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刁雪松

    简介:
    刁雪松
    (Diao,Xuesong),男 ,年龄未知,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二中队队长(在绥化劳教所,最邪恶的恶警;刁雪松、金庆富、石健)。

    从齐齐哈尔市转到绥化劳教所的大法学员都兴和与李昌新因为不走队列、不唱歌,遭到恶警刁雪松、高中海的拳脚毒打、电棍电。

    伊春市61岁的大法学员汪志干,由于对大队规定超时劳动和干警随便打骂人提出意见,当省司法局的人到劳教所检查工作时,两次准备反映情况,结果两次遭到恶警刘伟和刁雪松的毒打并被加期。

    刁雪松对大法学员讲话时说:“我们绥化劳教所从7.20接收法轮功以来,共计死亡19人,你们出去以后上网、上诉,有什么用?我这些年还照样当我的干警,上级派人下来调查,还不是听我们的,谁不想活,我就给他送终。”

    2002年5月,王长海被送到了绥化劳教所迫害。这一迫害就是三年,在里面遭到残酷的迫害,也看到无数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残酷迫害,有三人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残。王长海刚到时,他们把王长海关押在集训队,在集训队王长海被脱光衣服用冷水管冲,被迫写什么所谓的作业,几天后被送到了二大队的三中队迫害。当时的中队长是龙葵斌,副中队长是刁雪松,此人也是凶残至极。他们强迫王长海看洗脑录像,强迫王长海体力劳动。

    2002年,恶警教导员高忠海、队长范晓东、副队长曾令军、干警李健、教导员杨波、恶警刁雪松、恶警石健等恶徒把双鸭山市大法弟子李树文打翻在地,用数个电棍同时电击,酷刑折磨,逼迫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恶警胁迫刑事罪犯对他非打即骂。

    2003年4月,刁雪松、高宗海、陈新龙因法轮功学员潘兴坤不打太极拳,将潘兴坤殴打致大小便失禁。2003年9月末某日早晨,刁雪松强迫法轮功学员跑步,使50多岁有血压高的法轮功学员刘在祥在被逼跑步的过程中,倒地死亡。

    2003年4月,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苗兴龙被转至绥化劳教所。第十天,苗兴龙被调往四大队二中队。数月后又被调往一中队。在一中队,又受到一中队副队长刁雪松更残酷的迫害。

    2003年10月,刁雪松殴打法轮功学员刘宇,强迫刘宇打针,指使两名犯人从二楼把刘宇拖到医院,刘宇的膝盖、脚背全被拖坏,鲜血直流。

    2004年9月14日,大法学员李绍铁被佳木斯市铁路公安处送往绥化劳教所,9月16日,李绍铁开始遭到迫害。不让睡觉,一合眼就连打带骂,利用刑事犯人打他,逼他干活,干活时恶警还指使刑事犯人打李绍铁。只因李绍铁不放弃大法修炼,干警石建左右开弓把他的脸打的变了形,成了黑紫色,打累了又换了一个叫刁雪松的来打。

    2004年9月16日,二中队队长的刁雪松挥拳打掉了李绍铁的门牙,还说:“我打人,出手就见血!”恶警石剑用拳骨狠打李绍铁脑门,打一下停一下,足足打了半个小时。接着就把李绍铁带到干活车间开始干。

    大庆大法弟子李业全,是辽宁大学本科毕业生。绥化劳教所二中队队长刁雪松,龙奎滨和副队长王伟率领二中队全体恶警轮流用电棍电李业全,使李业全全身上下变成黑紫色。李业全绝食抗议好几个月回到家中。

    在勃利县刘贵臣他们被非法关押了两个月零六天,他们六个男法轮功学员每人被非法判三年劳教,2004年11月送到绥化劳教所。到绥化劳教所后,去的那天晚上刘贵臣被打的很厉害,打到晚上十一点。五、六个警察换班打,让他转化,都是值班警察。打他的有刁雪松、石剑、王伟、毕飞等人。刁雪松看他不说话,拽他衣领将他头往墙上撞,给他累的一身汗还暴跳如雷;

