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17
编号:
E000022638
中文姓名:
朱仪
姓名拼音:
Zhu Yi(yi)
性别: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陕西省委610办公室
工作单位地址:
近照:
家庭住址:
迫害事实:
陕西省委610主任。

据悉10月30日至10月31日,由新任邪恶省委610主任朱仪主持, 邪恶组织召开了全省610会议,到会的主要是各地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国安。会议要求彻底搜查法轮功资料点,对被所谓“转化”的人建立资料数据库。

朱毅,男, 2005年6月至2009年2月任陕西省“610”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他操控各市区(县) “610”及公检法司,制造了一系列迫害法轮功的事件,致使陕西省法轮功学员最少有13人被迫害致死、68人被非法逮捕判刑、83人被非法劳教、82人被非法关押洗脑班、有251人被绑架、82人被非法抄家。部份迫害事实如下:

1、纵容公检法司犯罪,1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在朱毅任“610”办主任期间,有1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是:西安市的陈建生、张金兰、刘爱珍、薛军利;宝鸡市的刘改仙、高义敏、张运来、辛超;咸阳市的王小彬;汉中市的郑翠萍;铜川市的张勤;安康市的吴新明、王秀珍。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在遭到绑架后被酷刑折磨、摧残致死,有的死因及迫害内幕至今是迷。

◎ 2005年10月11日,被关押在枣子河劳教所的西安工商银行法轮功学员陈建生,因反迫害绝食,劳教所警察将他绑在“死人床”上,让吸毒犯谷爱民强制给他打点滴(输液)。谷犯将自己的尿液掺入点滴中,致使陈建生在极端痛苦中被迫害致死。

◎ 2005年底,宝鸡市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改仙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被非法关押在陕西省女子监狱,受尽了酷刑折磨。2006年8月7日,刘改仙被毒打的身负重伤,生活已不能自理,生命垂危,才被接回家中。回家75天后,由于伤势过重,无法治愈,于2006年10月22日含冤离世。

◎ 2006年6月15日,安康市汉阴县法轮功学员吴新明被第三次劫持到枣子河劳教所。劳教所指使恶人将他五花大绑起来,吴新明绝食反迫害。他们便以“挽救”为名给他插胃管往胃里灌浓盐水、辣椒水、洗衣粉液,吴新明被折磨的生不如死。恶人看他不妥协,又搞出一种酷刑继续残害他,把他身体固定起来,用一条电线不停的抽打他,身体上下被打的体无完肤。由于长时间的摧残折磨,吴新明的身体垮了,开始咳嗽气喘,大口大口的吐血,原本体重一百三、四十斤的他,被折磨的瘦骨嶙峋,生命垂危。2008年6月,劳教所怕吴新明死在所里,才通知当地来人将他接回。接回不久,2008年6月28日,年仅四十岁左右的吴新明抛下了一双儿女和年迈的父母,含冤离世。

◎ 2008年5月28日,安康市法轮功学员王秀珍再次被绑架,非法拘留。6月11日,王秀珍被非法劳教2年,因身体原因,家人被敲诈勒索3000元后,王秀珍被保外(在看守所)执行。在看守所,王秀珍被迫害得眼睛几乎失明,在家人多次申诉后,才被保外就医。出来不久,王秀珍便含冤离世。

◎ 2008年,西安市法轮功学员刘爱珍,被西安市灞桥公安分局绑架。在关押期间被恶警白永华酷刑折磨,迫害致死,迫害的详情至今是迷。

2、宝鸡市绑架30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强制洗脑

2005年10月26日,宝鸡市“610”公然在本地电视台和刊物上诋毁法轮功,并把10月26日定为反“×教”日,开始了一场有预谋的大规模迫害。宝鸡市几个资料点遭到破坏,先后有30余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洗脑班分别设在宝鸡工程机械厂(原大修厂)招待所、氮肥厂招待所、凌云招待所、群众路办事处四个地点。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汪小英、邱子莲、沙玉莲、沙玉莲的丈夫、王明义、王洲义、张彩霞、王菊香、聂代敏、李莲玉等人。

3、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将刘菊红摧残得精神失常,给赵亚打毒针、折磨至奄奄一息

2006年,刚刚大学毕业、二十一岁的安康市汉滨区法轮功学员刘菊红,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在每天17至18小时超负荷苦役摧残下,刘菊红精神和身体备受摧残,变得神情异常,恶警还强迫她吃药,天天对她进行残忍的折磨,最后导致她精神失常。 恶警为了掩盖罪行,造谣说她是炼法轮功炼成了精神病,不但不放她,而且迫害得更加厉害。每当她喊叫时,就将她关进封闭室里,叫吸毒犯雷鸣用很粗的大针在她的胸部乱刺,同时将收音机的音量放到最大,怕其他劳教人员听到惨叫声。刘菊红的父母多次要求为女儿办保外就医,但劳教所仍坚决不放人。

