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顾松海

    简介:
    顾松海
    (Gu,Songhai),男 ,46岁,

    黑龙江省伊春市洗脑班人员、黑龙江省政法委“六一零”副处长,黑龙江省“六一零”头子。

    伊春洗脑班是实施黑龙江省“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三年计划”的黑窝点之一,犯下了累累恶行,因为伊春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卖力,经济效益巨大,顾松海约于二零一三年上调黑龙江省610办任副主任,积极在全省操控洗脑班的罪恶:

    黑龙江省“六一零”副主任顾松海到处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五常、建三江青龙山、七台河、鹤岗、伊春、密山、鸡西、双鸭山、大庆、牡丹江、齐齐哈尔、哈尔滨江北、哈尔滨张九连屯,都有他指使、操控办的洗脑班。洗脑班对外挂名“法制培训基地”,或“法制教育中心”,或不挂任何牌子。

    顾松海,几年来四处流窜,私建洗脑班犯罪黑窝,哪里没有关押大法弟子,他就会积极催促当地政法委“610”继续抓人、关人。

    两个多月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他们又把常萍劫持到双鸭山洗脑班。在新兴广场对过的一栋楼内,是坐电梯上去的五楼的一个房间。一进屋有一个姓邓的女警察,司法局的人,是洗脑班的校长;还有帮凶是宝清邪悟者徐宝芹;还有黑龙江省“六一零”主任顾松海、双鸭山“六一零”主任于永江、副主任王晓东;

    顾松海在黑龙江省内勾结各地政法委“六一零”人员,将善良法轮功民众肆意绑架并秘密劫持到无人知晓的地方,非法拘禁少则一个月,多则七个月,还要勒索当地百姓的血汗钱每月一万元作为“转化费”。那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就是中共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而私设的黑监狱(洗脑班,谎称“法制教育”)。

    顾松海几年来四处流窜,私建洗脑班犯罪黑窝,哪里没有关押大法弟子,他就会积极“催促”当地政法委“六一零”继续抓人、关人。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一早,王秀清的单位宿舍里来了五、六个人,是金山屯区政法委“六一零”的宫富和秦汉东。他们说她在劳教所没“转化”,又给她绑架到伊春的洗脑班。洗脑班里的顾松海、周合珍和一个姓梁的,每天给她灌输谎言,让她放弃真善忍。

    鹤岗市洗脑班于二零一一年初开始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顾松海因刘慧不放弃信仰,疯狂打刘慧耳光,致使刘慧左耳被打伤,耳鸣半个多月,三个月后才恢复正常。顾松海又指使恶人张子龙用手铐把刘慧铐上,左手搭到右肩 上,右手扭到背后,两手硬铐到一起,这种酷刑十分惨烈,俗称“秦琼背剑”。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王秀玲女士被桃山派出所绑架后,在六吕洗脑班遭顾松海迫害。王秀玲揭露这段遭迫害经历说道:

    五月二十二日上午,我被当班的高固忠带到一个挡的很禁闭的房间,屋里坐着一个女的和一个男的,女的跟我说她也是炼法轮功的,她姓于,是哈尔滨的,就开始说让我转化的话等,我没说话,顾松海就进来开始放污蔑法轮大法的光盘让我站着看,直到深夜,他们还告诉我累的话可以坐着看,但是椅子上放着法轮大法师父的照片,我没有坐,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我就晕倒了,顾松海、于景芝、张春雷、刘永年四人用力按着我的手,于景芝把着我的手,在纸上写着什么,后来把我抬上床,盖上被子,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大约过了五、六天,我被折磨昏死、大小便失禁的我醒了。他们又开始转化我,手段下流无耻。顾松海亲自动手又把我打晕过去,我每天人事不省的躺着,这样躺了二十五天。

    等我早上醒了,我推开门跑去找管教高固忠,大喊几声把他们几个喊醒了,他们把我按倒在地拖回了原来的屋里。顾松海指着我说:王秀玲这回你撞到枪口上了。

    他们看我恢复的差不多了,又在六吕救助站租了二楼,办所谓的法制学校(洗脑班黑监狱),开始迫害我,张春雷喝完酒,口里谩骂,折磨殴打,晚上让我站着,周围放着法轮大法师父的相片不让我睡,我拿开周围的相片上床睡觉,顾松海冲上来把我拉下床,开始打我,用脚踩着我的头发打我,我被打的满嘴是血,牙被打活动了,嘴肿的比鼻子还高,眼睛全都青紫都封上了,看不见。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四日上午八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吕佳君被国保大队的两名警察从单位强行戴上手铐,绑架到伊春市洗脑班。当天下午,吕佳君在寝室的床上正盘腿坐着,门突然大开,洗脑班梁“校长”和几名“帮教”闯进来。梁校长一把把他盘着的腿拽开,随手照胸一拳把他打倒在床上,声嘶力竭的大声吼叫,说不许炼功,不许盘腿,在床上坐着把腿放下来,必须在指定地点坐着(对着监控器)。

