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羿秀艳

    简介:
    羿秀艳
    (Yi,Xiuyan),女 ,年龄未知,

    辽宁省盘锦市劳动教养院副大队长。

    大法弟子宁绍恒二零零一年进京上访,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关进盘锦市教养院,受到教养院张守江(副院长)、黄久宽(教育科长)、唐晓彪(护管大队长)、刘明华(一大队大队长)、羿秀艳、孟宪良、刘先军、刘大汉、张云龙、李辉(狱医)、柳敏、齐霞、崔雷等男、女恶警们的邪恶迫害。整天整夜不许睡觉、罚蹲、罚站、拳打脚踢、被压在椅子底下毒打(上边有人坐着、打耳光、使用警棍毒打、关禁闭、戴手铐吊挂在铁笼子里、强行灌食、捆绑在床上强行输液、灌盐水、强制灌输诬蔑大法的邪恶内容等手段)。

    大法弟子佟立艳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被劫持到盘锦市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一次背《转法轮》目录,被警察弈秀艳打大嘴巴子,打得脸疼痛难忍。

    大约在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左右,大约有五、六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盘锦教养院临时组织的女教强制转化,那时江氏集团要求转化率百分之百。一直到五、六月份,「转化」的寥寥无几,院长张守江非常恼火,开始严管迫害,白天晚上不让睡觉蹲着背「雷锋日记」,不让吃饭,看没有甚么结果,大法弟子徐长兰不从强迫蹲马步,被领到一间暗房,漆黑的屋里点着灯,大队长奕秀艳领五、六个女警让徐长兰罚跪,徐长兰不跪,王岩拿着警棍电徐长兰,黄亮拿胶皮棒打徐长兰前后胸,齐霞,蔡丽,佟丹等用脚踢徐长兰腿弯,一起上来拳打脚踢电棍电棒,拽徐长兰头发往墙上撞。然后四个人拽腿拽胳膊,让徐长兰倒在地上,女教蔡丽骑在徐长兰身上双手打徐长兰嘴巴子,拽徐长兰头发往水泥地上撞到出血。他们拿来笔和纸让徐长兰写五书,徐长兰把笔给扔了,然后她们把徐长兰双手铐在暖气管上,徐长兰告诉蔡丽打法轮功学员会遭报,她坐在徐长兰双腿上,左右开弓打徐长兰嘴巴子,边打边骂。徐长兰的脸被打脱相。之后徐长兰被送到仓库里,一只手铐在窗栏杆上,另一只手铐在暖气管上,站不起来蹲不下,胸部卡在暖气片上。(是一种叫「;坐飞机」;的酷刑)徐长兰心跳加速,浑身冒冷汗休克不省人事直到第二天。苏莹被打的后屁股黑紫色,昏死过去,后来被打得地方化脓,到医院手术花了一万多元才医好。还有的大法学员被打的咳血便血,迫害手段残酷令人发指。

    大法弟子苏莹二零零一年四月六日被押送到盘锦市教养院,大队长羿秀艳和干警蔡丽、齐霞、王岩,逼写悔过书,苏莹不写,四人就按着手写,但没达到目的,于是羿秀艳下令:打。蔡丽用两手打耳光,打累了才住手。齐霞劈头盖脸地打,打的苏莹两耳轰鸣,两眼冒金星;齐霞又用狼牙棒打手和脚,左手被打得抽搐不止。然后又强行扒掉裤子,四人一起向苏莹大腿内侧、后背、腋下等处野兽般残忍地乱掐乱拧,结果这几处的皮肤全被掐破。她们四人又都抄起警棍打臀部和两腿,毒打一阵后将苏莹拽起来问转不转化,苏莹说:不转化。于是四人更加凶狠、残酷地接着打。就这样,苏莹被无数次的拽起、按倒。当四人打累时,苏莹已不能说话,连摇头的力气也没了。

