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名单及案情

    张颖

    简介:
    张颖
    (Zhang,Ying),性别待查,年龄未知,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法官。

    牡丹江市爱民法院明知法轮功学员所言所行完全符合宪法规定,院长卢俊成、法官张颖等却完全听命于邪党和“六一零”的指令,对这些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甚至用无赖手段阻止律师出庭做无罪辩护,偷偷审判法轮功学员。

    牡丹江市爱民法院法官张颖诉苦道:都是六一零在操控指挥,所有人都非常无奈,都是六一零和政法委给秘密下令!就连国保都是听从它指挥。

    而且,由于迫害法轮功不力,牡丹江中级法院一直被“批评”。牡丹江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赵珉已被调到市中级法院任副院长,同时兼西安区法院院长,目的是要从法院方面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以后,牡丹江市多数法轮功案件将指定由西安区法院负责。

    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原定二零一三年四月二日对被非法抓捕的两位修炼法轮功的花甲老人韩秀芳、刘春兰非法开庭,家属于四月一日请到两位北京律师为亲人做无罪辩护。

    可是爱民区法院数次刁难律师,不让复印卷宗,只让手抄。律师向相关部门投诉法院的违法行为,可是都以领导不在或开会推脱。律师接到法院电话通知:开庭时间从四月二日九点改为早七点半。后来律师又接到法院电话通知:四月二日不开庭,改日子了。

    四月七日,北京律师收到爱民区法院的《出庭通知书》特快专递,通知四天后的四月十一日在牡丹江市看守所开庭审理本案。可是第二天的四月八日,法官张颖通知律师说“被告人病重,原定十一日上午的开庭取消。”

    律师担心有诈,四月十日到爱民法院,打通法官张颖和王楠的电话,确认取消开庭的通知是否属实,并再次要求获得起诉书、查阅复制案卷并递交证据材料,被粗暴挂断电话。律师随即通过内线找法院负责人卢俊成反映问题,要求协调解决,被粗暴拒绝。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关日安是在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下午在家中被警察绑架,密山法轮功学员张玉堂于二零一四年四月三日晚在牡丹江租住的房屋中被警察绑架。两人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第一看守所。

    七月一日上午,关日安的律师抵达牡丹江市,到爱民区法院询问案子进展,爱民区法院刑事庭法官王楠、庭长张颖矢口否认接过关日安、张玉堂的案子,更不承认有开庭的事实,并数次粗暴挂断律师电话。

    律师随后到立案登记处查询,立案登记处也声称没有此案。下午,律师赴看守所会见关日安,证实爱民区法院已于半月前在看守所对关日安、张玉堂秘密开庭,爱民区检察院公诉科的王娟是所谓公诉人,非法庭审大约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张玉堂和关日安对法院的非法秘密开庭表示强烈抗议。律师得知后指出,这是无法律依据的非法庭审行为。

    七月八日下午,关日安的律师会见当事人也被拒绝接见。牡丹江第一看守所拒绝律师会见当事人的理由是,办案单位不允许。牡丹江公检法以阻挠律师会见的手段,企图剥夺当事人的上诉权。

    七月九日,爱民法院对关日安、张玉堂非法判刑,并且拒绝出具判决书,变相剥夺当事人、律师及家属依法辩护和上诉权。

    法轮功学员张玉堂、关日安、高玉芹的三位代理律师李春富、李敦勇、王宇(女)在牡丹江看守所欲探视当事人受阻,律师去牡市纪委举报中心及公安局要求会见权,于八月十二日下午15时左右在牡丹江市公安局门前被绑架。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五日,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朱海玉的代理律师到爱民区法院询问朱海玉案子进展情况,门卫给法院刑庭打电话后,出来两个穿法院制服的女工作人员,其中一个正是五个月前参与秘密庭审张玉堂、关日安的「法官」张颖。与她同来的另一位书记员王楠拿著录像设备给律师录像。面对律师的询问,张颖说:朱海玉的案子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律师说:我是她的律师,怎么能说没有关系呢?张颖说:朱海玉已经把你给辞退了。律师向她要朱海玉辞退律师的书面材料,张颖说材料在卷宗里,但不允许律师看。

    律师多次问张颖你是谁?你是哪位?叫甚么名字? 张颖心虚的拒绝回答姓名,只说我是行政工作人员,并让门卫赶律师走。对张颖的蛮横无理,律师决定到爱民检察院控告。

    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爱民区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在牡丹江看守所秘密开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宫呈阁、孙发等。爱民区法院张颖、王楠及爱民区检察院的左强,诬判宫呈阁四年半,孙发四年,俩人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迫害。家属到法院责问:为什么开庭不通知家属?法院方竟蛮横的宣称:任何刑事案子都通知家属,就是法轮功的案子开庭不通知!

    二零零一年,爱民区法院、检察院,在法轮功学员汪继国被劳教所迫害致尿血和双目几近失明的情况下,强行对他非法判刑七年,导致年仅四十岁的汪继国于二零零三年九月在监狱被折磨致死。汪继国的妻子也是法轮功学员,同期被非法劳教三年,家中七岁幼儿无依无靠,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庭家破人亡。

    二零零二年左右,爱民区法院对牡丹江市文化局图书馆劳动模范、美工于宗海非法判刑十五年。于宗海的妻子王楣泓,是地质勘察所高级工程师,于二零零四年三月被爱民区中级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于宗海的姐姐、妹妹也被多次骚扰、关押,于宗海年迈的父亲因为儿女们屡屡被迫害,承受不住这些打击,含冤离世。

