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985
编号:
E000023771
中文姓名:
包小牧
姓名拼音:
Bao Xiaomu
性别: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新津洗脑班)
工作单位地址:
地址:新津县花桥镇蔡湾村,邮编:611400、611432
电话区号:28,电话:82461856,82461166
主任:余丹13880279693
洗脑班头目:李峰13981700085,来自成都市委610办。
洗脑班副头目;殷舜尧(原名殷得财) 13880590177,新津县兴义乡人;曾在新津县法院上班。
[工作人员]
洗脑班科长:包小牧(女)18982286910、18980097136,长春人;西南民院研究生毕业;家住新津,丈夫在新津司法局工作。
楼长:漆姐(女,五十多岁),成都东区某厂下岗职工,从洗脑班建立初到现在十年了,专门在背后教唆指使其他陪教(包夹)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
楼长:李华秀(女,六十一岁),都江堰农民。
黄玉书(女,五十多岁),大邑县农民。
王洪强13730660720:四川大邑县人,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洗脑特别卖力。
徐丹13558786076,彭州人,曾在彭州市一乡政府工作。
王秀琴(王秀芹),原在川棉厂上班。13608177484
龚某,新津花桥镇医院医生,洗脑班兼职恶医
黄忠智 80130662
黄宗志 13547919456
胡思学 13982195964
何正富 13608091122
曾可 15608070799
李德奇 13408064539
周莉 13518125658
徐丹、吴亚波、陈松涛、蒋宏亮。
近照:
家庭住址:
新津洗脑班:028-82461856,82461166

包小牧:89938809, 18980097136

迫害事实:
四川成都市“610”人员。四川成都市新津洗脑班科长。长春人;西南民院研究生毕业;家住新津,丈夫在新津司法局工作。

殷得财,包小孜等邪恶之徒假冒省人大官员以公正、客观调查法轮功为幌子,欺骗善良的大法弟子,进行诱骗“转化“并从中套出所在地区哪些大法弟子在具体做什么事等。

二零零五年期间,包小孜、王秀琴等无耻的女邪恶之徒对宿刚、骆长勇、丁中斌等男学员进行过色情诱骗:她每次来找男学员谈话时都要把“陪教”叫走,单独与学员相处,并有意关上门,包小孜一会谎称她“母亲”很关心学员,并接通电话让她“母亲”和学员谈,劝学员转化;一会谎称她“父亲”又如何的关心学员,要来看学员或要送学员什么东西:偶尔还会做出一些可耻的举动。其阴谋被当众揭穿后,包小孜恼羞成怒,大骂学员:“看来你肉皮发痒,想遭打了!”除此之外,包小孜极其狠毒,曾用圆珠笔把王小松(成都市大邑县教育局法轮功学员)的手戳的直流血。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大法弟子艾朝玉带九岁的女儿回娘家探望年迈多病的母亲,却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强制“转化”。为了所谓“转化”艾朝玉,洗脑班邪党人员用尽了招数。艾朝玉坚持自己的信仰不妥协,科长包小牧恐吓、诱骗说:今天(八月一日)来了很多警车,对于不写保证的,要送劳教所劳教,今天要送八个人走,其中有你的名字。并假装打电话给那些人,好象在为艾朝玉说好话,说再等一下,让她再考虑考虑,回过来又逼艾朝玉放弃修炼。

为达到“转化”的指标,包小牧指使一个叫大杨的陪教,对大法弟子张文红进行体罚,逼迫张文红站在一个写有谩骂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圈里,对张文红进行辱骂,吐口水,直到张文红的双腿站肿了,无法再站立,再逼张文红写所谓“保证”。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大法弟子郭利蓉在家中被成都市成华区公安分局府青路派出所和府青路街道办绑架,非法关押在新津洗脑班(对外谎称“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迫害三个多月,被摧残的奄奄一息。郭利蓉自述:在非法关押期间,在包小牧(教育科的负责人)、殷舜尧(洗脑班头目之一)等人的授意下对我进行野蛮灌食。灌食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他们多个人给我灌食,有人按我的手,有人按我的头,一个人捏住我的鼻子。他们把开口器放到最大的位置,使我痛苦万分。殷舜尧指使包夹把生鸡蛋直接放入碗里给我灌下,生鸡蛋的腥味,使我呕吐难忍。殷舜尧还唆使包夹戚景华在食物里放过量的食盐,强制的给我灌下。之后,我感到心里发烧、口干,身体难以承受。有段时间包小牧指使包夹钟群英、李发秀每天每隔一个多小时给我灌一次水,并嘲讽的说“我们也不知道你喝够没有”,过量的灌,有一次使我差点窒息。经过三个多月的迫害,我被迫害致肌肉萎缩,不能正常行走;肾、肠胃系统损伤到几近衰竭,头发也白了,记忆力明显衰退。在身体损害到这么严重的情况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大法弟子陈昌元被中共邪党的政法部门于成都高新区伪法院非法庭审迫害,大法弟子谢德清夫妇准备到法庭旁听。恶党不但不准他人旁听,进行黑箱操作迫害大法弟子,而且在法院外绑架了谢德清夫妇,并将夫妻二人送到所谓“成都法制教育中心”(下称“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

