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80
编号:
E000011316
中文姓名:
包吉日木图
姓名拼音:
Baojiri Mutu
性别: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科尔沁区公安分局
工作单位地址:
邮编 028000 区号 0475
地址 内蒙古通辽市科区公安局(明仁大街西段)
通辽市科区公安局恶警副局长:耿树英
通辽市科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王波 手机:13947540101
通辽市科区公安局刑警大队孟洋13304750476,15304750007
单位电话 8254444
通辽市科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关振刚 手机 13087151102
通辽市610办公室主任:许咏梅 单位电话 8139105
近照:
家庭住址:
包吉日木图 通辽科区公安局政保大队 13904750523 :办公室8254444----5118  13904750523
迫害事实:
内蒙古通辽市科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

内蒙古通辽市国保大队恶警包吉日木图,蒙古族。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他一直紧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这十一年当中,包吉日木图亲自参与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达八十多人次,其中有三十多人被劳教二至三年不等,十五人被判重刑。田福金、王淑艳、丁丽艳三名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离世。

这八十多人当中,年龄最大的八十四岁,最小的才十六岁,至今仍有十几人被非法监禁。包吉日木图等国保大队恶警非法入室抄家,数十次抢走私人财物,劫走个人财产(据不完全统计)大约近三十万。

恶警包吉日木图将周金鹏戴的脚镣子卸下来,将大镣子放在周金鹏的肩上,扛着走,这就是人民警察肆意对大法弟子进行人格的侮辱。

周金鹏遭遇的痛苦仍没有结束,一直到了后半夜,包还用肮脏下流的语言不停的对周金鹏进行辱骂、折磨,还往他的脸上弹冷水,目的是不让他睡觉。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九,科区国保大队邵军、王波、包吉日木图等人强行将正在露天市场卖货的张艳梅绑架至科区公安局,教导员诱供张只要说出是你给某某的法轮大法经文,根本就没你的事。最后,被非法送入通辽市河西看守所迫害四个多月。因她坚持信仰,在号里背诵默写大法经文,炼功,被看守所原所长王力发现,第二天,在王力的指使下,值班恶警刘某唆使犯人给张戴上一种特制的刑具--“猪镣”,张不能站立,不能躺下,七天七夜身体受尽了折磨,人格受尽了侮辱。恶警包乌云在张艳梅身上发现了大法经文,凶相毕露,对张艳梅大打出手,猛扇耳光。张艳梅因背诵大法经文,被一名男恶警大扇耳光,恶骂不止。二零零一年四月三十日张艳梅被非法送入兴安盟图牧吉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继续迫害。十年来无论在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受尽了摧残,给她的家人带来了无法弥补的损失,这一切只因她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零零零年三月初,通辽市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邵军、包吉日木图等人,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季丽萍家,将她劫持到公安局,拿出一大张写有人名的单子,叫她指证都认识谁。季丽萍不说。他们把季丽萍带回家,搜走了她的私人物品。

包吉日木图把季丽萍身份证抢走,企图阻止季丽萍去北京上访。此后,居委会、街道办事处、派出所、公安局、“六一零”几乎每天上门监视,电话骚扰,逼季丽萍写“不炼功保证”。季丽萍出门,包吉日木图就开着公安分局的白车在后面跟踪。

大法弟子田福金一家六口,只因坚修大法“真善忍”做好人,被“六一零”警察邵军、王波、包吉日木图等人,经常破门而入,污言秽语,大呼小叫,街道、居委会、派出所、政法委……像走马灯一样频繁光顾。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五日,田芳被绑架到科区公安局,在河西看守所非法关押八十天。科区恶警包吉日木图为了让田芳签字,从早上到晚上一整天都在打骂她,从床上推到地上,打着打着怕别人看到,把窗帘还拉上了,田芳大声说,你挡窗帘干嘛?如果你没干坏事。恶警看田芳拒不配合,最后拉来了田芳的父母,包恶警在田芳没提防的情况下,忽然抓起她的手强行按手印。

