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80
编号:
E000019391
中文姓名:
白洁
姓名拼音:
Bai Jie
性别: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保定八里庄劳教所(保定劳教所)
工作单位地址:
电话:0312-5939039 
地址:保定市莲池南大街1995号
河北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大队长:张国红 手机:13032038018#
劳教所接待室 电话0312-5939048
管理处 电话0312-5939011 5939021
女队办公室 电话0312-5939048 5939040 5939021
女队大队长:闫庆芬
中队长:朱曼
生产队长:李秀琴
小队长:武文双 白洁 东青 刘紫微 陈娜 张昊欣
近照:
家庭住址:
迫害事实:
河北保定八里庄劳教所(保定劳教所)小队长。河北省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吸毒犯。

白杰年纪不大,但从一开始迫害大法,她与朱曼两人就参与其中,几乎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受到过她的迫害。

在河北保定市劳教所遭“严管班”关押迫害的大法弟子有马占梅(涞源县,48岁)、刘俊格(定州市,53岁)、白芸。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包括:男大队一大队的大队长李大勇(此人邪恶凶狠),女大队的大队长李秀芹、严庆芬。女大队的小队长白洁、朱蔓、张国红,他们的手段都非常邪恶残忍,主要有罚站,不让睡觉,电棍电,打骂,灌食插管等。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徐水县政法委的李金龙把法轮功学员梁永凤拉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恶警用“铐死人床”酷刑折磨梁永凤,用一块很厚的大木板,让她躺在上边,两个胳膊伸直用手铐铐上,两腿伸直,脚腕用特制的绳子捆上,两脚不能动,一动绳子就越紧,所以她根本就不敢动,铐的时间长了就是疼痛难忍,恶警不让她睡觉,用火柴棍支上眼睛,头顶放着诬蔑大法的录音机,由犯人看着,除了吃饭,解手时才把她放下来,完了就赶紧铐上。她就这样在“死人床”上被迫害了四天四宿。恶警还用打、抱头、体罚、“死人床”,折磨她七天七宿,这一切的主谋是李秀琴,帮凶是一个吸毒犯白杰。受了这些酷刑,还逼她干奴工,不让休息,经常打骂。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不让和别人说话,说话就打,不让家人看望。

二零零二年三月,保定市望都县寺庄郭西村大法弟子史贞楼被送保定八里庄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二年。

在劳教所黑窝里,史贞楼受尽了邪恶之徒的残酷折磨。恶警强制人们从事长时间的奴役劳作。从早上一直干活到晚上九点多,有时加班到夜里二、三点钟,对史贞楼她们这些坚定的大法弟子,更是加长劳动时间。恶警对她们随意拳打脚踢,还唆使普教犯对她们任意辱骂、殴打,根本不讲任何道理。

后来,恶警对贞楼的迫害逐步升级。先让她每天二十四小时在楼道里站立,过往的犯人谁想打几下,就打几下,不让睡觉,时间长了腿脚肿得连鞋都难穿上,一站就是十五个昼夜,直到昏倒在地。

尽管这样,也不能使贞楼屈服,她还在不停的向他们讲真相。后来,大队长刘紫薇、小队长朱曼带领十多个牢头、普教犯和犹大,向史贞楼下了狠手。她们把史贞楼弄进专门对大法弟子行刑的一间小屋里,打她耳光,一人打累了就换另一个人打,直到把史贞楼打的瘫倒在地。接着她们又把贞楼捆绑在铁椅子上,继续打耳光,用竹棍轮流抽打,小队长白杰还拿来电棍电。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魏秀玲被易县“六一零”伙同国保大队在没有通知家人,也没有手续的情况下,绑架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关押。恶警白洁每星期对她进行一次测评,填表格,不合意就百般刁难,又是讽刺又是敲打、辱骂。魏秀玲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二零零四年,魏秀玲眼睛看不清东西、腰疼、腿疼且胀、麻,整天头昏脑胀、出虚汗。一天,白洁带她到医务室,给医生使眼色,医生不给魏秀玲好气。还有一次,朱曼带她去医务室,恶狱医杜宝川装模作样的拿药,问她现在有病没有,旁边一个狱警录像,她不配合他们妄图完弄栽赃法轮功的鬼把戏,她正告说:“我没病,有病也是你们迫害的!”这些人不顾她身体状况,再次将她带到专门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四楼(女大队)强行“转化”:强迫罚站、不许睡觉。她承受不住,精神受到刺激,理智不清。一天,她身体出现病态,便血,当天,白洁把她带到二楼六班交给易县犹大李淑梅(大班班长)带到一楼“转化班”,魏秀玲身体虚弱,难受地在床上一会儿躺,一会儿坐,犹大们给点东西就吃点儿,不给也不吃,大队长李秀琴认为她是在装病,假装关心地叫她几声,就这样观察了她四天,看她是否真的有病。

