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李嵋珊


    李嵋珊

    简介:
    李嵋珊
    (Li,Meishan),男 ,46岁,

    辽宁省锦州市“六一零”主任,锦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锦州市反×教支队)支队长。

    李嵋珊与支队长白宁一起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历次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中,他都冲锋在前,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并抢劫他们的私人财产:电脑、摩托车、现金、银行卡等,甚至连法轮功学员的私家车都被他开走。特别是在绑架之后,他利用家属想尽快让亲人回来的心理,勒索钱财,公然叫嚣:“拿十万元,就回家”,勒索的金额也在不断飙升,从开始每人的一、两万,到五万,后来到十多万。

    仅二零一零年七月中旬至九月末的一个半月,锦州就有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白宁和李嵋珊绑架。

    二零一一年七月九日,陈立军在家中被锦州邪教支队李嵋珊等绑架,当晚李嵋珊就给陈立军的丈夫打电话,说陈脑出血在锦州附属医院,但她丈夫急急忙忙闯到医院的护士室,看到李嵋珊正在和护士小声嘀咕着什么,他看到护士手里的针管里有药,李嵋珊神情惊慌,急忙给他拽了出去,当时他并没有太往心里去。

    二零一二年三月末,李嵋珊对一名年过花甲的女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抄家,将家中的计算机、VCD以及存折等抄走,之后李嵋珊不顾该学员年岁已大,并且丈夫患脑血栓不会说话,生活不能自理,毫无人性的将她绑架,送至锦州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个月。在被关押的期间,李嵋珊威逼利诱该学员的家人变相的出卖其它学员,并向家人勒索数万元的保释金。老人的孩子们都有工作,无法很好的照顾不能自理的父亲,只好拿钱请求将老人放回来照顾。

    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法轮功学员高凤琴在工作单位被李媚珊指使手下人劫持,结果家属被敲诈二万元;人回家后,单位又以她取保候审为由,每年扣发奖金一万五千六百元。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崔景庸被锦州市“六一零”和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伙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非法抄家,被劫持到锦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这是他第三次遭中共绑架迫害,他的妻子魏书文被中共当局两次劳教迫害,含冤离世。

    九月十七日,崔景庸的家人,听说崔景庸被绑架案已转到义县检察院,前去询问案情。检察院于海州拒绝见崔景庸的家人,并说,只等把材料整理完之后,送给县法院,过几天之后,让他们到法院去问。

    十月九日,义县法院刑事一庭秘密开庭,非法庭审绑架案受害人崔景庸。出庭的有:刑事一庭庭长王德久和法官聂力光、王明义,义县检察院检察官张志民、郭长志,义县国保大队指导员王宁、副大队长刘海志、本队警察周化来、冯卫东、杨立学,以及锦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支队长白宁、李嵋珊等四人。法官聂力光没有宣判判决的结果,宣布休庭,草草收场。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上午,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曹立明的母亲家受到当地派出所以查户口为名骚扰,下午派出所两名警察再次上门查问曹立明是否在此居住。七月十九日早四点左右锦州市“六一零”李嵋珊带领十来个警察在没叫门的情况下打开房门冲进曹立明不修炼的三妹家找曹立明未果,随后恶警又到曹立明的大妹、二妹家和其它两住处非法搜查,但都扑了空,最后警察在他大妹家仓房抢走一车物品后并劫持她(未修炼法轮功)、并非法关押到锦州市拘留所。恶警未能绑架到曹立明。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早四点半左右,锦州市“六一零”李嵋珊等一行十几人,在当地女儿河派出所片警配合下,破窗而入,闯入锦州重型住宅区徐慧平家,绑架了她,并抢走电脑、钱、银行卡等私人物品(银行卡和电脑后被要回),恶警把徐慧平家抄了个底朝天,当时家里上小学的儿子被惊吓。徐慧平在锦州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六天后,被勒索巨额钱款后释放。但“六一零”欲壑难填,变本加厉地预谋对她进行再次迫害,他们多次骚扰徐慧平老板想找到她、到朝阳市她的母亲家、到孩子寄读的学校、到朝阳市公安局,迫使徐慧平有家不能回。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六日,徐慧平被锦州市“六一零”再次绑架。十三天后,由于徐慧平全面抵制这些不法人员的犯罪行为,堂堂正正地回到了家中。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吴宝贵去学校接孙女的时候,在家附近被锦州市公安局反×教支队三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抄家,警察抢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师父的两张法像。九月二十六日早,家属发现吴宝贵已被送到锦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四点半左右,吴宝贵的家属接到了市公安局一位自称秦姓警察的电话,说吴宝贵已被非法批捕,案子已经交给了锦州市检察院,并要求家属到公安局,在非法批捕单子上签字,家属没有答应。其后,吴宝贵的家属多次接到公安局的电话,要求家属去公安局签字,家属一直拒签。

