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高忠海

    简介:
    高忠海
    (Gao,Zhonghai),男 ,41岁,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二中队教导员。小名大海。经常口出恶语,诽谤大法。

    绥化市劳教所二大队以管教高中海为主的几个干警别出心裁。在本大队寝室私设刑堂,利用二层铺给大法弟子上大挂:两只手用手铐反吊在二层铺上,脚离地或跷脚(两种形式都用过)一吊一天不等。大法弟子王德海,一个五十六岁的老人被吊一天,张成林(大法弟子)也被吊过。恶警高中海在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时,狂妄的叫嚣:“为什么一般的劳教所关不了法轮功,是因为他们的手段不行!”

    还有高中海用牙签扎大法弟子铁志杰右手拇指甲内侧近二厘米深,残忍至极。一位双鸭山市的法轮功学员,因拒绝参加打太极拳,被二大队副教导员高中海带着五个恶警毒打了一个多小时,打的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

    二零零一年绥化劳教所对大法弟子周兆祥进行药物迫害二十多天。绝食期间又高又壮的恶警参与灌食迫害,粥里加进了一种药物,周兆祥被灌到胃里之后火辣辣的、针扎一样、四肢无力,参与的有副大队长高忠海。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法轮功学员董广文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由于不配合他们的“转化”被高忠海教导员关小号,又被陈新龙队长非法加刑二十天。

    自二零零一年十月起,恶人高中海凶狠残暴,诡计多端,利用恶警行凶。恶警范晓东、曾令军、陈新龙、刘伟龙、奎斌等被高中海任意利用。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期间高中海一手策划安排了大面积的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将大法弟子任忠良用四把电棍电击下肢等部位。将任忠良下肢电焦冒黑血。又吊铐二天二宿,又将大法弟子潘英坤、李树文等强行长期坐老虎凳十天之久。两位大法弟子全身浮肿、走路困难。高中海贪赃枉法,流氓成性。长期利用流氓手段管制普教人员的加减期来勒卡钱财倒卖刑期谋取私利。

    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期间,杨波与高中海指使手下打手范晓东、曾令军、季健等近十名恶徒,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潘英坤、李树文、任忠良等二十人进行长达十天的毒打、电击、上吊扣、坐老虎椅等酷刑,恶警们在使用暴力毒打法轮功学员中,杨波、高中海同时公开叫嚣:如果不转化、揭批法轮功只有死路一条。

    自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起,绥化劳教所二大队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了为期十五天的强制洗脑和酷刑。以恶警杨波、高中海、范小东、曾令军为首的一伙恶人对大法弟子进行殴打,用三十万伏的电棍电击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们的皮肤都被电焦了。

    二零零二年,教导员高忠海、队长范晓东、副队长曾令军、干警李健、教导员杨波、恶警刁雪松、石健等恶徒把大法弟子李树文打翻在地,用数个电棍同时电击,逼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期间,恶警杨波与高中海指使手下打手范晓东、曾令军、季健等近十名恶徒,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潘英坤、李树文、任忠良等二十人进行长达十天的毒打、电击、上吊扣、坐老虎椅等酷刑,恶警们在使用暴力毒打法轮功学员中,杨波、高中海同时公开叫嚣:如果不转化、揭批法轮功只有死路一条。

    恶人高中海凶狠残暴,诡计多端,利用恶警行凶。恶警范晓东、曾令军、陈新龙、刘伟龙、奎斌等被其任意利用。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期间高中海将大法弟子任忠良用四把电棍电击下肢等部位。将任忠良下肢电焦冒黑血。又吊铐二天二宿,又将大法弟子潘英坤、李树文等强行长期坐老虎凳十天之久。两位大法弟子全身浮肿、走路困难。高中海贪赃枉法,流氓成性。长期利用流氓手段管制普教人员的加减期来勒卡钱财倒卖刑期谋取私利。

    二零零三年三月,恶警范晓东、刘伟和高中海指使犯人王荣、马春利等六人,对大法弟子郑树忠轮番不停地毒打,直至打成重伤。就在郑树忠生命垂危之际,恶警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威逼利诱劳教犯人马春利等人作伪证(伪证:大法弟子郑树忠“为追求圆满用头撞暖汽片、撞床头等”造成伤害),妄想用栽赃陷害、借刀杀人等手段来逃脱法律惩制。