二零零零年三月邪党要开两会前的一天晚上,九点钟通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邵军、薛金玉、包吉日木图和派出所的王军等七、八个人来王颖家抄家,他们搜走了大法书、经文和李老师的法像,把她们母女绑架到通辽市河西看守所,当时这里已经非法关押了数名同修。她被非法关押二十九天,母亲被非法关押二十七天。

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大法弟子田双江被通辽市科尔沁区的国保大队邵军、王波、崔连成、照斯日格图、包吉日木图等人非法关押在公安局国保大队,后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的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通辽市公安分局局长、永清派出所所长、居委会主任伙同邵军、“六一零”警察王波等二十几个人,以纪检委为名,说是要核实情况,抄大法弟子田福金、刘秀荣家。七楼(阁楼)窗玻璃被砸碎,“六一零”恶警包吉日木图首先破窗而入,紧接着又跳进永清派出所的耿爽、白晶等人。他们打开房门,邵军等一大伙人就闯进屋里,拿出一张纸,说是宣读搜查证,说:“田芳进京了,要对她的住所进行搜查。”紧接着他们二话没说,二十几个人一起动手,翻箱倒柜,砸开壁柜,对家中物品破坏性地进行搜查。

包吉日木图对抄家这件事特别“在行”。他打破了两屋的壁柜,又砸坏了地下室的门锁、门鼻子。

李殷杰,原内蒙古通辽市监狱第五监区监区长,于二零零四年被包吉日木图等恶警非法抄家并绑架。李殷杰的十六岁女儿(未修炼法轮功)因保护大法师父法像,双手竟被恶警戴上手铐,李殷杰被诬判三年牢狱,十六岁的小姑娘只好远走他乡。

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上午,通辽市公安局、国保恶警及“六一零”不法人员采取盯梢、跟踪等手段,将正在包活干的大法弟子谢宏图、边洪祥、刘春杰绑架,与此同时,又绑架了正在看家的谢宏图之女谢立辉(小燕)和八岁的小宝,把他们老少五人送往通辽市河西看守所非法关押。这群特务把八岁的孩子送往公安局进行威逼、恐吓,致使孩子至今听到大声说话就吓得直哆嗦。

五月七日,恶人又将正在宾馆上班的边洪祥之女、小宝的母亲边凌云绑架,并非法抄家,抄走了两万多元的财物,屋里被翻的一片狼藉、惨不忍睹。参与抢劫的特务中有一个头,四十多岁,穿着白上衣、戴着大墨镜,姓名待查。

一个月后,边洪祥被迫害成三型开放性肺结核。在危难中,他绝食反迫害,于八月二日闯出魔窟,其女边凌云被秘密送往劳教所,但恶警不敢公开,至今家人不知其下落。直接参与迫害的人有:通辽市科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王波,恶警:吉木日图、马营,副队长:姓吉,看守所所长:单军。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王波、包吉日木图和派出所警察及北苑社区居委会一行几十人开十多辆警车到张凤琴的楼下。张凤琴拒不配合邪恶,不给他们开门。王波扬言要用电锯锯开;又声称找开锁工,之后又冒充张风琴的儿子单位的领导企图蒙骗张凤琴开门,均未达到目的。恶警将张风琴和她不修炼的儿子、两个女儿及儿子的朋友一起拉到公安局并抄走了两台电脑(其中一台是张凤琴儿子的),一台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半夜将张的女儿及家人放回,把张凤琴扣下。最后,王波让张的儿子拿出五千元钱押在国保大队(没开任何收据)。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大法弟子范晓丽被绑架,科尔沁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 、防范办公室、永清派出所、居委会等邪党单位都参与了迫害,他们首先在当天上午来到范晓丽家,绑架了她和另一名去她家的同修郭淑兰,同时抢劫了她家的大量财物、计算机等私人物品,到了中午又来到范晓丽的父母家,为首的是科区公安分局的郭应明、吉日木图,还有永清居委会主任李凤芹,他们全然不顾两位七十多岁老人劝阻,疯狂的抄家,两盒给大法师父上的香也是他们抢劫的对象。