二零零四年十月,易县西山北乡机场派出所四名恶警闯进李云霞家中抄家,翻箱倒柜,抢走了所有大法书,同时将李云霞绑架到派出所。十五天后,易县公安局将李云霞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保定劳教所,李云霞因坚持信仰,受尽折磨苦难,遭尽了各种酷刑迫害:多次遭受电棍电击,用竹签扎脚,每天吊铐不让睡觉不让去厕所。为反迫害,李云霞曾多次绝食。一次,恶警对李云霞进行迫害性灌食,把她的两臂抻直铐在床架两侧的上方,云霞要求上厕所,恶警刘子维不给她解铐,并用电棍电击她。因李零霞不作广播体操,恶警罚李云霞围操场跑圈,回到监室不让睡觉,对李云霞殴打、电击、吊铐,导致她说话不清楚,萎靡不振,发呆,迟钝,严管恶警张国红、刘子维、白洁、武文双、步那茹亲自动手,还利用吸毒卖淫黑社会犯人迫害李云霞,打人的时候故意制造噪音,打开水管,不让别人听见。

二零零六年四月份开始,保定劳教所对所谓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进行攻坚迫害,强迫写所谓的“四书”,如不服从就罚站,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还调来男队邪悟者与女队邪悟者一起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四日早四点多,恶警白洁把大法弟子张晓丽铐在床架上,昼夜禁止睡觉,用电棍电,她的惨叫声惊醒了楼上楼下的人。至二零零六年九月张晓丽手腕还有深深的手铐印,精神恍惚、失常。

二零零六年上半年被保定劳教所上铐三次,不让合眼:一次警察朱曼因没听到她报数声上铐五天;一次警察武文双训斥她并用手扯,她也往回扯了一下,就说她 “动手打警察”,被铐四天;第三次是夜间去厕所,碰上警察白洁,问干什么去,张小丽没理她,白洁扯住她,她往回扯,又被诬陷为“动手打警察”,被铐在床架上站立四天四宿。同年六月十四日凌晨四点多,白洁把她铐在床架上电击(电棍击、打的伤长时间未愈),楼上楼下的人都被惨叫声惊醒。她要上厕所,警察不解铐,使她拉在裤子里。

张小丽多次被暴力灌食,一次恶医杜国春用管子从鼻孔插进胃里,被全部呕吐出来,杜把吐在地上的秽物往她脸上抹,并扇耳光。警察给她灌大便汤,用脚踹她脑袋,恶医拿钳子拧,犹大打,吊铐半个月。还强行在头上注射不明药物。最终张小丽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经常晚上不睡觉,自言自语。腹中长了瘤子,身体瘦弱只剩一把骨头也不放人。主要参与迫害的警察:朱曼、张昊欣、陈娜。

胡锦凤被单独隔离,几个犹大日夜监控迫害, 最多时六、七个监控。绝食抵制迫害,警察插着灌食管铐大板,犹大将铐子用劲勒进肉里,致使她左臂几个月不能抬起,两手拇指失去知觉半年左右。此次参与迫害的警察有张国红、武文双、白洁、闫庆芬。后来警察多次对其罚站、不让睡觉、抱蹲、恐吓、拳打脚踢。一次,警察武文双、张国红、张昊欣三人一齐将她踹、打在地,揪着她头发按在地上,皮鞋踩在身上。并唆使犹大进行精神折磨。这期间参与的警察是张国红、武文双,李秀芹、闫庆芬、张昊欣、刘亚敏、刘姗姗、东青、陈娜。

田红敏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保定劳教所。二零零一年四~五月在四楼隔离,被所谓 “强制转化”,警察信海莉、白洁电击她的后背、腿,面对墙“抱蹲”,不让洗澡、上厕所,后又被警察李大勇“铐大板”一天一夜,还打嘴巴。七、八月份,在一楼走廊里对墙站立七天七夜,脚肿得不能穿鞋。逼看诽谤电视,指导员闫庆芬“上课”,犹大灌输歪理邪说,警察张国红、大队长李秀琴晚上盯着不让睡觉,妄图摧毁意志,每天超体力劳动,至晚上十一、二点。

李巧先二零零一年三月被一连七天面墙而站,困的头朝墙碰了一下,就遭到女警白杰毒打,揪着头发往墙上撞。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修炼法轮功疾病痊愈 魏秀玲遭中共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8/修炼法轮功疾病痊愈-魏秀玲遭中共迫害-278744.html
保定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年罪行录(四)(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0/保定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年罪行录(四)(续)-261715p.html
河北省徐水县法轮功学员梁永凤遭迫害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5/河北省徐水县法轮功学员梁永凤遭迫害纪实-257549.html
淳朴农妇再次在劳教所遭迫害一年多(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31/220736.html
保定市望都县大法弟子史贞楼被迫害事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7/162804.html
张晓丽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保定劳教所仍超期关押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7/162275.html
张小丽被保定劳教所逼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6/137875.htm
河北清苑县张晓丽一家的悲惨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5/137144.html
保定劳教所用电棍折磨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6/8/14/135521.html
河北保定劳教所女子大队迫害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13/72233.html
保定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 个体商人、教授、副检察长等均遭毒手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3/12/20/62885.html
我被大陆劳教所野蛮摧残的经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22/59289.html
保定劳教所酷刑:16昼夜不让合眼 长期捆绑肢体致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7/53623.html
保定劳教所和高阳劳教所预谋集中迫害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16/50496.html
河北保定市劳教所仍采用“严管班”折磨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25/49061.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