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763
编号:
E000000494
中文姓名:
曹金辉
姓名拼音:
Cao Jinhui
性别:
职务职称:
公安政保大队
工作单位名称:
诸城市公安局
工作单位地址:
地址: 诸城市兴华东路35号 联系方式: 0536-6328101
公安办公室电话:7830163 手机:13864638786
局长兼诸城市副市长:单东升
局长 张兴业 手机:13605368876 宅电:0536-8783219 办公室:0536-6328899
副局长    崔岩  手机:13906363769 宅电:0536-6565588
政保大队长  梁振法 手机:13705360691 宅电:0536-6565750
政保副大队长 毛玉龙 手机:13964689858 宅电:0536-6328389
诸城市城关派出所所长 赵立荣 手机:13336360718 宅电:0536-6328392
政委:崔岩13906363769
政委 赵玉德 手机13705361169
政保大队 路闽 手机 13606465572 宅电 0536-6565756
梁振法大队长:办536- 6328121宅536- 6328691手13705360691
庄砵办公室电话:0536-6328127手机13869669797
张万宝,原任诸城市公安局政委,手机13906460199
610主任兼诸城市市委「610」主任(试用期一年:2016年12月13日至2017年12月13日):岳言玺13793640566
国保大队长:王首峰18366313766
看守所大队长:赵建溪13508961678
近照:
家庭住址:
宅电0536-6565751
迫害事实:
(曹锦辉) 原山东省诸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副队长,心狠手辣,被称为“酒鬼打手”。

因在退休期间仍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大法的活动,被诸城市公安局重金聘任回局,专职毒打迫害大法弟子。它曾无数次在大法弟子面前狂嚣:“中央早就有文件,对待你们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上访遭曹金辉毒打的大法弟子就有几百人。至少有四位被迫害致死,曹金辉是直接凶手。

曹锦辉对一些十七、八岁的女学员,满嘴污言秽语,难以入耳,其恶行罄竹难书,为进一步残害学员还专门培训了打手。再有就是敛财、鱼肉百姓,被非法扣留的学员的摩托车数辆,身上的钱、证件、身份证、驾驶证、钥匙等,都是它猎取的对象。

诸城市陶瓷厂大法学员刘淑花、林金秀、徐德彩、王文芹、臧玉春、赵春(清)华、王海凤等,遭受诸城陶瓷厂恶人(领导)及诸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恶警曹锦辉酷刑折磨、非法抓捕、非法关押等迫害。

大法弟子王海凤去北京上访被劫回诸城市兴华路派出所,遭恶警曹锦辉扇耳光,肆意打骂、侮辱,非法审讯,后被关在单位,期间被恶警曹锦辉勒索人民币4000元。

大法弟子王文芹去北京上访半路被劫持回来后,被恶警曹锦辉揪掉一缕头发,并被勒索2000元现金。

大法弟子臧玉春去北京上访回来后遭到了恶警曹锦辉的毒打,勒索2000元钱。

密州街道铁水村大法弟子王继华被迫害致死前,曾被曹金辉打昏过去之后用冷水泼醒,腿被打得血肉模糊,肿得连裤子都脱不下来。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李玉香去北京证实大法,16日被公安无理抓回后,在诸城密洲路派出所受到公安恶棍曹金辉等五个暴徒用皮带、电棍、脚踢、扇耳光等一顿毒打,遭惨烈迫害,后送往诸城看守所继续迫害一个月。

密州街道陶家岭大法弟子杨桂真惨死在死囚犯的铁椅上之前,曾多次被曹金辉狠毒的打过,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杨桂真惨死在看守所后,曹金辉曾嚣张无耻的说过:「开膛破肚后,肠子里甚么也没有,白生生的,拿了一挂来炒炒吃,尝了尝鲜。」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八李玉香被非法遣送回诸城后,法轮功学员们又被非法关押在外贸饲料厂西院一危楼里一层的房间内,李玉香和张木华一人一间屋。公安暴徒曹金辉中午在外贸招待所吃酒后,在下午正常上班之时在此地将李玉香和其它法轮功学员都毒打了一顿。