    2005年末,八面通法轮功学员彭建普被恶人马大成、关羽用凉水浇了60多盆,后彭向副所长反映此事,被恶警刁雪松报复性殴打、电击。

    2006年3月,伊春法轮功学员汪志谦趁省劳教局来检查之机,两次向检查人员反映绥化劳教所恶警打人一事,无人管,随后汪志谦遭恶警刁雪松报复性毒打。

    2006年3月份,刁雪松对新被劫持来的两名不唱歌的大法弟子拳脚殴打,并使用电棍电击。

    约2006年3月,绥化劳教所二大队干警给新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放造假诬蔑大法的光盘,并逼迫大法弟子写观后感。

    2006年3月12日,恶警刁雪松还猖狂的扬言“如果不写观后感,一年期三年放,全是队里一句话。”

    大庆法轮功学员李业权于2006年4月转到绥化劳教所,在绥化劳教所,李业权多次被恶警曾令军、高中海、刁雪松、刘伟等人,用电击、火烧、拳脚等各种酷刑迫害,在绝食九个月后,生命垂危,奄奄一息,血压高压才50的情况下才释放。

    2006年4月25日,安达市法轮功学员张志林,因炼功被恶警刁雪松、金庆富等人吊起毒打,电击生殖器。

    2006年6月9日,大法弟子李绍铁因不“转化”,被几个恶警一起殴打,被副队长刁雪松打掉门牙,满口鲜血染红他的半边衣衫。

    2006年11月,绥化地区法轮功学员王道海因拒绝承认所谓的“劳教人员”身份,被恶警刘伟、刁雪松等人关进小号,扒光衣服,吊打致大小便失禁,耳朵上放高分贝声音的耳机,并用带刺仙人掌弄碎掺进辣椒面,糊在王道海腰部,致使王腰部红肿起水疱。

    2006年11月20日早开饭时大法弟子徐玉山就开始喊啦:“普教干警们,你们不要上当,法轮大法是正法,全世界80多个国家都在炼,台湾香港都在炼,法轮大法就是好,千万要珍惜这万古机缘。”当时警察普教先是对他拳脚相加,后将他架到大队部打骂难免,后要将他挂在寝室二层铺的护栏上,他不服从,那中队长刁雪松恶狠狠的一脚就照着他的小肚子踢了下来,他当时倒地,大汗直冒,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缓过来了,他们凶狠的用手铐把他吊在了两床间。这是要批小号之前在吊铐着等着批小号,因为刁恨不得马上让他进小号,给他批了七天小号。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以副大队长刘伟、教导员高中海、副教导员龙奎斌、一中队长廉兴、二中队长刁雪松最恶,摧残手段极其残忍。黑龙江省邪党有关部门二零零六年秋,将多处劳教所男法轮功学员转到绥化劳教所实行更残酷的迫害。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以副大队长刘伟伙同刁雪松用牙签把法轮功学员彭成手指尖、双腿扎的不听使唤,行走时得用手拽着膝盖向前挪动。穆棱法轮功学员缪树君,胃被打坏,不能进食,吃了就吐,体重从190斤降下到120斤,最后不行了才保外就医,生死未卜。法轮功学员李昌新,被毒打后行走需要搀扶,上楼要扶着楼梯。

    2006年,法轮功学员申伟(男,绥滨县人)、李玉章(男)、张庭凡(男)、赵德志(男)均被劳教所警察用胶皮棍子、电棍等毒打。二中队队长刁雪松不仅毒打赵德志,还私设刑堂,给赵德志实施酷刑坐铁椅子十几天。

    2006年,法轮功学员孙德昌被警察刘伟、一中队队长廉兴等人殴打。另外副队长李来春、警察李洪江、李喜春、石健、田之政、于开友等人也参与打人。

    刁雪松还逼法轮功学员赵德志24小时罚站,双耳插上耳机,放最大音量听半导体,用噪音进行精神摧残。他们还用胶带封住大法弟子的嘴。

    2007年1月份,恶警逼法轮功学员李绍铁坐小凳,李不从恶警就大打出手;在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阻止,并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将其中的盛延勤和廉涛毒打后强迫坐铁椅子,送小号吊十天,两名法轮功学员出来时已不能行走。李绍铁当天被打休克后,生活不能自理。

