县人,一中队副中队长。(此人是地痞,是迫害骨干)泯灭人性的对大法弟子恣意打骂。

    刘伟是十大打手之一,排行第三。他说:我不叫你出去,你就得死到这里,即使出去也走不出这个大门,走出这个大门我也安排外边的人把你整死!

    恶警刘伟是绥化劳教所的主要打手之一,很邪恶,他一说话就骂人,他公开对法轮功学员说:“我就叫你知道知道绥化劳教所邪恶到什么程度。”

    恶警刘伟贪占法轮功学员的钱。大庆的一个姓董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身体很虚弱,二零零七年秋天解教后钱卡上五百元钱,到期卡上钱不给退,被刘伟揣入自己腰包。刘伟多次洋洋自得地说:“我打死多少法轮功(学员),就埋在劳教所后面砖厂坑里头。”

    恶警刘伟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为××党卖命,对大法弟子极其邪恶、残酷迫害。刘伟不但恶毒而且贪得无厌,经常敲诈学员财物。大法弟子在劳教所里被强制挑装牙签,他常常延长干活时间向所里表现自己,以求功绩。

    2002年11月末,刘伟伙同高宗海对大法弟子王德海进行殴打,抓头撞墙,当时王德海身体非常不好。

    2003年3月,刘伟、高宗海、龙奎斌等人经常对关押小号的大法弟子孙嘉东殴打并电击。2003年3月,刘伟积极参与迫害从富裕劳教所转至绥化劳教所10多名大法弟子,采用殴打、体罚、辱骂、电击、恐吓等卑劣手段。

    2003年3月,干警曾令军等人将伊春大法弟子王长海带到办公室毒打,其内脏被严重打伤。

    2003年3月,恶警范晓东、刘伟和高中海指使犯人王荣、马春利等六人,对大法弟子郑树忠轮番不停地毒打,直至打成重伤。就在郑树忠生命垂危之际,恶警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威逼利诱劳教犯人马春利等人作伪证(伪证:大法弟子郑树忠“为追求圆满用头撞暖汽片、撞床头等”造成伤害),妄想用栽赃陷害、借刀杀人等手段来逃脱法律惩制。

    2003年的一天,刘伟一嘴巴子将大法弟子许学志打昏在地,许学志2、3分钟才苏醒过来。

    2003年4月,将大法弟子孙家东关入小号,干警将其固定在老虎凳上,把录音机放到最大音量,对其进行几日的精神及肉体折磨。二大队教导员高忠海对孙家东拳打脚踢,又用30万伏高压电棍触碰其身体。七日后,恶警将孙家东带到办公室,干警高忠海、龙奎斌、刘伟三人对其身体猛烈攻击,高忠海甚至将鞋跟踢掉,又将他关入小号。

    2003年8月,干警龙奎斌、刘伟等人不让王长海睡觉长达40多天,使身体和精神遭受严重的摧残。

    2003年8月,刘伟、高宗海、龙奎斌、杨波、石剑等迫害大法弟子周兆祥、付川,采用殴打、体罚、恐吓、看诬蔑大法师父的录相等方式。

    2003年9月,绥化劳教所恶警刘伟用拇指粗的两股电缆线系两个比拳头大的疙瘩,毒打周兆祥的背、腿两个多小时,抽打了一千多下,伤处呈紫黑色。恶警高忠海用皮鞋踢的他滚来滚去,踢踹了四、五百脚。王某扇了他四、五十个耳光。刘伟用不锈钢杯往他胸部击压,五脏受到损害。

    2003年10月12日由鸡西劳教所被转至绥化劳教所。第二日早上八点左右二大队教导员杨波和高宗海、刘伟三人,将刘宇固定在两床中间,脚上用铜丝拴住然后连接在30万伏高压电棍上,打开电源人就飞到半空中,电源一停人就摔在地上;就这样从早上八点多至下午两点多,刘宇身体严重受伤。狱警还扬言要继续进行酷刑折磨。

    2004年11月,刘伟、陈新龙、廉兴等人对齐台河市60多岁的大法弟子姜成久进行了严重迫害。

    2005年3月,刘伟、陈新龙、曾令军、廉兴等人对大庆大法弟子战音阁、张斌两人进行为期一个多星期昼夜迫害,主要采用电击、殴打、体罚、恐吓、浇凉水等卑鄙手段。

    2005年3月15日,恶警用狼牙铐将大法弟子安森彪反铐,将大法弟子战音阁、张斌一同绑架到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安森彪腕上的铐子嵌入肉里,痛苦不堪。恶警刘伟指使犯人将大法师父法像塞到安森彪的臀部底下、放入裤子里。

