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80
编号:
E000029769
中文姓名:
柏正辉
姓名拼音:
Bo Zhenghui
性别: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南京市610办公室
工作单位地址:
主任:皇海澄
副主任:周亚东(兼市反邪教协会常务副理事长)13591843028
南京市宗教局副局长:纪勤(兼市反邪教协会负责人)13851552839
教育转化处处长:季明(兼市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及秘书长
鼓楼区洗脑班025-84732827 025-84732829
(地址:南京鼓楼区豆菜桥22号 即原华侨路派出所 邮编210029)
地址:南京市北京东路反××办公室,邮编210009
电话:025-83638413 025-84420852 13813871995
项 阳 时任南京市洗脑班校长、后任南京市“六一零”头目  电话13327822771
柏正辉 南京市“六一零”科长、南京洗脑班骨干 电话 15950503300、025-83638274 邮箱:baizhenghwei@163.com
毛 鹏 南京市“六一零”成员、市洗脑班打手 13851745825
郑 军 南京市“六一零”成员、市洗脑班打手
傅 强 南京市洗脑班保安 13815884357
季 明 市“六一零”教育转化处处长、市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胡小翔 市“六一零”头目、市防范办主任、市公安局副局长、交管局局长
黄亚玲 市“六一零”原头目、市维稳办主任、市公安局副局长 15105186226、025-84420178、025-84489922(宅)
周亚东 市“六一零”副头目、市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协会常务副理事长 13591843028
高鹏飞 市“六一零”教育转化处副处长、市洗脑班负责人 13851575169
肖宁健 南京市“六一零”、国保大队头目 13951647329 025-86015780(小灵通) 025-84420854
陈岩 南京市“六一零”、国保大队警察 13905161522
王树能 南京市“六一零”、国保大队警察 13357702038
近照:
家庭住址:
柏正辉 电话:15950503300、025-83638274
邮箱:baizhenghwei@163.com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两点,南京市610恶人柏正辉带着一个矮个子的市610人员闯到张秀华家,声称张秀华已被抓,未出示证件,就开始抄家,直抄了两个小时。

迫害事实:
江苏省南京市“六一零”、南京市洗脑班恶人。

二零零一年李群被中共南京市公安非法劳教一年半,后被非法加期半年。期间南京市“610”洗脑班打手柏正辉曾强奸李群。

柏正辉威胁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市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到期了可以让你回家,在这里不‘转化’休想回家!除非你活不了几天!”“在我手中不转化的法轮功人员是甭想活着能出去,哪个不转化的想出去,我叫他警车进来灵车出去,站着进来横着出去。” 几乎每个被柏正辉“分管”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严酷体罚,如罚站、“熬鹰”(连续不让睡觉);法轮功学员打瞌睡,柏正辉就用暴力阻止、扭打,无论天气多么寒冷,就往法轮功学员头上、身上浇灌冷水,打开空调冷气折磨;为防止法轮功学员坐在地上或休息,柏正辉在地上浇满水,在地上、凳子上、床上放满师父的像或名字…… 有名法轮功学员本来身体健康,在市洗脑班被非法关押十个多月后,受尽柏正辉摧残迫害,刚五十岁的人瘦的皮包骨头,背驼,牙齿几乎掉光,象个龙钟老太。长期的折磨使她两腿浮肿过膝,腹水、严重贫血、长期头痛、胸痛、奄奄一息。 柏正辉无所顾忌的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扬言:“不转化,你影响了我升级,影响了我的月奖金、年终奖。不转化想回家,叫家里人给我们送钱来!至少两到三万,三到五万更好……不会给你们打条子……不准说出去!”一些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为营救亲人,被敲诈数万元。

柏正辉威胁被他体罚过的法轮功学员,不许将他的恶行曝光,否则对他们不客气。柏正辉的母亲从南京市洗脑班做陪护回家后,几天之内突然死亡。(柏正辉其更加低劣、恶毒手段,参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淌过中共洗脑血与泪的冰河》)。

大法学员黄利俊非法刑期到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日。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前后,“610”的指使下,黄利俊被从车间强行拖到“亲情会见楼”,进行又一轮的迫害,以达到让黄放弃信仰的邪恶目地。指挥实施这一轮迫害的是南京“610办公室”的项阳、柏正辉等人。在这次迫害期间,黄利俊被关禁闭室,不给洗澡,给的水只能勉强冲厕所等等。当时正值炎热的夏季,黄利俊就用这其中的一部份水冲凉。南京市“六一零”恶人柏正辉、项阳等对大法学员黄利俊进行长期罚站、不让睡觉等种种非人折磨后,并故意诱劝黄利俊跳楼(准备好照相机偷拍)遭到黄利俊拒绝。

二零一一年,迫害法轮功学员责任部门和责任人:南京市洗脑班柏正辉。犯罪事实:洗脑迫害秦淮区法轮功学员吴顺珍、白下区法轮功学员彭继龙(倪雪英丈夫,二零一零年先送白下区洗脑班,后送市洗脑班,遭洗脑迫害后中风、神志不清)等。