    二零零三年四月,高中海对大法弟子孙家东拳打脚踢,又用三十万伏高压电棍触碰孙家东身体。七日后,孙家东被带到办公室,高中海和龙奎斌、刘伟三人对孙家东身体猛烈攻击,又将孙家东关入小号。

    二零零三年九月,绥化劳教所恶警刘伟用拇指粗的两股电缆线系两个比拳头大的疙瘩,毒打周兆祥的背、腿两个多小时,抽打了一千多下,伤处呈紫黑色。恶警高忠海用皮鞋踢的他滚来滚去,踢踹了四、五百脚。王某扇了他四、五十个耳光。刘伟用不锈钢杯往他胸部击压,五脏受到损害。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三日,高中海和二大队教导员杨波和刘伟三人,将大法弟子刘雨固定在两床中间,脚上用铜丝拴住然后连接在三十万伏高压电棍上,打开电源人就飞到半空中,电源一停人就摔在地上;就这样从早上八点多至下午两点多,刘雨身体严重受伤。

    大法弟子潘兴坤被四五个干警打四个多小时,又用电棍电三、四个小时,而且是没有穿衣服。打潘兴坤的恶警有范晓东、金庆富、高中海、李健等。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大法学员李绍铁被佳木斯市铁路公安处送往绥化劳教所,十六日开始遭到迫害。恶警高中海上前问“你还炼不炼了?”李绍铁说“炼。” 高中海就用脚后跟在李绍铁的脚趾盖碾了好几圈,鲜血从脚上直流,脚趾盖碾掉了好几个。这时的李少铁已被折磨的昏死过去了,等他醒来看见狱医在掐人中,给他量血压,高压一百九十,低压一百五十。。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七号,犯人向指导员高中海报告李绍铁炼功。高中海体重一百七十多斤,示意犯人刘海波(依兰大莲河的)把李绍铁穿的拖鞋扒掉,穿白袜子站在水泥地上。高中海恶狠狠的单腿用皮鞋后跟踩住李绍铁右脚趾头,边踩边用劲拧:“我叫你炼。”当时白袜子被血染成红袜子,李绍铁脚的大拇趾和二拇趾趾甲盖全部脱落。短短三天被剥层皮。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开始,高忠海等恶棍接连四、五天对大法弟子曹景栋电击,曹景栋被折磨的眼睛充血,全身到处是伤,关了六天小号,始终被锁在老虎凳里。

    二零零六年三月份,高忠海对新被劫持来的两名不唱歌的大法弟子拳脚殴打,并使用电棍电击。

    大庆法轮功学员李业权于二零零六年四月转到绥化劳教所。在绥化劳教所,李业权多次被恶警曾令军、高中海、刁雪松、刘伟等人,用电击、火烧、拳脚等各种酷刑迫害,在绝食九个月后,生命垂危,奄奄一息,血压高压才五十的情况下才释放。

    高忠海主抓“转化”,一直积极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曾多次指挥参与毒打大法弟子,无故关禁闭。有一牡丹江学员被打至胸部重伤后“保外就医”。很多迫害都是他指使并直接参与的。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大法弟子彭树权因为坚持修炼大法,恶警将他上大挂,用胶带将嘴粘上不让出声,往鼻子里插燃着的烟三盒、插大蒜、辣椒,用火烧阴毛,全部烧着,用烟头、打火机烧手指头都烧熟了,还用电棒电。迫害恶人有:高中海(现任半开放一大队教导员);刁雪松(现任半开放一大队二中队队长);王伟(现任半开放一大队二中队副队长);马大成(普教学员);孙亚军(普教学员)

    绥化劳教所以副大队长刘伟伙同刁雪松用牙签把法轮功学员彭成手指尖、双腿扎的不听使唤,行走时得用手拽着膝盖向前挪动。穆棱法轮功学员缪树君,胃被打坏,不能进食,吃了就吐,体重从一九零斤降下到一二零斤,最后不行了才保外就医,生死未卜。法轮功学员李昌新,被毒打后行走需要搀扶,上楼要扶着楼梯。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七年六月,绥化市劳教所一大队教导员高忠海、副大队长刘伟、二中队中队长刁雪松、干警金清富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大法弟子王德海因不穿校服被关进小号长达十五天,在小号期间王德海被高忠海,刁雪松脱光衣服吊起来把仙人掌的刺砸碎和辣椒面拌一块往王德海的小便、小腹等处搓,抹上之后用布缠上,再把耳朵戴上耳机子放上音乐,音乐放到最大声不让睡觉,吊的王德海大小便失禁,昏过去了,最后出现生命危险才把他放下来。