    2006年法轮功学员孙德昌被警察刘伟、一中队队长廉兴等人殴打。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一大队副大队长刘伟、李来春,教导员李春喜、中队长廉兴、二中队长刁雪松、警察金庆富、李键、石剑(音)、田之政、于开友、郑有良、高宗海、龙奎彬、李喜春等极为恶劣。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有的被吊挂、背吊、头上蒙塑料袋、烟熏、火烤、灌芥末油、浇凉水、坐铁椅子、用烟头烧手指甲、竹签钉手指甲、电棍电、胶皮棒打、拳打脚踢、扇耳光、罚站、剥夺睡眠、超时奴役劳动、控制不让去超市买食品、用品、不许上厕所等等。他们逼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三书”(悔过书、决裂书等),进行各种精神摧残。

    2006年中国新年过后,大法弟子廉涛要求见劳教所所长,反映值班干警随便打人,且干活超时最长多达14个小时情事,他带着6名干警对廉涛进行了惨无人性的毒打,把廉涛打的两眼看不着路,满身都是青紫斑痕。大法学员汪志干,由于对大队规定超时劳动和干警随便打骂人提出意见,当省司法局的人到劳教所检查工作时,两次准备反映情况,结果两次遭到恶警刘伟和刀雪松的毒打并被加期。

    七台河市壮兴农场学员闫树彬因拒绝“转化”,多次被队长陈欣龙用电棍电击。一次因劳动任务无法完成,就被副队长刘伟叫出,打的鼻口出血。

    刘伟与三中队的其他恶警曾经往大法弟子战音阁身上泼冷水,用几根电棍同时电击,电了七天,身上都电糊了。还有大法弟子李绍铁经常被他打的鼻青脸肿,满头是包。

    大庆法轮功学员李业权于2006年4月转到绥化劳教所。在绥化劳教所,李业权多次被恶警曾令军、高中海、刁雪松、刘伟等人,用电击、火烧、拳脚等各种酷刑迫害,在绝食九个月后,生命垂危,奄奄一息,血压高压才50的情况下才释放。

    2006年7月份,该所二大队的龙奎斌(副教导员)开恶党的会回来后,安排唱歌颂恶党的歌。大法弟子因不配合邪恶之要求,拒绝参加唱歌,7月12日,恶警便将大法弟子的双手用铁铐吊扣在暖气管上,把师父的法像强行放到大法弟子的内裤里,紧贴生殖器官,而后用有压力的深井自来水(手放进水里一会感觉刺骨的痛)浇大法弟子的后脑勺部,时间不长,李昌新等几人被冰至休克倒地。同时恶警廉兴用警棍击打大法弟子的头部。参与迫害的恶警有:高中良(教导员),龙奎斌,刘伟(副大队长),廉兴(一中队长),刁某(中队长)。

    2006年春节前十天,恶警刘伟(主恶)、龙奎斌、高中良、廉兴和曾某将大法弟子晏树斌置于墙边,用脚踹其腹部,用电棍电,致使晏树斌身体出现便血,多时便一小碗的血,至今仍在便血。

    2006年中国新年过后,由于值班干警随便打人,而且干活(挑牙签等)超时最长多达十四个小时,大法弟子廉涛要求见劳教所所长,恶警刘伟带着六名干警对廉涛进行了惨无人性的毒打,把廉涛打的两眼看不着路,满身都是青紫斑痕。两日后打人的恶警从中队长升为副大队长。

    2006年9月18日,大法弟子赵德志因看师父经文,被刘伟、廉兴等恶警用电棍连打两小时,臀部、脚、大小臀、腹部均被打成紫色,不能坐着。9月21日,该所强迫大法弟子做奴工,强制完成规定的定额,加倍延长劳动时间,每天早六时至晚八时三十分,除集体放便和用餐时外,其余时间均为劳动占用。不完成定额的他们用威胁,打骂,体罚,虐待等卑鄙日手段对待。