    即使这样,恶警羿秀艳大叫:“上边有令,打死算自杀”。刘静说:还不转化,上楼继续“飞”(一种体罚动作)。她们又把苏莹拖到楼梯口,此时苏莹已失去了知觉。苏醒后她们又拽起双脚将苏莹拖回暗室,苏莹胸口感觉麻木、舌硬,呼吸将要停止,恶警们见苏莹奄奄一息,害怕我死了她们承担法律责任,立即叫来救护车,输氧时苏莹再次昏厥。这样,她们慌张得把苏莹送进医院,次日早晨苏醒过来,苏莹才知道,自己已被经过了一夜的紧张抢救。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五日,由张守江继续幕后操纵,羿秀艳现场指挥。在经过几番恐吓威胁之后,把二十多名法轮功女学员绑到教养院原招待所二楼强制妥协,施以暴力。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日晚,恶警把盘锦女大法弟子腾连香带到一个黑屋,窗上糊着报纸,点着灯,羿秀艳、王岩、齐霞、黄亮、蔡丽等五、六个恶警等在那里,有拿狼牙棒的,拿电棍的,开始羿秀艳让她蹲马步,她不配合,让她跪下,(她想她只能给师父跪,凭什么给你们跪),恶警们开始一起动手,王岩用电棍电她,一个队长用狼牙棒打她的腿弯处,用皮鞋狠命的踢她的腿弯处。把她从这边拽到那边,最后拽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后来四个人拽胳膊拽腿把她按在地上,拽头发往地板砖上撞,蔡丽骑在她身上并大叫大嚷,你不是佛吗?怎么还让人骑,恶警们狂笑,就这样侮辱她。恶警们一起动手用拳头巴掌打她。隔天早饭后,腾连香开始吐血,从早上到晚上不停地吐血,到第三天大便也全是血,连续三天血便。吐血严重持续了十天,十天后吐血轻些了,一直到二零零一年九月底才停。

    大法弟子刘文萍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教养三年。在教养院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和虐待,高压之下违心背叛佛法真理,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释放。之后又重回大法中。然而,教养院得知,女恶警羿秀艳、蔡丽、王岩竟跑到她的单位继续威逼她,并威吓要抓她。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六日,刘文萍张贴大法真相资料被抓,遭公安干警毒打。十一月十一日未经任何法律程序,被非法绑架到盘锦教养院,在女警办公室即遭遇羿秀艳等毒打。随后,将刘文萍双手铐在一个单间窗栏上,不让穿棉衣,大开着窗户冻。从早晨四点铐半夜零点,零点以后,再把一条腿铐在床腿上,频繁毒打她。

    恶警用报纸把门上的小窗糊上,只留一个小口,让她与外隔绝,二十四小时派人监视。在铐了半个多月,长时间折磨虐待,刘文萍已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十一月下旬她们对外放风“刘文萍保外就医”,实际上送进了于楼精神病院。为了逃避罪责,于二零零二年一月让刘文萍回家,并且没有人性的还让刘文萍的弟弟继续逼迫。此时刘文萍已彻底精神错乱,于某夜(日期不详)十一点从六楼跳下身亡。

    辽河油田红村总机械厂退休职工吕淑萱女士,被非法劳教,在盘锦劳教所被打成筋断骨折已经11年了,并发“败血症”、“白血病”已经9年了。吕淑萱女士对盘锦市劳教所和大队长羿秀艳、副大队长刘晶(静)、队长蔡莉等机构及行恶者的控告。

    二零零零年二月四日拉到盘锦劳教所,二零零零年三月下旬“严打”时,羿秀艳每天夜里叫吕淑萱双脚并拢,脚尖顶墙,鼻尖离墙,眼睛睁大,嘴巴合严,双手下垂,面壁而站,身子不能晃动。队长不停的辱骂,打耳光,踢腿,揪头发撞墙。站不住转过身,队长羿秀艳用大电棍电击头和脸。至今她两脸被电位置肌肉凹陷,皮肤色素变深,已经被毁了容貌。电击后,每天铐住,站到天亮。白天被强制不停的在场院转圈跑,或走军人检阅时走的正步。

    二零零一年二月上旬的一天早上,羿秀艳借口吕淑萱和另一老学员对“焦点访谈”的“思想汇报”没写好,把她俩扯到讲台上又踢又骂,又将她俩双手铐到戒毒所小阀门室铁网门上和水管子上。昼夜铐、大字形、Y字形,吃饭时解开一只手,长达三个多月的体罚。大队长羿秀艳禁止梳洗,不准穿棉衣,日常用品被剝奪。每日睡二小时。每顿饭玉面糕约半两,禁送菜,禁送汤。八个夹控在门口坐,四班倒昼夜监视、汇报。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七日上午,羿修艳、刘晶指挥十个队长,吃住在招待所,用铁棒和大电棍把吕淑萱们28人(多是中老年学员)赶到院招待所分室关押,这一天,恶徒们暴打她三次。

