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曾令军

    简介:
    曾令军
    (Zeng,Lingjun),男 ,二十多岁,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一中队教导员。现为二大队一中队中队长。

    曾令军积极充当打手,以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作为向上爬的资本,多次疯狂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一次欺骗大法弟子说如敢用手将它的烟抓灭便不再逼写保证书,当大法弟子毫不犹豫的将烟头抓入手心,它竟伏在大法弟子手上对着露在外面的烟过滤嘴猛吸,卑鄙无耻可见一斑。

    迫害时间待查,伊春市一名法轮功学员,当时五十八岁,再有十多天就到期解教了。恶警不甘心失败,把他叫到办公室逼他写三书,遭拒绝后,二大队一中队队长范晓东、副中队长曾令军两人对他大打出手,拳脚相加几次打倒在地。回到寝室上床都十分困难,可能是胸膛受伤,时常发出干咳声,因疼痛不敢大声咳嗽。

    1999年,伊春大法弟子王长海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到期后超期关押三个月才将其释放,半年后又被非法劳教三年。

    自2000年以来,恶警曾令军在打人时完全是处于一种变态心理,先大量喝酒后行凶。惯用暴力板拳、窝心脚而在劳教所出名,被其毒打的法轮功学员李喜亮口吐黑血。被毒打过的法轮功学员武洪军、李树文、任忠良等近50人。几年来被毒打过的普教人员也达百人之多。

    2002年10月,法轮功学员被分成二个中队迫害,王长海在二中队被迫害了几天后被转到一中队迫害,当时中队长是陈新龙,此人善于说谎、狡猾奸咋,副中队长是曾令军,此人野蛮粗横、凶狠冷酷。在这里,王长海遭到了他们一个多月的残酷迫害,多人轮流围攻王长海,每天只让睡很少的觉。

    2002年11月,恶警杨波、范晓东、曾令军、李健等30个恶警对大法弟子任忠良、潘英坤等20多人施酷刑:有拳脚毒打、吊铐、坐老虎凳、电棍电等。恶警用四根电棍电击任忠良全身的各个部位,任忠良的两脚被电的肉发焦,腿下肢流黑血,生命垂危。恶警给灌完药后又吊铐三天两夜,也没达到恶警所要的“转化”。同时对大法弟子李树文、潘英坤上刑坐老虎凳,24小时不停地放狂欢曲,不让睡觉,施行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迫害。

    2002年11月25日起,恶警们进行了全封闭式24小时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时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残酷的迫害,他们用多个电棍同时电击一个法轮功学员,直到没电。每天晚上都能听到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惨叫,整个大楼充满了烧焦肉皮的糊味,恐怖气氛充满了整个大楼。还有法轮功学员被关小号,恶警们多人同时凶狠的殴打法轮功学员。参与此次行动的主要有杨波、倪军、高宗海、曾令军、范晓东、龙葵斌等人。

    2002年,教导员高忠海、队长范晓东、副队长曾令军、干警李健、教导员杨波、恶警刁雪松、石健等恶徒把大法弟子李树文打翻在地,用数个电棍同时电击,逼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在2002年11月期间,恶警杨波与高中海指使手下打手范晓东、曾令军、季健等近十名恶徒,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潘英坤、李树文、任忠良等20人进行长达10天的毒打、电击、上吊扣、坐老虎椅等酷刑。

    2003年3月,干警曾令军等人将其带到办公室毒打,其内脏被严重打伤。

    2003年3月从富裕劳教所转至绥化劳教所,武红军被曾令军、高宗海、范晓东等人残酷迫害,武红军在一中队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被残酷殴打,有时一天多次被的打浑身青紫,摸哪哪痛,不让睡觉,被强迫看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的录像,在寝室面壁站着。用烟烫武红军的脸、手等部位,还唆使普犯殴打,还把武红军与肺结核病人关在一起多日。2003年4月武红军被曾令军、范晓东、高宗海暴打,脸被打变形,多日不能正常吃饭。

    2003年4月,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苗兴龙被转至绥化劳教所,当晚,恶警曾令军、范晓冬即对苗兴龙拳打脚踢,当晚用4根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武洪军。当天晚上恶警强制苗兴龙面壁在墙角,安排四个包夹看着,不准动一点,头部也不准离开墙面。离开一点,包夹就从后面拳打脚踢。后半夜时,恶警们去找苗兴龙,问转不转化,苗兴龙就跟他们讲真相,刚说一句,曾令军就双手抱着苗兴龙的脑后把他的脑袋向墙上撞,像拍皮球一样,头撞墙上又弹回来,额头瞬间就起来大包。就这样反复着不知多少下。恶警范晓冬说:明天再收拾他。他们离开时,告诉包夹:让他站着。就这样苗兴龙被强制一直站到凌晨4点多。

    第四天8时余,曾令军喊苗兴龙出来,苗兴龙被包夹架到教室。恶警曾令军抓住苗兴龙的衣领,对准他的胸口就是一顿炮拳。恶警们打累了,坐在教室周边的椅子上抽烟,嘲笑着辱骂着侮辱着……待这些恶警们歇过来,恶警范晓冬上来把苗兴龙从地上拽起来,撕扯外衣,将衣裤扒光,只剩一个裤头。曾令军拿起2根电棍,一支递给范晓冬,恶狠狠地说声:电。同时地2根电棍在苗兴龙的身上发出劈啪的蓝光。