    大法弟子白树林,赵德志因拒绝唱恶党歌,被恶警刘伟关小号迫害。

    2006年9月22日早餐,被关押在二大队一中队的全体大法弟子绝食,罢工,抵制迫害。上午八时许,主恶刘伟来到一中队车间破口大骂,让绝食的站出来。指使恶人林玉国,韩福江等对站出来的人员进行毒打,将李昌新左肋打断二根,后把其中一部份人带到大队室,边打边追问绝食之事。其中缪树军被打成脑震荡,右侧偏瘫。

    这样还要到车间坐着,不许休息,六十三岁的刘贵臣耳被打出血,在迫害缪树军时,刘伟在缪树军身前问,石剑手持电警棍在身后踹,打头部太阳穴,留下了深深的警棍痕迹。恶警威胁缪树军本人及其家人,不许将此事传出去。上级来检察时,他们便把缪树军藏锁到库房去禁闭起来。

    2006年某天七点二十开饭,刘伟冲着众大法学员破口大骂,然后大喊道:都谁参加绝食、罢工?都给我站出来。当时有十人站起来。刘伟让站成一排,并唆使那些普教殴打大法学员。几个普教冲出来对大法学员拳打脚踢,打完后就一个个带到车间办公室训话。后来狱警就把十人带回监室空屋,还跟着两个普教侯世臣和林玉国,到监室内两个普教又一次殴打。

    绥化劳教所以副大队长刘伟、教导员高中海、副教导员龙奎斌、一中队长廉兴、二中队长刁雪松最恶,摧残手段极其残忍。黑龙江省邪党有关部门2006年秋,将多处劳教所男法轮功学员转到绥化劳教所实行更残酷的迫害。

    恶警刘伟伙同刁雪松用牙签把法轮功学员彭成手指尖、双腿扎的不听使唤,行走时得用手拽着膝盖向前挪动。穆棱法轮功学员缪树君,胃被打坏,不能进食,吃了就吐,体重从190斤降下到120斤,最后不行了才保外就医,生死未卜。

    在恶警刘伟唆使下,王树山、韩某、侯某等四个普犯象疯狗一样扑向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把法轮功学员李昌新肋骨打折了两根,脚被迫害的不能正常走路,恢复好后才能踮脚走,恶警还罚李昌新每天晚上坐在小凳子上,不到半夜不让上床睡觉,持续了三个来月。

    2006年11月,孙吴县王德海因拒绝承认所谓的“劳教人员”身份,被恶警刘伟、刁雪松等人关进小号长达十五天,在小号期间王德海被高忠海,刁雪松脱光衣服吊起来把仙人掌的刺砸碎和辣椒面拌一块往王德海的小便、小腹等处搓,抹上之后用布缠上,再把耳朵戴上耳机子放上音乐,音乐放到最大声不让睡觉,吊的王德海大小便失禁,昏过去了,最后出现生命危险才把他放下来。

    一个多月后,高忠海,刁雪松又把王德海吊在学员寝室第九寝室上铺上,刁雪松用手全力打拉四十多个嘴巴子,并用烟头烫他。从早晨9点多钟一直吊到下午近四点钟才把他放下来。

    2007年1月份,恶警逼法轮功学员李绍铁坐小凳,李不从恶警就大打出手;在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阻止,并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将其中的盛延勤和廉涛毒打后强迫坐铁椅子,送小号吊十天,两名法轮功学员出来时已不能行走。李绍铁当天被打休克后,生活不能自理。

    恶警用电棍电击白树林和赵德志,强逼白树林坐铁椅子听“地狱之音”录音带;白不听拽下来,恶警用胶带将耳机粘在耳朵上,再放高音震;白没办法就绝食抗议。恶警高中海踢赵德志的脖子,并将门开着冻二人,在小号蹲18天,于2月15日放出来。

    2007年3月15日,恶警以赵德志不参加劳动为由,把他吊在寝室两床之间用电棍电击,用烟头烧手指盖,恶警廉兴踢赵的胸部导致赵德志长期胸痛。

    2007年4月24日,法轮功学员董向辉炼功,又遭恶警毒打。

    2007年4月27日,双城法轮功学员徐玉山喊“法轮大法好”,遭毒打,现2007年5月10日仍被严管。徐玉山2006年10月11日被转队时,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刘伟毒打关进普教队严管至今〈2007年5月10日〉。

