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80
编号:
E000010257
中文姓名:
白玉刚
姓名拼音:
Bai Yugang
性别: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勃利县公安局
工作单位地址:
公安局副局长:吕长喜
近照:
家庭住址:
迫害事实:
勃利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副大队长。

2001年12月份上旬的一天下午二、三点钟,刘春鹏正在家里做家务活,勃利县公安局的警察白玉钢、庞伟等人突然闯入她家,乱翻一阵,把她的大法书、炼功磁带等抢走,把她强行绑架到公安局。在审讯时问她:你这些东西从哪来的?说搜到这些就是犯罪证据。然后他们说:天已黑了,你不说实话,把你送北监狱去,不然就拿五千元!她说她自己(因她丈夫在她三十一岁那年因公去世)领着孩子过了二十多年,生活的很苦,一分钱都没有!这时她看见白玉钢和庞伟关上门,去门外和她的亲属、孩子说要把她送北监狱。当时她的亲属和孩子们东借西跑,拿来了三千元钱。孩子说实在借不够,就这三千元,她妈妈是个好人,快放她妈妈回家吧。这时白玉刚和庞伟一看三千元,把钱一把抓到手里说:算了,叫你妈妈回去。孩子问,怎么不给收据呢?他们说不给收据。

2002年6月14日早八点钟左右,七台河市安全局联合勃利县公安局白玉刚等四、五个人在孙荣孝下班的路上绑架了孙荣孝。他们一伙人用孙荣孝的钥匙私自打开孙荣孝家大门(当时孙荣孝妻子在家),没有出示证件,乱翻抄家,抢走了孙荣孝的大法经书和师父法像;抢走收录机、录音带、复印机、誊影机、速印机两台等多宗私人物品,气急败坏的砸碎孙荣孝家的酸菜缸,同时绑架了孙荣孝妻子辛淑荣。抢走的和损坏的物品拉了一车,白玉刚说价值有十万。就这么白白的抢走了,至今没有说法。

2002年6月19日,年已70的勃利县大法弟子,他被恶警绑在老虎凳上,不让睡觉、不给水喝、不给饭吃,用电棍、三角带全方位毒打了三天三夜。打得老人浑身青紫、口鼻流血。接下来给老人“上绳”,把手臂用手铐背铐上再大头朝下吊起来,吊得老人呕吐不止,喘不过气来,憋得满脸青紫昏死过去,再用凉水泼醒,反覆折磨。最后扒光衣服,用刺骨的凉水往身上泼,直到昏死过去为止。

被七台河市第二看守所和勃利县公安局宋国良、江冬春、白玉刚、陈世春等恶警惨无人道的折磨了八十六天,最终老人生命垂危,奄奄一息。回家没有经过任何医治,竟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当片警听说他竟然没有死,想再次绑架时,无奈之下被逼离家出走。

2002年8月1日前孙荣孝從勃利县拘留所被转到勃利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由于他们所谓的没结案,加上2003年发生“非典”,他们超期关押孙荣孝在勃利县看守所近一年,也不放也不判。

最后勃利县法院以所谓的刑法三百条,走违法的法律过程迫害孙荣孝,判了孙荣孝四年刑。

从绑架到对孙荣孝的冤判,参与对孙荣孝迫害的责任人有七台河市安全局姓石的副局长、七台河市政法委梁副书记、勃利县公安局宋国良副局长,以及国保大队大队长姜东春、副大队长白玉刚,检察院袁晓春,法院王昕、韩成国等。

2004年9月7日刘贵臣上太升村开法会,没想到被勃利县警察姜东春、白玉刚等十多个人绑架带走,光拉法轮功学员的就是两个大客车。将他们绑架到拘留所。不怎么出名的,写保证每人交二百元钱就回家,不写保证没交钱的(有的交钱也不放)被拘留。到了晚上就把这些人分开、分散到县城内各个派出所非法提审。晚上用小车将他们三个人(时间长了记不清是谁了)拉到县城西派出所非法审问。到城西派出所他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好,那人听后没反驳,笑了笑,啥也没说,给我们做记录,问哪的人?哪年炼的功。非法审问完之后又把他们拉到拘留所,第二天就送到看守所。