李玉香被关押二天后劫持到兴华路拘留所,二十四小时戴着手铐,连吃饭、睡觉、大小便都得有人帮忙,就这样艰难的度过了二十多天。

为了抗议这种残酷的非人迫害,李玉香和关在这里的功友一起绝食,又遭到以曹金辉为首的恶人粗暴的灌食迫害。恶人们将一根细管从她鼻子里插进去,顿时她感到像窒息一样难受,李玉香被折磨灌了三次。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张善明,王兆双夫妻因为到北京信访局便被抓了,身上带的钱三百元被抢去。第二天箭口派出所的警察和村书记王进秀从北京把夫妻拉到派出所,据村里目击人说是诸城公安局曹金辉带来了一帮打手(约七~八人)拷打夫妻俩人。父亲张善明已被非法刑事拘留,以曹金辉为首的打手们因为逼迫王兆双签下三千元保证金才回来。夫妻都遭到了以曹金辉为首的打手们棍棒打、绳索抽、电棍等的酷刑,而且还得脱了衣服打。

二零零零年八月一天晚上,山东安丘市大法弟子王海清骑摩托车到诸城市发真相传单,在诸城市里被绑架,遭诸城市公安局恶警曹金辉、诸城看守所副所长王宗和、在押犯人赵凤义多次疯狂毒打,脸被打成青紫色,头发被曹金辉揪下一大把,摩托车被抢去。

大法弟子穆洪玲北京上访在往回遣送刑事拘留期间,遭曹金辉打耳光,逼迫放弃修炼不成,又是被一顿暴打。曹金辉向其丈夫讹诈勒索了5000多元钱。

穆洪玲再次进京上访,被抓回枳沟派出所被铐住双手,又遭曹金辉毒打,边打边骂娘。又抄起棍子,让她跪着,把戴着手铐的手举到头顶,一直打个不停,打的穆洪玲昏了过去,送到医院治疗,说伤势严重。穆洪玲的下身被打的全是紫黑色,皮肤肿的老高。

二零零一年四月,穆洪玲被迫离家出走。几天后又被诸城恶警抓到市公安局。后把穆洪玲关进国宾馆内室,铐在铁椅子上,既不让吃饭,也不让说真话,一开口就是一顿毒打,用尽各种手段迫使妥协,并用酷刑威逼。

穆洪玲从被关的三转化班里楼窗子跳下去,它们故意拖延了三个小时,看其没死才送去医院。经医院检查腰椎等多处粉碎性骨折,在情况严重,由于时间拖的太久,失去了治疗的机会,大小便功能全部丧失,生命垂危的回家。曹金辉便派转化班中的恶徒去穆洪玲家利用微型录音机套穆洪玲的录音后用做推卸责任欺骗之用。

以曹金辉为首的不法恶警,严重违犯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全国开展严格查五类利用职权侵犯人权案的非法拘禁、非法搜查案件,及暴力取证案件等。严重违犯了《宪法》中公民的基本权利的第三十六条、三十七条、三十八条、三十九条等。

一九九九年九月六日,大法弟子张照红遭恶警曹金辉大骂并戴上手铐。以曹金辉为首的三个警察,由村委的人跟着没任何手续对张照红抄家。晚上曹金辉喝的酒气熏天,叫人用电棍电张照红、曹金辉又大打出手,用掌猛打张照红的脸,头被撞在墙上,起了几个大包。然后又用脚踢张照红的腿,脚,两肋。