    2007年8月,双城法轮功学员徐玉山,被恶警高中海、刘伟、刁雪松、石剑等人吊打,电击4─5天之久,用酷刑“蚂蚁上树”进行残酷折磨(所谓蚂蚁上树,就是生殖器被抹上糖水,然后放上抓来的蚂蚁,让蚂蚁去咬)。

    2007年10月底,老年法轮功学员孙德昌被刘伟、连兴、刁雪松等殴打迫害。

    双鸭山市四方台矿的大法弟子齐文彬不唱邪党歌曲,不背所谓所规队纪,遭到恶警高忠海、刁雪松、刘伟的迫害:吊起来,用针穿手指盖,用电棍电小便、脚等敏感处,并用烟头烤眼皮、鼻孔直到烤出燎泡,施酷刑长达七个多小时。齐文彬在2008年6月6至7日开始出现头晕,一天比一天重,出现语言不清、眼前发黑、手脚不好使,大小便不通,后经导尿才尿出来。

    奥运期间,在中共恶党的唆使下,黑龙江绥化劳教所的狱警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栽赃、制造谣言,说什么法轮功列为奥运不稳定因素,为防奥运期间找麻烦上访,要严厉制裁、严管等等。

    劳教所打着什么“稳定场所”和“建设和谐”的旗号大打出手。他们不准法轮功学员看电视,不准饮用开水,不准打电话、购买物品,更不准与亲人接见。队里所有警察一齐出动,把大法弟子一个个找去,将他们隔离并绑起来,逼迫他们唱所谓的改造歌曲,学习什么所规队纪,念他们制定的所谓“报到词”,不说不唱就打骂、体罚、罚站,一站就是几小时,不论年龄大小都一样。恶徒用电棒、胶皮棒抽打大法弟子,使用绳锁,用烟头烫,用火烧手指、脚趾。劳教所强制大法弟子超时奴役劳动,粘牙签,每天16小时以上,有时还逼着加班加点。更无理的是,恶徒不让大法弟子上厕所,上厕所必须说报告,否则不让去。不配合、不服从邪恶的迫害的弟子就都被吊起来,恶徒还在他们耳朵上插上耳机,大声放诬蔑法轮功的录音带,给他们灌辣椒水、芥末油,用塑料袋把他们的头套住不让呼吸。在如此严重的迫害下,多数大法弟子身体状况不好,有几个五十多岁的老学员坚持不住都晕倒了。

    2008年1月3日,因为这些恶警让大法弟子们唱歌颂恶党好的歌曲,宋文涛老人认为这些歌曲都是欺骗人的,警察几乎天天毒打大法弟子,拒绝唱,恶警廉兴、田之政、李成春、刘伟等恶徒蜂拥而上开始毒打,老人还不唱,他们就把老人双手反绑吊起来毒打5个多小时。然后往头上套塑料袋,系严后用烟头烧个窟窿,往里吹烟熏。往眼里抹芥末油,还毒打直到老人说眼睛不行了,他们也没有放松对老人的迫害。

    2008年3月24日,中共当局人员把张天军非法劳教2年,绑架到了绥化劳教所,一进劳教所恶警逼迫写三书,他不写,指导员高中海、副指导员刘伟、副队长尤奎斌对他殴打,打的头昏眼花。他们看他不写,就让犯人替他写。把他绑架到号间,中队长刁雪松指使犯人经常打他,还说对你们炼法轮功的只要不打死就行。犯人们他就开始殴打炼法轮功的,还经常勒索钱物等等。

    目前(2008年9月30日)在绥化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的大法弟子有:王德海、路士杰、赵德志、张传喜、曹景栋、程守祥、宋文涛、姚柱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是:刘伟、郑有良、高宗海、龙奎彬、廉兴、石健、李诚春、李喜春、刁雪松等。

    大法弟子彭树全拒绝写“三书”被二中队长恶警刁雪松、恶警教导员高中海、龙葵斌、恶警副大队长刘伟,利用犯罪人员把彭树全十个手指甲用烟头全都烫伤,以至于好几个月不能自理。大法弟子铁士杰、李云彪因拒绝背所规、唱邪歌,被恶警金庆富、刁雪松上大挂、用膝盖头猛击胸部、腹部。(2009/4/23)