    由于违反“规定”,第二天,吕佳君就遭到顾松海、洗脑班梁校长的轮番扇耳光,扇的他眼冒金星,耳内鸣响,听力大降。顾松海指着墙上的“邪教六大特征”(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骂师父,并让吕佳君认同。吕佳君说墙上说的全是假的,我师父是世界上最好的人。遭到顾松海的疯狂毒打。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法轮功学员李翠玲被伊春市西城派出所警察绑架,被“610”张虎等关押到伊春市洗脑班,多次遭吊铐,手几乎被致残,肋骨被恶警踢裂。

    在伊春市洗脑班,法轮功学员李翠玲被迫每天看诽谤大法的邪恶录像,录像声音放的很大,使李翠玲的心脏都非常难受,甚至很晚都不让休息,还有几顿饭让李翠玲吃邪恶人员吃剩的饭,后来李翠玲不吃了,才不吃剩饭了。李翠玲每天罚坐在一个小圆凳上,有的时候就让站着,连凳子都不给,晚上都让站着,不让睡觉。

    有一天,李翠玲要求睡觉,恶徒(其中有顾松海)不但不让,还要用胶带封住李翠玲的嘴。因为是夏天,李翠玲每天在窗户那晒的特别难受,晚上又被冻得难受,还得强迫看高音的录像。

    在洗脑班里,李翠玲被手铐铐在暖气上近一个月。一只手被手铐铐在高处的暖气管子上,被吊起来,另一只手斜拉着铐在暖气上,脚也被用手铐铐上,不能动。因为是手铐,脚脖子被手铐勒出了很多伤痕。这样的折磨经历了连续两天两夜,胳膊疼痛得撕心裂肺。

    过了几天后,恶人们又把李翠玲的双手吊铐在暖气管上两天两夜,然后,又用布袋把胳膊背吊起来,两只脚只能沾点地。李翠玲被吊了五次,那种痛苦更是让人无法想象,那里的邪恶人员莫振山(五常市)曾说,在这个屋里不把你弄死,也能把你弄残。参与迫害人员:石姓和袁姓(绥化劳教所的),还有一个外号叫“老虎”的,还有顾松海。

