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房跃春


    青龙山农场公安局副局长、洗脑班主任房跃春


    青龙山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青龙山公安局后身


    2013年11月14日法轮功学员家属和正义律师来到洗脑班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并对相关责任人提起控告


    青龙山洗脑班地理位置


    青龙山公安分局副局长赵家强(音)


    青龙山公安分局警察李国强(警号151593)

    简介:
    房跃春
    (Fang,Yuechun),男 ,58岁,

    黑龙江青龙山农场公安局副局长。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主任,住青龙山农场。“610”头目。

    青龙山洗脑班内的行恶者和主要打手有:主任盛树森和房跃春、女警陶华和房秀梅、协警金言鹏、周景峰、任响、韩笑和李明,多个雇佣的“帮教”(一些被强制“转化”后不敢再炼法轮功的人)。

    房跃春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疯狂迫害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如长时间不让睡觉、长时间抻铐、火烧下巴、铁棍打肋骨、拳打脚踢、罚站、扇耳光等手段,甚至有的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迫害致死。

    房跃春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构陷法轮功的光碟、书及材料;指使男警察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折磨诸如戴手铐、殴打、电刑折磨、“抻铐”等,全天监控包夹。他叫嚣说:“这里是共产党的天下,对法轮功就是不讲理。”房跃春不听真相还恶狠狠说:“我们就是干这个的。”

    青龙山洗脑班房跃春、盛树森去五常市洗脑班多次勾结,效仿五常洗脑班的迫害伎俩。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年房跃春又从五常洗脑班回来。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赵凤荣、张喜增、郑杰,被当地公安警察绑架、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在洗脑班主任房跃春指挥下,多名警察强行给张喜增戴上手铐,铐在身体两侧床上,站不起来又坐不下去,被铐十多个小时,并用一根铁棍连续狠打张喜增的两肋和两个肩膀。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六日,建三江创业农场法轮功学员齐春霞遭警察绑架、被劫持到青龙山洗脑基地迫害,直到二月二十七日仍非法关押。被非法关押的还有一名勤得利农场法轮功学员郝春英。

    二零一一年六月,青龙山洗脑班为了让于国荣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房跃春等人对她实施迫害的第一步叫“破格”,就是利用各种方式让她写“三书”。先是“软暴力”,房跃春安排陶华、房秀梅和邪悟人员李景芬、陈梅、赵凤荣、宋玉红围着她坐一圈,灌输被中共邪党肆意歪曲的事实和中共编造的歪理邪说。七天后,房跃春见没有任何效果,就撕破伪善的面孔,开始对她施以酷刑。房跃春曾对她说:“这里是共产党的天下,是专治法轮功的地方,对法轮功就是不讲理。”从恐吓、威胁,到罚蹲、抻铐,迫害逐级升温。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早七点多,法轮功学员吴东升刚走出小区门口,早已埋伏在这里的五九七农场的政法委、六一零和街道办的五、六个邪恶之徒,将她绑架到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

    洗脑班的屋子里很冷,吴东升被绑架时穿的很少,一天她感到小腹疼痛难忍,陶华、周景峰、房跃春把她弄到医院打不明药物针。吴东升的女儿给洗脑班的女警陶华打电话说要送棉衣,陶华不让见。后来房跃春和陶华对吴东升说:“你姑娘来可以,你要想让她放心不再担心你,就对你姑娘说你在这里挺好的,否则就不让你见她。”她们给换上干净的被子,并叫吴东升高兴点,别叫姑娘看出来。

    后来吴东升开始绝食,房跃春说:“你不要绝食吗,我给你女儿打电话,让你女儿给拿钱,我们给你打针,一针五百元。再不行,就给你判刑。”她一听,心想,这么多年,一直在被迫害,她不想再被劳教和判刑,也不想让孩子为她花钱,于是违心的在他们事先准备好的“三书”上签了字,这样才于两个月后被放出。回来后,才知道已经以优异成绩考入了高中的女儿,因为这一切也被迫辍学了。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红兴隆管理局852农场第七队法轮功女学员刘让英在家中被一分场派出所绑架到青龙山洗脑班。刘让英在青龙山洗脑班绝食反迫害,遭到协警金言鹏一阵拳打,女警陶华、房玉梅及犹大周合珍(五常人)、陈梅、李景芬(建三江前进农场)、赵凤荣(建三江七星农场)轮番做“思想转化”,进行洗脑。

