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223
编号:
E000161640
中文姓名:
安彤宇
姓名拼音:
An Tongyu
性别:
职务职称:
监狱长
工作单位名称:
工作单位地址:
近照:
家庭住址:
迫害事实:
吉林省女子监狱监狱长。原吉林监狱监狱长。

安彤宇于二零一七年任吉林省女子监狱监狱长至今(二零二三年一月)。

吉林省女子监狱长安彤宇、副监狱长魏丽慧在任职期间,积极执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杀无赦”等一系列的灭绝政策,策划、指挥狱警,默许、纵容刑事犯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八年五月开始,吉林省女子监狱大搞“大战100天”的活动,对部份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非法关押在严管队,不让家属接见,不让打电话,不让买吃的,每月只让花20元钱,从早晨五点钟到晚上九点钟,坐凹凸不平的刑凳迫害。学员在狱中遭受各种酷刑强制“转化”,如:灌食,掰手指、掐脸等。

吉林女子监狱因不择手段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吉林省、司法部树为参与迫害的典型。

据不完全统计,在安彤宇、魏丽慧任监狱长、副监狱长期间,至少有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名被迫害致残、致伤、致精神失常。

以下是在此期间发生的部份迫害案例:

案例一、长春农安县霍润芝被迫害致死
霍润芝,72岁,于二零一六年三月被非法抓捕、被判刑三年,被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期间,霍润芝在身体和精神上都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致使身体多处受伤,全口牙齿全部被打活动了,出现严重高血压症状,直肠癌,生命垂危。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被监狱医院救护车送回家时,已神智不清,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含冤离世。

案例二、刘建英被吉林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刘建英,女,二零一九年三月左右被非法判刑两年半,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于十二月三十日被迫害离世,年仅57岁。刘建英因坚持信仰,遭到狱警野蛮灌食迫害,致生命垂危,虚弱的不能出来接见家属,家属要求保外就医,被监狱拒绝。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刘建英的家属在医院见到了被非法关押中的刘建英,她已奄奄一息,并且掉了两颗牙,狱警声称是走路不稳摔掉的。由于长时间进食少,刘建英肠子都粘连到一起,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让家属准备后事,但吉林省女子监狱仍不放人。十二月三十日,刘建英含冤离世。遗体次日被强行火化。

案例三、付贵华被害死 仍在监狱的女儿于健莉处境堪忧
付贵华,55岁,二零二一年二月被判刑七年半。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付贵华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遭迫害,付贵华因拒绝“转化”(放弃信仰),监区长钱伟就直接把她关押 “严管监室”,当作重点“转化”对象迫害。钱伟指使诈骗犯“包夹”郭丽华主要迫害付贵华。郭丽华每天强迫付贵华坐在只有五、六寸高的小凳上,超过十二小时,凳子面上全是凸点,双腿之间夹一张卡片,掉下来,就被骂。郭丽华还使用“渴刑”迫害,每天不给付贵华喝水。付贵华被渴得连饭都咽不下去,郭丽华才给她一碗底儿水,只能润一下嗓子。所有不“转化”的学员都被使用这种“渴刑”,不“转化”就被“渴”着,不给喝水。付贵华在“严管监室”43天里,拒绝“转化”,监狱大队长钱伟又把她关到 “攻坚监室”。钱伟指使 “包夹”吕金淼加重迫害付贵华,每天不让付贵华睡觉,不让喝水,不让闭眼睛等。仅仅三天,付贵华就被迫害致死。

付贵华的女儿,31岁的于健莉,当时与母亲付贵华一起被判刑七年,同时被投到吉林省女子监狱。于健莉因拒绝写“五书”(放弃信仰的保证书等)很长一段时间被剥夺睡眠,凌晨一点多睡觉,凌晨两点多起床,每天只让上三次厕所;坐小板凳一动不许动,不可以洗漱、不可以洗澡,不让花钱,逼迫“转化”。包夹和帮教还威胁要送小号。

案例四、车平平遭酷刑折磨 导致右眼视网膜脱落
车平平,女,大学教师,两次被非法判刑,关押到吉林省女子监狱。由于坚持信仰,拒不“转化”,写信控告八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违法行为,被监区长倪笑虹、狱警高阳几次用刑具“辣椒水”对其喷射,专门对眼睛长时间喷。喷射后,不许车平平清洗,再立即投入监狱最脏之地——小号加重迫害,致使车平平的眼睛严重受损,视物模糊,最终导致右眼视网膜脱落。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队长倪笑红、狱警高扬诬陷车平平袭警,将车平平关禁闭。禁闭就是单独关进一个小黑屋,没有窗户,地面上固定着铁环,双手要被锁在铁环上,不能站,不能躺,不能蹲,累的受不了了就只能跪着。

车平平绝食抗议,他们把车平平捆绑用铁板车(铁板车上没有被褥冰凉)送到监狱医院灌食迫害,一天灌食两次。后来就用担架,把车平平五花大绑,绑在担架上去灌食。到四月十六日看到就只绑车平平的两腿,她的手臂无力的挣扎着,还在给她灌食。原本130斤的体重被迫害得只剩60斤。

案例五、李树春因拒绝“转化”,臀部坐烂两个洞
李桂英,女,于二零一七年七月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到二零一九年九月两年多的时间,因拒不转化,一直被强制坐不到10厘米的小板凳,最长的时间每天坐18个小时不让动,两腿蜷起来,两手放在腿上。每天被强制看诬蔑法轮功的光盘,几个包夹围着骂李桂英。两年多的折磨,导致李桂英的一条腿走路不好使,需要有人扶着。在这种情况下,李桂英拒绝坐小板凳,狱警高阳指使包夹强制她坐,她不从,在她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高阳以她不服从管理为由把她送入小号,关了一个月。回监区后,李桂英心脏非常不好,每天心律130多次/分钟,十一月份把她送入监狱里的医院。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3/1/5/吉林省女子监狱头目安彤宇、魏丽慧的罪行-454510.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