    一个多月后,高忠海,刁雪松又把王德海吊在学员寝室第九寝室上铺上,刁雪松用手全力打拉四十多个嘴巴子,并用烟头烫他。从早晨9点多钟一直吊到下午近四点钟才把他放下来。

    二零零七年一月份,恶警逼法轮功学员李绍铁坐小凳,李不从恶警就大打出手;在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阻止,并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将其中的盛延勤和廉涛毒打后强迫坐铁椅子,送小号吊十天,两名法轮功学员出来时已不能行走。李绍铁当天被打休克后,生活不能自理。

    恶警用电棍电击白树林和赵德志,强逼白树林坐铁椅子听“地狱之音”录音带;白不听拽下来,恶警用胶带将耳机粘在耳朵上,再放高音震;白没办法就绝食抗议。恶警高中海踢赵德志的脖子,并将门开着冻二人,在小号蹲十八天于二月十五日放出来。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恶警以赵德志不参加劳动为由,把他吊在寝室两床之间用电棍电击,用烟头烧手指盖,恶警廉兴踢赵的胸部导致赵德志长期胸痛。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董向辉炼功,又遭恶警毒打。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法轮功学员徐玉山喊“法轮大法好”,遭毒打,现仍被严管。徐玉山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被转队时,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刘伟毒打关进普教队严管至今(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

    恶警于雪松、高中海用牙签刺大法弟子铁士杰的手指尖,还用烟头烧大法弟子庞树全的手指尖。

    二零零七年四月被非法劫持到绥化劳教所。在劳教所里,齐文彬遭到凶残的折磨。齐文彬刚到这个劳教所时,被要求每天饭前要唱一只邪党的歌曲,背所谓的“五要十不准”,齐文彬拒绝,遭到恶人残酷的折磨。邪恶之徒把齐文彬同监舍的人都撵走,刁雪松(队长)和高忠海(教导员)把齐文彬的双手反扣背后再吊起来挂在二层铺上,用电棍电齐文彬的脚心、胸前(心脏),最后电睾丸……用打火机烧齐文彬的脖子后面,用烟头烤眼睛,把烟头插到鼻孔里烧,烧面部鼻子的两侧,把肉都烤冒烟了,还熏眼睛……邪恶之徒一边行凶还一边审问:“你知道我为什么烧你吗?”

    二零零七年八月份,高忠海等邪恶之徒给大法弟子徐玉山“上大挂”(即同时在头上用胶带绑一收音机,找出杂音台,调节到最音量,将耳机塞入人的耳朵,用胶带缠紧),用点着的香烟烧指甲,电棍电、打骂……一天一宿徐玉山不屈服,用酷刑“蚂蚁上树”进行残酷折磨(所谓蚂蚁上树,就是生殖器被抹上糖水,然后放上抓来的蚂蚁,让蚂蚁去咬)。要求徐玉山无条件进食,并迫使徐玉山在进食的第三天参加队列训练等。

    二零零七年八月底,由邪恶高忠海、龙奎斌、刁雪松、金庆富动手给大法弟子李云彪“上大挂”用皮鞋猛踹其头部,九月份,大法弟子刘方明因在厕所与另一中队的“普教(因偷、抢等劳教的人员)”说话,被值班普教权洪伟发现后大骂,经包寝干警转交,结果被高忠海、刁雪松、金庆富等恶警用“上大挂”,头套方便袋等方式迫害,并被加期,罚码小凳,唱歌、背监规半个月之久。

    双鸭山市四方台矿的大法弟子齐文彬不唱邪党歌曲,不背所谓所规队纪,遭到恶警高忠海、刁雪松、刘伟的迫害:吊起来,用针穿手指盖,用电棍电小便、脚等敏感处,并用烟头烤眼皮、鼻孔直到烤出燎泡,施酷刑长达七个多小时。齐文彬在二零零八年六月六至七日开始出现头晕,一天比一天重,出现语言不清、眼前发黑、手脚不好使,大小便不通,后经导尿才尿出来。

    绥化劳教所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有:一大队教导员高中海、副教导员龙奎斌、中队长叼雪松、干警金庆富、干警王小斌。犯人孙成富、犯人孙立峰。

