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王亚丽

    简介:
    王亚丽
    (Wang,Yali),女 ,年龄未知,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集训队(十一监区)大队长。现任二监区监区长。

    黑龙江女子监狱派出了以丛新为首的一伙干警到万家劳教所等地参观学习迫害大法弟子的经验,并在监狱内部成立了610办公室,由丛新、吕大队、王亚莉、杨立宾、郑杰、杨华、张秀丽、牛干事、陶干事、刘干事及狱政科、狱侦科、集训大队、各监区监区长为成员,开始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和九监区是专门“转化”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所有刚刚被劫持进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分到这两个监区进行精神上和肉体上的迫害。十一监区的大队长王雅丽是迫害和折磨法轮功学员经验最丰富的老手。从这个监区成立以来就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王雅丽平时一付社会流氓作派,善于利用刑事犯中的人渣、流氓来折磨法轮功学员。刑事犯王凤春和崔湘是王雅丽从所有刑事犯中挑选出来的最无人性的打手。

    狱头崔湘(死缓犯)受队长王亚丽、副队长王晓丽的唆使找法轮功学员杨丽谈话,当得知杨丽不放弃信仰时,把杨丽关进了小黑屋。由五个刑事犯、三个贪污犯、一个抢劫犯、一个制假证犯对杨丽实施轮番迫害。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王亚丽说一声“这个人顽固”,干警就毒打大法弟子。他们一拨接一拨地轮流打人,打一阵问一句“还炼不炼功?”一直迫害到深夜。狱侦科科长杨利彬、集训队队长王亚丽等人带头打人。

    二零零二年四月,佳木斯女大法学员孙丽彬,刚被劫持到监狱,就被七、八个警察强行转化,恶警把她弄到一个屋里,不许坐着,只能蹲着。随后恶徒吴艳杰、王亚丽等人逼孙丽彬写四书,孙丽彬不写,她们俩人轮流打孙丽彬的嘴巴子,从中午一直打到半夜。

    十四日,由六一零警察王亚丽指使犯人折磨孙丽彬、董林贵等八名大法学员,逼走鸭子步、蹲下蹦、罚站,在太阳下曝晒,直到半夜十一、二点,才让大法学员带着背铐睡在六一零办公室的水泥地上。就这样一直持续十多天,孙丽彬的两脚大拇指甲走掉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梁威和法轮功学员王淑霞、赵淑玲、杨晓红被绑架到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梁威血压高、身上长疥,检查身体后监狱拒收,当鹤岗市第一看守所通过第二看守所所长李树林的私人关系走后门花钱后,监狱违法接收。在集训队,大队长王亚丽把她关小号两次,第一次迫害一个月,期间还被一群男警戴手铐迫害一下午。第二次她被铐地环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大法弟子朱相芹被哈尔滨女子监狱集训监区长王亚丽在办公室,脱得一丝不挂的罚蹲。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张桂兰和朱相芹、周秀丽、王玉华等共九位法轮功学员被一同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张桂兰被非法判刑五年六个月。张桂兰曾患有乳腺癌,女子监狱拒收,南岔公安局副局长马庆吉、看守所副所长杨光辉、和一个姓孟的狱医,用现金和一些山货贿赂女监的狱警把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劫持进了监狱。

    中午,九个人被曝晒在太阳下数小时,在等待身体检查,八月的太阳特别地毒,感觉都被晒得冒油了。然后被劫持到监舍中间的“六一零”的一个大办公室,没有床,在地上住。晚上十点多以吕晶华、王亚丽、郑洁,陶丹丹为首的许多恶警与犯人,扒光他们的衣服,裸体检查、剃鬼头。妄图强行“转化”他们。郑洁和吕晶华强迫他们背铐,蹲着,一动不能动,蹲的太久,张桂兰左脚肿得象馒头。郑洁把张桂兰弄到仓库,王亚丽穷凶极恶地毒打张桂兰,薅头发,打嘴巴子,张桂兰被打得眼冒金星,郑洁踢张桂兰,陶丹丹和郑洁说些污言秽语,诽谤法轮大法。不让他们睡觉,吃饭、喝水。

