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80
编号:
E000048904
中文姓名:
毕发
姓名拼音:
Bi Fa
性别: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霍煤集团总医院
工作单位地址:
近照:
家庭住址:
迫害事实:
内蒙古霍煤集团总医院中共党委书记。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开始了铺天盖地的打压,大法弟子张会也成了被监控的对象,上下班都有人跟踪、监视。霍煤集团总医院中共党委书记毕发,协同“六一零”对本单位的大法弟子进行强制洗脑转化,强迫张会放弃信仰。家庭、亲朋好友出于对中共邪党的惧怕,也逼她放弃修炼。面对来自公安、街道、院领导、科主任、家庭的层层压力,面对着不断的骚扰,张会从没动摇,她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法轮功是被冤枉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大法弟子孟呼伦所在医院的邪党书记毕发,办公室主任温德文,政工办主任李淑燕紧跟中共邪党,三天两头就找孟呼伦签字,逼迫其放弃修炼。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四(二月十八日),下午三点半左右,孟呼伦正在朋友家里吃饭,医院邪党书记毕发打电话要她迅速到单位来一趟,到了他的办公室,610头子万国清等几个人都在那里坐着。一进屋万国清就发话了:“你这些日子都干什么了?今天去了谁家?”孟呼伦坦然的说:“去刘凤琴家。”万国清就说:“你以后不许跟她来往。”孟呼伦说:“凭啥?”万国清说:“因为她是炼法轮功的。”孟呼伦说:“那我也要与她来往,因为我儿子就是她带大的。”随即又说:“快上夜班了,我得走了。”

晚上十点半,矿务局公安处政保科警察蔡瑞刚带一个姓林的警察,到护士办公室,要带走孟呼伦,孟呼伦说:“现在没有护士,我必须对我的病人负责。”蔡瑞刚根本不在乎说:“我们给你面子,今天不给你戴铐子,跟我们走人。”一到公安处,一个姓刘的警察拿着一张写着“扰乱社会秩序”的单子让她签字,理由是“怕你进京”。孟呼伦说:“怕你杀人就抓你行不行?”那个姓刘的警察说:“我们说了不算。”就把孟呼伦绑架到看守所,到了看守所正好半夜十二点。第二天被非法抄家。

二零零零年三月三十日,孟呼伦取保候审,看守所勒索家人三百多元钱。前后共非法关押一个月。 孟呼伦回家第二天到单位上班,她的护士值班室的工作柜被贴上了封条,停止了她的工作。医院邪党书记毕发打电话跟孟呼伦说:“找计生办主任王杰。”王杰打开一间房门,先胡说一通邪党对法轮功的诬蔑之辞,然后对孟呼伦说:“待岗反省,以后你就在这里呆着了,上厕所也得请假。

孟呼伦业务精湛,深得同事及病人好评。孟要求恢复工作,被单位以“单位人员裁减”为由拒绝。每月只给三百元的生活费。邪党书记毕发还百般刁难:想上班就必须写不修炼的“保证书”。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孟呼伦十三年受迫害经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7/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孟呼伦十三年受迫害经历-270452.html
内蒙古张会被迫害精神失常已九年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9/8/207938.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