    第一次毒打:上午,在一楼饭厅,羿秀艳,刘晶亲自打吕淑萱。砸头顶(刘晶说是开顶)、砸耳朵、颈椎、肩背、腰。打耳光。羿秀艳掐脖子肉往起揪、捏住鼻子反复往左右拧。羿秀艳用脚反复踩踏她手背踩踏几次后,又踩住手背来回搓,这次打得她全身多处瘀血,脖子不能向右转动,走路有些瘸,腰弯不低,右耳朵跳着疼,头顶、后脑等多处疼。

    第二次毒打:
    同一日下午约二点多,一楼饭厅,羿秀艳指挥刘晶、蔡莉、黄亮、王岩、齐霞、晏丽娜六个队长集体打吕淑萱。先是拳打脚踢,再用直径2.5厘米粗铁棒和大电棍围住打。上午打伤后,羿秀艳强制她继续站马步桩。打时,六人一哄而上,扯住头发乱打、乱踢、乱揪、撞墙。打倒后六人哈哈大笑,拿起铁棒、大电棍。蔡莉笑着说:“咱们把吃奶的劲使出来,每人先打三下,然后随便乱打,谁爱打哪儿打哪儿”。这次打的她全身大面积瘀血,胸4椎体滑脱(CT)尿血等。打成重伤后,她还在地上躺,刘晶就把笔使劲往她手中塞,拿着大笔记本喊叫:“签字!签!签!签!不签字没完!”她没拿笔,也没有签字。她们就又把她“吊飞机”体罚、毒打。

    第三次毒打:
    同日下午约三点多钟,羿秀艳、刘晶、蔡莉把吕淑萱右手铐到二楼教室窗户高处,左手铐到单人铁床腿靠近地面的横档上,两手腕骨头卡的特别紧,全身斜扭着,双臂抻的很紧,前后斜拧着。身子伸不起来,蹲不下去,特别难受。她多次要求上厕所,羿秀艳不准。大约晚上11点多了,羿秀艳突然告诉刘晶:“把床再往后拉!”刘晶一手拿着大电棍,一手把床往后猛拽一把,然后就双手举起电棍,朝她的后背猛砸。边砸边骂:“叫你挺!叫你挺!叫你挺!”她立即上不来气。

    一直到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一日晚上,把两个学员打昏死,送市一院抢救,用铁棒毒打才暂告结束。那时,吕淑萱腰背以下到双膝窝以上,紫黑色瘀血连成一片,肿得又硬又麻,双手血管全部吊断、鼓包。(医大总院门诊和辽油中心医院CT证明,胸椎4节椎体滑脱),右臂抬不高,右腿走路有些瘸,脚趾麻。脖子不能向右转,右耳及周边跳疼,头顶、后脑疼。不敢轻轻咳嗽,睡觉不敢翻身;上厕所双手扶墙下蹲、起身都困难、尿血;左鼻孔出血丝等。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日晚上八点,羿秀艳、刘晶等队长主动拉吕淑萱到盘锦市一院挂急诊透视、拍片检查身体。最后她们串通好,有了假诊断說沒事,羿秀艳就继续体罚虐待她,六月下旬关小号,一天只准上两次厕所。。

    七月初的一天早上,各室学员统一行动,把羿秀艳贴在各室墙顶上骂师父、骂法轮功的邪恶大标语全部撕掉了;羿秀艳发现了,就把吕淑萱们20多人长达三个月体罚,吕淑萱的双手血管干巴,肌肉严重萎缩,十指麻木。逐渐丧失功能。双胯肌肉也严重萎缩。

    二零零一年十月至二零零二年一月,羿秀艳曾将吕淑萱双手白天铐在教室、队长办公室、小黑屋、北屋,夜间铐在队长寝室地面暖气管子上。二月份以后一直关小号。她的双手丧失功能。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吕淑萱该解教回家,羿秀艳却故意往后推迟37天,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七日也没给她解教。反而在二月六日第二次上市一院串通大夫,给她开假诊断,从新给她造假档案,偷偷加期半年,转马三家。