    二零零二年九月某日,任淑贤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南岔公安局用警车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第二天,攻坚队长王雅利,郑杰就来了,把任淑贤双手反铐,王雅利首先过来抽嘴巴,然后郑杰又过来打耳光,接着她们叫来了男警察、狱侦科的肖林进来一脚将任淑贤踹倒,用带尖的皮鞋狠命的踢,很快全身被踢的青紫带瘀血,几个人轮番的打,几乎一整天都没停。从头到脚都是伤,剧痛难忍,晚上还把她关进小号,锁在铁椅子上。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法轮功学员孙丽彬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大队长王亚丽和吴艳杰打孙丽彬大嘴巴子,逼她整整蹲十二个小时,起来的时候腿都不敢走路。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一日,赵欣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赵欣因拒绝背报告词,被狱警王亚丽、陶丹丹殴打,被逼操练走步,在太阳底下暴晒,直至休克。

    二零零二年十月,大法弟子张淑芬被送到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身上仅有的三十元钱被她们翻去不给了,当时是在集训队,队长王亚丽和那里的刑事犯人,把张淑芬的被子全拆开了,全翻了,棉花和卫生纸翻了一大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法轮功学员刘亚芹被送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到了集训队,刘亚芹被恶警王亚立叫去谈话,让她写“转化书”“不炼了”,恐吓她。谈话时,让她背手蹲着,蹲不住,王亚立就拿着塑料尺往头上脸上抽,边骂:你不蹲,你是谁啊?谁跟我说话都得这样。随后拿铐子,叫个男狱警把她铐在暖气管上,然后他们吃饭去了,回来才给她解开铐子。

    二零零三年二月下旬-三月上旬(10天),恶警:吕晶华、陶丹丹、王亚丽等,参与迫害大法学员徐家玉,徐家玉在集训队小号受罚,睡光板,喝包米面糊。

    二零零三年八月七日早8点,法轮功学员聂绪梅被恶警王小丽带走,一直到中午开饭还没回来,范国霞和刘淑霞没吃饭等聂绪梅回来。十二点聂回来了,还没说上几句话,随后就进来十多个恶警就强行量血压,随后拽范国霞头发往门口拖,将他背铐在铁门上,门外一男恶警薅着他头发,前面一个恶警用开口器将他撬开,小号恶警王亚丽趁机抽了他好几个耳光,之后强行插管灌食。拔出管子时地上流了一滩血。直到八月十八日一监区狱警卢桓及犯人韩建英将他接到一监区。

    二零零三年四月至十二月四日期间,黑龙江女子监狱第七监区恶警、恶人王亚丽、崔艳、雷蕾、褚淑华、肖林、崔雪、林佳等,对被非法判刑关压的大法弟子肖淑珍、李景伟、沈景娥、郑金波、孙桂芝、陈伟君、陈云霞、潘庆丽、郑红丽、韩兴丽、武丽君、铁俊英、王法娟、王桂丽、潭凤英、高秀荣、吕淑芹、宋秀玉、田桂英、王淑霞、宋秀玉、孙道颖、廖小露、郑宏丽、张艳华、徐晓巍等,施以毒打、冰冻、野蛮灌食、体罚等各种残酷暴行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一日,在所谓“拉练”场,刘丽萍、赵欣看到二十多名狱警站成黑压压一圈,手拿电棍、警棍等打人凶器,面目阴冷,圈内是被迫害的蓬头垢面、惨痛万状的法轮功学员在被逼跑步,阴森、压抑、恐怖的场面,使她俩不禁愤然而起,赵欣大喊:“同修们,不要消极承受了!法轮大法好!”被折磨得身心疲惫而麻木的法轮功学员被她俩的勇气惊醒了,大家边跑边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喊声响彻云霄,震天地,泣鬼神,所有在场狱警和犯人全都目瞪口呆,很快恶徒们把刘丽萍、赵欣按倒疯狂毒打;狱警王亚丽让犯人脱下袜子堵她的嘴,然后用胶带封口,将赵欣、刘丽萍押入小号。在小号。她们被扒去衣服,仅穿线衣裤、光脚,在九月份小号没有暖气前最冷的深秋,这样关押了四十多天。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大法弟子肖爱玲(出监)、谷亚荣(出监)、程佩英、李萍、刘桂华、任秀英、杜桂杰被视为组织者,被大队长陶书萍点名带出队伍,巡逻队大队长王亚丽欺骗说:监狱长找谈话,把七人押入小号,迫害长达三十三天之久。

