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17
编号:
E000014840
中文姓名:
左晓艳
姓名拼音:
Zuo Xiaoyan
性别: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女子监狱)
工作单位地址:
辽宁省女子监狱部分电话
监狱长 贾福军 024 31236001 15698808121
政委 徐敏 024 31236002 15698806633
老残队 郭队长 024 31236197 024 31654352
邮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 邮编:110145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7号,邮编110145
电话:(区号均为沈阳区号:024,前四位是8929)
监狱长:杨莉,办电89296666,宅电86914173,手机 13390118299
主管监管工作副监狱长:房淑霞,办电89296633,宅电86164016,手机13390116633
政委办公室:89296677
纪委书记室:89296818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55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88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33
副狱长办公室:89296858
工会主席:89296699
政治处主任:89296767
总师办:89296888
办公室:89296601
办公室主任:89296868
狱政科长:89296686
狱政处办公室:89296687,89296689,89296690,89296691
一监区办公室:89296863,89296865
一监区队长吕冬梅,科长吴宏,办公室电话89296866
二监区大队长:丛卓,徐区长办公室 89296867、89296869
二监区教导员:89296870
三监区办公室:89296871、89296872
三监区区长:89296873,传真89296875
四监区办公室:89296876
五监区办公室:89296877、89296878
五监区教导员:89296777
六监区:89296885、89296881、 89296882、89296883
七监区:89296889、89296886、89296887
八监区:89296898、 89296893、89296895
九监区监区长:武力,办电89296896
九监区科长:李鹤翘(李可巧)
九监区教导员:徐敏
九监区狱警:杜庆欣、刘梅、郭艳斌、王晶、邢东来、李丹、钱蕾
九监区办公室:89296892、89296893、89296895
恶犯:姜萍、董晶、刘健、王翠平、敖金英
十监区:89296899
近照:
家庭住址:
左晓艳的电话:024-89296898(办) 13804040355,手机13804040335
迫害事实:
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监区长,警号2105283.“法网恢恢”恶人榜恶人编号28445,身高一米七八,长方脸,一直采用残酷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恶警左晓燕手不离电棍,随手就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进行各种体罚和电击,手段残忍。她还经常在大会上公开大肆诬蔑法轮功,黑白颠倒,是非不分,邪恶至极。

左晓燕心狠手辣,犯人背后都称她为“大魔头”,她“管理”的方式就是暴力加暴力,电棍加电棍,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中共恶党长期宣传、灌输的),最终目的就是不择手段的挣取那些黑心钱。她曾经在车间里说“对待你们就得用希特勒那种方式”。

左晓燕不但对普通犯人狠,对法轮功学员也格外残忍,所有八监区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她迫害过。她为了挣钱不择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从早到晚做奴工,定很高的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产量,以做不完为借口,体罚、罚款法轮功学员。在她的带领下,八监区的警察个个都把打人、电人当成每日的正常工作,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办公室里传出劈啪的电棍声。由于使用频繁,电棍坏的很快,每隔不长时间就得换一些新的。

恶警左晓燕玩弄黑社会流氓手段,视生命如草芥,在大会上叫嚣:死一个摆着,死两个摞上,我照样当我的大队长。她手下的警察亦如地痞流氓般行恶。其中如刘屹立就是一个心狠手辣,出手极狠的打手。吃、拿、卡、要犯人的供奉,管事犯人曾说刘屹立队长值班,第一件事就是让犯人给她去超市豪奢采买,然后划到犯人的帐户上,就这样贪占犯人家属辛辛苦苦给亲人存的钱。

每批从看守所转过来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马上上劳役岗位,并不需要给适应过程,达不到狱方苛求定额被在劳役间惩罚。恶警左晓燕每每大喊:“拿电棍来!”有的法轮功学员受得住刑,有的法轮功学员则当地打滚。这样,狱警以此让其它犯人害怕,同时示范给小队长看了。

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年晓莉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辽宁省(沈阳)女子监狱八大队。原八大队狱警左小燕是全监狱最出名的恶警,她心狠手辣,天天制造恐怖气氛,没有一天不使用酷刑的,她经常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手段、电棍、手铐、脚镣、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罚款、罚站、蹲着、蹶着两手扶地、关黑屋等等。

恶警左小燕指使小队长郭某用电棍电年晓莉,她在旁边看着,郭某电年晓莉的前额,左小燕竟说:不行,得换大电流的,把电棍伸到衣服里贴着肉皮电。我看着你电,用劲小了不行。

有一次,左小燕把年晓莉叫到办公室,叫来小队长焦玲玲,因焦玲玲是新来的,不会用电棍,左小燕就指着年晓莉对焦玲玲说:你拿她做试验。焦玲玲就拿电棍电年晓莉,她不会用,一下轻,一下重,折磨足有二个多小时。从那以后,对年晓莉罚站、不让吃饭、蹲着、蹶着等等各种迫害,手段不断。