    恶警用电棍电击白树林和赵德志,强逼白树林坐铁椅子听“地狱之音”录音带;白不听拽下来,恶警用胶带将耳机粘在耳朵上,再放高音震;白没办法就绝食抗议。恶警高中海踢赵德志的脖子,并将门开着冻二人,在小号蹲18天于2月15日放出来。

    2007年3月15日,恶警以赵德志不参加劳动为由,把他吊在寝室两床之间用电棍电击,用烟头烧手指盖,恶警廉兴踢赵的胸部导致赵德志长期胸痛。

    2007年4月24日,法轮功学员董向辉炼功,又遭恶警毒打。

    2007年4月27日,双城法轮功学员徐玉山喊“法轮大法好”,遭毒打,现仍被严管。徐玉山二零零六年10月11日被转队时,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刘伟毒打关进普教队严管至今(2007年5月10日)

    2007年3月14日,大法弟子彭树权因为坚持修炼大法,恶警将他上大挂,用胶带将嘴粘上不让出声,往鼻子里插燃着的烟三盒、插大蒜、辣椒,用火烧阴毛,全部烧着,用烟头、打火机烧手指头都烧熟了,还用电棒电。迫害的恶人有:高中海(现任半开放一大队教导员);刁雪松(现任半开放一大队二中队队长);王伟(现任半开放一大队二中队副队长);马大成(普教学员);孙亚军(普教学员)

    2007年4月6日,大法弟子周洪波因不唱歌被电棒电。参与迫害的有:刁雪松,金庆富。

    2007年4月16日,大法弟子齐文彬因为坚持修炼,不写任何东西,被恶人用电棒电,拳脚打,上大挂。参与者有:刁雪松,金庆富、王伟。

    恶警高中海、刁雪松对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说:为什么把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到绥化来?就是因为这里比别的地方都邪恶。

    一大队教导员高忠海、副大队长刘伟、二中队中队长刁雪松、干警金清富在2006年12月至2007年6月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大法弟子王德海因不穿校服被关进小号长达十五天,在小号期间王德海被刁雪松,高忠海脱光衣服吊起来把仙人掌的刺砸碎和辣椒面拌一块往王德海的小便、小腹等处搓,抹上之后用布缠上,再把耳朵戴上耳机子放上音乐,音乐放到最大声不让睡觉,吊的王德海大小便失禁,昏过去了,最后出现生命危险才把他放下来。

    一个多月后,刁雪松,高忠海又把王德海吊在学员寝室第九寝室上铺上,刁雪松用手全力打拉四十多个嘴巴子,并用烟头烫他。从早晨9点多钟一直吊到下午近四点钟才把他放下来。

    2007年8月,双城法轮功学员徐玉山,被恶警高中海、刘伟、刁雪松、石剑等人吊打,电击4─5天之久,用酷刑“蚂蚁上树”进行残酷折磨(所谓蚂蚁上树,就是生殖器被抹上糖水,然后放上抓来的蚂蚁,让蚂蚁去咬)。在此前徐玉山多次被关小号,遭恶警刁雪松多次残酷迫害,如坐铁椅子、往内衣里弄玻璃丝、头发之类的瘙痒的东西,并毒打、电击。

    2007年4月,齐文彬被非法劫持到绥化劳教所遭到凶残的折磨。齐文彬刚到这个劳教所时,被要求每天饭前要唱一只邪党的歌曲,背所谓的“五要十不准”,齐文彬拒绝,遭到恶人残酷的折磨。邪恶之徒把齐文彬同监舍的人都撵走,刁雪松(队长)和高忠海(教导员)把齐文彬的双手反扣背后再吊起来挂在二层铺上,用电棍电齐文彬的脚心、胸前(心脏),最后电睾丸……用打火机烧齐文彬的脖子后面,用烟头烤眼睛,把烟头插到鼻孔里烧,烧面部鼻子的两侧,把肉都烤冒烟了,还熏眼睛……邪恶之徒一边行凶还一边审问:“你知道我为什么烧你吗?”