    二零零一年初,二十四岁的张哲辉因信仰真、善、忍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而被绑架后,又被非法劳教,关押在盘锦教养院。恶警们为了使张哲辉放弃修炼,对她残酷迫害。她被强迫违心放弃信仰后她很痛苦,于是在十一月二十二日声明自己所写的“三书”和所有的“揭批材料”全部作废。

    十一月二十三早晨,恶警大队长羿秀艳见后大怒,当着几十名学员的面把声明撕碎,并破口大骂张,一边骂一边使劲打她耳光。张哲辉的脸和嘴巴都被打肿了,眼镜被打掉在地上摔碎了,羿秀艳打完后,把她关进小号,把她的双手铐在床腿上,强迫她背手蹲在地上。羿秀艳、刘静、王岩、蔡丽、黄靓等恶徒一起上手,再次对她拳打脚踢,并把北窗户全部打开,东北的十一月末到十二月初的天气,寒风刺骨,冻得张哲辉浑身发抖,且不让她穿棉衣,不让上厕所,让她大小便往裤子里解,晚上只能睡在冰冷的地上。

    早上,一法轮功学员提出给张哲辉收拾屎尿,换下裤子,羿秀艳不同意,只规定每天晚上半夜别人睡着了,才让两名法轮功学员去给她换洗裤子。屋子里很冷,满屋子是臭味。还二十四小时开着窗子冻她,一直持续了二十多天,其中有个恶警还说:“真象《转法轮》里说的没冻死她”,期间她经常惨遭毒打,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直至被迫害精神失常。

    羿秀艳、佟丹、罗亚男等恶警还骂她装疯卖傻。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就把她双手铐在床头上,床上不给铺褥子,让她穿着线裤坐着睡在床上。但她已经不知道冷了,不吃不喝,两眼发直。羿秀艳等恶警还骂她装疯,踢她。

    张哲辉精神失常半个月后,羿秀艳又把教育科录像的人找来,把她拖到教室,让教育科给录像。羿秀艳还大叫:“叫大伙看看,张哲辉究竟是装疯还是真疯……”录完像后,把张哲辉继续关进小号,继续迫害。后来张哲辉的精神及身体状况愈加严重,这时恶警怕担责任,才通知家人。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有关迫害责任人电话:盘锦市邮编124000
    大洼县西安镇人大主席于松奇:宅电:0427-8892391
    西安派出所所长张明江 
    宅电: 0427-6870056;办公室: 0427-8892541
    派出所所值班室电话: 0427-8892110
    张明江妻子王春香单位国营唐家卫生院 电话: 0427-6870166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关禁闭罚站罚蹲上手背铐摧残性灌食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高强度超负荷劳动践踏信仰剥夺睡眠送入精神病院坐飞机“飞”(“喷气式”)逼迫放弃信仰电刑人身侮辱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铐在某处上其它酷刑威胁/恐吓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做好人遭三次拘留三年劳教-辽宁农妇控告元凶
    凌河见证
    被劳教、判刑迫害-大连市徐长兰控告江泽民
    被多个劳教所迫害命危-辽宁盘锦市苏莹控告江泽民
    被盘锦劳教所折磨筋断骨折-退休女工控告
    辽宁盘锦市大洼县恶警张明江仍在犯罪
    我在盘锦市教养院、马三家教养院遭受的迫害
    盘锦教养院的非人酷刑无法动摇我坚定的信仰
    盘锦劳教所和马三家劳教所的残忍折磨无法动摇我坚定的正信
    盘锦市教养院恶警对我的酷刑折磨
    盘锦市劳动教养院张守江、羿秀艳等歹徒的犯罪记录(3)
    盘锦教养院歹徒羿秀艳等野蛮施暴 大法弟子苏莹受尽摧残坚强不屈
    盘锦市教养院恶警羿秀艳等凶手对我的长期折磨无法动摇我坚定的信仰
    盘锦教养院对我两年多的野蛮摧残无法动摇我坚定的信仰
    盘锦市劳动教养院以毒打、剥夺睡眠、灌白酒等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
    辽宁省盘锦市劳动教养院恶警将大法弟子眼球打裂

    所在单位:
    盘锦市劳动教养院

    受迫害人:
    宁绍恒; 盘锦女大法弟子; 古昌玲; 顾艳华; 李淑娟; 刘文萍; 张哲辉; 吕淑萱; 佟丽艳; 苏莹; 苏莹; 徐长兰; 藤莲香; 

    更新日期: 2017/3/28 14:1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