    从吴宝贵被非法关押至卷宗被交到市检察院之前,家属一直去反×教支队要人,反×教支队的相关人员白宁(支队长)、李嵋珊、单学志等不予放人。卷宗被交到市检察院后,家属又几次去市检察院要人,门卫要么不让进,要么让家属找信访办,但信访办无人。十二月初,据说卷宗已由市检察院交到了古塔区检察院,但家属未接到正式通知。

    直到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家属接到古塔区检察院一位张姓男士的电话,说昨天(十二月二十四日)古塔区检察院非法提审了吴宝贵,吴宝贵让他们转告家属去看守所送些生活用品和钱,家属这才真正得知此事已交到了古塔区检察院。

    二零一二年八月下旬,李嵋珊带领手下对两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绑架,将两人的工资卡拿走,当家属去要人时他还盘问被绑架学员的收入情况,为勒索打下伏笔 ,半个月后家属被勒索几万元后将两人放回。而在这期间李嵋珊还参与了另一起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他自己动手翻找到仓房的钥匙,没经过家属同意,伙同其它恶警把仓房里的私人物品抢走。

    二零一二年九月下旬,李嵋珊带领手下一行多人对一名女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绑架,由于该学员极力反抗并据理力争,李嵋珊就叫来多名身强力壮男警察,将她强行按倒在地下铐上手铐、强行拽到楼下,之后李嵋珊不顾她患脑血栓的婆婆被惊吓,大肆抄家,将其家里的私人财产笔记本计算机、手机、MP3、MP4等抄走。由于该学员不肯配合,他大打出手,据目击者称;他对该法轮功学员殴打辱骂很久。并说:“我今天就打你了,你去告我呀,我就绑架你了你怎么着?”并威胁说:“你就等着判刑吧,不用想放你出去。”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一日,李嵋珊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回来的路上被撞成脑震荡。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晚上,锦州市法轮功学员王林、朱颖、王桂霞、秦杰兰、杨玉范、娄梦丽、曹玉环和孙丽君,被锦州市公安局白宁、李嵋珊等警察绑架。之后,王林被非法起诉,现在锦州看守所,一直遭所长马明“定位”酷刑折磨,已达四个月之久。其他七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被高额勒索三万元至五万元不等,十六天后(十一月二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八日,锦州凌海法轮功学员卢素平及其儿子姜楠、弟媳、大姐卢素英和双羊镇法轮功学员王红丽(教师)一行五人开车去锦州办事,他们的车刚进锦州城就被监控到车牌号,回来将要出城时就被以白宁、李嵋珊为首的锦州市“六一零”和锦州反×教支队(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恶警拦截、绑架。之后,卢素平的弟媳、卢素英和王红丽被勒索了二十多万元才被放回家;卢素平和姜楠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看守所。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曲伟被锦州市公安局恶警李媚珊、白宁等绑架,在锦州看守所关押期间,曲伟认为信仰无罪,所以不穿号服、不报号、不干奴役活,因此被管教用吊铐折磨,被吊三天后得了糖尿病,十五天后被放出时双脚已经溃烂,血糖指数为17.7,一年后曲伟因糖尿病综合症住进了医院,去世时血糖指标是17;肺部已经溃烂;且只剩下一个肾了。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傍晚 ,锦州法轮功学员曲伟、王彦秋和周玉祯,在锦州儿童公园附近向民众散发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光盘时被古塔公安分局警察发现举报,之后被市局恶警白宁、李媚珊绑架。曲伟在看守所被迫害成糖尿病放回家(现已离世)。

    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锦州市“六一零”及市公安局反×教支队白宁、李嵋珊等人将法轮功学员苗晓坤绑架到拘留所,家中的电脑等私人物品都被抢,后又被转入锦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恶警白宁、李嵋珊欲对苗晓坤加重迫害,但锦州市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不予批捕。这样,苗晓坤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放出。不久,白宁和李嵋珊将此诬陷案塞给古塔区检察院,非法起诉,又指使古塔法院庭审。

    二零一四年七月七日,苗晓坤再次被白宁、李嵋珊等绑架,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看守所,没经任何合法程序,锦州市古塔法院对她非法判刑三年年,一个月后,苗晓坤被投监入狱。