二零零八年六月五日,大法弟子田福金一家再次遭到通辽市科尔沁区“六一零”公安局及永清派出所等相关单位的恶警的非法抄家和抢劫。家中财物被抢走。当时参与的恶人有包吉日木图、永清居委会主任李凤芹、永清派出所的民警等。田福金、刘秀荣、田芳、田双江同时被非法绑架关押。此时家中只剩下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田双江在第二天被放回,但他的父母及大姐却被非法关押到河西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五日前后,包吉日木图和国保的恶警们包围法轮功学员张凤琴住宅达二十八小时。张家的客人也被困在屋内不能回家,张凤琴的儿子也不能上班,几十名恶警在张家的小区院内大吵大闹,使小区的百姓不得安宁,围观的人达一、二百人。

唐丽文老人,女,七十岁。被包吉日木图等恶警多次绑架,几次抄家劫走大量财物,电脑、打印机、法轮功资料等。被关押在通辽河西看守所期间,老人被上大挂。唐丽文被看守所酷刑折磨八个月后被非法判重刑七年,至今(2010-6月)仍在被关押中。

郑守和,八十四岁,通辽市退休教师。二零零九年被包吉日木图等国保恶警绑架、拘留十多个小时,被罚款三千元现金,二零一零年又将老人上报当地法院,预谋进一步加害。

法轮功学员闫加良,内蒙古通辽市火车站职工。他曾于二零零七年六月被警察绑架,遭非法逼供。家人被勒索钱财后,他才被释放。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晚上,闫与另一名男性法轮功去通辽市郊区钱家店镇高家街村发放真相资料,被本村村委会主任张德库及村民张宏君、尹广才、赵坤、于永春、薛春梅构陷。他们打电话叫来钱家店派出所的两名恶警,将闫和同伴非法劫持到钱家店派出所二小时后,两名恶警又打电话叫来通辽市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王波、包吉日木图等三名恶警,将闫和同伴非法劫持到公安局王波的办公室。用两个手铐将闫一字型分别铐在两个暖气管上。第二天早晨又将闫劫持到通辽市河西看守所,关押在“过渡号”。

几天后,王波亲自把闫叫到审讯室,与一名作笔录的男恶警非法逼供,要闫说出资料的来源及个人的相关信息,闫拒不配合,王波就把闫送回“过渡号”继续非法关押。大约相隔五、六天之后,王波又带两名通辽市铁路公安分处的恶警,继续诱骗闫说出资料来源,此次他们仍没得逞。

大约十多天之后,当地法院和检察院共四名法官到看守所进行所谓的案件核实,闫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之后,又被劫持到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通知闫的家人把闫接回家中后,闫才知道他的家人被恶警勒索现金几万元(具体数目不详,恶警的名字不详)。

闫回到家中很长一段时间,经常被国保大队队长关振刚骚扰,目的是让闫当眼线,帮助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被闫断然拒绝。关不死心,又将闫上报有关部门图谋将闫劳教一年,但仍没达到他们的邪恶目的。王波还曾到闫的单位威胁恐吓,并气急败坏的动手打人。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铁南派出所片警黄小亮(女)经常到闫的家中骚扰,至今铁南派出所对闫的迫害从未停止。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二日,宫淑兰在自家门口遇到东电小区(西门十三委)的工作人员王凤春、吴桂圆二人,她们无端问老人什么时候结婚的?宫淑兰没有告诉她,紧接着她们就让宫淑兰回家说,这时片警和通辽市科区国保大队的王波、包吉日木图、马英等三女四男共七人,私自闯入宫淑兰家,王波领着这帮恶人不由分说开始抄家,将床箱的锁撬坏,把屋里的东西全都翻腾一遍,抢走了大法书籍、大法光盘、师父法像、 mp3等价值八百多元的东西。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四日,开鲁县公安局及通辽市的国保大队,勒索张家九千元现金,才将老人送回家,没有给开任何收据。在此同时张云清家被抄,抄家私闯民宅的共七人,包吉日木图、王波、马英、史亚贤等人。抄走价值八百多元的东西,有大法师父法像一个,法轮大法好印章一个,大法书籍、光盘,明慧周刊,“九评”,双面胶,自封塑料袋,大法护身符,东西留下清单。