    恶警刘伟指使犯人将大法师父法像塞到安森彪的臀部底下、放入裤子里。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这天早晨,一大队共有六十七人,其中有三十多人是法轮功学员。)接到前楼(狱警办公楼)通知,让在押人员去擦玻璃。那天是大队长潘巨英当班,他点了三十一名在押人员,廉易坤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廉易坤有惧高症,腿上还有伤,不想去,大队长潘巨英在走廊对着门说:“今天拖也把你拖去,死也叫你死在外边。”潘巨英和教导员范小东带着三十一名在押人员到了前楼。大队长潘巨英带一部份人在二楼,教导员带一部份人在五楼,廉易坤就被安排在五楼。上午八点四十分,廉易坤在被强迫擦玻璃时从绥化劳教所大门口狱警办公楼五楼掉下身亡。

    廉易坤死的前一天晚上,还遭受包夹刘伟(黑龙江望奎县人)的打骂。刘伟在廉易坤坠楼事件发生后,被绥化劳教所提前三个月释放。劳教所犯人要提前释放必须要经过减期,刘伟没有减期。

    恶报结果:
    患病

    恶报描述:
    刘伟现患腰椎盘突出,走路直不起腰,连他自己都对普犯说:我胳膊痛,打人打的遭报应了。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部份恶警遭恶报事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刘伟 电话:0455-8322484 0455-8110788
    手机13945544442 QQ号:1021444

    迫害导致:
    迫害导致生活不能自理;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关小号剥夺睡眠精神酷刑勒索钱财电刑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铐在某处上打骂威胁/恐吓监视/跟踪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扎竹签践踏信仰逼迫放弃信仰性侵害(包括男性)锥刑烧烫钉指甲敲诈/掠夺/破坏财物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双手十指烟头全部烫黑用刺激物涂抹眼部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省公安厅国保处副处长杨波的犯罪事实
    黑龙江伊春市廉易坤被绥化劳教所迫害致死经过
    2012年1月哈尔滨610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浪子回头做好人-反遭中共多次迫害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图-
    我在黑龙江富裕、绥化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张天军多次被毒打折磨
    绥化劳教所的罪恶(图)
    牡丹江农管局宋文涛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将很多大法弟子迫害致伤
    关于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警察违法犯罪的投诉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警察犯罪事实
    曝光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行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
    绥化劳教所奥运期间加重迫害大法弟子
    绥化劳教所对杨晓锋、齐文彬等大法弟子的迫害
    绥化劳教所是罪孽深重的黑窝
    黑龙江省绥化市劳教所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近况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近几个月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绥化劳教所恶警高忠海、刁雪松、刘伟、金清富的恶行
    157312.html#2007-6
    黑龙江伊春市大法弟子廉涛遭受严重迫害
    绥化劳教所恶警刘伟、高中海等近期酷刑迫害案例
    绥化劳教所二大队一中队恶警毒打大法弟子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高压电棍迫害大法弟子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及现世现报
    绥化市劳教所非法关押着六十多男大法弟子
    绥化劳教所的兽行──把嘴粘上用开水烫
    绥化劳教所恶警部份犯罪事实
    绥化市劳教所恶警迫害死大法学员19人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责任人及其犯罪事实
    大庆安森彪遭折磨 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图)
    大陆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案例
    绥化劳教所酷刑两例:轮番毒打至垂危 电击皮焦流黑血
    绥化劳教所的血腥暴力:浑身全是水泡,胸脯、骼膊焦糊一片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事实

    所在单位:
    绥化劳教所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电话:0455-8355907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
    电话:0455-8355907
    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受迫害人:
    于永清; 张洪宇; 彭成; 姜成久; 王道海; 董向辉; 姚柱; 张传喜; 路士杰; 汪志干; 廉清; 盛晏彬; 李冒新; 赵丰慧; 程守祥; 孙家东(孙加东); 王长海; 安森彪; 晏树斌(闫树彬); 李昌新; 刘贵臣; 赵德志; 孙德昌; 廉涛; 郑树忠; 李树文; 陶永春; 李少铁(李绍铁); 徐玉山; 许学志; 关长安; 缪树军; 刘宇; 齐文斌(齐文彬); 彭(朋)树权(树全); 白树林; 任忠良; 潘英坤; 张天军; 宋文涛; 杨伟兵; 廉易坤; 李业泉(李业权); 汪志谦; 王德海; 周兆祥; 盛彦勤(彦芹/延芹); 

    更新日期: 2017/5/4 8:0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