新津洗脑班在短短20多天时间内,便将原本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谢德清迫害得骨瘦如柴不成人样、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心绞剧痛,昏迷不醒,生命垂危,于五月二十三日晚上十点多钟将他扔回家中,欲推脱杀人害命的罪责。谢德清因心中绞痛难忍,满脸痛苦,在床上艰难的想转动身体,五月二十五日处于昏迷。五月二十七日晚上十点过,饱受折磨的近七旬的老人谢德清含冤去世。

谢德清生前艰难的说了几句话:自己是被成勘院保卫处方国富和成都市610邪恶在高新区法院附近非法绑架;在洗脑班坚定的不放弃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在此期间,曾被洗脑班强制送医院进行所谓身体检查;近十多天内水食难进……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凌晨3点左右,大批防暴警察突然闯进成都市清江路188号成勘院(全称为: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职工宿舍区内,驱车到成勘院退休职工谢德清的灵堂处,包括综治办、610、派出所等人员在内的一百多个人包围灵堂,打伤谢德清的大儿子谢卫东,并劫持走谢卫东和谢德清的二儿子谢卫明,同时抢走了谢德清的遗体。据刚回来时谢德清断断续续的述说中家人得知,新津洗脑班的监管人员曾给他注射、输入了不明药物。

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中午,成都市610人员强行将谢德清遗体火化。

成都新都区法轮功学员黄香玲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出狱时,被劫到新津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迫害。黄香玲在洗脑班绝食抗议,遭到八个人的强行灌食,牙齿被撬松,嘴角出血,口腔出血。新都“六一零”赖伟说“灌不进就打点滴,打不进点滴就送东林学习班。”短时间绝食后,黄香玲开始进食,包小牧对黄香玲强制洗脑,新都派二名“陪教”每周一换。近期黄香玲又开始绝食,每天都会被用开口器灌食三次。当时黄香玲住在一楼一零三室,已被诊断为胆结石。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黄香玲被带走,不知去向。

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早上八点左右,大法弟子杨倩在骑自行车上班途中(出家门后不远)被十来人强行劫持。杨倩的家人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或通知,后目击该事件的邻居告知杨母后,杨母找到白果林街道办的张继伦询问,张承认他们将杨倩劫持到新津洗脑班,是“上面”六一零下达的“任务”,欲对杨倩强制洗脑。

涉案人员:张继伦及参与绑架者、新津洗脑班负责人:殷舜尧(原名殷得财,成都市综治办主任)、王秀琴、包小牧等。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十多年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骆玉英多次遭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关押。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骆玉英再次被绑架到“六一零”洗脑班迫害。骆玉英的老伴张子和身患重病,需要妻子的照顾,他要求释放修“真、善、忍”做好人的妻子,“六一零”洗脑班人员殷得财、包小牧等却公开宣称:非法关押骆玉英的目的就是要逼她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张子和忍无可忍,日前已向司法机构提出控告。

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傍晚八点左右,王红霞等三名在成都工作的外地法轮功学员在其租住的地方被三十多名身着便服的人绑架。绑架者不敢提“法轮功学员”,将他们污蔑为“吸毒的”,混淆视听,并从他们的租住房内抢走大量私人财物。迄今一个多星期,三名法轮功学员下落不明,境况堪忧。知情者称,当时九江派出所全体出动。还有消息称,根据一些情况显示,成都市武侯区国保大队参与了绑架。