    二零零四年三月,王亚丽伙同犯人桑晓梅在灌食的时候猛插胶皮管子,想尽各种办法折磨大法学员李秀华。使李秀华在小号被非法关了51天。

    二零零二年九月,牡丹江大法学员赵欣劫持进哈尔滨女子监狱。在哈女监610办公室被罚蹲,因为拒绝背报告词,被恶警王亚丽、陶丹丹殴打,训练走步,在太阳底下曝晒,直至休克,被架到一边继续折磨。

    二零零四年中秋节前几天,将一个犯精神病的犯人和一个大法弟子关于小号。有一晚,该大法弟子背对着精神病犯人,坐起来想拿便盆,没想到病人突然又撕心裂肺的喊起鬼话,她被吓的尖叫一声,浑身瘫软无力,从此此大法弟子二十四小时不眠,白天头昏打不起精神,夜里闹心,闹的手打墙,抓自己的胸口。大法弟子每天强烈要求调号。看守王亚丽置之不理,狱长刘志强还说用这个办法治她好使。直到有检查的要来,大法弟子说一定要告他们,刘志强才让人把精神病人接回。大法弟子痛苦的挣扎了二十五个日夜,才渐渐恢复了正常。

    二零零六年四月,哈尔滨市女子监狱将十一监区变成了所谓“攻坚大队”,队长王雅丽、干警陶丹丹进行大扫荡,拆开被子、海绵垫子搜索经文,强制在衣服反正面写上“犯”字,其它物品无一幸免。坚定的大法弟子除了上厕所、洗漱外,不许踏出房门一步。一个屋六七个人,一个法轮大法弟子,从早5点被强制坐到晚上九点,无休息,中午由两个人看着,其他人午睡,大夏天的中午想闭几下眼睛,也只能是恶人换光盘的时候。这个大队设在食堂四楼,远离其它监舍和车间,没有任何监控设施。在那里,恶警让七、八个犯人围攻一名大法弟子,采用的都是极其卑鄙的手段,如打、骂、蹲、多日不许睡觉,谎言欺骗,暴力“转化”学员。据说还焊了铁笼子,用来关押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九月,大法弟子胡爱云被从小号强行押到十一监区(所谓转化大法弟子的地方),由一监区长陶丹丹,队长王亚利等指使犯人迫害大法弟子,她们把大法弟子单独关押,每屋子的门都用纸糊住,由十来个人24小时监视,强迫他们坐小凳,直到后半夜两点多才让睡觉,强行洗脑,灌输谎言,稍有不如意,就用手铐铐到床上折磨。胡爱云被单独关到一间小屋里,有九个犯人24小时监视包夹她,强迫她坐小凳,穿囚服,她不服从,就把她从床上拽到地上。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哈尔滨女子监狱在病号的楼上,又新成立了一个“转化”迫害监区--十三监区,由恶警王小丽、贾文军负责。同时,在食堂的楼上成立了十一监区,由王雅丽负责(以前曾揭露过王雅丽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迫害大法学员。

    十一监区被称为所谓的“攻坚大队”,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恶劣的队。大队长王亚力把一切监管权力交予职务犯崔湘(道长)管理,这个犯人因为有王亚力撑腰,狂得普通警察都不放在眼里,人称“二把手”,邪党的不正之风助长了其一身的霸气,成了名符其实的牢头狱霸。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为了迫害大法弟子,专门成立两个所谓“攻坚”监区(九监区、十一监区)。

    十一监区的大队长王雅莉、九监区的大队长陶淑萍不自己出面迫害,而是指使犯人进行各种迫害,逼迫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并为此又成立了两个所谓的“巩固”监区(七监区、十三监区),把所谓的“转化”者劫持在那里继续迫害。他们测试是否真正彻底“转化”的手段是:专门弄出攻击大法和法轮功创始人的所谓考试题,如果不答或勉强答就是没“转化”,就会被继续迫害,直到“转化”为止。