    恶警于雪松、高中海用牙签刺大法弟子铁士杰的手指尖,还用烟头烧大法弟子庞树全的手指尖。

    2007年8月底,邪恶之徒刁雪松、金庆富、高忠海、龙奎斌动手给大法弟子李云彪“上大挂”用皮鞋猛踹其头部。

    2007年9月份,大法弟子刘方明因在厕所与另一中队的“普教(因偷、抢等劳教的人员)”说话,被值班普教权洪伟发现后大骂,经包寝干警转交,结果被恶警刁雪松、金庆富、高忠海等恶警用“上大挂”,头套方便袋等方式迫害,并被加期,罚码小凳,唱歌、背监规半个月之久。

    2007年10月底,恶警刁雪松、子刘伟、连兴等殴打迫害老年大法弟子孙德昌。

    2007年,大法弟子戴宗被抬到劳教所时就已经非常虚弱了,人瘦的都皮包骨了,根本就无法站立。恶警刁雪松还要他报数,后期又逼迫他唱邪党歌、背监规,他本来就高度近视,眼睛看不清东西,普教犯人就拿他寻开心,在他站立时故意绊倒他,因他视力不好动作慢,包夹他的普教犯人就打他,这样虚弱的人最终又倒下了,因最后什么也吃不进去,每天只能躺着。已经奄奄一息了,才被允许通知家属让其家人接回去。

    2007年10月16日,张传富被非法劳教。张传富、薛颜荣先被非法关到绥化劳教所一大队二中队。二中队长刁雪松一见就威胁说:“在这里必须听从指挥、服从分配,不准和炼法轮功的人说话。”

    20天后,2008年3月24日,中共当局人员把张天军非法劳教2年,绑架到了绥化劳教所,一进劳教所恶警逼迫写三书,他不写,指导员高中海、副指导员刘伟、副队长尤奎斌对他殴打,打的头昏眼花。他们看他不写,就让犯人替他写。把他绑架到号间,中队长刁雪松指使犯人经常打他,还说对你们炼法轮功的只要不打死就行。犯人们他就开始殴打炼法轮功的,还经常勒索钱物等等。

    2008年4月11日,从长林子劳教所被转至绥化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当晚被强迫写”四书”,刘景州被强迫脱光衣服,被恶警用胶皮棍子毒打,最后胶皮棍子都被打瘪了;吴洪柱被恶警用冷、热水浇,用塑料袋套;王海岩被恶警吊起来打。

    2008年5月27日,大法弟子杨晓锋被非法从桦南县看守所转押到绥化劳教所后,恶警金庆富、钱世良、毕非、刁雪松逼迫杨晓锋写三书,遭到拒绝后,恶警们将杨晓锋两手绑在床上,然后猛击杨的胸部,又用胶带封住嘴,然后同时点着四只烟分别塞入两个鼻孔,恶警称之为熏大烟,共熏了一盒烟,然后还用烟头烫杨的手指甲。晚上杨晓锋吐痰时都吐出一个烟头来。

    当天晚上,劳教犯李英军在恶警刁雪松、金庆富的唆使下对杨晓锋进行殴打,5月28日晚上李英军又对杨晓锋进行殴打长达一小时。2

    大法弟子齐文彬不唱邪党歌曲,不背所谓所规队纪,遭到恶警高忠海、刁雪松、刘伟的迫害:吊起来,用针穿手指盖,用电棍电小便、脚等敏感处,并用烟头烤眼皮、鼻孔直到烤出燎泡,施酷刑长达七个多小时。齐文彬在2008年6月6至7日开始出现头晕,一天比一天重,出现语言不清、眼前发黑、手脚不好使,大小便不通,后经导尿才尿出来。

    奥运期间,在中共恶党的唆使下,黑龙江绥化劳教所的狱警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栽赃、制造谣言,说什么法轮功列为奥运不稳定因素,为防奥运期间找麻烦上访,要严厉制裁、严管等等。

    目前(2008年9月30日)在绥化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的大法弟子有:王德海、路士杰、赵德志、张传喜、曹景栋、程守祥、宋文涛、姚柱等。

    毒打大法弟子赵德志,对赵德志施以酷刑--坐老虎椅十几天;还罚他二十四小时站着。又在双耳戴上耳机,将收音机音量放到最大刺激他的神经。

    2008年4月,基先安被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绥化劳教所,受到新上任的恶警中队长刁雪松,金庆富等,恶人孙立峰、孙成富、李刚等人的严重迫害。有体罚、打骂、加期、恐吓、严加看管等迫害。