    教导员高中海说:“你喊啊,你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抓住丁学森的头发从二楼的物品室拖到一楼的寝室。丁学森当时喊:“警察打人了”。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四日中共当局人员把张天军非法劳教二年,绑架到了绥化劳教所,一进劳教所恶警逼迫写三书,他不写,指导员高中海、副指导员刘伟、副队长尤奎斌对他殴打,打的头昏眼花。他们看他不写,就让犯人替他写。把他绑架到号间,中队长刁雪松指使犯人经常打他,还说对你们炼法轮功的只要不打死就行。犯人们他就开始殴打炼法轮功的,还经常勒索钱物等等。

    恶报结果:
    祸及亲人 - 亲人伤残

    恶报描述:
    高中海的妻子被自家亲属砍断腿于二零零六年年底才出院回家。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部份恶警遭恶报事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电话:0455-8110784 0455-8323562

    迫害导致:
    迫害致生命垂危;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关小号电刑老虎凳穿着鞋踩在脚上来回转关禁闭逼迫放弃信仰“背扣子上大挂”火烧炮烙性侵害(包括男性)坐/锁在铁椅子上用尖锐物割皮肤扎竹签吹凉风十指插钢针或牙签双手十指烟头全部烫黑践踏信仰洗脑/送洗脑班其它酷刑剥夺睡眠加期(延期)/超期关押严管体罚钉指甲摧残性灌食强行施药绑架/劫持非法关押非法劳教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黑龙江省公安厅国保处副处长杨波的犯罪事实
    坚持信仰遭迫害-北京董广文控告元凶江泽民
    石头砸身逃死劫-三年冤狱遭恶警毒打致残疾
    黑龙江勃利县法轮功学员黄跃吉被迫害离世
    浪子回头做好人-反遭中共多次迫害
    浪子回头-今遭迫害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刘翔四次遭绑架经历
    黑龙江李绍铁在两劳教所遭酷刑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
    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张天军多次被毒打折磨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将很多大法弟子迫害致伤
    黑龙江绥化市劳教所参与非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
    揭露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残酷与长期图谋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
    绥化劳教所对齐文彬的残害
    绥化劳教所对杨晓锋、齐文彬等大法弟子的迫害
    绥化劳教所对杨晓锋、齐文彬等大法弟子的迫害
    绥化劳教所是罪孽深重的黑窝
    黑龙江省绥化市劳教所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近况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近几个月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曝光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恶警和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径
    绥化劳教所恶警高忠海、刁雪松、刘伟、金清富的恶行
    157312.html#2007-6
    黑龙江伊春市大法弟子廉涛遭受严重迫害
    双鸭山的悲惨家庭
    绥化劳教所恶警刘伟、高中海等近期酷刑迫害案例
    黑龙江绥化市劳教所近期对大法弟子的残忍迫害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恶警高中海的违法犯罪事实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及现世现报
    绥化市劳教所非法关押着六十多男大法弟子
    绥化劳教所的兽行──把嘴粘上用开水烫
    绥化劳教所恶警部份犯罪事实
    李业泉绝食九个月后获释 受尽折磨(图)
    我亲眼所见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大陆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
    黑龙江富锦市大法学员李绍铁牙被打掉、脚趾盖被拧掉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案例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恶人恶行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恶警恶行录
    绥化劳教所酷刑两例:轮番毒打至垂危 电击皮焦流黑血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
    绥化劳教所的血腥暴力:浑身全是水泡,胸脯、骼膊焦糊一片

    所在单位:
    绥化劳教所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电话:0455-8355907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
    电话:0455-8355907
    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受迫害人:
    刘雨; 富锦市大法弟子; 双鸭山市大法弟子; 双鸭山市大法弟子; 陈宝玉; 彭成; 许义山; 张成林; 董向辉; 庞树全; 都兴和; 铁士杰; 彭(朋)树权(树全); 刘方明; 徐玉山; 齐文斌(齐文彬); 孙家东(孙加东); 黄耀吉; 潘兴坤; 李立华(利华); 张天军; 李树文; 彭树权; 缪树军; 白树林; 赵德志; 杜柏阳; 廉涛; 李云彪; 寇俊江; 武鸿军(武洪军); 丁学森; 李昌新; 铁志杰; 董广文; 潘英坤; 任忠良; 任忠良; 郑树忠; 郑树忠; 刘宇; 王德海; 李业泉(李业权); 李业泉(李业权); 于爽; 周兆祥; 刘翔; 曹景栋; 汪志谦; 刘志鹏; 李少铁(李绍铁); 

    更新日期: 2019/9/4 19:4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