    为了达到“转化”邱玉霞的目的,恶警王亚力唆使刑事犯孙雪娟让邱玉霞坐小凳,邱玉霞拒绝,坚持坐在床上。刑事犯唐金霞跟疯了似的来拽邱玉霞,把邱玉霞拽到小凳上,邱玉霞还是拒绝,来回几次,邱玉霞就是拒绝,就在床上坐着。邱玉霞的头被她们折磨得发胀、很疼。她们给邱玉霞测量血压高达一百九十毫米汞柱。她们找来被“转化”的学员与邱玉霞谈话,强迫邱玉霞看诽谤法轮大法的录像,对邱玉霞说她们那一套歪理邪说。邱玉霞说:那些事情全是假的,是中共邪党故意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孙雪娟天天围着邱玉霞说,邱玉霞不听她的,她就骂邱玉霞,还动手打邱玉霞。

    二零零六年张艳芬、王丽梅、刘会娣、谷艳、刘艳杰、孙世伟、李树启被穆棱市法院非法判刑。张艳芬被判了三年,被非法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十一监区遭受迫害持续近一个月后,监区大队长王雅丽、副队长陶丹丹又把张艳芬调到另一个监室迫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崔胜云被转到十一监区,恶人继续迫害,强制放弃信仰。十一监区采用的手段是控制上厕所的次数,有时还以各种借口不让上厕所,因此崔胜云经常被大小便憋的极其痛苦,导致大小便失禁,小便次数增多,多次弄污内裤,真是痛苦难言。直接参与的恶人:张萍,王雅莉(大队长),陶丹丹(副大队长)。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魏珺被劫持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大庆看守所的警察将她踩在脚下,强制穿囚服。监道长刑事犯崔香唆使犯人将她拖抬到十一监区。大队长王雅丽亲自唆使犯人用束缚带捆绑她,用毛巾堵嘴。每天组长刑事犯谷利群,强行往身上穿囚服,她的左臂被往后背,致扭伤。

    王雅丽还将魏珺家人寄的钱款打回,不让接见,不让存钱,并暗中唆使犯人崔香怂恿刑事法迫害她,强行按手印、不让别人给捎生活用品,也不许上超市买生活用品,犯人组长陈英还故意用拖延上厕所时间来迫害她。

    齐齐哈尔市建华区七旬老人贾桂兰于二零零八年八月被中华路派出所绑架,二零零九年四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期间遭受了长期体罚,被迫每日十七个小时保持身体正直地坐在低矮的小板凳上,没有人性的刑事犯在监狱九监区队长郑杰、十一监区大队长王雅丽指使下对老人更是肆无忌惮的拳打脚踢,侮辱谩骂。老人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杜纯香被转到监狱内部的住院处(十监区、也叫病号监区)。住院时,组长耿凤英告诉杜纯香说:院长说传染病让你戴口罩。两个多月期间,没给杜纯香做追踪检验就说杜纯香「不传染了」。以杜纯香不吃药和拒绝治病为由,再把杜纯香调到十一监区迫害,狱长包锐亲自找到十一监区大队长王亚力说:「院长说她的病不传染了。」可是杜纯香一直感到呼吸困难,腿脚不听使唤、麻木,后来合并成高血压。

    二零一零年,杜纯香到病号住院,犯人杨秋香偷划卡,每次只划十元、八元不等,后来每次达到二十元,找她时,她就不让定菜了,借口说住院的不让定菜,后来又因为没给她送礼,她向院长汇报说杜纯香炼功,院长找到十一监区干警说要给杜纯香送小号,还让写保证书交给王雅力。杜纯香只写了证实法的材料。恶徒还把她的空白本、笔、信封和家里的信、判决书等给抢走。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下午五点多钟,外面下着大雨,各地「六一零」恶徒将近二十多人,来了四、五辆警车,这些恶徒由包狱长、王亚力大队长领着闯入杜纯香的监舍进行骚扰。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集训监区的二十多名大法弟子们不配合中共监狱的迫害,不点名、不报数、不背报告词、不背“五十八条”,被狱警拉到走廊,再一个一个的拉进办公室里,猛打一顿。副大队长王亚利在办公室上来就猛扇耳光,狱警们强迫大法弟子蹲着,牛姓女恶警穿的高跟鞋猛踹大法弟子。