    基先安有一次跟某个犯人讲真相,被汇报给恶警中队长刁雪松了,恶警刁雪松把基先安毒打一顿,后告知大家对其加期处理。2009年2月,基先安被恶警、恶人迫害得全身麻木、走路吃力身心遭受着痛苦。就这样他还被逼迫干活,直到期满回家。

    2008年,黑龙江大法弟子杨晓峰被非法劳教1年3个月,送往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导致刚结婚不久的妻子也离开了他。绥化劳教所是黑龙江省为了逼迫大法弟子写“三书”,他们就对大法弟子用酷刑。杨晓峰被中队长刁雪松、恶警金庆富用电棍猛击我的头部,用手铐反铐我的双手,吊挂在两张床的床头上,悬挂着,这种“上大挂”是非常残酷的一种酷刑,手铐会像刀一样刮进手腕皮肉里,用不上二十分钟,双臂就会废掉。

    然后,恶警把香烟点着,插进两个鼻孔里,呛的他睁不开眼睛、透不过气来,然后,还拳打脚踢。一共给杨晓峰上了二次“大挂”,杨晓峰的两手腕多处皮肉被刮坏,一只手背肌肉坏死,麻木不听使唤;一侧胸肋骨被刁雪松打折。在第二天,在重伤的情况下,还指使刑事犯人看着杨晓峰到外面场地搬大水泥石头,整天都是恶警的恐吓和刑事犯人的打骂声,每天还要挑牙签,编汽车坐垫,材料都是有毒的原料,满屋灰落在身上极痒,皮肤过敏起疙瘩、咳嗽,恶警还给分配任务,完不成,还要受到恐吓和刑事犯的打骂,而且还加刑期,有的被迫害的全身瘫痪,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半身瘫痪,杨晓峰的一条腿也瘫痪了九个多月。每天强制劳动,早上还要四点起床,坐小板凳,干完活回去后,还要接着坐小板凳到晚上九点,不许起身,否则,就是刑事犯的拳打脚踢。

    2008年10月份,刘高峰被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绥化劳教所,他学编织汽车坐垫,学得慢一些,恶警刁雪松指使恶人孙立峰、范志忠一边打嘴巴子骂着“快点编。”恶人孙立峰更是火冒三丈,拿起刘高峰坐的木制椅子狠狠往他头上一顿砸,把椅子都砸碎了,恶人也砸累了才住手,刘高峰昏倒在地上。刘高峰受到体罚、殴打、辱骂、恐吓等严重迫害,目前他还在魔窟迫害之中。

    黑龙江省安达市八一牧场的法轮功学员盛延勤,在绥化劳教所遭受一年(二零零九年底至二零一一年初)的迫害,被摧残的严重便血、全身浮肿,并多次出现昏迷,生命危在旦夕。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强迫家人接回。

    在绥化劳教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盛延勤遭受了非人的迫害,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放弃修炼、拒绝写邪党人员污衊大法的“三书”,被多次的摧残迫害。恶警多次唆使纵容牢头行恶,对法轮功学员任意辱骂、毒打。恶警刁雪松曾扬言:“只要不打死,有事我替你们扛着。”在这些恶警的指使下,恶犯们随便打骂法轮功学员,敲诈、勒卡,为所欲为,有时兽性大发、猖狂至极。他们的衣物逼法轮功学员洗、生活上逼法轮功学员伺候。每天的奴役性劳动回牢房后,他们可以自由活动,而法轮功学员则被体罚坐小凳,而且要坐正、坐齐、坐直,互相之间不许说话,直至晚九时。

    恶犯们对盛延勤多次丧心病狂的殴打施暴,他被打的头上起包,腰疼的干不了活、出不了工。随着头的疼痛腰也连着剧痛,盛延勤开始便血,且越来越重,几乎是放流的窜出来。在他全身发冷虚弱无力、一动就感到要休克的情况下,恶警们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命令他不许躺着,要求他“码坐”小板凳。