    二零零三年初,爱民区法院对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讲师金宥峰、姜春梅夫妇非法判重刑,金宥峰被判十三年,姜春梅被判十四年;导致金宥峰被迫害成只有几十斤的体重,疾病缠身,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含冤离世。金宥峰、姜春梅夫妇被非法判刑时,大儿子金禄易九岁,小儿子金盼盼只有十四个月,警察逼迫亲属把孩子接走,否则就送孤儿院。孩子们的奶奶因此遭受巨大打击,在痛苦和压力中离世。金禄易被迫离开了学校。小哥俩只能靠齐齐哈尔没有收入的姥姥拾废品艰难抚养。

    二零零三年初,法轮功学员林立新被爱民区法院诬判十年,迫害得滴水不进,奄奄一息,被监狱拒收。放回家后,林立新通过学法、炼功迅速恢复健康。二零零三年末,爱民区法院听命“610”指令,多次派人在林立新家周围秘密蹲坑、监视、跟踪,非法抓捕林立新。

    二零零三年初,法轮功学员关连斌在被黄花派出所警察连续酷刑折磨九天后,被爱民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不许上诉。

    二零零三年二月四日,爱民区法院人员张颖、王楠及爱民区检察院左强等人,到牡丹江市看守所,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非法判法轮功学员孙发四年,宫呈阁四年半。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爱民区法院在不通知家属,没有律师,不准上诉、反驳,不经法律程序的情况下,秘密对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其中于英被判十年,赵月十一年,车桂兰十二年,刘坤七年,金英子五年,依兰法轮功学员刘桂华被非法判刑七年。六十多岁的肖淑芬老人被非法判刑后,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徐伏芝被诬判三年半后,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在牡丹江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四月十九日,原牡丹江师范学院计算机系教师刘智渊,被爱民区法院诬判十四年,妻子申春花被诬判十年,家中三岁多的儿子和十七个月大的女儿整天哭着找爸爸、妈妈,家中老人心碎欲裂,勉强支撑着照顾年幼的孙儿。

    四月二十九日,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陈金凤被绑架,二零零四年九月四日,爱民区法院对她非法判刑,陈金凤被劫持到哈尔滨女监遭受残酷折磨,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出狱时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零九年八月末,爱民区法院再次对陈金凤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零三年底,在牡丹江市“610”指使下,爱民区法院对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秘密审判。为掩人耳目,避开家属、社会公众视线,法院不通知家属,没有律师,不准上诉、反驳,不经法律程序强行判决。这次被非法审判的法轮功学员共三十余人,有许多人被判重刑。依法上诉是被判刑人员的合法权益,而爱民区法院法官曾公开威胁法轮功学员:上诉就加刑!法轮功学员程秀环被爱民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程秀环上诉后,被邪党法院又非法加判一年,共非法判刑七年。

    被爱民区法院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侯丽华于二零零三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张丽于二零零九年前后被非法判三年半。

    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晚,新华公安分局警察李松和王队诓骗法轮功学员戴启鸿前去新华分局,未遂。次日一早,他们再去戴启鸿住所,说是爱民区检察院的王娟在等着戴启鸿,要返还他的钱财。

    戴启鸿跟他们走后,却被带到爱民区法院,法院刑庭庭长张颖对警察说:找两个法警给戴启鸿收监。后因体检不合格被拒收,送看守所,看守所也拒收,戴启鸿再被取保候审放回。爱民区法院、爱民区检察院图谋继续迫害。

    黑龙江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高顺亭已被非法关押十四个月。二零一七年此案因证据不足由检察院两次退卷到公安,在国保和610指挥下牡丹江公安人员拒不放人。

    二零一八年再次构陷到检察院、法院,众亲友经过一年多的上访、维权、讲真相、紧急营救,爱民法院院长季明公开表示“本月放人”。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早七时三十分,行动不便、已六十多岁的高兰亭拄着拐杖去爱民区法院找法官季明,要接妹妹高顺亭回家。八时,高兰亭终于见到了法官季明,急切又不失礼貌地问他:“季院长,我妹妹啥时回家啊?”季明边走边说:“快了,快了,下个月放人”。

    眼看着接妹妹回家的愿望扑了空,高兰亭一下就哭了,不禁质问道:“你怎么说话不算数了呢?你说十一月份放,现在都十一月了,你又说下个月放,怎么又变卦了呢?”季明避而不答,转身离开。爱民法院主审法官张颖也过来帮腔:“下个月才放高顺亭”。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电话:13836375966 0453-8909481

    迫害类型:
    非法审判非法判刑非法剥夺大法弟子的辩护权利推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牡丹江高顺亭被关十四个月-姐姐拄拐营救(图)
    牡丹江爱民区检察院王娟多次构陷善良人(图)
    牡丹江爱民区法院张颖等法官枉法害民
    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检察院践踏法律
    律师在牡丹江市公安局门前被绑架
    牡丹江公检法继续行恶-拒律师会见-阻当事人上诉
    被政法委和610操纵-牡丹江爱民法院枉法害民

    所在单位:
    爱民区法院院长:卢俊成 0453-8909988 13836396888副院长:孙某某 0453-8909499 18946391161副院长(刑):纪某某 0453-8909459 13704838909副院长:某某某 0453-8909599 13766603456刑庭庭长王玉臣 13946365618办公室: 0453-8909487收发室: 0453-8909464举报中心电话: 0453-8909488
    院长:卢俊成 0453-8909988 13836396888
    副院长:孙某某 0453-8909499 18946391161
    副院长(刑):纪某某 0453-8909459 13704838909
    副院长:某某某 0453-8909599 13766603456
    刑庭庭长王玉臣 13946365618
    办公室: 0453-8909487
    收发室: 0453-8909464
    举报中心电话: 0453-8909488

    受迫害人:
    刘春兰; 韩秀芳; 孙发; 戴启鸿(启弘); 关日安; 张玉堂; 朱海玉; 高顺婷; 

    更新日期: 2018/11/6 3:3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