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80
编号:
E000027260
中文姓名:
白援吉
姓名拼音:
Bai Yuanji
性别:
性别待查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维明街派出所(原兴华街派出所)
工作单位地址:
维明派出所: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兴华街5号
电话;0311-87888193-8006、8013 0311-87888103
所长:苗鹏浩
副所长:马永安
副所长:李守智、谢晓鹏 (原自强路24中宿舍片警)
副所长:李云军 13731162299 (原自强路西头省三院宿舍片警)
于国堂 :15931149302(梁明广、何同叶、徐新牧所在小区片警)
教导员:高振强
近照:
家庭住址:
兴华街派出所:0311-3056156、7035234、7022294

相关单位及责任人:
桥西区科苑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桥西区靶场街40号,邮编050081
所长:毕玉红13903112021 86924596
指导员:段伟 0311-86924606
片警:康建林13582328860
白援吉13785180189(用此号码联系过法轮功学员)

迫害事实:
兴华街派出所副所长,科苑派出所警察。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大法弟子郄丽莉上课时,兴华街派出所警察白援吉把郄丽莉骗到派出所,非法扣押三天,绝食绝水三天放出。

大法弟子郄丽莉被迫流离失所后,家中只剩一病弱的老父亲无人照顾。兴华街派出所(现更名为“维明街派出所”)警察白援吉伙同兴华街办事处不法人员五次三番窜至远离市区的乡下农村,半夜三更翻墙而入,威逼胆小怕事的老人,致使老人病情加剧。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五半夜,恶警又突然闯入,威胁恐吓,致使老人第二天就不能说话了,十天后撒手尘寰。

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石家庄公安局、“610”小组等犯罪警察突然窜到大法弟子左志刚的单位,把他非法抓至石家庄桥西区公安分局。后进行刑讯逼供,左志刚当天就被这伙凶犯毒打致死,参与迫害恶人有兴华街派出所所长王建华,副所长马永安、犯罪警察白援吉、魏明。

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原兴华街派出所(现畏罪更名为“维明街派出所”)制造惊天冤案,绑架迫害致死三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左志刚(菲力普驻中国公司之优秀电器维修工程师)。明慧网报道,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桥西公安分局伙同兴华街派出所恶警将他抓走后,在一天之内活活打死。然而,这些警察却对外撒谎说左志刚是用自己的衬衫上吊死亡的(注:左志刚身高1米72,监牢门高1米60)。恶警白援吉自称负责左志刚的案子。左志刚去世前留下的唯一一句话,就是在被抓时给老板留下的已为其找到公司急需聘用的电器维修工程师及其名字、地址的便条。五月三十一日,也就是左志刚被害的第二天,本是他与未婚妻准备照结婚照订婚的日子,订婚宴突变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丧宴,何等的凄惨!因深受其惠、慕其善名而送别的乡邻踏破门槛,甚至八旬乡邻被人搀扶而至,抚尸痛哭失声。死者遗体脸部明显肿胀,右耳紫黑,后腰有两个长方形对称的坑。五月三十日当天,石家庄连日的火炉高温忽然骤降,一时间寒冷异常,风景区石家庄灵寿县五岳寨降下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苍天动容示奇冤啊!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一伙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一时所有喉舌媒体开足了马力铺天盖地的诽谤谩骂法轮功,同时在全国各地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石家庄也有多人被无端抓走。当局突然翻脸,而且如此杀气腾腾,人们无法理解,无法接受。

此时的郄丽莉刚过了自己的21岁生日。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最初的反映就是这个国家的决策者弄错了,需要跟他们把事情说清楚。于是,她于1999年7月22日这天乘火车来到北京。但等她赶到府右街的国家信访局门口,看到的却是气势汹汹的警察们,在一批又一批的抓人。她毕竟还年轻,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样在北京待了五天,只好回来。在回家的列车上,她哭了,哭自己白来一趟,没有尽到一个公民的义务和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愧对良心,愧对师父……哭啊哭,一直哭了两个多小时。