一九九九年九月,大法弟子张孟珍被非法绑架后,在人民路派出所遭到以曹金辉、朱伟、袁伟、刘明华(女,40多岁,密州分局副局长)等人以车轮战术的凶残毒打,用胶皮棍打累了就用电棍电,当天晚上12点左右,酒气十足的曹金辉瞪着血红的眼揪住张孟珍的头发,将电棍插到嘴里乱搅动。张孟珍的脸被打肿,头发蓬乱,耳际的头发被泪水和血水搅和的粘在一起,舌头僵硬,两腮内壁被电棍电的满是燎泡,牙龈肿胀,牙齿松动,嘴唇肿得外翻,双手和双脚被恶警用穿皮鞋的脚碾肿,右手食指指甲被打变了形后脱落,两腿的膝盖处被踢成了血紫色,腰部臀部及两大腿内侧全变成了紫黑色,致使很长时间不敢翻身。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大法弟子李玉昆家的小麦还没来得及种上,恶警曹金辉带人把他的家抄了,当晚就把他抓到了派出所。第二天上午曹金辉等三人毒打了他一顿,下午又打了一顿。将近晚上,把他送到了拘留所。在拘留所期间,曹金辉等三人又来了,毒打了他一个多小时:曹把他打倒在地,用笤帚把打他的头、脸(当时就把拘留所里的一把用来扫室内的笤帚打碎了),揪头发,头发被揪下很大一堆,并扬言“非得叫你去几层皮,掉几斤肉不可,上北京回来没打你,你赚了便宜,当时没那个指示,现在打死你都没有管的”。拘留期满又被非法关押在大队里很长时间,家人送饭,不准回家。平时天天村里查,直到放回家,也经常去查,从此以后他就被迫失去了人身自由。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曹金辉打大法弟子邱家秀耳光、用胶皮棍打,还撕头发,用指头在前额上弹,强迫邱家秀坐在地上,还得把两只胳膊伸直,伸不直就打,强制坐很长时间。后让人用车将邱家秀拉到邱家庄子大队部,临上车前,曹金辉还狠狠的在邱家秀脸上打了一耳光。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诸城市大法弟子马艳芳进京上访,被劫回诸城市被非法提审,公安局政保大队的曹锦辉对她一顿毒打,并强迫她蹲在地上。十二月二十日晚,马艳芳被送进诸城市刑事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曹锦辉以提审为由,逼迫她放弃修炼,遭拒绝后,曹锦辉用笤帚猛抽马艳芳的脸,直到笤帚被打碎。

一九九九年底,大法弟子林金秀因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到诸城市城关派出所,提审时,恶警曹锦辉对林金秀连打带骂,恐吓、威胁,非法拘留一个月,还勒索3000元人民币。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大法弟子刘培洪进京上访,被拉到城关派出所,遭到曹金辉和城关派出所民警的严刑拷打。头部、腰部、腿部等被用警棍铁棍猛打。并逼刘培洪盘腿坐在地上,把一木框套在刘培洪的身上来回拉转达一小时之久。当刘培洪坚持不住想拿下腿来时,它们就用木框打他的腿,用胶皮棍打他的头。后来曹金辉和另一民警用脚踩刘培洪的头,又是拳打脚踢一顿。后送进了看守所。

一月后,曹金辉说交五千元才放人,刘培洪实在没办法交了三千元。因刘培洪说还炼法轮功,又遭到曹金辉的打骂,它顺手从墙上取下一根拉力器,当着村里人的面将刘培洪摁在地上,用力猛打腰部腿部,边打边骂。

二零零零年,李玉昆与其他六位法轮功学员骑自行车去北京上访。当时的环境是相当邪恶的,路口查,大桥查,处处查,逼得他们只好骑着自行车走小路,一路上历经艰难,但谁知到达北京后,等待他们的是又是一场毒打迫害。李玉昆被带到潍坊驻京办事处,郭家屯镇恶徒孙钧武就把他叫到房间里毒打了一顿,全是打头部。黑夜拉回到驻地,到郭家屯时天已经亮了,恶警秦洁等人便使用了各种刑罚,用电棍电击李玉昆的头部。到了下午,秦洁等人又把李玉昆弄到镇委会议室继续打,秦洁说“非打死你不可”。诸城有名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恶棍曹金辉也赶来毒打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曹金辉打够了就把李玉昆弄到太阳地里曝晒。

二零零零年元旦,王继华去北京信访局为法轮功上访鸣冤 ,被劫持回诸城兴华路派出所遭到市公安局政保大队恶人曹锦辉、朱伟、袁伟等人的残酷毒打。以曹锦辉为首的恶警疯狂的将王继华打倒在地围殴,用脚踢,用木棍打,用电棍电,用皮带猛抽。几个恶警一起踩在王继华身上用脚跺,用脚碾头、双手、双脚。粘着血的衣服碎片散落地上。王继华痛昏过去后,就用冰冷的水泼醒继续发泄暴行。最后将王继华拉到铁水村一间会议室里,非法关押在里面,并通知王继华的家人每天去送饭。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王继华在一同修家又被绑架。以曹锦辉、朱伟、王军为首的十几人先将王继华拉到诸城国安大酒店(专门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地方,现已更名)坐铁椅子好几天,后被非法关进诸城刑事看守所一个月。到期后仍不放人,又从看守所关进诸城兴华路治安拘留所二十多天。