2005年12月汤玉琴被迫流离失所,退休工资遭非法扣押,七台河市六一零、公安局、国安局毕树庆、陈举等指使勃利县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郝永波、高云军、姜东春、庞伟、张起华、白玉刚等和各派出所,对汤玉琴等勃利县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

2005年12月8日那天,七台河市「610」头子毕树庆、陈举还有两名七台河「610」人員和勃利县国保大队的姜东春、白玉刚、张启华、庞伟等八个人绑架了朱兰英。

2007年4月17日,大法弟子卞靖被勃利县公安局新起派出所等恶警绑架到勃利县拘留所。卞靖遭到国保副队长白玉刚、张启华、张群生的辱骂及暴力殴打(拳击、皮带抽、电击、拧胳膊等)。

4月25日,元明派出所所长隋文东、恶警韩英春、史万新、白玉刚等,以搜查高淑华为名在卞靖奶奶家进行非法抄家,非法抢走卞靖姑姑家的电脑及其附属物品。

4月30日晚6-7时,恶警史万新、白玉刚利用门卫以欺骗手段骗开卞靖奶奶家门,第二次进行非法搜查。史万新说:卞靖说你家有一块硬盘放在床头柜上。可奶奶家根本没有床头柜,这时恶警史万新给勃利县看守所打电话让卞靖接的,说在床头柜里,奶奶说我不认得什么,东西都扔了。这样二人在床下找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找到灰溜溜地走了。后来了解到当时恶警史万新给卞靖打电话时新华派出所恶警于立志,曹旭把电棍支在卞靖的身上逼迫孩子接的电话。

2010年3月4日和5日,勃利县国保大队的白玉刚、董野和铁西派出所副所长杨忠曾两次到汤玉琴丈夫做生意的地方骚扰,问汤玉琴的下落,汤玉琴丈夫没有配合他们。他们就跟踪汤玉琴丈夫,找到汤玉琴家住所。

法轮功学员高淑华,于2010年7月20日再遭勃利县国保大队绑架,带到公安局,对她逼供到半夜,白玉钢和大鹏,还有一个开车的把她连拉带拽的整上车,给她送到看守所,途中被白玉钢殴打。第二天白玉钢审问她,让她承认他们提出的问题,她没有配合。

勃利县公安局迫于家属要人的压力,在7月末8月初把高淑华从勃利县看守所转到七台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县公安局长高云军和国保大队长史万新,一面谎称这个案子勃利说了不算,归七台河市管了;一面暗地里凑高淑华的材料,要非法劳教高淑华。并于8月10日由县国保大队董野通知高淑华的丈夫到县国保大队签了教养高淑华的票子(这又是不合法的);然后由国保大队白玉刚到七台河市看守所通知高淑华,劳教二年,准备在8月18 日送走。

由七台河市六一零、公安局、国安局毕树庆、陈举等指使勃利县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郝永波、高云军、姜东春、庞伟、张起华、白玉刚等和各派出所,于2010年12月7日开始,绑架勃利县法轮功学员。当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二十余人,其中有十一人被劫持到劳教所继续迫害。

黑龙江勃利县铁西学校(原第六中学)优秀教师汤玉琴2012年8月16日只身一人去找县“六一零”赵鹏飞要求恢复工资,赵鹏飞不但不给解决,反而指使国保大队史万新、白玉刚、董野等人绑架了她,并将她关入伊春洗脑班迫害了二十五天,没告诉家属关在何处,也不准家属和汤玉琴见面。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9/炼法轮功绝处逢生-遭迫害控告首恶-351801.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4/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高淑华讲述遭迫害经历-35012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1/黑龙江张桂芹遭迫害经历-34539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5/黑龙江勃利县孙荣孝两次险些死在冤狱-337688.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6/黑龙江省勃利县朱兰英遭迫害情况-301536.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7/黑龙江勃利县七旬刘贵臣遭迫害经历-294390.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30/黑龙江勃利县女教师汤玉琴自述被迫害经历-29276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6/黑龙江女教师揭露伊春洗脑班的罪恶-284046.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5/高淑华被迫害不能自理-家属要人遭推诿-236317.html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25/11)--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5/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25-11)-235282.html
黑龙江勃利县法轮功学员高淑华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9/228932.html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卞宝利、卞靖父子被非法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0/161209.html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数名大法弟子遭绑架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3/158097.html
黑龙江省勃利县公安局对我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94720.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