2007年3月18日一大早,咸阳市礼泉县法轮功学员赵亚被劫持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赵亚在劳教所二大队受尽摧残。狱警任海珍把赵亚关在黑房子3个月,强行“转化”,让吸毒人员拳打脚踢,让犯人给赵亚饭菜里放药,使赵亚全身发黄,周身浮肿,几次不省人事。赵亚绝食反迫害,她们让吸毒人员把赵亚手脚捆住,打毒针,赵亚身体出现冰凉。自打针后,赵亚的眼睛呆滞了,记忆极差。大约1个月后,赵亚出现眩晕、呕吐,几次昏过去,不想吃东西,体重从一百二十多斤降到六十多斤,奄奄一息。11月28日,劳教所怕赵亚死在里面,才让家人接回。家人送赵亚去医院抢救,赵亚身上的血色素已不到三克。

4、以中共召开“十七大”为借口,加剧迫害

2007年,以中共召开“十七大”为借口,全省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8人被绑架、13人被非法劳教、20人被非法逮捕判刑、42人被非法洗脑。例如:西安市 “610”、公安局绑架了30多位法轮功学员到西安市“610”的洗脑班进行迫害,其中5人从洗脑班被非法劳教。

2007年7月3日,汉中市勉县妇幼保健院法轮功学员薛丽君被非法抄家,又将她绑架到黄沙派出所,后转移到勉县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薛丽君被刑讯逼供,戴上脚镣、手铐,双脚离地捆绑在铁椅子上,2天2夜不许休息。7天没吃没喝,她的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导致冠心病突发,因生命垂危才被亲属接回。

2007年9月中旬,汉中市城固县档案局干部、法轮功学员赵霞(四十多岁)被勉县公安局警察秘密绑架。遭到1天1夜的吊打,后被非法关押在汉台区风景路看守所,为首的是恶警胡军建。后赵霞被非法逮捕,于2008年7月被非法判刑。赵霞的丈夫为营救妻子奔波于汉中、西安之间。痛苦、冤屈与疲惫,使他心力交瘁,不长时间突然发病离世。

2007年10月11日,陕西省 “610”派往枣子河劳教所的恶警魏启明、陕西省头号犹大陈斌等五、六个邪恶之徒,胁迫汉中市及各县区、办事处、社区把非法抓捕的九名法轮功学员,集中于南郑县大河坎镇长空仪表厂(76号信箱)招待所三楼办洗脑班,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禁,强行洗脑迫害达半个月。已证实被关押洗脑班的有城固县的赵霞,南郑县的廖君、宁强县的牟彩英、汉台区的谢红霞、崔晓梅、王妙、刘翠英以及兀亚莉夫妇。

5、以“奥运”为借口,大肆迫害

2008年,陕西省“610”以“奥运”为借口,使全省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24人被绑架、38人被非法劳教、38人被非法逮捕,创2002年以来迫害人数之新高。例如:西安市有至少27人被绑架、12人被非法关押进洗脑班。奥运会前,原法轮功义务辅导站负责人寿顺娣被莲湖区国保绑架并用120急救车劫持到西安“610”洗脑班的“防控班”迫害; 5月6至9日四天之内,汉中市公安局就非法抄家、绑架了8名学员,其中3人被非法劳教、5人被非法判刑; 6月30日至7月2日三天内,咸阳市礼泉县国保大队非法抄家、暴力绑架(过程中毒打、谩骂、侮辱)了30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6人被非法劳教,12人被非法拘留。

2008年“奥运”前,安康市永红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罗长云再次遭绑架。罗长云于2001年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她的父亲因思念女儿无辜受迫害,伤心至极,一口气上不来而悲愤离世;2006年,她的丈夫因为恶警们三番五次的抄家、勒索、敲诈,被胁迫和她离婚;2008年,罗长云被绑架后,汉滨区国保大队警察又闯去她家审问她母亲。八十岁的老人被惊吓得大小便失禁,从此瘫痪在床。罗长云被非法判刑5年,在监狱受尽折磨。她的两个女儿提心吊胆,无法工作、学习,也成了警察们胁迫罗长云“转化”的人质。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陕西省五任“610”办公室主任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记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4/陕西省五任“610”办公室主任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记录-414486.html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11/8/06)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8/142037.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