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80
编号:
E000004905
中文姓名:
白士杰
姓名拼音:
Bai Shijie
性别:
性别待查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桦甸市公安局
工作单位地址:
地址:人民路107号 邮编132400
传真:0432-66232601
局长:张甡(兼桦甸市副市长)043266228978、13331713737。
政委:李伟043266224460、15943209999。
副局长:董向东043266267588、043266249968、13704446588。
副局长:赵彦秋043266230180、043266278778、13904448667。
副局长:王秉南043266237166、043266227099、13904448571。
副局长:温树清043266227310、043266275558、13904443443。
纪委书记:纪义明043266235677、043266246688、13904443175。
****************
局长 赵跃 0432-66235779、13904443883
副局长 陈宝知 0432-66222357、0432-66279323
副局长:李志鹏
副书记 王广学 66222423  66234159
[国保大队]
办公室:0432-66227191:
大队长:于晓强,13804448080(手机)、68638080、0432-66229190(宅) 0432-68638080 13704446200 0432-66232003
(于晓强妻子)泰康保险公司 唐玲 0432-66232003、13704446200(手机)
督察处: 66235347
后勤处: 66234713
政工科: 66222379 66223665
政保科: 66222159
内保科: 66222469
法制科: 66221944
办公室:66222379
户籍科: 66232616
值班室: 66222648
巡警队: 66220550 治安科:66222223
刑警大队: 66238900看守所: 66252052 66256000
计财装备科:66225735
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电话:66227191 派出所工作指导科:66227716
110指挥中心:66238110
近照:
家庭住址:
迫害事实:
2001年正月初七,他在桦甸市公安局刑警队,把大法弟子宋桂芬两手伸直变成大字铐在墙上。

有一次,他给宋桂芬上刑,把宋桂芬骼膊伸直、两腿分开达到不可站立的程度,让宋桂芬挺二十分钟。在此期间他用拳头往宋桂芬左肩胛骨猛打无数下,打一阵之后又用脚踢宋桂芬的左腿,接着又打了宋桂芬一阵耳光,累得恶人们休息了一会后。他又用木方反覆的砸宋桂芬的左肩胛骨。

恶警白士杰等人,将宋桂芬两手伸直变成大字铐在墙上,逼问干甚么去了?并开始打宋桂芬的脸,左右开弓打了无数下,又拽宋桂芬的头发往墙上撞,撞得宋桂芬头昏脑胀,他们边揪头发边说:「今天就对你实行实行专政。七天的时间整你,看你挺多久。」说完后一恶警到床上休息一会儿后,突然站起来朝宋桂芬小腹猛地踹了一脚,当时宋桂芬感觉肠子像断了一般,咬牙挺着说:「你这样做对你们没有好处,警察不应该打人,打人是违法的。」有一个瘦脸的警察说:「就打你。」接着打宋桂芬几个耳光之后,他们就去吃饭了。这时宋桂芬铐在墙上的手疼痛难忍,小腹部位的肠子非常痛,而且头昏脑胀。

晚上大约八、九点钟的时候,恶警又开始折磨宋桂芬。方脸的警察告诉白士杰:「给她铐直!」铐完后,白士杰等人取笑说:「看这姿势像耶稣,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瘦警察又用方便袋把宋桂芬的头扣住,系紧后使宋桂芬透不过气来。还说:「让你尝尝这滋味。」直到方便袋中的空气被吸完了,方便袋贴在脸上,眼看就要窒息了,才拽开方便袋。然后又捂住宋桂芬的嘴和鼻子说:「哎呀,她还挺抗劲的呢。」时间持续大约一分钟,他们看宋桂芬头有点耷拉了,就松开了手摘掉了方便袋。

宋桂芬被捂得满头是汗,接着他们竟用冷水往宋桂芬脖子上浇,边浇边说:「让她精神精神。」又一边说:「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把她解开。」说着两个人就上来把宋桂芬的胳膊扭住,同时还踹宋桂芬的腿,使宋桂芬跪倒在地上,两个胳膊反背着铐着,中间又塞上瓶子等东西,塞得不能再塞了,头上扣上方便袋,然后用一根大约八公分左右宽、一米多长的木棒放在宋桂芬的腿肚子上,再上去两个人踩,他们边踩、边说:「哎呀,还不吭声,真是炼法轮功的,换地方,压!捂上嘴。」这样边压边捂,眼看宋桂芬要窒息了才缓一口气,反复这样做。宋桂芬被迫害的尿了裤子,他们也照样做。