    起初,刘让英不听她们歪理邪说,给她们讲事实真相,两个男警和姜占海(犹大周合珍丈夫)等用力掰刘让英的手,写“三书”,并且强制按了手印。恶人恐吓刘让英,不写“三书”,就送监狱。后来,房跃春、金言鹏、周景峰,对刘让英使用“蹲铐”酷刑,房跃春说了许多污蔑大法和师父的话,恐吓说:“让你们死是很容易的事……”。房跃春用手不停地抠刘让英的眼睛。

    法轮功学员徐海泉看望被非法关押在青龙山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房跃春立即叫人把徐海泉非法扣押在洗脑班,两个月后才被释放,还逼迫徐海泉家里交了两万元钱做洗脑班的费用。

    洗脑班恶人房跃春、陶华、房秀梅。还雇佣金言鹏、周景峰和一个姓朱的打手,他们每月的工资是二千多元。他们强制法轮功学员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和文字,不看就打,看完后被逼迫写恶毒的揭批法轮功的文字;每天被侮辱和谩骂;被强制灌输邪悟者的歪理邪说;被逼迫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如不配合,就被威胁开除工作、家属子女不能上班考学、长期不放或被送劳教、判刑加重迫害等。“软暴力”之后,再不写“三书”,硬暴力登场。青龙山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与酷刑折磨,实施暴力转化,直至使法轮功学员身心达到承受极限,被迫写下“三书”为止。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日,建三江管理局七星农场的法轮功学员石秀英,被当地警察闯入家中抄家绑架,劫持到黑龙江农垦总局青龙山法制教育基地(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肉体与精神都遭残酷迫害,全身疼痛,后动手术切掉四分之三的胃。青龙山洗脑班主任房跃春指使,把石秀英带到一个房间,让她站着,七、八个人围着她,对她进行恐吓,欺骗,散布污蔑法轮功歪理邪说,让她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写“转化书”,悔过书,揭批书。

    创业农场法轮功学员徐海泉看望被非法关押在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房跃春立即叫人把徐海泉非法扣押在青龙山洗脑班,两个月后才被释放,还逼迫徐海泉家里交了两万元钱做洗脑班的费用。

    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早上,法轮功学员孟繁荔家中突然闯进一伙穿便装的警察,为首的是江川农场公安局教导员兼610主任胡志国、副局长胡振富和警察张玉滨,还有一些年轻的小警察。他们用暴力往楼下拽孟繁荔,孟繁荔高喊:“法轮大法好!”邻居听到动静,出来看,被他们堵在屋中。

    孟繁荔被关押在一个房间,开始几天是由洗脑班人员陶华和邪悟者轮流胡说八道,放诬陷大法的光盘,逼迫她放弃信仰,没有得逞,房跃春和打手金言鹏、周景峰、朱兆鹏一起,按着孟繁荔,把着她的手强迫写“三书”。

    他们使用威胁、诱骗、恐吓、侮辱等手段,企图让孟繁荔自动写“三书”,到第七天他们开始使用酷刑。大白天,关着门,拉上窗帘,他们强迫孟繁荔蹲着,到晚上孟繁荔被迫害得双腿酸痛。两个打手把她架到没人的大厅,把她双手戴上手铐,分别铐在两个椅子上,椅子上坐着人,将椅子使劲抻到极限,强迫她蹲着。打手们把她塞到桌子底下,又拉出来,还不时活动她的双手,让手铐扣的更紧,孟繁荔感到心脏像要撕裂般的疼痛,双手被手铐勒得麻木、剧痛、血压急剧升高,双腿酸痛,酷刑持续了几个小时,身体承受到了极限,被迫违心写下“三书”。

