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63
编号:
E000025667
中文姓名:
朱昱
姓名拼音:
Zhu Yu
性别: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重庆市女子劳教所)〈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
工作单位地址:
重庆茅家山女劳教所地址:重庆市江北区五江路21--1号
邮政编码:400021
电话:四队:23-6786-1870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已从毛家山迁到石马河石子山坪上社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石马河感育路28号
女子劳教所主要参与迫害的:
劳教所所长: 罗川梅
四大队大队长: 陈彦颜、苏畅等。
中队长: 杨明、胡晓燕、赵圆圆、杨倩等。
范林林
四大队队长室电话:023-67549181
四大队值班室电话:023-67549185
劳教所门卫 电话: 023-67549131
重庆女教所门卫电话:023-67549131
值班室电话:023-67549185
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部分恶警名单:
王智涛、陈利群、余庆华、刘永琴、何中林、李朝珍、胡梅
近照:
家庭住址:
迫害事实:
重庆市江北女子劳教所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

重庆女子劳教所(即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邪恶之徒,专门配套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呈金字塔式,现在(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情况:教导员舒畅,总督胡小燕(2006年提为大队长),其下代文娟(副),陈用莲,下分两大组:一组陈小琴(组长),朱昱,高虹,程兰。另一组是赵媛媛(组长),李灵灵,韩斌,曹陈艺。恶警陈雁彦专门负责强制灌输邪说,强制观看邪片。

最下面是几十名“药教”包夹:刘承玲,唐云霞,钟明菊,谭力怡,瞿小颖,陈颖,曾小燕,万光娟,王小琴、王霞,王华群,王德琴,杨露,张露,黄巾南,刘英,杜丽娟,蒋文艺,刘婉莹,苟小霞,周继弘,黄继江,彭宗秀、刘永铃,苟小霞,王凤,陈小露,王德翠,杨英,杨芝翠等,其大多数是二次以上被劳教。而且还在不断培训新的包夹。(注:包夹是恶警培训的恶贯满盈的吸毒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

二零零五年八月至二零零六年七月期间,重庆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重庆市长寿区法轮功学员,邪恶之徒恶警三四个人一组,进行流氓式的歪理邪说的邪教训导,轮番轰炸,一次就是一两个小时,恶警指使包夹也如此轰炸,从早上到深夜,这些包夹日复一日的在法轮功身边侮骂,乱吼乱叫,轮番轰炸,每天18小时甚至22小时的整训。所采各种的残酷迫害手段有:关了小间(隔离室、禁闭室)、站军姿(固定的挺直身子)、军蹲(似跪,时间长比跪难受的多)、正坐、下蹲、俯卧撑等。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包括:王爱华、陈婷芬、陈亭芳、张秀云及一位姓汪的60多岁的老人等。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狱警陈雁彦、高虹、贾征、朱昱、赵圆圆、杨德珍、王晓春、蒋承春等,对待法轮功学员使用的打压、强迫“转化”的手段已到了疯狂的地步,无时不在犯罪。

在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这个臭名昭著的黑窝里,徐明亲身经历并亲眼目睹了恶警怎样摧残法轮功学员。胡晓燕、陈彦雁、朱昱、赵媛媛等恶警指使吸毒劳教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逼迫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十几个小时站军姿、蹲军蹲、关小间,强迫写什么思想汇报,否则通宵不准睡觉。此外,还有超负荷做奴工迫害。

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起,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转化”“攻坚”。恶警、包夹、帮教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攻坚,成天逼迫法轮功学员站军姿,蹲蹲姿,不准坐,强迫学员诬蔑大法、诬蔑诽谤师父,对拒绝配合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毒打,并封住法轮功学员的嘴不准喊叫,使法轮功学员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劳教所不仅利用毫无人性的狱警参与迫害,还专门培训了一批身强力壮、心狠手毒的吸毒犯人做包夹。赵媛媛等恶警专门培训包夹如何使用残酷手段且不留下任何痕迹的毒打方法,并对培训后的包夹进行考核,不合格(不歹毒)的要给予处罚。这些吸毒犯包夹中,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周艺、邓小敏、陈林梅、秦芳、唐文霞、李祖辉、廖晓君等人。心狠歹毒的狱警有:喻晓华、陶昕、毕梅、杨轶、杨倩、韩露、简洁、朱昱、贾征、高虹、赵媛媛、孙涛等。