二零一一年十一日那天,警察包吉日木图参与对大法弟子齐玲月家的抄家,王波与包吉木图都是在九九年开始就积极的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与法轮功学员打交道的十多年里,他们最清楚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中的好人,为什么置真正的事实于不顾,还在参与迫害呢。他们天天让齐的儿女说服齐写不炼功的保证,在十六日还在打电话催。还说十七日等齐家的消息。可就在十七日早上六点多,齐玲月老人从家出来,也没告诉老伴去哪,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回家。齐的儿女在十七日也没接到王波他们催促的电话,儿女们去科区国保大队要人,王波本人却没有出现,接见的人说不知道齐在哪里,还说什么要是找到了,告诉他们一声之类的话。季丽萍老人已经六十多岁了。如今她们在哪里,家人都非常的担心。

二零零八年,中共恶党以“奥运”为名,绑架并判刑、劳教了本地多名法轮功学员,通辽市恶警王波、邵军、包吉日木图等邪恶之徒,将刘树军的名字也纳入恶警的黑名单里,妄图绑架刘树军。刘树军被迫离开本市,中共邪党把一个好端端的家庭拆散,又把一个遵纪守法的好人逼的无家可归,过着流离失所的动荡生活。

从此,刘树军生活更加没有着落,他无亲可投,无友可靠,没有落脚点,生活更加困难,没有任何生活来源,身无分文,又不会什么技术,找了几份工作,都是力不从心,因建筑工地用人比较宽泛,只要肯出力就行,于是刘树军靠着长期在建筑工地卖苦力为生。

超重的体力劳动,工作繁忙时,有时每天工作高达十四个小时,为了生存身体严重透支,终于积劳成疾,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早晨六点多钟,不幸病逝于辽宁省朝阳县东德乡,年仅五十岁。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被迫流离失所五年 刘树军在辽宁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被迫流离失所五年-刘树军在辽宁含冤离世-284986p.html
内蒙通辽市兰桂芹在监狱遭受的电击等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6/内蒙通辽市兰桂芹在监狱遭受的电击等折磨-275413.html
内蒙古通辽市田心女士两次被劳教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4/内蒙古通辽市田心女士两次被劳教折磨-272444.html
内蒙古通辽市包红霞被迫害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3/内蒙古通辽市包红霞被迫害经历-253761.html
内蒙通辽市恶警骚扰季丽萍、齐玲月家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4/内蒙通辽市恶警骚扰季丽萍、齐玲月家人-251451.html
内蒙古通辽市特木勒、齐月玲夫妇被迫害经过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7/内蒙古通辽市特木勒、齐月玲夫妇被迫害经过-251091.html
内蒙古通辽市三位老人遭恶警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2/内蒙古通辽市三位老人遭恶警迫害-249728.html
内蒙古通辽市石英芳、孙淑珍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0/内蒙古通辽市石英芳、孙淑珍遭受的迫害-248977.html
内蒙古通辽市闫加良被绑架迫害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9/234248p.html
内蒙古通辽市母女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5/231031.html
内蒙古通辽市两位老年人遭绑架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2/228647.html
内蒙古通辽市张艳梅遭迫害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2/227371p.html
通辽市季丽萍十一年中被骚扰关押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9/225060.html
内蒙古通辽市国保大队恶警包吉日木图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5/224900.html
内蒙古通辽市公安局恶警王波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198214.html#0933123048-9
范晓丽等被劫持到内蒙古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9/195719.html
内蒙古通辽市田福金一家三口又被判重刑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3/192887.html
一家六口遭迫害 九年骨肉分离(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7/184837.html
内蒙古通辽市不法公安绑架妇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9/184350.html
田双江在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看守所被迫害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9/147834.html
内蒙古大法弟子周金鹏遭恶警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2/110250.html
内蒙古通辽市田福金一家六口遭受迫害详细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8/69476.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