二零零三年三月,监狱下达了新一轮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旨,左晓燕积极配合,加大力度迫害,她逼迫学员白天干活,晚上她指使犯人对学员酷刑折磨,并为迫害找理由说法轮功学员不让其它犯人睡觉。恶警肆意颠倒黑白,煽动犯人对大法弟子的仇恨。在左晓燕的教唆下,犯人有恃无恐。收工回监舍,犯人扒光吕建华的衣服,强迫她把两脚并拢,腿伸直,双手扶脚面蹶着,不蹶就拳打脚踢,一直折磨她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半上工。

在二零零三年四月八日非法关押到大东区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
李鸿舒们每人都被两名刑事犯夹控,一天二十四小时处于被监视之中,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允许相互对望和说话,限制人身言论自由,人就象木偶一样被管制,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格;李鸿舒被一个三进宫的吸毒抢劫犯郑秋夹控,非喊即骂,经常侮辱,动作稍慢就连推带搡的,手段很恶劣,李鸿舒被强制劳动,监区长左小艳嫌我干活慢,叫到办公室用电棍施以酷刑,有时完不成任务就以罚款、体罚、停细粮等方式进行迫害。

二零零四年中旬,吕建华被分到二小队,恶警焦玲玲只有二十多岁却很凶狠,每天打人嘴巴,用电棍电人,骂起人来没完没了。吕建华被她电击无数次。每月的考核分表上有认罪服法一条,吕建华没有罪,不签分也不要分。焦玲玲气得歇斯底里的大骂,连续在办公室用电棍电她一个星期,吕建华后脖颈被电的一块一块黑紫斑痕,后背电出水泡,焦玲玲穿着高跟鞋踹她的头,停止她三个月会见探监家属。

恶警左晓燕为了多挣钱,把八大队每天干活产量定的很高,很难完成任务,若完成了,第二天产量定额又会增加,所以恶警天天用电棍催产量,有时全小队四五十人叫进办公室挨电,谷亚星恶警(已经调走)指挥焦玲玲一个接一个的电,电棍冒着蓝色的火花,啪啪的声音,夹着犯人的哭喊声,肉皮被烤焦的糊味布满整个车间。每天上午办公室前被惩罚的人蹶一大排。左晓燕常说,你们就是畜牲,是奴隶,必须用鞭子。

周日本应休息,左晓燕、张伟、徐中华以种种借口让法轮功学员到车间干活,上级检查就让大家做眼保健操或体操,没有检查的时候就是让不停地干活。

左晓燕不仅使用电棍来增加产量,甚至也曾通宵达旦,第二天接着干活。由于吕建华干活比较慢些,左晓燕便打骂她,一次犯人把她叫进办公室,有七八个人正在电棍受刑,也有大法弟子赵立君,恶警把要惩罚的人双手用手铐铐在腿后,左晓燕挥舞着电棍,边骂边电,被电的犯人痛的满地打滚。左晓燕来到吕建华跟前,拽着她的衣领,凶狠的骂她。又一次左晓燕叫吕建华和另一名犯人去办公室前蹶着,她站着不动,左晓燕气得又大骂,上前打她,把她按倒在地,叫刘屹立恶警把她绑起来,踹倒在地上,命她蹲着,脖子上又挂了两个秤砣。两个多小时后又十分钟后,她们还是把绳子给解开叫她回去了。

在一次半年评审的纸上,吕建华写上“大法弟子没有罪,请尽快释放无罪的大法弟子”。恶警左晓燕在缝纫车间的全体会上气的说:“给我气炸了肺,美国、西藏的跑,还要无罪释放,等我有时间好好收拾她”。吕建华常常由于劳动产量,不背监规,被恶警强制到办公室挨电棍,被罚钱,停吃细粮,不给饭吃,饿着肚子干活,又强令产量不准下降。

八大队的恶警们,不仅常逼迫“转化”,也常常搞突然袭击搜身,把所有的衣服,被褥都给拆开,同修们半夜十二点收工,累的疲惫不堪,还要收拾整理衣物,被褥,常累的身体处于半休克状态。此外,也常把同修的衣服全部脱下来,连内裤也不放过。恶警们坏事做尽,胆小心虚,就怕曝光。如果收到经文,把人绑起来,电棍电击几小时,没收食品,停吃细粮,停止家属探监,恶警命犯人二十四小时把大法弟子监管起来,连续几天的迫害。

女监有规定,各个监区要按照人数交纳“人头税”。恶警左晓燕为了多挣钱,就采用超长劳动时间的办法加大在押人员的劳动强度。对于每天干活相对较少的人狱警用高压电棍进行电击。

把电棍直接放到脊柱上电,恶警左晓燕、谷亚星、高楠一边用电棍折磨大法弟子。对个别不屈服者,全身扒光衣服,浇上凉水,手脚铐在暖气管上一电就是几个小时,左晓燕毫不介意的说:“监区按人头安排的‘人头税’要挣出来,就得用电棍!”