这个政府变得如此疯狂而不可理喻,千古奇冤无端降临到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和尊敬的师父身上,可如何才能向人们说清这一切?2000年2月4日,部份石家庄市区的法轮功学员要在河北剧场门前集体公开炼功,以此告诉世人,迫害是错的,法轮功学员们无法接受。得到消息的丽莉参加了这次炼功。炼到中途,警察们赶来开始大举抓人,丽莉被劫持到她的工作单位归属的兴华街派出所。警察套问她,是谁告诉你河北剧场炼功消息的?她毫无戒心地说了出来。没想到那些警察竟以此宣布找到了所谓的“组织者”,将那位同修逮捕了。

丽莉痛悔不已,无地自容。她前后绝食了15天,抗议那些警察的无耻,那些警察根本不管她的死活。在被非法拘禁到将近50天的时候,传来父亲生了重病的消息。同时她如同落入虎口的羔羊,遭到区“610”、街道办事处、派出所各色人员不停地围攻,恐吓、欺哄、威逼利诱,天真的女孩被这些如狼似虎的人们弄懵了,痛苦地屈从了他们。

随后丽莉吃惊地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张怎样庞大的迫害之网:派出所向她所在学校所要了2万元,作为监控她的保证金,同时他们还向丽莉的家人勒索了2千元现金。被调动起来参与监控迫害的不仅有学校中共党组织的人,甚至包括桥西区教育局党委,至于社区街道、派出所人员,更是步步紧逼,正常的权益被剥夺,授课权被停止,甚至工资、奖金都被扣发。而且随时可以将你再次关押拘禁,连理由都不用--2000年5月9日,她又被派出所弄走关了9天,回来后单位又关了她3天,就因为你修炼法轮功,你在迫害机构里“挂号”了。

丽莉相信天底下总有讲理的地方。面对毫无道理的迫害与迫害,她动笔写了一篇名为《纯真善良错在哪里?》的上访信,捧出自己的一颗心,希望当局能开始讲法律、讲良心……


丽莉的父亲郄秀喜已经是60多岁的老人,他患的是脑血栓,行动虽然不便,当时生活还能自理。长久生活在农村底层,素来不喜与人发生冲突。女儿是他唯一的依靠,在风云突变的可怕形势下,他每日里忧心忡忡的盼着女儿平安归来,等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莫名的灾祸。

2000年11月20日,兴华街派出所的警察再一次到学校,把丽莉抓走了。原因就是她还敢写上访信,“上边”有人看到了。这些官员和警察似乎并不关心上访信讲的有没有道理,说的是不是事实,你的目的和动机有多么善良。你还敢反映情况那就迫害你。丽莉认为,因此就把自己抓起来太荒唐了,而且晚上她还要回去照顾病中的父亲。所以,一到派出所她就开始绝食绝水,以命抗议,派出所自知理屈,但还是将丽莉非法关押了三天。

然而,就在那三天时间里,家中冷得受不了,父亲自己挣扎着起来生炉子取暖,中了煤气了。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他的病更重了。而在学校里,由于受到压力,学校领导另行安排别人代替了丽莉的工作,而且迫害随时可能升级。面对如此不公,在找不到其它讲理渠道的情况下,丽莉又动笔写下了另一封上访信--《善良的人,请您帮我评评这个理》。2000年12月17日这天,她来到一间路边的文印社想复印几份,却不知当时所有的复印店都受到了警察的威胁,他们将丽莉举报了。四、五名警察闯进来,一下扭住她的胳膊,然后把她塞进警车,拉到了附近的东焦派出所,一进门就被狠狠地打了一顿耳光。