二零零一年十月董月华与范秀凤夫妇去北京信访办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结果第二天,警察就把董月华夫妇绑架到诸城看守所,范秀凤被非法关押十五天。董月华被非法关押一个月,被迫害得皮包骨头。十一月份董月华夫妇又被绑架到大队屋,董月华母七十多岁为他们送饭。他们信仰没有错,就绝食抗议。十二月十二日,小区赵某某带领几个打手,进门将董月华从桌子上拖下来,上去几个人就想打,家属质问:“这是干甚么,私设监狱,这是非法的。”范秀凤家属被警察勒索交了一万元,才让范秀凤回家。第二天丈夫董月华也回家了。
董月华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第二天董巧山又谎骗董月华说曹金辉找他谈话。结果一去就被送劳教,因董月华身体状况太差,劳教所没有收。

二零零二年一月,王继华再次遭到曹锦辉、朱鹏德等人的残酷迫害,并判劳教送昌乐劳教所。因王继华遭迫害后身体极度虚弱,被昌乐劳教所拒收,拉回诸城后又关押在刑事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三,张照红去北京上访,被带回诸城时,身上的二百元钱被曹金辉搜去,然后用橡皮胶棍狠命的毒打。张照红的大腿、臀部被打的紫黑,并再次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六,大法弟子刘润兰,宏润于到北京上访被劫回后,被曹金辉痛打一顿,先是用手抓住头发打脸,打得眼冒金花,然后用电棍电脸、手等处。最后又用橡皮胶棍猛打,打得腰部以下全是墨黑色,像木头一样硬,在拘留所里十几天不敢翻身。

二零零零年正月,大法弟子刘夕香进京上访,被诸城公安局带到密州路派出所,曹金辉用胶皮棍打她的臀部,打得紫黑,一个多月都没变好。

二零零零年正月二十六日,李凤英和三位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被恶警拦住,搜去她们身上带的钱大约壹仟壹佰多元,四张火车票(三佰捌拾肆元)。下午大约四点多钟,诸城市公安局和自来水公司的书记孙乐春,给她们戴上手铐,押回到诸城市城关派出所。一恶警看着李凤英问道:“你们炼法轮功的,都像痴巴一样,也不打扮,你怎么打扮的这么漂亮?”李凤英说:“你看到我们师父那本书上写着不让打扮了?”曹金辉拍拍打了李凤英两个嘴巴子骂道:“我看你还敢嘴硬。”李凤英说:“为了你好,你千万别打我。”曹金辉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曹金辉单独审问李凤英“还炼不炼?”李凤英:“炼”。曹金辉气急败坏的说:“再炼,就叫你丈夫李淑召不要你,非得叫你家破人亡不可。”

二零零零年二月,大法弟子宋成梅去北京上访,被劫回人民路派出所关押期间,遭到曹金辉的凶残毒打。晚上喝的酒气喷人的曹金辉一把揪住宋成梅的头发,用胶皮棍毒打,直到打累了,又用电棍乱电。宋成梅的脸被打肿,头发成缕的被扯下,臀部及两腿全成了紫黑色,致使很长时间睡觉不敢翻身。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日,大法弟子张则兰进京上访,被送到城关派出所,曹金辉来到就打,拳打脚踢,撕头发,脸全青了,眼睛出血。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九日,大法弟子刘淑华去北京上访,被罚款带回连丰村。到了晚上刘淑华丈夫周瑞元被传到城关二警区,被曹金辉打的鼻子嘴里淌血,头发被扯下许多。打完以后让跪在地上,然后用绳子绑起来。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邱家秀到沧湾公园炼功,又被不法人员劫持到治安拘留所,在拘留所的第四天,朱伟把她叫到传达室,曹金辉狠狠的打了两个耳光,边打边问“还上访不上访”。还说“再上访让你家破人亡”。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邱家秀第二次进京上访,被劫回几天后的晚上,曹金辉、石德昌等人来,曹金辉在邱家秀脸上狠狠打了两耳光,又撕着头发在地上转圈,边扭边打,嘴里还说着:“对炼法轮功的人打不死就行,怎么处理也不过份”。接连两天,白天晚上都打,曹金辉和另一恶人用脚踹,用手打,这名恶人出去找来一把扫地笤帚,一口气给打破了,最后曹金辉和石德昌两人一人拿一只手用力掰,把邱家秀的手腕都掰伤了,好长时间才好。