恶警左晓燕还发明了“停细粮”的办法,在遭到打耳光和电棍的刑罚之后,被打者要停“细粮,就是不能吃米饭、馒头和大米粥,多则一个月,三个月每顿饭只给鸡蛋大小的窝头,一根手指大小的萝卜咸菜条,大法弟子刘俊鹭、赵丽君、王红、张华萍,张丽娜、王金萍、金顺女、李鸿舒、于晓清等人都被长期停吃“细粮”有的甚至达半年以上。

左晓燕发明了一种酷刑把被害人示众,即把双手反绑于背后,用绳子使劲往上吊,直到不能上提为止,然后再把绳子在脖子上绕几圈,将脖子和膝盖绑在一起,人只能低头坐在水泥地上。

恶警头目左晓燕把大法弟子李红舒叫去办公室,用两根电棍电她。一根电棍都电坏了,还继续用剩下的一根电。左晓燕亲自电大法弟子王世媛,二个多小时不停的边骂边电,她后背被电出几个大水泡。经常使用电棍的恶警:左晓燕(八监区长),谷亚星(原大队长),张磊(现大队长),李小红(科长),高楠(一小队长),焦玲玲(原二小队长),刘屹立(现二小队长),孟××,等等。这些恶警在左晓燕的教唆下,罪恶累累。

二零零五年三月,八监区教导员左晓燕、二小队队长焦玲玲指使杀人犯邓秀杰、李秀军等二十多名犯人毒打刘俊鹭,把她双手铐到背后连续几天,刘俊鹭的手腕被卡破化脓。

二零零五年月,李鸿舒揭露八监区的迫害,曝光其阴暗残忍的酷刑折磨,当时在任监区长左晓艳气急败坏,用两根电棍施以酷刑,揪起头发拳打脚踢,致使李鸿舒的脖子、后背、胳膊等处伤痕累累,红肿瘀青,并将监舍内的棉被、褥子全部扯开搜查,命令只准铺盖散开的被褥,并严密监视其言行,不准任何人靠近,同时停止家人探望。

二零零五年在监狱奴工劳动中,侯玉华因为劳动质量不过关,又被大队长左晓燕电击过两次,被郭姓队长电击过两次,用胶棒打过一次,电击过的皮肤破皮、流血,有时还溃烂,又疼又痒。

二零零五年末,大连法轮功学员孙燕被非法劫持到八监区,有一次孙燕被叫到监区长左小燕办公室,说孙燕消极怠工,用胶皮棍朝她身上凶狠的击打,打累了小队长张凯接着用胶皮棍打,打的孙燕当时两眼什么都看不见了,后背都是黑紫色。

还有一次法轮功学员吕建华因为干活的事,左小燕把她叫到办公室,指使队长刘屹立在吕建华的脖子上挂上秤砣强迫她在办公室门口蹲着。盘锦法轮功学员李鸿舒被左小燕用电棍电,停细粮,停买日用品,不让亲属接见达半年之久。

二零零六年七月,法轮功学员盛丽霞被押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在送到八监区的当天,盛丽霞对时任监区长的恶警左晓燕说自己没有罪,左晓燕就对她大打出手,扇她大嘴巴子,拖到车间撅着(八监区最常用的一种刑罚,强迫人双腿直立不能弯曲,上身弯曲到头够到脚,双手够到脚尖。)当天晚上回到监舍,恶犯毕波逼她“转化”,扇她大嘴巴子,用木板条对她毒打,打的她身上青紫。