    王建辉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被关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刑事犯王凤春和崔湘是王雅丽从所有刑事犯中挑选出来的最无人性的打手。

    有一次王凤春疯狂的打骂声惊动了大队长王雅丽,她一进屋王建辉就跟大队长说王凤春对她又打又骂。王雅丽不但没有制止王凤春,反而十分蛮横的对王建辉说:“打你你就忍着,以后打你就是个玩。”十一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是大队长王雅丽、陶丹丹、戴莹、赵涵娇,邪恶的包夹是王凤春、刑事犯崔湘。所有被绑架到十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这两个刑事犯殴打和辱骂过。

    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二监区,现任大队长王雅莉伙同陈东月等恶警,唆使刑事犯王凤春、高艳萍等人,给法轮功学员设“包夹”犯人,“包夹”以各种卑劣的方式干扰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包夹”犯慕薇就是其中一个。

    恶警们所选用作慕薇的都是犯人中最低级下流、质量极为恶劣的刑事犯,犯人慕薇(现年二十五岁)自十几岁就离家出走,在社会上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偷、抢、痞等恶行俱全。六年前,因抢劫杀人罪被判入狱。慕薇入狱即被邪党恶警选中用作包夹,先后在九监区、十三监区和二监区极尽其恶行迫害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严重时期,每每有慕薇参与的都给法轮功学员造成严重的伤害,每每都受到邪党恶警的赏识和包庇,仅举几例:

    法轮功学员董林桂已年近七十,被慕薇包夹期间受尽其打骂折磨,身心造成严重伤害。董林桂被打折的无名手指至今未能痊愈;慕薇在二监区监舍四楼西侧数次刷用法轮功学员的存钱卡,董林桂及四楼西侧的其它人等多次强烈要求撤掉包夹,恶警们执意包庇,不撤不换,后因慕薇与其它刑事犯打架,才将其调至监舍五楼东侧。

    慕薇在监舍五楼东侧又作了法轮功学员钟亚君的包夹,仍以其卑劣方式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钟亚君忍受不了其迫害,以绝食方式反迫害。钟亚君绝食期间,慕薇还是经常打骂折磨,以买奶粉灌食为由多刷钟亚君的钱卡,还多次偷拿钟亚君的钱卡独自享用。数日的打骂折磨和强制灌食迫害,导致钟亚君骨瘦如柴,命悬一线。

    二零一一年三月份,慕薇被安排作了法轮功学员闫春玲的包夹,很快就将闫春玲关进小号迫害。继而,慕薇又被安排到监舍四楼东侧作了法轮功学员王金范的包夹。慕薇以各种手段折磨王金范,还不到一个月就将王金范迫害的心率加快、血压升高、头晕摔倒。王金范向副大队长董岩提出要求撤换包夹,董岩只是搪塞,根本不给撤换。

    八月五日早晨,慕薇找借口继续迫害王金范,直到王金范晕倒卧床为止,王金范卧床一整天也没见什么警察来过。晚上八点多,王金范强撑着虚弱的身子找到值班的副大队长董岩,冷冰冰的董岩不理不睬。王金范见董岩如此态度,就说:你不管,我就向上报告!董岩满不在乎的冷笑说:告呗……

    八月六日早晨,王金范将此事报告给了监狱长白英贤,慕薇气急败坏的往回推王金范,王金范的胳膊被慕薇掐拧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慕薇口出污言秽语,还威胁说:玩儿死你!