    此次苗晓坤遭绑架,警察从警车上拽着她的腿,一路拖,苗晓坤的头在楼梯的台阶撞出了许多大包。苗晓坤被拖到锦州市看守所监舍时,已人事不省。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中共市委书记王明玉主持公安系统有关人员会议,扬言要“严打”。王明玉命令派出所和小区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挨户骚扰,还下令公安要“一对一地跟踪”,“先摸底、后抓捕”,他动用锦州市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监视法轮功学员,给锦州社会制造恐怖气氛。

    锦州市公安局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支队的白宁、李媚珊等恶警,在王明玉的邪恶指令纵容下,有恃无恐,他们跟踪、蹲坑、绑架、判刑,无恶不作。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三日,陈桂英老人从锦州火车站去沈阳接读小学的孙子回锦州。由于钱包忘在锦州车站安检处了(包里大约有一千七百元钱)于是返回锦州车站索要,捡到钱包的警察非但没把钱包还给她,却和锦州市反邪教支队绑架了陈桂英,并把她强行送往看守所。

    医院检查身体时,发现陈桂英心脏不好,恶警队长李嵋珊却因此打了她三、四个嘴巴子。在进入看守所里层大门时,看守所的一个警察威胁她说:“你再坚持,就给你活摘器官。”

    二零一四年十月末和十一月初,李嵋珊与白宁又绑架了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而平时被李嵋珊等人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更多。

    由于勒索钱财的罪行被不断曝光,李嵋珊的行为更加隐晦,他经常对被勒索的法轮功学员恐吓说:“(交钱的事儿)不准对外说,我要是在网上看到你的名字,还给你抓起来。”

    在绑架法轮功学员徐慧萍之后,当时徐慧萍出现高血压、全身抽搐的症状,李嵋珊却对负责体检的医生说:“都给她写正常”。十六天后,徐慧萍被李嵋珊和白宁勒索巨额钱款十二万后被释放。

    后来明慧网报道了徐慧萍被勒索的事,李嵋珊得知后恼羞成怒,到处追捕徐慧萍,最后指使手下再次将徐绑架,现在徐慧萍已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并被强行送进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这样,徐慧萍的家庭不但损失了十二万,人还被李嵋珊硬塞进监狱(徐慧萍第一次被投监时,因身体情况被监狱拒收)。

    据不完全统计,自上任至今,李嵋珊、白宁等人抓捕法轮功学员二百余人,勒索金额累计达两百余万元。而那些没有被勒索到钱财的学员,李嵋珊等觉得没油水可榨,一律予以劳教或判刑。

    锦州六一零人员白宁、李梅珊,近几年隔一段时间,就绑架许多法轮功学员,因家属怕亲人被残酷迫害,花钱,救亲人,由前几年几千元,到现在最少五万元,多的八万,还以借钱方式借二十万的,李梅珊、白宁等人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勒索钱财,几百万之多,他们绑架学员的时候,带的人都是在赌场的闲散人员,闯进学员家中,无所顾忌乱翻一气,想拿啥就拿啥,许多学员家的项链,值钱物品,被洗劫一空。

    二零一六年二月末的一个周六早晨,大约在七点四十五分左右,锦州公安局邪教支队的李嵋珊带四个便依守在法轮功学员腾秀洁家楼下,待腾秀洁回家开门时借机闯入家中,进行非法抄家;写字台、电视柜、电脑桌都翻个遍,连床垫子都掀了。抄走全部大法书,一个笔记本电脑、一台式电脑、打印机、优盘、手机(后要回)全部集中摆在客厅地上,还叫来小区物业的两名保安,又是拍照,又是录相,然后将腾秀劫持到公安局二号院,关进铁椅子非法讯问近六小时,过程中腾秀洁做到零口供、零签字,并于下午三点左右回到家。

    在(二零一六年)七月五日晚,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李愿玲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李愿玲被迫害一案已上报到市公安局。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看守所。李嵋珊还疯狂叫嚣说:拿六万块钱,在咬出两个人就放人。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绑架锦州法轮功学员李红新的是锦州「反×教支队」的李嵋珊带人绑架的。李嵋珊绑架法轮功学员以勒索钱财为主要目地。

    自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至四月十九日,锦州市反×教支队长李嵋珊伙同锦州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跃及国保警察、公安分局王某等十人,有预谋的对凌海市贾永梅、刘建 、王玉红、戴云琴、付国艳、刘学敏、李秀云、张桂杰、李冬梅、张国云、赵月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野蛮抄家、绑架、关押、经济勒索。仅二十多天,李嵋珊、张跃直接勒索现金数额为四、五十万元。总计经济迫害达七、八十万元。

    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开始,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警察李嵋珊等人在黑山地区绑架四位法轮功学员:宋艳娟、马晓慧、战志刚、崔雨到锦州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家属找公安局要人。李嵋珊等人要家属找关系花钱赎人。之后,四人陆续被勒索六万至20万元现金不等才被释回。总计被李嵋珊等人敲诈人民币达40多万元。