二零零七年八月中旬,大连大法弟子杨春玲的老父亲,到沈阳辽宁省女子监狱探视被非法重判七年,老残队队长丛卓非法剥夺了杨春玲本该享有的正当接见权利。

二零零九年,齐向儒的身体仍非常虚弱,常年流血不止,但队长还要强制她劳动,而且数量未达到监狱的定额,就要被罚款、罚站、罚蹲等。有一次在左晓燕(大队长)的办公室被罚蹲二个多小时,等站起来时,腿、脚已经没有知觉。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张淑霞被送进辽宁女子监狱八监区(被监狱犯人称为“地狱中的魔鬼”监区)。一次,左小燕把张淑霞叫到她的屋子,说大热天,政委来看你来了,还不向政委问好,政委说:“你们这样的就得给你们放进冰柜来冻你。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事发当日的早晨,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大家一起出工到车间干活时,史迎春老人上午被刘讫莉科长叫到办公室谈话,下午又被佐教(佐晓艳)叫到办公室谈话,谈话内容是让史迎春放弃修炼法轮功,出来后,他们就让史迎春学监规。

当晚十一点,高岚就带领黄叶青、杜秀云、吕晶、王秀娟、李莉莉、王彤、姚圆圆、方莉莉八名犯人,在404房间对史迎春大打出手,直打到深夜二点,这时候老人已被打得不行了,她们就把老人拖入水房浇水。二点三十分,高岚一看老人已经昏迷,就和队长把史迎春送往狱中医院抢救,狱医治不了,就又送到狱外医院抢救,终因抢救无效死亡。经过法医鉴定有外伤,这就是法轮功学员史迎春被迫害死的经过。

犯人高岚原是千山地区的一名导游员,入狱后,现在是被佐晓艳任命的一名管活的也称执行员。

左晓燕办的服装厂是与沈阳郊区的一家服装厂合办的,由监狱出场地和人工,厂方出机器设备,并负责技术培训。因为和监狱合作免税并且人工费用极低,所以工厂也是有利可图的。监狱里的奴工产品都是在极恶劣的环境下生产出来的,起初左晓燕逼所有人学技术,表面看是为了厂家多生产产品,实际上她是另有所图,工厂开始生产不久,她就背着厂家去外面揽私活:加工桑拿浴服。表面上白天给工厂干活,下午四点一过,厂家的师傅一走,就把工厂的活停了干自己的活给自己挣钱,还用假产量欺骗厂家,挣双份的钱。就这样和工厂合作不到两年就拆伙了。左晓燕用挣来的钱购买了一些机器设备又在社会上找合作伙伴。由于不讲诚信,合作都维持不了太长时间,八监区的服装厂就是这样起家的。

服装厂的奴工劳役强度非常大,定的任务完不成就扣钱、体罚。因为生产出来的产品需要剪线头,而这活占用大量时间,因此警察就让拿到寝室去利用晚上的时间干,九点收工回去连洗漱都免了。一直到十点半或者十一点收工具(太晚了怕影响值班队长休息),剪不完用牙咬,剪不干净还罚钱。服装厂裁剪有时会剩下多余的布料,左晓燕全都留下了,还跟厂家说料不够。几年下来攒了不少布料,都留给自己用。

法轮功学员王金萍被非法判刑十年。因坚持修炼,曾被队长刘屹立、刘莹莹、杨阳、左晓燕等人同时用电棍电,电晕后往她身上泼凉水,手段非常残忍。

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下午四点,王淑霞被押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当时被称为“魔鬼大队”的八大队,因拒绝转化(放弃信仰),当时就被狱警队长孟丽颖上了铐。几个犯人对王淑霞开始了疯狂的暴打,打到半夜十二点多钟,极度痛苦中的王淑霞提出上厕所,刚刚蹲下便一头倒在地上身亡。当时在场的犯人看到王淑霞的下阴部已经被打的惨不忍睹。

就这样,王淑霞到八大队仅仅八个多小时就被迫害致死。当时的夜班值班狱警是小队长郭桂杰,包夹犯人秦世秋、张思奇,参与殴打的犯人还有马海英、范金萍(音)等。

事发后,大队长左晓燕很快找到当事犯人秦世秋等,以减刑作为条件,要求秦等来承担责任。之后,队长孟丽颖仅被处以警告处分,犯人秦世秋和张思奇被关七天小号。此后不久,孟丽颖被调走,据说是去了大东区司法局任职;犯人秦世秋和张思奇都获得了减刑。

二零零九年五月,监区长左晓燕强迫盛丽霞快干活,她解释几句,左就用饭匙敲她脑袋,并且大打出手,扇她耳光,打的她脸上渗出血丝。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法轮功学员王丽阁被带至八监区,以陈笑莲为首的恶警便对她进行了强制洗脑,陈笑莲吓唬她说:“王丽阁,现在看管你的都是杀人犯。”当时正值严冬,刘璐(齐齐哈尔人)值班时将窗户打开冻着王丽阁,还抓起窗外的雪攥成雪团往王丽阁的衣领里塞,冻得王丽阁浑身僵木。事后王丽阁向张凯揭发刘璐的恶行,张凯说:“没看见。”恶警监区长左晓燕还佯装成外监区警察对王丽阁说一些诬陷大法之辞。