六月二十二日晚9点30分左右,张夕杰带人来到邱家秀家没有搜查证就随便搜家,强行从她身上搜去一份大法数据,接着非法把她绑架到警区关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曹金辉等人来,逼问谁给的大法资料,邱家秀不说,恶警就用胶皮棍猛打,直到打得邱家秀昏了过去。四天后,它们又去非法抄家,抢走了她的录音机和录音带。

二零零零年五月上旬,公安政保大队曹金辉等4人及武装部4人非法闯进大法弟子家抄家、抓人,被拘留一个月,罚款3000元现金。

二零零零年七月的一天,以曹金辉、朱伟为首的恶人,闯入学员刘金艳的家,无任何法律手续抄家查找大法书籍,当他们搜出一本《转法轮》时,气焰嚣张的曹金辉当时就撕毁了,并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然后将刘金艳双手反铐着拖到大队部,对刘金艳又打又骂,百般侮辱。

二零零零年八月一天晚上,法轮功学员王海清被诸城恶警绑架,遭诸城市公安局恶警曹金辉和诸城看守所王姓恶警的疯狂毒打迫害,摩托车被洗劫。

二零零零年农历七月初十,王海青去发真相,被绑架到诸城看守所,摩托车被劫;遭诸城市公安局恶警曹金辉和诸城看守所王姓恶警的疯狂毒打迫害,恶警逼迫大法弟子排成一行,每人签字,不签就打头部和脸部,轮到王海青时,王海清不签,被恶警曹金辉一把揪下一大把头发,同时把王海青的脸打成青紫色,在那里折磨了三天三夜,被政保科程淑平、董树林、刘金来、李建(司机)、李升华等恶警劫持到安丘市公安局遭到酷刑逼供迫害;又关进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曹金辉和丁波峰、尹瑞文、孙友利等到大法弟子牛夕功家抄家,并且将牛夕功带到镇派出所。他和袁伟把牛夕功带到一间屋里,整整毒打了一上午。当时将牛夕功打的鼻青脸肿,硬逼着写不炼功的保证。下午他将牛夕功送到诸城市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罚款10000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大法弟子冯焕学在去北京上访时,冯焕学和儿子被诸城市贾悦镇党委党务书记张忠、贾悦镇派出所干警王栋截回后关在派出所里。二零零零年的四月下旬,镇党委才决定放他们回家。没几天,市政保大队610的恶警朱鹏德、曹金辉就来到镇派出所,由所长赵勇开车到鑫鑫水泥厂,将正在上班的冯焕学拉到派出所内。

诸城市林家村镇农妇李香兰(四十八岁)于二零零一年五月七日被诸城公安局政保大队的曹锦辉、朱伟等恶警绑架进林家村镇派出所,遭到毒打,第二天凌晨去世。

二零零一年五月上旬,以曹锦辉为首的20多名恶警突然闯入大法学员李雪(化名)家中,非法抄走了大法资料。李雪(化名)趁不法警察非法搜查之机机智走脱,被发现后,恶警野蛮地非法封锁了住在其周围的住宅,将所有住户全部撵出。然后非法抄家,有一老太太当时被吓得尿了裤子。在此期间,该大法学员的妹夫(不学法轮大法)将她不满两周岁的孩子送往其姥姥家。恶警因找不到该大法学员,强行将孩子抱走,不顾孩子惊恐的哭喊,以此来要挟。孩子的姥姥骑三轮车追上,索要孩子并指问他们:"大人的事与孩子有什么关系?将孩子吓坏了怎么办?"恶警理屈词穷不正面回答,并威胁老人:"要想看孩子,不准离开这里,不准将孩子带走。"刑警大队的恶警因李雪的妹夫将孩子送走,将其妹夫非法强行带到诸城市吕标镇派出所。曹锦辉等恶警对他非法刑讯逼供,毒打并用电棍。后又将该大法学员的丈夫带到"国安大酒店"谩骂要挟,并非法关押达24小时。

大法弟子董月华夫妻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到北京旅游。回家后,夫妻俩被绑架至公安局,当时诸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副大队长曹金辉说:旅游?为什么非得这个日子去旅游?去看守所吧。就这样夫妻俩分别被非法刑事拘留、治安拘留。一个月后回家时,董月华的手指在看守所里被强制奴役,烂得几乎露出骨头。