    八月八日晚八点多,王金范见向狱长报告的事两天多没有解决,又亲自找到当晚值班的大队长王雅莉,王金范讲出了被迫害的经历,要求撤换包夹。王雅莉假惺惺的说给换包夹,可一拖就是十多天也不给换。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六日早晨七点多,二监区犯人孙淑花用砂剪向犯人宋淑慧猛扎数刀,导致宋脑部受伤严重,流血不止,被送到监狱外的医院抢救,到目前为止宋淑慧尚未脱离生命危险。杀人事件发生在二监区也不是偶然的,因为从迫害法轮功以来十几年的时间里,二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严重。现任监区长王亚丽、副监区长陈冬月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先锋。在二零零六年四月成立十一监区时,王亚丽即任十一监区监区长,直接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是全狱最邪恶的地方之一,法轮功学员转化率最高。二零一一年年初,王亚丽被调到二监区,她从十一监区调来两名犯人帮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疯狂的迫害。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关小号摧残性灌食不给穿衣服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逼迫放弃信仰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体罚剥夺睡眠关铁笼子吊绑/吊瓶手铐/脚镣关禁闭不准坐罚蹲监视/跟踪捆绑在固定物上不准动禁止学员相互说话践踏信仰精神酷刑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锁地环不准上厕所威胁/恐吓暴晒嘴塞肮脏物品(如擦脚毛巾,臭袜子,卫生纸等)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两遭冤狱-大庆市杜纯香控告元凶江泽民
    两次遭非法判刑-佳木斯市孙丽彬控告元凶江泽民
    黑龙江省鹤岗市刘亚琴遭迫害经历
    黑龙江女子监狱还在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
    曾经六年冤狱-关日安、赵欣夫妇再遭绑架
    四年冤狱折磨-刘亚芹坚持信仰
    屡遭酷刑-伊春市妇女面临被强拆房屋
    贾桂兰仍在黑龙江女监“魔鬼监区”受折磨
    曾经冤狱十年-优秀女教师再遭绑架
    黑龙江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
    多名法轮功学员自述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遭遇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7月22日发表)
    齐齐哈尔市吴淑杰遭冤狱迫害近十年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佳木斯退休公务员杨丽被冤判三年
    女教师崔胜云遭冤狱五年 家人盼归
    中共恶人的罪行-不会被岁月掩埋(五)
    黑龙江哈尔滨女子监狱教唆犯人作恶
    邱玉霞在黑龙江女监遭“铐地环”等酷刑
    哈女监狱警与牢头狼狈为奸迫害大法弟子
    曾两次被非法劳教-魏珺在黑龙江女监遭迫害
    闫春玲自诉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经过
    哈女监将魏珺转关病号监区-家人一年未见
    黑龙江女子监狱近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黑龙江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王建辉的迫害
    黑龙江女子监狱暴力“转化”黑幕(图)memo
    哈尔滨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范国霞的事实
    从法律角度看黑龙江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鹤岗市讲师梁威遭冤狱迫害
    黑龙江女子监狱教唆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胡爱云从黑龙江女子监狱传出的申诉书
    黑龙江女子监狱恶警操纵犯人毒打钟亚君等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恶警操纵犯人施暴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警察勾结犯人摧残大法弟子
    我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遭遇和见闻
    张淑芬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的折磨
    被非法判刑十一年,胡爱云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迫害
    哈尔滨大法弟子胡爱云控诉恶警、恶犯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二监区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阻挠狱中母女相见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4/9/08)
    揭露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情况
    哈尔滨女子监狱的黑暗、残暴
    哈尔滨女子监狱近期加重监控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哈尔滨市女子监狱新建两监区迫害大法学员
    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学员孙丽彬罪行
    黑龙江哈尔滨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情况补充
    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于玉梅控诉执法犯法者
    迫害中失去三位亲人,王颖被长期非法关押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利用病号监区强制洗脑转化
    我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迫害经历
    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
    黑龙江女子监狱八监区对大法弟子迫害的事实
    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十三)
    黑龙江伊春大法弟子朱相芹遭迫害经历
    刘洪霞、李彩英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
    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事实(九)
    张艳芳狱中得法,遭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四年野蛮迫害
    李秀华在哈尔滨道外公安分局和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记实
    我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经历和见闻的迫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黑龙江女子监狱第七监区暴行:毒打、冰冻、野蛮灌食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恶警将大法弟子迫害得无法行走