    洗脑班恶徒们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写两遍“三书”,写诬蔑法轮功的所谓“作业”,强迫法轮功学员给本农场公安局写道歉信,这种精神折磨让孟繁荔感到痛不欲生,每天只是麻木的活着。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三日晚七点,法轮功学员霍金平到朋友家去串门,因手机号码被监控定位,于当天晚上二十一点四十分钟,警察绑架了霍金平和他的朋友,还有朋友的儿子,第二天霍金平被送入佳市看守所关押。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一日晚上四点多钟,佳木斯市市局警察把霍金平秘密送往青龙山洗脑班实施迫害。

    青龙山洗脑班主任房跃春看霍金平闭眼睛,为了不让霍金平睡觉,他用手猛劲抠霍金平的眼睛。霍金平在青龙山洗脑班被强制洗脑三十五天。

    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从中午到晚上,金言鹏又像疯了一样往死里打霍金平,霍金平的脑袋被打肿了,整个脸及浑身青紫。特别是肋骨处被踹的已不能喘一点儿气。当时霍金平只穿一条单裤,加上黑窝阴森阴冷的场,霍金平冷的直哆嗦,浑身像冰块。房跃春假装不知道,又唆使邪悟者和洗脑班做“转化”的人,告诉他们:不让霍金平睡觉。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金言鹏又疯狂暴打霍金平,周景峰也上来帮着打,霍金平的尾椎骨被踢坏了,浑身被伤的一点都动不了,青龙山洗脑班对霍金平实施的一系列暴力强制“转化”,都是在洗脑班主任房跃春暗箱操作指使下干的。金言鹏、周景锋俩人只是洗脑班的打手和家奴。

    有一天房跃春喝完酒回来来到霍金平跟前,写了一个东西叫霍金平看,霍金平不理,过几天又问霍金平,话语中得知,青龙山洗脑班所干的一切都是在省里操控和指使下干的。

    被劫持到这里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每人一个月伙食费收一万元,不到一个月按一万元计,超过一个月按二个月计。洗脑班对外宣传的是所谓每顿饭4个菜(早2个、中6个、晚4个),但实际是每天早上咸菜、粥、馒头或那种没有油的烤饼,中午只有两个菜分四个盘子装,要十几个人吃,晚点到桌的就没有菜可吃了。此洗脑基地经常来人有客餐,其招待费用全是侵占被迫害人员的费用。

    二零一二年十月,在青龙山洗脑班,王岩虽然不炼法轮功,却同样被非法监禁,赵长海向洗脑班头目房跃春提出还王岩自由,房跃春威胁说:“只要来到这里都按法轮功处理,这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不签三书谁都别想回去。我们有的是办法。”

    房跃春对赵长海说:“法轮功是非法组织,你们是违法的,必须签三书退出。”赵长海说:“说我违法,就走法律程序,为什么非法抓人,你们这是非法监禁,这是迫害。”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上午8点多钟,10多名七星公安分局警察强行闯入石孟昌家,其中有警长李旭东、指导员郭庭俊,还有警察刘言、李健等。他和妻子韩淑娟被野蛮绑架到青龙山洗脑班。