    在洗脑班里,李翠玲向窗外喊“法轮大法好”,被石姓恶人打了嘴,慕振娟把她大腿踢紫了,一个月才好,顾松海用皮鞋踢李翠玲的脸,而且还不断地谩骂,袁姓拽李翠玲的头发,打脸。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汤玉琴被关入在伊春洗脑班,因为在那里发正念,被一个姓穆的女警察给打了两巴掌,并威胁:如果再继续下去就给铐在暖气管子上。有一次,汤玉琴被逼着坐在电视机前,她把眼睛闭上不看邪恶的诬陷谎言,被监控中的打手警察看到了,进屋就来打她,使劲拽她的胳膊。洗脑班的头子是顾松海。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刘莹被劫持到伊春洗脑班,刘莹经历了野蛮灌食,灌食时胳膊、腿都被绳子捆上,并由四、五个男打手拽头发、撬嘴,打骂着、掐腋窝往鼻子、嘴里灌,灌的头发、脸、衣服都湿透了,满地都是水、头发和灌的食物。这样的野蛮灌食一天要四五次,惨烈的景象连陪刘莹的陪教都看不下去了,都哭了。一次有四个凶神恶煞的打手突然又来要给她灌食,并吼叫着:「你吃不吃?」当时把陪教吓的赶紧扑上来说:「刘莹,你快喝,你快喝,别让他们灌了」。在野蛮灌食的情况下,刘莹仍不放弃信仰,不配合邪恶洗脑,恶人就对她吊铐、搧耳光,轮番打骂。洗脑班曾连续将她单独隔离在一个房间里,吊铐在暖气管子上二十天左右。吊铐的姿势更是极其变态,折磨的刘莹痛不欲生,期间刘莹还遭受了不间断的毒打,至今眉间还留有伤疤。在伊春洗脑班迫害两个多月后,刘莹没有转化,省610头目顾松海一伙急得直搓脚,给刘莹戴着手铐,弄到通北,又临时抓了五名法轮功学员又成立了一个洗脑班,在那里一直给刘莹戴着手铐,锁在椅子上,后来刘莹跳楼逃了出来。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霍金平在青龙山洗脑班绝食已满六个月,因为长时间的被残暴煎熬折磨迫害,胃被插坏了,每时每刻疼痛难忍,弯腰近九十度,行走非常艰难,扶着东西才能勉强挪步。霍金平的生命已危在旦夕,这时青龙山洗脑班还不放过,伊春邪恶头子顾松海又来了,并说在霍金平身上花了十多万元,还让霍金平签所谓的“离校说明书”,霍金平没签,一直僵持到十月二日,霍金平在长期煎熬、魔鬼般的兽性折磨下,身心承受到了极限,在“离校说明书”上签完字后,他们给霍金平五百元钱,把奄奄一息的霍金平送回了家。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一日下午,黑龙江省勃利县职业学校教师刘玉美被勃利县政法委“六一零”主任赵鹏飞等人绑架到七台河市六吕洗脑班迫害。九月十二日晚上,省“610”头目顾松海带两名司法部门的女士,一个姓李,一个姓史,来“转化”她,使她的身心、精神都受到极大的摧残(当晚由于她不配合,姓史的粗暴的拽住她的衣服使劲搡她,且态度恶劣的说,她是警察)。整天逼迫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然后她们就逼迫她签不炼的保证,同时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有一次她说她心难受,他们就逼她吃速效救心丸。她不吃他们就按住她,用手捏住她的鼻子喘不了气,用手使劲抠开她的嘴唇(牙没抠开)把药塞到她的嘴唇里,那一次她也好险背过气去。顾松海见她不“转化”就打她、踢她。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陶华找他妻子韩淑娟说是去作证。公安局录口供的人非要韩淑娟说在屋里听到外面喊话了。韩淑娟说真没听到。朱少鹏也说听不到。录口供的人就不高兴。听说后来他们为了编造证据,找很多人作伪证,说是扰乱了什么秩序。他们身在洗脑班里面都很难听到声音,能扰乱了谁呢?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四日,省“610”头目顾松海带了两个女警和一姓宋的彪形大汉来了,从此他们整日整夜的不许刘玉美坐下、不许她睡觉,顾松海还对她说,我就是你们明慧网上“恶人榜”中其中的一个。他们轮番轰炸、暴打,不给她一点儿闲些时间,恐吓不“转化”就判刑、开除工职。姓宋的用书猛抽她的头,后来他们四人一起上:顾松海掐住她的后脖梗,死死掐住使她动不了,然后两女一男一起上,死死的把住她的手,强行在“转化”书上签字。

    黑龙江建三江洗脑班在中国律师界及正义民众的谴责声中解体了,残余人员逃到齐齐哈尔榆树屯,办强制洗脑班(所谓“法制转化基地”),对外以“齐齐哈尔强制戒毒所”的招牌作为掩护,背地里迫害法轮功学员。

    榆树屯洗脑班的主要责任人是齐市六一零主任贺锡祥以及原来齐齐哈尔双河劳教所原大队长、副所长张志捷,他们直接受命于顾松海。

    黑龙江省“六一零”(主要责任人顾松海)对省内各监狱及各地政府下达命令:只要不“转化”,冤狱到期的法轮功学员都直接关入“齐齐哈尔强制隔离戒毒所”(位于黑龙江齐齐哈尔市郊区的一个名叫“榆树屯”的小村)洗脑班,连学员的家人都不允许见上一面。在此唆使下,一些地区中共官员甘当鹰犬,昧着良心把好人送进中共黑监狱。

    齐齐哈尔洗脑班藏匿在昂昂西区榆树屯“齐齐哈尔强制隔离戒毒所”院内。提起戒毒所,人们会想到那是治愈毒瘾的地方,能使精神颓废的瘾君子恢复健康。然而在中共邪党暴政的今天,这里却成了残害好人的地方,成了残害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

    二零一四年四月以来,在这里相继迫害了来自省内牡丹江市和大庆市的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五一期间,黑龙江专门参与洗脑班迫害的六一零恶人顾松海到齐齐哈尔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徐英,为达到让徐英放弃信仰的目的,对她大打出手,有一次竟打了三十几个耳光,手打疼了用遥控器打;抓住头发,把头往墙上撞;逼看污蔑大法,及大法师父的谎言电视节目。徐英被迫害一个星期,晚上没睡多少觉。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陶华找他妻子韩淑娟说是去作证。公安局录口供的人非要韩淑娟说在屋里听到外面喊话了。韩淑娟说真没听到。朱少鹏也说听不到。录口供的人就不高兴。听说后来他们为了编造证据,找很多人作伪证,说是扰乱了什么秩序。他们身在洗脑班里面都很难听到声音,能扰乱了谁呢?