    所在单位: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地址: 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7号。 邮编:150069哈尔滨女子监狱总机:0451-86684001 ,0451-86684002 ,0451-86684003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 8053 哈女监监狱长徐龙江 总机转8001哈女监监狱政委 总机转8002政委:褚秀华(女)0451--86684001-3003四大队长:吴艳杰、陶淑萍八监区区长:郑杰0451─86358314区长:彦玉华、杨华、崔艳九监区区长:张秀丽0451─86359539 八监区区长:何松梅、张春华吕某某:集训队队长 大队长:康袢×、夏某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狱侦科科长:肖林: 13845193360(手机)地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9号 邮编:150069(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打总机0451─86684001、86668488后说人名或职务即可找到。) <p>周五为监狱长接待日 下午 13.00-15.00 电话:0451-86684002-3009,  0451-86694053<p>哈女监副监狱长丛新、渚淑华、刘志强(主管保外就医)哈女监监狱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总机转8142哈女监监狱教改科科长肖 林 总机转8130<p>派驻哈尔滨女子监狱检察室电话:0451-82030982哈尔滨滨江检察院举报电话: 0451-86663178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电话:0451-82359148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驻女子监狱电话:0451-86663178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岗区汉广街79号 邮编:150080 电话:0451-6335924 每周三为局长接待日 电话:0451-86316442, 0451-86342238,0451-86342139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地址: 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7号。
    邮编:150069
    哈尔滨女子监狱总机:0451-86684001 ,0451-86684002 ,0451-86684003
    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 8053
    哈女监监狱长徐龙江 总机转8001
    哈女监监狱政委 总机转8002
    政委:褚秀华(女)0451--86684001-3003
    四大队长:吴艳杰、陶淑萍
    八监区区长:郑杰0451─86358314
    区长:彦玉华、杨华、崔艳
    九监区区长:张秀丽0451─86359539
    八监区区长:何松梅、张春华
    吕某某:集训队队长
    大队长:康袢×、夏某
    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狱侦科科长:肖林: 13845193360(手机)
    地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9号 邮编:150069
    (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
    打总机0451─86684001、86668488后说人名或职务即可找到。)

    周五为监狱长接待日 下午 13.00-15.00 电话:0451-86684002-3009,  0451-86694053

    哈女监副监狱长丛新、渚淑华、刘志强(主管保外就医)
    哈女监监狱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总机转8142
    哈女监监狱教改科科长肖 林 总机转8130

    派驻哈尔滨女子监狱检察室电话:0451-82030982
    哈尔滨滨江检察院举报电话: 0451-86663178
    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电话:0451-82359148
    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驻女子监狱电话:0451-86663178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岗区汉广街79号 邮编:150080 电话:0451-6335924
    每周三为局长接待日 电话:0451-86316442, 0451-86342238,0451-86342139

    受迫害人:
    谷亚荣; 董玫瑰; 张椒哲; 毕云亭; 廖小露; 孙道颖; 付丽华; 朱凤琴; 朱凤琴; 朱凤琴; 朱凤琴; 刘玉英; 李萍; 瘳小露(缪小路); 缪晓路; 丁彧; 潭凤英; 钟亚君(钟亚男); 任秀英; 付力华(付丽华); 王洪洲(宏洲)(红洲); 孙贵芝(桂芝); 孙贵芝(孙桂芝); 刘凤珍; 闫春玲(严春玲); 吕迎华; 田桂英; 张艳芬; 华晓娟(小娟); 丘玉霞(秋玉霞)(邱玉霞); 赵欣(昕); 魏珺; 王建辉; 王桂丽; 吴淑杰; 王丽文(立文/利文); 范国霞; 铁俊英; 王金范; 杨丽; 张淑芬; 任淑贤; 杜纯香; 董林桂(林贵); 董林桂(林贵); 刘坤; 贾桂兰; 崔胜云; 胡爱云; 马淑华; 李景伟(经纬); 杨秀华; 丁玉; 刘桂华(刘桂花); 杜桂杰; 肖爱玲; 里玉书; 武丽君; 程佩英; 徐家玉(徐佳玉); 徐家玉(徐佳玉); 孙丽彬; 刘亚芹(刘亚琴); 

    更新日期: 2019/9/20 4:20: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