丽莉奇怪地问那个派出所的顾所长:我按《宪法》要求以正常渠道走信访形式,都是合理合法的行为,为什么抓人?当时她的包里就有鹿泉市公安局印制的“依法上访宣传单”,被警察搜出来放在一边。她手指着传单问那位所长:“难道信访也是错?就应该抓捕这些敢讲真话的好人?”那位所长答不上来。他们通知丽莉所属的派出所把人接走。

得到接人消息的兴华街派出所认为丽莉又在给他们找麻烦,一个名叫魏鸣的警察把丽莉推出来,恶狠狠地塞进汽车后备箱里,象拉货一样将丽莉拉回了兴华街派出所。这个魏鸣,曾在石家庄市“610”工作,他曾经毫不掩饰地对一位法轮功学员说:“你们的书我都看过,我知道你们是好人,也知道你们是冤枉的,我就是个专政工具,如果上级让我枪毙你们,我也绝不手软!”一次,他还蛮横地说:“什么是法(律)?我说出的话就是法(律)!”片警白援吉公然威胁丽莉:“这次不能便宜你了,上次三天就放了你,这次时间就长了……”

丽莉告诉他,上次因为被你们非法关押,本来就有病的父亲在家里中了煤气,现在还离不了人,希望你们依法办事,而且从人道主义角度,也应该放人,给自己留条后路吧。白援吉摆出一副不讲理的架势:“上边叫我杀人,我就得杀,我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即使以后形势变了,那也是三、五十年以后的事了,那时我早就入土了……”

那段时间不断有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回来,这个小小的兴华街派出所那时已将至少12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判刑,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曾在这里被刑讯逼供、毒打、上铐、非法抄家,仅仅五个多月后,法轮功学员左志刚就在这里被恶警迫害身亡了。那天丽莉在被关进留置室时,亲眼看到被抓回的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个名叫张淑满的阿姨,四十多岁样子,被铐在楼梯上达一天一夜,瘦骨嶙峋的,慈眉善目的脸上还留有皮鞭抽过的伤痕……

天黑的时候,留置室里的丽莉发现自己的手铐神奇的开了。她站起身,很自然就从派出所走了出来,那些警察都没有发觉……

对于丽莉从派出所的自行出走,警察白援吉邪性大发。他扬言不怕善恶有报,就是将来下地狱当小鬼也不放过丽莉。他们发现丽莉没有回学校,便胁迫西里小学和他们一起抓回丽莉。丽莉在农村的家成为他们大肆搜寻的首要目标。

面对强盗一般闯进门来的不速之客,病床上的丽莉父亲既害怕又气愤,同时又为被逼失踪的女儿忧心。这些人没找见丽莉,对老人百般恐吓之后离去。但他们并没死心,不久,他们在半夜时分摸进村来,悄悄翻墙进入郄家,到屋内去堵丽莉。丽莉的父亲不堪骚扰,惊惧交加,病情一天天加重。2001年的农历正月十五晚上,他们再一次半夜三更摸到村里,翻墙入室。由于野蛮骚扰对老人打击极大。仅仅十天之后,老人在寒冷的冬夜,在病痛与对女儿的思念中,苦苦挣扎到生命最后一息,溘然而逝……

大约2018年6月底~7月初,约10天内科苑派出所警察来2次骚扰一法轮功学员家,第2次是两个男的白援吉和康建林,康建林说:他询问什么时间参加工作,什么时候在哪个单位退休?临走时说,要是不炼了,到派出所找他,填张表就没事了。已经知道去过法轮功学员冯会计、范秀荣、包克银、宋爱昌、张琳等家骚扰。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河北省石家庄市科苑派出所警察骚扰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28/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71716.html#1872804943-20
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科苑路派出所警察康建林、白援吉骚扰辖区内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9/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71254.html#1871822545-21
苦难的青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6/苦难的青春-269035p.html
致石家庄市桥西区维明街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3/234817p.html#1111222039-4
石家庄郄丽莉奥运前再遭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5/184092.html
追查石家庄市不法之徒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案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9/25/57941.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