    法轮功学员王德海被绥化劳教所大队指导员高宗海、刁雪峰指使恶警打得大小便失禁、便血,卧床不起,还被逼迫干活,挑牙签。

    有一次以高宗海、刁雪峰、金庆富为首的恶警把法轮功学员郭树德用手铐吊起来,手铐紧紧地镶在肉里,勒到了骨头,鲜血直流。高宗海说:“你们法轮功不打人,我就欺负不还手的。”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刁雪松 手机:13845540772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逼迫放弃信仰电刑威胁/恐吓“背扣子上大挂”性侵害(包括男性)火烧炮烙坐/锁在铁椅子上用尖锐物割皮肤吹凉风扎竹签关小号吊绑/吊瓶剥夺睡眠烧烫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加期(延期)/超期关押践踏信仰坐小板凳锥刑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钉指甲高强度超负荷劳动长时间吊拷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1)
    黑龙江富锦市张淑兰含冤离世-丈夫瘫痪
    遭诬判12年-七旬汪志谦仍陷囹圄
    黑龙江勃利县七旬刘贵臣遭迫害经历
    石头砸身逃死劫-三年冤狱遭恶警毒打致残疾
    黑龙江杨晓峰历经两次梦魇般劳教迫害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图-
    浪子回头-今遭迫害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刘翔四次遭绑架经历
    苗兴龙在绥化劳教所所遭十天酷刑
    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张天军多次被毒打折磨
    绥化市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实录
    绥化劳教所的罪恶(图)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虐待
    优秀大学生王长海两次遭劳教折磨(图)
    黑龙江李绍铁在两劳教所遭酷刑
    拒唱邪党歌曲 张传富遭狱警酷刑折磨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将很多大法弟子迫害致伤
    关于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警察违法犯罪的投诉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的邪恶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警察犯罪事实
    曝光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行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
    绥化劳教所奥运期间加重迫害大法弟子
    绥化劳教所对齐文彬的残害
    绥化劳教所对杨晓锋、齐文彬等大法弟子的迫害
    绥化劳教所是罪孽深重的黑窝
    黑龙江省绥化市劳教所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绥化劳教所殴打迫害大法弟子情况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近况
    徐玉山自述被绥化劳教所凌辱摧残的遭遇(图)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近几个月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曝光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恶警和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径
    绥化劳教所恶警高忠海、刁雪松、刘伟、金清富的恶行
    157312.html#2007-6
    黑龙江伊春市大法弟子廉涛遭受严重迫害
    双鸭山的悲惨家庭
    绥化劳教所恶警刘伟、高中海等近期酷刑迫害案例
    黑龙江绥化市劳教所近期对大法弟子的残忍迫害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绥化市劳教所非法关押着六十多男大法弟子
    绥化劳教所的兽行──把嘴粘上用开水烫
    绥化劳教所恶警部份犯罪事实
    绥化市劳教所恶警迫害死大法学员19人
    李业泉绝食九个月后获释 受尽折磨(图)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近期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情况
    黑龙江富锦市大法学员李绍铁牙被打掉、脚趾盖被拧掉

    所在单位:
    绥化劳教所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电话:0455-8355907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 邮政编码:152054
    电话:0455-8355907
    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受迫害人:
    彭成; 李绍(少)铁; 许义山; 张喜来; 王道海; 董向辉; 姚柱; 张传喜; 路士杰; 庞树全; 都兴和; 汪志干; 李云彪; 戴宗; 李冒新; 孙德昌; 铁士杰; 彭(朋)树权(树全); 刘方明; 盛艳军(盛彦军); 基先安; 刘高峰; 徐玉山; 齐文斌(齐文彬); 彭建普; 张志林; 林玉森; 潘兴坤; 齐仟安; 张天军; 李荣道; 李树文; 宋文涛; 彭树权; 缪树军; 白树林; 赵德志; 薛颜荣; 杜柏阳; 郭树德; 李云彪; 寇俊江; 刘贵臣; 程守祥; 丁学森; 周宏波; 李昌新; 铁志杰; 张传富; 刘景洲(景周); 苗兴隆(苗兴龙); 刘宇; 王德海; 李业泉(李业权); 李绍铁; 盛彦勤(彦芹/延芹); 于爽; 王春雨; 刘翔; 王春江; 汪志谦; 李少铁(李绍铁); 杨晓峰; 彭建普; 

    更新日期: 2019/9/8 2:37: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