二零零二年七月,曹金辉带恶警十人左右,开车闯入大法弟子家。非法抄家,强行带到610国安宾馆一间不透风的小屋里,扣在铁椅子上,轮班审讯,4天4夜不让睡觉,非法关押15天。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二日,以曹金辉为首的恶人再次闯进邱家秀的家,将其绑架,并于第二天无任何手续直接送往王村劳教所,劳教二年。

二零零三年五月,诸城市610恶人曹锦辉没经任何手续,将大法弟子任炳玉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昌乐劳教所。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兴华路派出所两名恶警曹锦辉、朱鹏德骚扰已被迫害成植物人的大法弟子王继华,王继华于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六日上午八点,大法弟子董月华被诸城恶警曹锦辉带人以伪善的谎言骗到龙城市场大门处。

曹锦辉在摧残法轮功学员中,经常向法轮功学员炫耀:六四那么多大学生,不照样被一顿机枪、坦克处理掉了?不照样死了吗?当时我曹锦辉就代表市公安局参加了平息六四事件,整个北京城一戒严,天安门前的灯一关,枪声一响,他们(大学生)不照样见鬼了吗?不打死你们几个,你们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曹锦辉曾无数次在法轮功学员面前狂嚣:“打轻了,中央早就有文件,对待你们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诸城的政法委书记是温志莲,在她的带领下,宋瑞亮、公安局长明中良、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崔岩、政保大队副大队长曹锦辉、朱鹏德,恶警朱伟、袁伟、路闽等,看守所王××大队、孙坤等,各派出所的恶警纷纷想借迫害法轮功之机或捞一把稻草,或往上爬。诸城看守所冬天把法轮功学员关在监号里,让犯人打,或坐铁椅子,或倒上水,强迫学员坐在上面冰冻,什么时候说不炼了才能起来。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8/山东诸城市公安局副局长政委崔岩遭恶报-37301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4/参与迫害法轮功-潍坊中共人员遭恶报(下)-370303.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6/山东诸城人民路派出所违法行径-34391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4/夫妻俩累遭迫害-山东潍坊于瑞燕控告江泽民-338084.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7/丈夫被迫害致死-山东诸城市范秀凤控告江泽民-33357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6/青岛市张守伟夫妇控告元凶江泽民-318765.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5/山东安丘市王海清被诬判十二年-狱中遭迫害-250600.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30/山东诸城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三)-243031.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8/山东诸城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二)-243030p.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7/山东诸城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一)-243029p.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9/山东农妇遭非法判刑-丈夫、婆婆含悲离世-23549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山东诸城警察朱鹏德、毛玉龙、曹锦辉的罪行-233150.html
我在山东王村劳教所的惨痛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6/228826.html
董月华为何英年早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4/228720.html
山东诸城大法弟子李玉昆含冤离世(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8/186736.html
山东安丘市王海青在看守所生命垂危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8/9/8/185496.html
王海清被绑架 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9/184938.html
曹金辉丧失天良遭恶报 殃及家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181227.html
山东女青年张孟珍生前先后遭40多单位200余人迫害(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3/164405.html
曝光山东省诸城市公安局恶警张自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8/143442.html
发生在山东省诸城市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1/136041.html
冯焕学在诸城市贾悦镇派出所遭受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2/135390.html
王继华被迫害致死,妻儿生活艰辛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6/134909.html
两个山东村妇的经历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5/8/18/108654.html
邱家秀遭山东诸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曹金辉暴力摧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0/108112.html
山东省诸城大法弟子刘金艳遭受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0/108138.html
山东诸城市孟庆英被恶警毒打瘫痪、赵清亮被绑架勒索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15/101861.html
山东诸城市恶警曹金辉毒打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1/94666.html
山东诸城公安局恶警暴行:用大针从大腿扎到脚底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5/94180.html
山东诸城市董月华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17/91599.html
修大法是我最正确的选择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10/17/86808.html
九月份又有2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5/85812.html
山东诸城市大法弟子李凤英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8/26/82644.html
得大法枯木逢春 讲真话倍受摧残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7/27/80422.html
山东诸城市农妇李香兰被镇派出所残杀的更多情况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5/8/74157.html
山东省诸城市陶瓷厂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30/73516p.html
回忆同修马艳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6/70911.html
一农村女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残的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0/21689.html
山东省诸城市曹锦辉等暴徒的犯罪记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3/10984p.html
山东潍坊一个大法弟子的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14/9895.html
山东诸城恶警曹锦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13/209.html#chinanews1113-18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