    洗脑班的副主任陶华叫石孟昌住在北面不朝阳的阴冷房间,由周景峰、金言鹏轮流看着他。吃饭、洗漱、上厕所都在房间里,不许迈出铁门,完全与外面隔绝。后来又叫一个信基督教的姓陈的人和石孟昌住在一起,看着他。此人也曾在青龙山洗脑班被迫害近两个月,之后洗脑班利用他打更,每天五十元。陈跟他说,他不情愿在那儿干。后来他真走了。陈走后,洗脑班的主任房跃春又叫他自己的姐夫,一个姓赵的来和他住在一起,看着他,也是每天五十元。陪住只是表面,其实是制造恐怖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就会按他们的要求做。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陶华、高英、吴秀华又来“转化”石孟昌。房跃春后来也进来威胁他说:不写“三书”绝对的不行。(“三书”就是所谓的决裂书、悔过书和保证书,里边都是些违心和骂人的话,及对邪党的效忠,还有就是怕学员出去后不听他们的话而强迫发的毒誓,非常阴毒)房说:这是什么地方?这不是养人的地方,你想怎样就怎样啊?那话里面带着的意思就是你要不写“三书”,就要整你了。石孟昌说你们这是犯罪,酷刑折磨就是知法犯法。房跃春喊叫:“我们对是人的人,就好吃好喝好对待,对你这样不是人的人,我们就用不是人的办法……今天给你最后一天时间。”接着他们又是车轮战,轮番的用歪理邪说欺骗、威胁石孟昌,一直到晚上九点。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上午大约八点,他们把石孟昌叫到小会议室,摆个单人小学生课桌,叫他写“三书”。他不写,房跃春就命令周景峰、金言鹏、朱少鹏,说:你们帮他写。他们几个开始了又一轮的折磨,一拥而上,还用同样的手段按着他写“三书”。这时房跃春进来高喊说:“不要惯着他,整他!一个小时写一遍,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得写,什么时候写到自己愿意写为止。”三个打手同时更用力了,脑袋按的更低了,胳膊拧的更紧了,他一拽胳膊,金言鹏就使劲的磕他的胳膊。就这样金言鹏双手攥着他的右手写完后,房跃春拿着这张纸奸笑着说:“给他上明慧网”,并哈哈大笑说:“你师父不要你了,你背叛了你的师父……”一个上午写了六次,每一次都使他身体疼痛难忍,内心痛苦万分!

    房跃春、陶华等还多次威胁他说:你大姐、你弟弟石孟文,还有谁谁谁等都得到这儿“转化”。而且让他“揭发”他们,甚至要求他自己把亲人送到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九月,建三江法轮功学员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仍被非法关押在里面。家属为他们聘请了正义律师,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于松江、陈冬梅和吴东升也找到正义律师,对参与迫害的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提起刑事控告和投诉反映等相关司法程序。

    房跃春要求赵长海夫妇二人回家后再返回青龙山做帮教。赵长海夫妇商定决不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就这样被非法监禁了四十天才被放回。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十分,四位代理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的律师和石孟昌的家属赶到青龙山洗脑班要人。房跃春勾结青龙山农场公安局的四个警察来参与迫害,一个是青龙山公安局副局长赵家强(音),一个叫李国强(警号151593),还有一个戴眼镜的年轻警察给律师和家属录像。后来,警察妄图以“扰乱办公秩序”为由带走律师,律师们齐心合力据理力争。

    律师和家属向洗脑班黑窝不停喊话,直至傍晚。洗脑班人员紧锁大门,缩在里面不敢开灯。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日下午四点左右,维权律师王成、张俊杰、江天勇、唐吉田与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共三十人,前往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石孟昌、韩淑娟、蒋欣波等人。青龙山洗脑班头目房跃春等拒绝接见。一行人在门口持续几小时高喊:“房跃春,你在犯罪!房跃春,立即放人!当时,人群中马上有人认出他就是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于文波。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陶华找他妻子韩淑娟说是去作证。公安局录口供的人非要韩淑娟说在屋里听到外面喊话了。韩淑娟说真没听到。朱少鹏也说听不到。录口供的人就不高兴。听说后来他们为了编造证据,找很多人作伪证,说是扰乱了什么秩序。他们身在洗脑班里面都很难听到声音,能扰乱了谁呢?