就这样折磨了一个多小时,他们也累了,就把宋桂芬按在地上用木方压在腿肚子上,他们把椅子拽到宋桂芬跟前,坐在宋桂芬对面,瘦警察又把方便袋套在宋桂芬头上,觉得不够狠,就说:不用水不起作用,就把方便袋沾上水,又套在宋桂芬头上,边捂边说:「这要是老犯早就不行了,这真是炼法轮功的。」接着又沾水对换方便袋,继续做,还往方便袋里吹烟,一呼吸就捂嘴,使宋桂芬多次达到昏迷状态。瘦警察奸笑着说:「我××整死你,」白士杰还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没有病,我给你制造点病。像你这样的法轮功我打得多了。」说完哈哈大笑,床上的警察说:「找电棍‘出溜儿’她。」结果是电棍坏了。又说:「拿老虎凳,七天时间还治不了她!」

天快亮时宋桂芬要上厕所,回来后又把宋桂芬挂在墙上,刚挂上一只手,瘦警察冷不防从宋桂芬背后用胶皮棍「呼」地一下子打了下来,还气急败坏地骂:「整死她!把别人写的资料念给她听!」然后又把宋桂芬另一只手挂上,用他的脚使劲踩宋桂芬的脚,还用脚踢宋桂芬的左腿,此时宋桂芬的腿肚子被木方压得难以站立,腿肚子胀得邦邦硬。他们累得换班睡觉,他们说:「你看咱们换班睡觉,累得还受不了,她不吃不喝,还那么精神,别吃苦了,四十多岁的人了」。承认发真相资料和去舒兰县两件事就行,我给你写,你签字。」宋桂芬说:我没有做犯法的事,你让我承认甚么?」

他们又开始不断的用方便袋套宋桂芬的头、用凉水浇,看宋桂芬不行时摘下方便袋,一边弄着宋桂芬满脸湿透的头发一边取笑说:「我给你拢拢头发吧,你四十多岁了吗?我看只有三十多岁。」突然间「銧銧」照宋桂芬头上几拳,使宋桂芬的头重重地撞在墙上。这时一个胖警察过来叫了几声大婶说:「你这不要脸的还不说,不要那个…脸,我们都完事了,就××揍的轻。」宋桂芬说:「作为警察怎么能随便骂人,还骂出这么脏的话。」他说:「我骂人不对,我就×××骂你了,×××。」他刚走又来了几个人说:就×××你,狠着点、快着点。」

于是又来了一个人帮助白士杰给宋桂芬上刑,把宋桂芬胳膊伸直、两腿分开达到不可站立的程度,让宋桂芬挺二十分钟。在此期间白士杰用拳头往宋桂芬左肩胛骨猛打无数下,打一阵之后又用脚踢宋桂芬的左腿,接着又打了宋桂芬一阵耳光,恶警们累得都不行了休息去了。

白士杰休息过后,又把宋桂芬按到地上,胳膊反扣到背后,塞上东西直到不能再塞为止,又把方便袋套在宋桂芬头上系紧,他坐在床上用木方的平面反复砸宋桂芬的肩胛骨之后,改为用木方的棱反复砸左肩胛骨,他累了,靠在床上用皮鞋跟砸宋桂芬的左肩胛骨,边砸边说:「都×××治服了,就你不服、让我没面子,我得好好收拾你,拿老虎凳来。」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屡次被中共警察折磨 宋桂芬再遭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2/屡次被中共警察折磨-宋桂芬再遭绑架-233535.html
历经多年迫害 吉林桦甸市宋桂芬再遭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0/历经多年迫害-吉林桦甸市宋桂芬再遭绑架-233466.html
吉林桦甸公安局刑警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宋桂芬(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93253.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