    曾令军一支电棍在苗兴龙前胸心脏处长电不止,胸部肌肉被电的跳跃似的颤抖,范晓冬手持一支不停的在苗兴龙后背上及后颈处移动。此时另外2个警察看苗兴龙手臂本能的护住前胸,蹿上来同时抓住他的手臂向两侧抻直,同时这2个警察各持一根电棍电击苗兴龙的腋下。

    曾令军的电棍在苗兴龙的脸上,嘴唇处,心脏部位,不停的电着;范晓冬手持电棍在苗兴龙后耳根,后背不停的移动着,其它2个警察的电棍在腋下,肋间放着残忍的火花……直到电棍没有了其残忍的能力,苗兴龙的全身被烧得几乎已经没有了汗毛,满屋全是烧毛的味道。恶警们才住手。

    一会,曾令军叼着烟走上前来,问苗兴龙转不转化。苗兴龙无语。曾令军歇斯底里地吼叫:说。苗兴龙大口喘着气说:我喘不上气来。恶警们哈哈大笑起来,曾令军随即一顿右拳打在苗兴龙的左脸上,又一顿左拳打在右脸上,左右轮流,直打得他大叫:这小子骨头真硬,找手套。其它人递上一副警察发的皮手套。接着又是一顿狂拳,一直打到手疼。大叫,明天买副拳击手套,这小子骨头太硬。曾令军的邪恶拳击,致使苗兴龙脸部变形,口腔内壁肌肉断裂,至现时,愈合后的肌肉不能恢复原状,耷拉着。

    2004年3月15日,大庆法轮功学员张斌、战音阁被恶警陈新龙、曾令军用电刑、浇凉水、殴打、体罚、不让睡觉等方式连续迫害五天之久。

    2005年6月19日,李绍铁拒绝报数,一中队指导员曾令军(原来严管队的队长)用电棍电了十多分钟电棍没电了,曾令军说:“没电充电”。拳击手出身的曾令军开始把李绍铁当成靶子,一拳接一拳的打,最后一拳把李绍铁打的摔倒在一丈多远的门口地上,昏死过去,满脸是血。

    2006年3月18日,恶警曾令军、陈新龙将大法弟子曹景栋关到小号,又是一顿打。

    大庆法轮功学员李业权于2006年4月转到绥化劳教所,李业权继续绝食抗议。在绥化劳教所,李业权多次被恶警曾令军、高中海、刁雪松、刘伟等人,用电击、火烧、拳脚等各种酷刑迫害,在绝食九个月后,生命垂危,奄奄一息,血压高压才50的情况下才释放。

    曾令军打人狠,在所里出名,尤其是用脚踢人,据说是唱戏出身。在他的队里有一个犯人贿赂了领导和干警,在队里横行霸道,打人骂人。还有在零四年一个犯人把另一个犯人打死了,那人死前自述心脏难受,还吐了一滩血。后来家属认领尸体时,队里谎称是自然死亡,听说还有劳教所医生的诊断:心脏脱落。而那个杀人犯不但没受到法律制裁,还减期提前回家了。

    恶警杨波、高中海、范晓东、曾令军毫无顾忌的利用犹大,向坚定的大法弟子强行的精神洗脑,利用犯人无端毒打、勒索大法弟子财物;用各种酷刑逼迫大法弟子写背叛良心的三书一批、放弃信仰。

    在绥化劳教所李启亮遭到了残酷迫害,参与迫害的主要有范晓东、曾令军等人。实施的酷刑有电棍电击、不让睡觉、烟头烧、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有一次李启亮想撕毁污蔑大法的漫画,被曾令军残酷殴打,恶警还经常唆使刑事犯殴打迫害李启亮。在一次迫害中,李启亮被范晓东和曾令军等人撞坏了头部,从此李启亮经常头痛,并出现精神不正常现象直到回家都是如此。

    恶警廉兴逼迫法轮功学员袁延明看污蔑师父的录像,袁延明说:都是假的。恶警李成春上来踢袁延明两脚,打一个大嘴巴子。曾令军,陈新龙把袁延明叫到办公室逼写 “三书”,袁延明不写,被陈新龙用电棍打,用脚踹,被曾令军用电棍电击,拳打脚踢,袁延明被暴打了两个多小时,被打的走不了路,大便差点拉在裤子里。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曾另军 电话:1455-8262904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烧烫逼迫放弃信仰关小号洗脑/送洗脑班老虎凳剥夺睡眠长时间吊拷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体罚电刑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石头砸身逃死劫-三年冤狱遭恶警毒打致残疾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图-
    苗兴龙在绥化劳教所所遭十天酷刑
    绥化劳教所的罪恶(图)
    优秀大学生王长海两次遭劳教折磨(图)
    黑龙江李绍铁在两劳教所遭酷刑
    绥化劳教所是罪孽深重的黑窝
    黑龙江伊春市大法弟子廉涛遭受严重迫害
    双鸭山的悲惨家庭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及现世现报
    绥化劳教所恶警部份犯罪事实
    李业泉绝食九个月后获释 受尽折磨(图)
    我亲眼所见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大陆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
    忆大法弟子潘兴福悲壮的一生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案例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恶警恶行录
    绥化劳教所酷刑两例:轮番毒打至垂危 电击皮焦流黑血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

    所在单位:
    绥化劳教所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电话:0455-8355907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
    电话:0455-8355907
    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受迫害人:
    伊春市大法弟子; 李喜亮; 潘兴坤; 战音阁; 李树文; 寇俊江; 李启亮; 武鸿军(武洪军); 张斌; 李少铁(李绍铁); 潘英坤; 任忠良; 王长海; 苗兴隆(苗兴龙); 李业泉(李业权); 曹景栋; 袁延明; 

    更新日期: 2014/7/7 9:5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