王红霞等三人现被非法拘禁于新津洗脑班,即所谓的“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

亲友便对着那栋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旧楼房大声喊三人的名字:“王红霞,我们来看你来了”、“施秉均,我们来看你来了”……从那栋旧楼里传来三人回答的声音。王红霞出现在二楼窗户前,喊道:“我在这儿!”并告知她被洗脑班的包小牧殴打过。

二零一二年一月九日,法轮功学员蔡林昌到新津洗脑班探视一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遭洗脑班恶徒包小牧等人的绑架。以下是蔡林昌自述遭绑架经过:

二零一二年一月九日,我和一个同修大姐到新津洗脑班(邪恶黑窝)去看望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另一位大姐同修。我在黑窝对门小百货商店买东西,看见卖东西的人满脸笑容,就给她讲真相,还给她张护身符卡片。我们把东西买走后,卖东西的人就把卡片交到黑窝狱警。后来知道狱警叫包小牧。当时包小牧就把我们扣押在洗脑班两个多小时,厕所也不准去。包小牧对我们非法审问,我们要求看望被非法关押的某同修,他们根本不准。包小牧根据我们的老年证和身份证,联系温江区政法委,两个多小时后,温江区寿安镇派出所来了五个恶警把我们押回。

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李忠芳遭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到新津洗脑班。九月二十日,李忠芳的女儿和亲戚一行三人到洗脑班希望探视李忠芳,却几乎遭到洗脑班恶徒包小牧的非法扣押。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包科长带家属来到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校医院六十九岁退休的中医副主任医师(大法弟子)住的房间。包小牧对她说:法轮功是×教,政府不让炼了,就不能炼了,你对这个要有个认识。大法弟子说:法轮功不是邪教;宪法上说有信仰自由,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争取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没有错。公安部颁布的(公通字[2000]39号)文件,其中认定了十四种邪教组织,也没有法轮功。她又开始攻击法轮功创始人。她威胁道:不要跟政府对着干,你一定要转变你的认识。后来她又说:你看你这个年龄多尴尬,快到七十又还没有到七十,现在都年底了,过了年就要严打了。到那时原来劳教一年的,就要劳教两年;原来劳改三年的,就要劳改五年。到那时你的退休工资也没有了,还要影响你儿子、孙子他们的上学、参加工作等等。你好好想一下,还是写个保证出去过年吧!她又自语道:啊!今年的,他们马上就要上报了,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叫他们等一下,于是她装模作样的打起电话来。打完电话就拿出纸笔要大法弟子写保证不修炼法轮功,诈术被大法弟子识破,胁迫未果。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蒋宗林(成都原明远建筑研究所所长)五年冤狱刚满,抚琴派出所警察伙同金牛区“六一零”,从德阳监狱将他直接劫持到新津洗脑班(位于新津县花桥镇蔡湾村),至今无任何法律文书通知家属。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妻子谢成新和女儿蒋竺君一起,同亲朋好友多人,到新津洗脑班要人。主任殷舜尧竟将谢成新和女儿蒋竺君骗进洗脑班后,直接把她们母女俩分别隔离关了起来。就这样,一家三口全被非法关在了洗脑班,并在这隔离囚禁中度过了大年。

在谢成新离开洗脑班前,见过女儿三次面。第一次见到女儿时,注意到女儿的嘴唇发乌。当询问女儿原因时,“包夹”人员称:“她好些天没有吃饭了,当然是乌的了。”第二次见到女儿时,发现她的颈项直直的,不能活动。第三次见到女儿时,她告诉母亲谢成新,她遭受到了同法轮功学员詹敏一样的折磨。

据明慧网报导,詹敏遭到的精神和肉体迫害有:被绑“死人床”野蛮灌食;手、脚、腿都用绳子捆绑固定在木板床上,身体不能动弹,上面插胃管,下面插尿管,几天几夜强行灌食、输液。输的液体中含有不明药物,致使詹敏身体越来越差,最后出现神智不清的状态。

谢成新被洗脑班关押期间,新津洗脑班工作人员王秀琴等人利用她想见女儿、担心女儿的心理一次一次让她写“悔过书”,起初说只要写了就让见女儿,当她被迫写后,他们却一次次指责写的不合要求,不让见面。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王秀琴等人干脆把背叛法轮功的“四书”拿来让谢成新抄写。事后,洗脑班变本加厉让她去给女儿做所谓“转化”。