南京市肿瘤医院门诊部张本芳女士,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张本芳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关押,备受摧残,于二零一三年元旦前后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五岁。去世之前,她留下了一份血泪控诉书,揭露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尤其是南京市洗脑班(其对外谎称“法制学习班”,实质是私设监狱)对她的残酷迫害。

张本芳女士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她被罚站、揪头发、浇冷水、鞋底抽打、不让睡觉等,受尽折磨。

二零零三年劳教期满回家时,身体极度虚弱。二零零五年二月,张本芳女士又被玄武门派出所骗去强行扭送南京市洗脑班(其对外谎称“法制学习班”)迫害十个多月:不许睡觉,罚站,不让洗漱、不准随便上厕所,无论天多寒冷,整日整夜光着脚站在水泥地上,只给穿一件薄衣衫,当单位或家里来人探望时,才叫人临时加穿衣服掩盖迫害真相,等人一走便又强行剥下,否则就变本加厉的浇冷水、吹冷风、放冷气、罚她站在冷水中浸泡,泡的脚趾头渗血、双腿浮肿。

恶徒柏正辉恶狠狠的对张本芳说:“你不死,日后骨头痛也得把你痛死,久站和寒冷对骨头的伤害也会使你熬不过去,不转化就得叫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有次恶人柏正辉逼迫张本芳踩在自己尊敬的师父的法像上,她断然拒绝,柏正辉恶狠狠的用皮鞋边踢边对她嚷着“让你尝尝穿皮鞋男人脚的厉害!”她的双腿顿时一片血肿。挨打已成了家常便饭,有时柏正辉指挥保安打、有时自己亲自动手,柏正辉曾用一根长约一米左右、五公分见方的木棍打她双腿,最后棍子断了,还叫嚷着说“我就是要用法西斯手段来对付你们……”致使她腿上的伤痕五个月左右才渐渐退去。

二零零五年底,张本芳女士从洗脑班被放回家时,皮包骨头,双腿浮肿、腹水,牙掉的只剩一颗,头沉的抬不起来,并不停的摇晃颤抖,背也驼了,左胸持续性的疼痛,四十多岁的人就像七十岁老人。南京市 六一零、市洗脑班恶人柏正辉等十分害怕她曝光洗脑班黑幕,一直在监控她,想方设法从精神上、经济上、肉体上摧残她。

南京洗脑班的中共邪恶之徒还猖狂的叫嚣:“我们就是代表共产党、我们就是代表一级政府的,也不怕你们上告我们,你们上告也没有用!”那个六一零的小头目柏正辉不但动手打人,还厚颜无耻地向修炼者家属要钱,说法轮功的人不转化,其家人要给六一零人弥补经济损失。在南京市洗脑班里,柏正辉等好色之徒还时常对女大法弟子动手动脚,讲那些下三滥的调情话,并盯住去探望的年轻家属不放,图谋不轨。

二零一二年八月左右,柏正辉带着南京市六一零几人又到张本芳家,柏正辉故意拖住她在客厅拉话,说:“你在洗脑班时,我对你不好,你恨不恨我?”就在柏正辉牵制住她东拉西扯时,另几人就在里屋动手,把刻录机、打印机翻了出来,计算机没翻到,离开时柏正辉威逼张本芳一定要把电脑交出来。没过几天,恶人又到张家去索要电脑。柏正辉又威胁说:“你要是对别人说我们是如何迫害法轮功的,就让你再进去,休怪我们不客气。”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两点,恶人柏正辉带着一个矮个子的市六一零人员闯到张秀华家,声称张秀华已被抓,未出示证件,就开始抄家,直抄了两个小时。同时,参与抄家的还有栖霞区尧化门派出所所长翟宗兵等五人,抄走计算机及大法数据等不少物品,没留任何清单收据。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张秀华被南京市洗脑班劫持四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3/张秀华被南京市洗脑班劫持四周-289487.html
遭冤狱九死一生 南京市黄利俊女士又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2/遭冤狱九死一生-南京市黄利俊女士又被绑架-284342.html
610洗脑班再次迫害南京军校女教官李群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9/610洗脑班再次迫害南京军校女教官李群-283756.html
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7/3/201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7-3-2013)-275955.html
南京朴实本份的退休女工第五次被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0/南京朴实本份的退休女工第五次被绑架-275169.html
女护士遭迫害离世 南京恶人柏正辉罪责难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6/女护士遭迫害离世-南京恶人柏正辉罪责难逃-270413.html
备受摧残 南京张本芳女士在监控骚扰中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4/备受摧残-南京张本芳女士在监控骚扰中去世-270347.html
江苏省各地区部份恶人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1/江苏省各地区部份恶人恶行-265340.html
南京六一零洗脑班头目高鹏飞的犯罪行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0/南京六一零洗脑班头目高鹏飞的犯罪行径-257813.html
2011年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2011年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述-251718.html
南京市“六一零”柏正辉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0/南京市“六一零”柏正辉犯罪事实-241177.html
黄利俊惨遭南京女子监狱迫害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12/31/169345.html
南京女子监狱亲情会见楼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5/155569.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