    二十七日下午,洗脑班房跃春、建三江政法委常青松等人来到妻子住的屋子,说来了很多人到建三江七星拘留所门前闹事,说他家人请的律师没有证,叫他俩到拘留所门前去撵全国各地的人快走,叫他们说“我们没有请他们”。就这样,他俩被拉到建三江看守所院里,准备好后,又把他们拉到七星拘留所院里。他们下车后,妻子搀扶着他走到门外,妻子照着他们教的话说:“我没有请你们,你们快回去吧,你们也没有证。”当时有一个律师走来,拿出律师证,说:“我们是要求接见被关押的律师,和你没关系。”

    黑龙江建三江教师蒋欣波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在青龙山洗脑班被限制人身自由,被强制写“三书”。当时她丈夫质问:我也没练过,怎么谈得上“转化”、悔过,这不是笑话吗?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释放了最后一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蒋欣波,也是黑监狱解体的日子。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房跃春 13846125557(手机) 5716771(住宅) 

    房跃春,青龙山洗脑班主任,兼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副局长、“610办公室”头目,住青龙山龙场,电话13846125557;
    房跃春妻子 孙桂英 13836636988 原青龙山农场法庭庭长,现退休
    房跃春独生女 房晓鸣 13946482880 据房的亲戚说房晓鸣在十多年前,也就是房家住平房时,被人砍成重伤,差点没死了,至今没破案
    房亲属 孟×× 13946487665 开羽绒服店

    迫害类型:
    洗脑/送洗脑班践踏信仰绑架/劫持逼迫放弃信仰威胁/恐吓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诱骗/利诱精神酷刑抻刑毒打/殴打剥夺睡眠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执法机关以外的单位非法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罚蹲手铐/脚镣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十七年屡遭迫害-吴东升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
    %E8%A7%81%E8%AF%81%E5%BB%BA%E4%B8%89%E6%B1%9F%E9%9D%92%E9%BE%99%E5%B1%B1%E9%BB%91%E7%9B%91%E7%8B%B1%E7%9A%84%E8%A7%A3%E4%BD%93
    石孟昌被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经历
    控告青龙山洗脑班-刘让英等持续被骚扰(图)
    建三江再罩“恐怖”
    黑龙江建三江教师蒋欣波自述遭迫害经历
    请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吴东升再遭绑架
    年收入过百万的洗脑班
    人渣办的“法制教育基地”
    建三江警察暴力绑架律师和法轮功学员内幕
    洗脑班的罪恶知多少
    建三江当局绑架律师与家属-各地律师前往抗议
    法轮功学员和律师前往洗脑班抗议
    遭迫害身处绝境-老人重新炼法轮功起死回生
    “法制教育基地”酷刑折磨石孟昌
    农场干部和妻子在青龙山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记那一段煎熬的岁月
    亲历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的残暴
    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外的正义呐喊
    “房跃春,马上放人-房跃春,你在犯罪-”(附录音)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的违法犯罪事实
    遭建三江黑监狱劫持-被害人聘请律师控告恶人
    儿子媳妇被绑架-八旬老人控诉
    青龙山洗脑班作恶多端-月收伙食费一万元
    曝光黑龙江省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罪恶行径
    黑龙江刘氏姐妹十三年来的苦难经历
    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对霍金平的残酷迫害
    佳木斯吴东升十三年来被迫害经历
    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施“抻刑”迫害孟繁荔
    黑龙江农垦总局洗脑班的酷刑转化
    曝光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
    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仍劫持两名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对刘让英的酷刑折磨
    曝光黑龙江省青龙山农场洗脑班恶行
    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恶人恶行
    黑龙江建三江创业农场齐春霞被劫持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曹秀芳、张艳秋被劫入洗脑班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8/22/10)
    黑龙江建三江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图)

    所在单位:
    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

    受迫害人:
    齐春霞; 孟繁丽; 陈敏; 于国荣; 孟凡荔(繁丽); 吴东升; 张喜增; 石秀英; 赵长海; 陈敏; 丁慧君; 徐海泉; 陈冬梅; 陈冬梅; 孟凡荔(繁丽); 石晶; 石孟昌; 霍金平; 郭树岩; 李桂芳; 石孟文; 蒋欣波; 韩淑娟; 于松江; 刘让英; 刘让英; 王燕欣; 

    更新日期: 2016/6/29 21:4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