在劳教所陈淑芳不参加学习,不转化,于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七日被关到严管组。警察陶欣、朱昱指使吸毒盗窃人员肖体惠、李某某、曾某某等人对陈淑芳大打出手,连续三天。从早上六点半到晚上十点半就是站军姿,搞“军蹲”、“双飞”、“下蹲”等。陈淑芳被打得全身青紫,全身肿痛,整个头都是包,脸都变了颜色。那些人用手打、凳子打、鞋子打、装污水的桶打,陈淑芳的牙齿全打松了。有一次打陈淑芳头时,头象爆炸了一样,当时什么也听不见了。陈淑芳的头发被扯掉很多。被打时不准叫喊。其他劳教人员看到陈淑芳被折磨,反而骂陈淑芳,说她影响了她们休息。也有个别人说“好可怕,好吓人”,哭了。

二零一二年六月,高婕再次被绑架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单独关在三楼的一房间里,由四个吸毒卖淫人员分两班昼夜监控,眼睛不许看别处,只准看墙壁和他们强制看的书,并每天罚站、罚蹲、罚坐。罚站时她们要高婕两腿间夹一张纸,两手与腿侧要各夹一本书,并在高婕不注意时从背面踹腿腕一脚,或突然把夹书的手拉开,书或纸掉下来还要延长罚站时间。最难忍受的是罚蹲,十至十五分钟才让换一次脚,三、四十分钟才换成罚坐。一周下来,高婕双脚底皮肉分裂,半年都难长好。每天逼着写思想汇报还要符合他们的要求,否则通夜不准睡觉。这种肉体和精神的折磨使高婕血压更高。邪恶最怕曝光,就在集体检查血压时医生问高婕为何腿脚如此肿胀和血压陡升时,高婕实话实说是因几次昼夜整训没休息而致,被在场的小组主管迫害的警察朱昱听见,回到队里,就要高婕通夜不睡觉。天天逼着高婕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写背叛师父和大法的话,逼着看诽谤大法的光盘和邪书。不配合就体罚,不写“三书”就关小号由凶恶的吸毒犯任意折磨。

二零一三年三月,重庆女子劳教所的大门又挂出一块牌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两块牌子,一套人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径仍旧继续着,仍然非法邪恶。

岳春华,重庆沙坪坝法轮功学员。狱警因她拒绝写诬蔑法轮大法的话,指使“包夹”犯人脱光岳春华的衣服,将她赤身裸体的五花大绑、拳打脚踢、用牙刷刷她的阴部……真是丧尽天良。今年岳春华拒绝做所谓“作业”,恶警给她非法加期四天,又说她态度不好,“整训”迫害一个月。

王亚,重庆渝中区法轮功学员,被恶警教导员胡小燕、苏灿和邪悟者许静莲三人长期迫害,恶徒们将她打致晕死过去还不放手,一直到现在还在对她施重刑迫害。

张志芬,合川法轮功学员,她拒绝写诬蔑法轮大法的话,被恶警关入小间折磨,严冬季节,被脱光衣服,一丝不挂的捆在铁架上,一群“包夹”犯人不停的往她身上洒冷水,“包夹”王春穿着皮鞋猛踢她的阴部,当她的阴部被踢肿大后,恶犯们又脚踩张志芬的双腿,用胶布粘扯阴毛。张志芬至今仍被单间关押迫害。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一直肆无忌惮的迫害着法轮功学员。可一旦有什么检查团、参观团来了,就将早已准备好的生活日用品,什么花被套、专用毛巾、杯子、脸盆、水桶全摆出来,弄的犹如大学女生寝室,恶警个个变的“文质彬彬”,饭堂煮的全是好米、好菜,大队长杨亮还事先教在押人告诉参观者吃的是鸡、鸭、肉、水果、牛奶。检查、参观的人一走,东西瞬间全被搬走,恶警的脸瞬息变回地狱小鬼。

参与迫害的恶警有:程鹏辉、贾征、刘永超、杨倩、杨轶、胡梅、朱玉、简婕、严丽平、韩露、杨亮、陈小苓、陈艳艳;参与迫害的“包夹”有:戴韦、黄永丽、王春。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重庆医生陈淑芳遭受洗脑、劳教等迫害的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25/重庆医生陈淑芳遭受洗脑、劳教等迫害的经历-40816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6/八次绑架-劳教判刑-重庆女教师控告元凶江泽民-33563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9/深受欢迎的女教师遭受种种残酷折磨-30126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4/重庆女子劳教所魔鬼行径-“牙刷”等手段性侵犯-276213.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7/曝光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的残酷-262484.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5/重庆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25756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1/重庆徐明老人多次遭中共迫害经历-245676.html 看重庆女子劳教所的所谓“感育”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30/220674.html#1033002450-3 在重庆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和所见所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8/148532.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