    二十七日下午,洗脑班房跃春、建三江政法委常青松等人来到妻子住的屋子,说来了很多人到建三江七星拘留所门前闹事,说他家人请的律师没有证,叫他俩到拘留所门前去撵全国各地的人快走,叫他们说“我们没有请他们”。就这样,他俩被拉到建三江看守所院里,准备好后,又把他们拉到七星拘留所院里。他们下车后,妻子搀扶着他走到门外,妻子照着他们教的话说:“我没有请你们,你们快回去吧,你们也没有证。”当时有一个律师走来,拿出律师证,说:“我们是要求接见被关押的律师,和你没关系。”

    后来“610”那些人看到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就把他们拉到米都大厦宾馆,说是叫他们回家。可顾松海又怕他们回家无法控制他们,决定把他们再拉回洗脑班。第二天二十八日,建三江管理局政法委的常青松和七星农场“610”人员王洪利带了四万块钱交给青龙山洗脑班,用车把他们拉回家。

    二十九日,省“610”的顾松海、建三江管理局政法委的常青松等到他母亲家(我住在母亲家),拿出一个写好的声明,内容是:“我们没有邀请律师,家人被骗请的假律师,这些律师都是为了钱。”当时的他就是一个人质,弟弟石孟文被关押,父亲在病中的疼痛叫声、母亲的唉声叹气、弟弟石孟文正承受着的看守所的煎熬、妻子的精神有些失常,门外的森严监控……他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签了字,背叛自己的良心。

    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日,大庆市法轮功学员赵卫红被单位人员劫持到齐齐哈尔洗脑班,期间,顾松海在洗脑班连续住了一个月左右,直接指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后他还在大庆油田各单位间对从洗脑班回家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回访,以便掌控。

    黑龙江省“610”头子顾松海与北京来的所谓“专家”在哈尔滨松北区成立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镇政府宣传干部陈立伟告诉于殿才的妻子,说晚上于殿才就能回家了,结果宾县“610”去了洗脑班接人,黑龙江省610头目顾松海说不放人,要强行“转化”。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顾松海,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手机13804536212
    他的儿子现年十六岁,正在上中学。

    伊春洗脑班:顾松海13804536212;梁宝金13845813057,梁宝金妻15145805118
    石姓和袁姓(绥化劳教所的)13836485488,还有一个外号叫老虎的,莫振山(五常的,有佳木斯劳教所幕振娟、鹤岗杜桂杰、宋姓是齐齐哈尔、翠峦的犹大史丽君、陈建
    伊春市610副主任,洗脑班校长林晓明电话:办: 3688610,3879397;宅:3883559,手机:133045861381,13304586138

    迫害类型:
    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逼迫放弃信仰洗脑/送洗脑班绑架/劫持非法关押执法机关以外的单位非法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威胁/恐吓勒索钱财践踏信仰迫害亲属毒打/殴打苏秦背剑长时间吊拷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大庆43名曾遭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十六载迫害-十六载折磨与伤痛
    大庆轻烃分馏分公司职工赵卫宏遭洗脑班迫害
    近日哈尔滨1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
    石孟昌被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经历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12月21日发表)
    黑龙江建三江教师蒋欣波自述遭迫害经历
    违反法律和泯灭人性的齐齐哈尔洗脑班
    黑龙江海林市女教师徐英夫妇遭受的迫害
    中共酷刑-罪恶的双手制造的痛苦
    黑龙江勃利县女教师刘玉美遭受的迫害
    牡丹江女教师被绑架折磨两月的遭遇
    黑龙江勃利县女教师汤玉琴自述被迫害经历
    齐齐哈尔榆树屯洗脑班张志捷犯罪事实
    年收入过百万的洗脑班
    戒毒所变洗脑班-原劳教所警察继续搞迫害
    黑龙江女教师遭迫害经历
    “法制教育基地”酷刑折磨石孟昌
    吕佳君在伊春市洗脑班遭受的殴打折磨
    黑龙江女教师揭露伊春洗脑班的罪恶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的违法犯罪事实
    黑龙江刘桂芹被绑架到伊春洗脑班迫害遭遇
    任秀云五次被绑架-如今又被囚洗脑班
    黑省610头目下令-不“转化”就叫刘玉美吃苦头
    黑龙江七台河市六吕洗脑班的罪恶
    黑龙江省610头目顾松海还在流窜犯罪
    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对霍金平的残酷迫害
    黑龙江伊春市李翠玲被洗脑班劫持-肋骨被踢裂

    所在单位:
    伊春市洗脑班

    受迫害人:
    刘桂芹; 任秀云; 吕佳君; 丁乃琴; 刘莹; 霍金平; 刘玉美; 于殿财; 汤玉琴; 王秀青; 刘玉(刘会、刘慧); 赵卫红(赵卫宏); 石孟昌; 赵秀英; 徐英; 蒋欣波; 李翠玲; 常萍(平); 

    更新日期: 2016/5/5 3:0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