    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上午,陈立军(女,八十岁)、裴瑞芬(女,七十八岁)、张凤云(女,八十岁)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在锦州气象台附近发真相资料时,由于不明真相者恶意举报,遭锦州市钟屯派出所、锦州市古塔分局警察合伙绑架,并在钟屯派出所非法提审。裴瑞芬老人身上的钥匙被警察抢走后,锦州市古塔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吴涛和查姓、裴姓、万姓警察,以及锦州市反××支队警察李嵋珊等,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就闯入裴瑞芬家进行非法搜查。

    二零一七年八月九日,陈立军、张凤云和裴瑞芬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在锦州气象台附近发真相资料时,被人恶意构陷,遭绑架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锦州市反×教支队李嵋珊及古塔分局国保大队裴姓警察等到陈立军家抄家,掠夺私人财物后,李嵋珊又折返陈家,家属质问道:老太太犯了什么法你给她送走?你还要抓我吗?人都送走了你还来干什么?陈立军的丈夫去派出所询问情况时,一个警察表示二零一一年当时他若没有闯进护士室,今天就看不到他老婆了。他猛然想起当初那一幕,怀疑护士手里的药有蹊跷。

    恶报结果:
    其他恶报

    恶报描述:
    二零一二年十月中旬的一天(十日或十一日),李嵋珊从义县迫害法轮功学员回锦州的途中,他乘坐的车和另一辆车发生了追尾,被撞成了脑震荡,伤势不重,这是上天对他的警示。但他不知悔改,继续行恶。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遭恶报
    锦州市恶警李嵋珊屡次敲诈勒索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锦州市反×教支队】(电话区号0416)
    李嵋珊,手机号:15698704590
    父亲:李深恩
    妻子:彭聪敏
    儿子:李澎敏
    女儿:李禹默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

    迫害类型:
    骚扰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非法审判绑架/劫持非法关押抄家勒索钱财手铐/脚镣地上拖毒打/殴打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看管/蹲坑监视/跟踪威胁/恐吓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包庇罪行注射不明毒针迫害亲属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逼迫放弃信仰非法剥夺人民應有的权利贪污受贿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
    多次遭残忍迫害-锦州周玉祯再被非法关押
    被迫害致不能自理-锦州陈立军被枉判两年
    被迫害致不能自理-锦州陈立军被枉判两年
    锦州八旬陈立军、裴瑞芬被非法判刑
    即将出狱-王彦秋被马三家迫害致脑出血
    辽宁锦州警察李嵋珊绑架勒索好人
    绑票敛财——锦州市“610”恶警李嵋珊的生财之道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
    发生在锦州的迫害-从活摘器官到强制采血
    锦州市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接孙子回家遭绑架-锦州陈桂英被判三年
    接孙子回家遭绑架-陈桂英面临非法开庭
    辽宁锦州曲伟女士被迫害致死
    辽宁工业大学讲师被非法判刑
    揭露锦州市看守所的罪恶
    锦州八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七旬老人遭酷刑坚强不屈
    锦州市太和区法院劫持病危妇女
    不通知家人-锦州市凌海法院诬判善良母子
    锦州市恶警李嵋珊的近期恶行
    锦州610近半年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徐会平再次被绑架
    锦州市吴宝贵被古塔区检察院非法提审
    锦州义县崔景庸遭荒唐起诉-法院秘密开庭
    辽宁锦州市警察连日绑架法轮功学员

    所在单位:
    锦州市610办公室

    受迫害人:
    徐会平; 郑桂云; 张君平; 黄顺女; 戴鹏飞; 金凤茹; 王庆龙; 苏广顺; 高洪海; 吴宝贵; 姜楠(江楠); 朱颖; 秦杰兰; 白铭芳; 卢素平; 夏冬梅; 马超; 徐清; 王颖; 臧瑾; 姚少园; 王平; 李愿玲; 腾秀洁; 高凤琴; 贾永梅; 刘建; 付国艳; 代(戴)云琴; 刘学敏; 李冬梅; 张国云; 赵月; 张桂杰; 苗晓坤; 李秀云; 王玉泉; 李红新; 徐会平(慧平)(徐慧萍); 崔景庸(崔井拥); 曹玉环; 王玉红; 娄梦丽; 曲伟; 曲伟; 周玉祯; 王桂霞; 陈桂英; 裴瑞雨(瑞杰)(裴瑞芬); 王彦秋; 宋艳娟; 宋艳娟; 马晓慧; 战志刚; 催雨; 陈立军; 王彦秋; 

    更新日期: 2019/9/26 14:5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