在洗脑班期间,“六一零”谢乐杰(也叫杜主任)、王秀琴等人员还三番五次对谢成新宣说:不准和炼法轮功的联系,不准写严正声明。

二零一三年二月七日,洗脑班的人与谢成新一起回到家里,把家里的现金全部带到洗脑班,赔付了四百九十八元包夹的衣服钱,说是在女儿蒋竺君刚被骗到洗脑班时,她要冲出房间,包夹不让她出去,拉扯中把包夹的衣服拉烂了。

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谢成新打电话给新津洗脑班的殷舜尧,问:“什么时候放我丈夫和女儿回家?”殷舜尧说:“回家?你们这次把事情捅大了。你亲戚带些人到人大去闹事,还递上了我的黑材料,这材料不是还转到我这儿来了吗?现在这件事闹到黄新初那儿去了,黄新初都作了批示,闹事闹得越大,越要严惩。现在这件事不是我能做主的。本来都想把你那个亲戚抓起来的,她是不是也在炼法轮功?”说的怒气冲冲的。经过交涉,殷舜尧让她带些衣物下周到新津洗脑班看丈夫和女儿。

谢成新见到丈夫蒋宗林,只见他两眼充血,全身浮肿,整个人显得老态龙钟,六十多岁的人,看上去就像九十岁的老翁。包小牧还无耻的说,现在蒋宗林的状态比他从德阳监狱来的时候还好(蒋宗林从德阳监狱被直接劫持到新津洗脑班)。蒋宗林说,“德阳监狱还宽松些,不像这样。”

包小牧对谢成新说(没有当着女儿蒋竺君的面):你女儿可能得了很严重的病,从二零一三年元月十号到现在一直未来月经,弄到医院去检查,子宫出现的问题严重,子宫萎缩,今后不能生育了。

蒋竺君身体一直都很健康,为什么到了洗脑班几个月就弄成这样了?谢成新真为女儿的身体担忧。

谢成新想起丈夫那充血的双眼,满身浮肿的身体;想起女儿想让她多陪会儿的渴望眼神,谢成新心如刀割。这件事一直揪着谢成新的心,又不敢向谁说,又不敢写。

金牛区“六一零”杜主任问谢成新:明慧网上的那些资料是哪些人上上去的,说不清楚就留在这里不能走了,并威胁说,下次再有这些事,我们就到家里来抓你……。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致和镇光明路派出所2名警察在村长陈加利的带路下,开着警车到熊辉义家骚扰熊辉义的父母,熊辉义中午回家后打电话问谢庆根,问他们指使派出所的警察来骚扰有什么居心?谢庆根一口否认,称不知此事。下午熊辉义到光明派出所寻问派出所22名警察,都说没来骚扰,说是国保大队干的。又问国保大队的人,也说没来过。熊辉义干脆打电话问新津县洗脑班的包小牧,洗脑班的人也说没来过。最后熊辉义再次打电话给谢庆根说我要到光明派出所报案,谢庆根才承认是派出所的警察干的。

二零二二年八月九日晚上七点多,包小牧带了一大帮人进门,占满了两个房间,包括一桂花社区医院的护士。期间,包小牧叫护士对法轮功学员李霞进行身体检测,说如果身体条件允许,就要强行接种疫苗。测验结果李霞血压很高,包小牧就递给李霞一张纸,内容为不打疫苗后果自负的话。给李霞念了几句,叫李霞签字,李霞就签了。然后包小牧用这张纸压住另一张纸的一角让李霞签另一张纸。李霞曾被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至双目严重近视,她根本看不清纸上的内容,以为是一式两份的不打疫苗声明书,就签了。包小牧快速的把纸抽走,神色异常。李霞立刻反应过来,马上去抢。但对方人多势众,没有抢到。包小牧得意洋洋地说着:“你签了,你就不是大法弟子,你的师父不要你了。”“你要没签这个,把你送到洗脑班,一个月收你一万九,还要天天喊你签字。”和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脑班那些恶人的洗脑套路一模一样。李霞当即驳斥道:“你们这么多人,采用欺骗的手腕干这些勾当!我签的字统统作废!”