二零一零年六月,王丽阁想到自己只因做好人被诬判刑,在这里又承受这样的虐待,决定绝食反迫害。绝食的第五天,恶警监区长左晓燕找王丽阁谈话,劝她吃饭,王丽阁向她指明:迫害这么多年了,法轮功学员是什么样的人,这是个什么样的群体你们完全清楚,八监区如此迫害我们同修,是在公开践踏宪法。并劝她在这场迫害中给自己留条后路。当天,王丽阁即被拉去医院灌食。

二零一零年吴业凤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被犯人用机器针扎,把她的膝盖用针挑了。在强迫“转化”下导致她失语,不敢见生人(沈阳医大诊断),手脚末梢神经坏死。

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监区长叫武力,与已经解体的八监区监区长左晓燕一样,都是凶恶的中共打手。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13/辽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张淑霞被绑架-430743.html
曾陷冤狱五年 辽宁沈阳吴业凤在迫害中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6/曾陷冤狱五年-辽宁沈阳吴业凤在迫害中离世-359688.html
辽宁盘锦市法轮功学员李鸿舒控告元凶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8/父亲被迫害致死-女儿遭冤刑十三年-33405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6/十年冤狱酷刑-辽宁辽阳县王金萍控告元凶江泽民-317629.html
大连优秀教师遭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的经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1/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5年6月21日发)表)-310625.html#1562023174-1
辽宁省女子监狱魔鬼监区(二)—— 锦州市骨干教师王丽阁遭受的种种残忍酷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4/辽宁省女子监狱魔鬼监区(二)-276595.html
辽宁省女子监狱魔鬼监区(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3/辽宁省女子监狱魔鬼监区(一)-276601.html
火车上看书 女会计师被关黑狱八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1/火车上看书-女会计师被关黑狱八年-275207.html
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李鸿舒纪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9/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李鸿舒纪实-265611.html
辽宁省康平县齐向儒历经九年冤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31/辽宁省康平县齐向儒历经九年冤狱迫害-260981.html
辽宁铁岭市年晓莉揭露牢狱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7/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6月17日发表)-258985.html#126162304-4
辽宁抚顺新宾县恶警王忠发的伪善嘴脸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0/辽宁抚顺新宾县恶警王忠发的伪善嘴脸-257086.html
王淑霞在辽宁女子监狱被毒打致死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4/王淑霞在辽宁女子监狱被毒打致死经过-253445.html
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5/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三)-248030.html
史迎春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8/史迎春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情况补充-243588.html
辽宁女子监狱的“转化”与奴役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1/辽宁女子监狱的“转化”与奴役迫害-241224.html
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1/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240514.html
女企业家陷冤狱 姐姐探视被监狱拒绝(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2/女企业家陷冤狱-姐姐探视被监狱拒绝(图)-237927.html
辽宁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4/辽宁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234499.html
辽宁省女子监狱的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2-23-10)-233923.html#10122222385-3
辽宁女子监狱左晓燕等奴役、凌虐法轮功学员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9/231640.html
辽宁沈阳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5/227982.html
罪恶的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227762.html
妻子被打死 王瑞奇迫害中悲苦离世(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2/225807.html
史迎春老人在辽宁女子监狱被八人殴打致死(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8/225582.html
曝光辽宁省沈阳女子监狱八监区恶警左晓燕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9/221678.html#1041901129-3
黑龙江嫩江县一个家庭的遭遇(图)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10/1/11/216073.html
辽宁省女监恶警教唆犯人王秀兰行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8/207957.html#099802242-1
沈阳监狱城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9/177487.html
月缺月圆已八载 我的孩子可安好(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9/162954.html
辽宁省女子监狱剥夺杨春玲接见权利,家属心急如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6/162779.html
揭露辽宁女子监狱粉饰包装、掩盖罪行下的真面目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0/159228.html
回国七年,遭受迫害七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5/158222.html
辽宁省女子监狱恶警左小燕的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3/158106.html#2007-7-2-chev-2#2007-7-2-chev-2
曝光沈阳女子监狱八监区恶人焦玲玲、左小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8/150373.html#2007-3-7-erenlu-2
辽宁省女子监狱八大队恶警迫害大法弟子部份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8/149236.html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610恶人录(10/6/0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6/139539.html
人间活地狱”--辽宁省女子监狱八大队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4/20/125680.html
辽宁女子监狱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2/121370.html
沈阳大北女子监狱折磨、虐杀大法弟子的事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25/59480.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