二零二二年八月十日上午九点半左右,法轮功学员陆智勇一家五口都在家。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伴随着高声喊叫声:“我们是派出所的,快开门!”陆智勇的女婿(常人)在猫眼里看了一下,外面黑压压站了好多人,把门口和楼道都站满了。陆智勇和家人大声回应道:“我们都是好人,派出所抓坏人去,到我家干什么?”外面的人更为激烈的锤门,隔着门对陆智勇叫嚷:“再不开门就喊国安大队的人来,带开锁公司来,看你拦得到我们不……”女婿不忍吵闹,就去把门打开了。十多个人一下涌入房间,把客厅和一个卧室站的满满的,和以前社区或当地派出所上门骚扰情况完全不同。为首的是身材较为高大的女人包小牧,气焰嚣张、语气粗暴,身着警服,但没有警号,陆智勇一家人以前从未见过她。

看到陆智勇的女儿抱着一个两岁多的孩子,包小牧大声喊道:“把娃娃抱开,我们要抄家!”陆智勇质问:“你们凭什么非法闯入我的家?!请出示搜查证!你们是什么人,出示你们的证件,告诉我你们的姓名、电话!”那帮人说:“不得给你,晓得你们要上明慧网嘛!”

这一群人围住了陆智勇、饶群夫妇,陆智勇高高举起明慧小册子《信仰合法、迫害有罪》,大声重复着封面标题。两人不停地对着这群人讲述真相:“中国现行法律中,没有一部法律认定法轮功为邪教”、“公安部公布的14种邪教种,根本没有法轮功”等等。

然而这帮人根本不听,反而讥讽嘲笑饶群牙齿掉落,头部颤动。饶群严正地告诉他们:“我原来身体虚弱,百病缠身,是修炼大法之后才获得了身心健康!现在我的身体之所以这样,完全是你们判我冤狱、迫害我三年造成的恶果!”“宪法保障信仰自由,你们这样是违法的!”

在为首的包小牧指使下,这帮人在屋里四处搜查,还一直诽谤大法,用污秽的语言羞辱法轮功学员。期间一直在录视频,家属也把手机拿出来录视频,他们却强行阻止,说再拍就没收手机。

陆智勇的女婿是常人,都听不下去了,说包小牧的态度很不象一个工作人员,自己也是当过兵的人,也是知道工作人员怎么办事的。包小牧说:“当兵的就了不起了?”陆智勇女婿说:“你是工作人员,这样说话放到网上去,看评论区怎么说你。”包小牧马上不说话了。

这帮人在屋里乱翻一通后,没有发现什么东西。看到一间房门还锁着,就命令陆智勇把门打开,陆智勇拒绝。一个协警就上来砸门,使劲拧门把手,陆智勇一把抱着这个协警甩开去,大吼:“你敢动?!”一帮人被陆智勇的正气所震慑,一时陷入了僵持。

包小牧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说什么当前防疫政策是新冠必须全部“清零”,要检查你们是否接种疫苗。陆智勇夫妇说,国家明确了接种疫苗是自愿原则。但包小牧还是通知了一名护士上来,叫嚷只要检查合格就必须打。结果,测出来饶群和陆智勇的高压均不能打疫苗。包小牧又拿出一张纸,上面大概是不打疫苗后果自负之类的话,叫饶群签字和按了手印。

然后,又故技重施,用这张纸遮住下面的一张纸,仅露出签名盖章的一角,叫饶群签字。饶群不签,这帮人居然要强行把饶群的手拉过来放在纸上照像,伪造签字同意的假相。这也暴露了这帮人上门的真实意图,就是强迫、诱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作为政绩向上级交差,哪怕是造假,也要达到这个目的。

经过两个多小时,这帮人也没能打开关闭的房门。最后他们抄走了陆智勇家里的几份真相资料、一本小《转法轮》、一本《九评共产党》、一个U盘、一个炼功音乐内存卡等物品。

二零二二年八月二十五日下午3点过,成都市防邪办以包小牧为首的十多人没有任何证件,到成都市成华区三友路姐妹美发店,进门横冲直撞,包小牧一进来就乱翻乱抄,到处找东西,杨淑花去制止她,她恶狠狠的说你滚出去,另外一个人拉着杨淑花说不要碰她(包小牧),她有病,一碰她,她就要倒。

包小牧又指挥这些人把姐妹俩控制住,到处翻找,抄出了姐妹俩的所有私人用品,大法书籍、现金、平板电脑,手机、银行卡、身份证等。还又就问打疫苗没,姐妹俩说告诉打疫苗是自愿的。她抢话说文件我比你懂,给她量血压,不正常就不打。一个穿着白大褂二十几岁的女的拿出量血压的仪器,结果他们量出血压高,不能打疫苗。叫她们签字。姐妹俩就在量血压的单子上签了字。

他们又翻开下一页,让在这张纸上签字,上面的字迹很潦草无法看清,杨淑君没有看清上面写的什么,就在上面签了字。杨淑花问他们说出上面写的什么?几个量血压的女人说:没什么没什么,你就快点签了吧。

杨淑花一定要问写的什么?他们说没什么没什么就是:1、不反党、反社会主义。2、不相信‘邪教的言论’。3、遵守国家的法律,不参加’法轮功’的任何活动。4:要和李洪志断绝……杨淑花坚决不签字。

包小牧威胁说:如果不签就到银行把他们的银行卡对冻结,到时候把你们关到新津,每天扣一万多,几天就扣她十多万,看她还签不签。杨淑花还是坚决不签。

他们一边折腾一边打110电话,110没有来。又给府青路派出所。一个时左右,府青路派出所来人后,包小牧等十多人才离开。

最后他们给姐妹俩拍照、摄像后带到了派出所。第二天采集了所以信息,让她们取保候审上签字。还让杨淑花女儿交了保证金共2000元后(只能交现金),26号晚上8.20左右才把俩姐妹放回家。

二零二三年五月二十四日这一天,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察绑架了八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批的私人财物(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私人钱等),法轮功学员具体如下:刘淑芳、王文红二人,由温江公安局、云溪派出所几个警察绑架,在这一天上午7点半非法闯進刘淑芳的家,在殷舜尧、包小牧的指挥下,抄走电脑、打印机,人民币十来万元。直接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刘淑芳于五月二十五日下午回家。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对成都“5.24”绑架法轮功学员案的补充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3/7/18/二零二三年七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63117.html#2371722627-12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20/四川成都市“610”人员包小牧近期恶行-452131.html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8/28/二零二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48185.html#22827231440-5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8/屡遭迫害-成都女工程师郭利蓉又被枉判-418717.html
四川省彭州市致和镇仁熊辉义遭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5/二零一六年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21854.html
成都居民:请营救我的丈夫和女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4/成都居民-请营救我的丈夫和女儿-275750.html
成都电子科大退休中医师自述被劫持洗脑经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5/成都电子科大退休中医师自述被劫持洗脑经历-274456.html
成都建筑专家蒋宗林全家身陷囹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6/成都建筑专家蒋宗林全家身陷囹圄-267001.html
家人探视李忠芳 遭成都洗脑班恶徒陷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3/家人探视李忠芳-遭成都洗脑班恶徒陷害-263629.html
四川成都市王青华被新津洗脑班迫害十五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7/四川成都市王青华被新津洗脑班迫害十五天-256284.html
周永康操控四川综治办 新津洗脑班成黑监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6/周永康操控四川综治办-新津洗脑班成黑监狱-256160.html
成都蔡林昌老人自述遭新津洗脑班绑架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5/成都蔡林昌老人自述遭新津洗脑班绑架经过-255187.html
尹思荣遭冤狱后又被关洗脑班 女儿要求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3/尹思荣遭冤狱后又被关洗脑班-女儿要求放人-245307.html
七旬农妇被绑架到洗脑班 丈夫愤怒提控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0/七旬农妇被绑架到洗脑班-丈夫愤怒提控告-244146.html
再曝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犯罪事实(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8/再曝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犯罪事实(图)-244053.html
成都三人被羁押于洗脑班 亲属隔窗喊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2/成都三人被羁押于洗脑班-亲属隔窗喊话-243820.html
就成都近期部份绑架案例的调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6/就成都近期部份绑架案例的调查-242013.html
四川新津洗脑班的毒药、酷刑、无期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3/四川新津洗脑班的毒药、酷刑、无期关押……-239448.html
三年冤狱期满 成都黄香玲被“六一零“劫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8/三年冤狱期满-成都黄香玲被“六一零“劫持-238174.html
谢德清被害死 遗体被一百多中共人员抢劫火化(图)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5/31/201967.html
成都大法弟子谢德清已被迫害致死(图)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5/31/201969.html
成都新津洗脑班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30/194518.html
成都“法制教育中心”的暴力洗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8/192439.html
黑监狱:成都市新津蔡湾洗脑班(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3/190329.html
黑监狱:成都市新津洗脑班(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5/188470.html
曝光四川新津洗脑班的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83238.html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12/9/06)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9/144292.html#2006-12-8-cher-2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