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80
编号:
E000054059
中文姓名:
鲍俊斌
姓名拼音:
Bao Junbin
性别: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无锡监狱
工作单位地址:
地址:无锡市吴桥西路121号 邮编:214044(若给一到十五监区邮信,就写几分箱,例:江苏省无锡市吴桥西路121号第五邮政信箱1分箱)
投稿信箱:wxtg@jsjy.gov.cn
网管信箱:wxwebmaster@jsjy.gov.cn

电话0510─2625061 转 8237 王宏凯科长、许科长
无锡监狱医院电话: 0510-8915865
总机:0510-82625081各监区、各部门有分机号,需要总机转接。
监狱化工厂:0510-83705081
狱政科:0510-82625081转6231

近照:
家庭住址:
迫害事实:
江苏省无锡监狱十四监区教导员。负责做“教育转化思想工作”。对法轮功学员赵建设迫害最严重的恶警之一。

二零零四年年一月二十日,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赵建设被非法判刑九年,被非法关押在无锡监狱,狱中绝食六年。恶警鲍俊斌指使恶人钟志明在灌食前用宽的透明胶带用力将赵建设的嘴绕头缠绕二、三十圈,这样将灌下去的六斤流汁吐不出来。

每天将他手、脚捆绑,单腿站立呈金鸡独立状,一站就是十三至十五小时,晚上用八根布带紧紧绑到床上,五马分尸状(平躺不能翻身,双腿无法弯曲,痛苦程度无以言表。有次他抗议不上床,白天强行站立十几小时,夜间他们就强行将他绑在老虎椅上,度过了七个夜晚。恶警鲍俊斌看到他脸色苍白,吩咐犯人晚上将他抬到床上绑好),此手段持续两年多。

恶警鲍俊斌带来装有七号电池的无线包耳的大耳机让犯人王辉用布条缠绕成头套,固定在赵建设的双耳,音量调到最大,将他四肢捆绑,单腿站立十三小时的过程中,反覆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内容,长达两个月之久。赵建设的耳朵周围被耳机磨破,恶人故意移动耳机的位置,令他疼痛钻心。

二零零六年二月,教改科科长孔乃光、恶警鲍俊斌指使犯人不允许赵建设小便,在零下5度的天气,让他小便在棉裤棉鞋上,晚上绑到床上小便也在床上,数天不给换。恶警鲍俊斌讲:“就是让你生不如死!”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八日,狱方又将恶警鲍俊斌(无锡监狱对他迫害最严重的恶警之一)从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十一监区调回监狱医院,妄想以此继续对他保持沉重压力,无论他进房间说什么,他都是一言不发,不予理睬。他的眼神表情向他传达了法轮功学员怎么可能怕你呢?他在犯人面前很没面子。犯人组长王辉是鲍的关系户。负责灌食的医犯雍和清(杀死了情人的丈夫,巨额赔款后被判死缓),灌食中一次性的胃管只是用自来水一冲,没用任何消毒措施,连用二十八次才换掉,常年如此。

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又开始强行灌食,恶警朱强、鲍俊斌决定换掉王辉操作打食机,让刚从迫害法轮功学员中队十一监区调来的恶人马俊宏负责打食(此犯在狱内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中臭名远扬,狠毒程度排名第二,自己声称采用暴力手段转化了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马俊宏讨好他讲:“狱警不会对给你灌自来水的犯人王辉、刘志远作处理,他们二人马上假释回家,这种事情真追究起来就影响他们假释。如果从轻处罚就等于承认有此事,所以不会作处理的,你要向监狱反映。”这个死缓犯人马俊宏在狱中以折磨自己的同胞为职业,竟然说出违反中共邪党要求的话语。原来他是想藉此处理组长王辉,他自己干上组长。还有在打食中偷吃食堂为他提供的荤菜,让他视而不见。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司法部部长吴爱英到无锡监狱参观时,早晨狱警鲍俊斌带领四名犯人把赵建设转移到有电视机的房间让他看几年没见过面的电视。监狱在吴爱英部长到来之前一个月做了全新布置,粉刷了所有墙壁,清洗了地面,添置了鲜花,购买了电视机等物品。

法轮功学员赵建设准备质问女司法部长:同是潍坊人,在你的任期内掌管的监狱犹如地狱,疯狂如魔窟,你的老乡在这里经受了无锡监狱成立七十多年来狱中遭受痛苦折磨最为严重的一个,创下了无锡监狱史上摧残迫害虐待被监管人员的无数个第一。你想知道监狱基层的真实情况吗?结果当天赵建设被秘密转移到一个房间由狱警鲍俊斌与四名犯人围他坐了一圈。根本没有机会见到司法部长。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他向医院院长陈克虎提出:一、我有没有对自己体检结果的知情权,住在医院七年中无数次向狱警、分管医生王新良提出:要求看检查结果和病历,但从来没看到过自己的病历;二、他的图书、邮票、衣服等物品医院给遗失,要求给他赔偿;三、写挂号信委托家人请律师,并提到出狱前或出狱当天带律师来。医院院长陈克虎答:“你有知情权,可以看病历,写信委托家人请律师的事我给你反映到教改科,遗失的物品让鲍俊斌解决。”当天,被训后的鲍俊斌气急败坏而又无可奈何的来拿遗失物品清单,几天内重新买来了内容相近的十几本图书、邮票赔给了他。

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晚,恶警鲍俊斌来做出狱前的谈话,赵建设与他谈了一个多小时,这是他第二次来到医院一年半来第一次跟他谈话。当着六个犯人的面,他详细揭露了他这些年来对他的迫害。他推卸责任说:“我这次来医院一年多没有对你怎么样吧,我现在身体不好也是在混混日子了。在医院上面有领导,灌自来水的事情你也没找过我,对这件事情我不承担什么责任。不过,对你的意志我是很佩服的,你出去不论干什么事业肯定会成功的。明天出狱就不给你灌食了,我去买点无锡的名吃小笼包。”他告诉他:“不回家我是绝不吃监狱的饭,回家再吃。”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上午八点,鲍俊斌来问他东西准备好了吗?催他走,他讲:走,怎么走?鲍说:监狱给你准备好了新的轮椅,把你推出去。他讲:昨天跟教改科长王持红讲过,我的很多东西还没拿到。一、零四年十几张家人的照片;二、零五年的日记(共八页纸,其中有《狱中吟》);三、零九年写给家里人的两封遗书;四、一零年二月五日家人寄来的邮包中的外套被监狱医院扣留。鲍俊斌回报了教改科长,王持红赶来声称来不及找了,找到后给你寄回去。赶快走!他讲:九年坐满了也不差这一天,他手里拿着草稿,内容是监狱罪行不容置疑的七条罪状,要质问监狱长:
1、为什么把我送到精神病院摧残两个月,监狱应承担一切责任。
2、犯人把我的腰椎撞伤,时常感觉疼痛,要求做伤残鉴定。
3、七十天不让睡觉,打了几千个耳光,几十种残酷折磨手段,狱警王宏凯、鲍俊斌与多名犯人已构成了虐待被监管人员罪,对此事监狱谁来承担责任?
4、监狱医院误诊,干咳、午后低烧、大咳血,明显肺结核症状却诊断为插胃管磨伤,延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发展为空洞性肺结核,监狱应对医疗事故责任人陈克虎、王新良追究医疗事故责任。
5、监狱一直不允许我写申诉(不给纸、笔,判决书要了四年才给)、不允许给家人打电话、写给家人的信件多封被扣留,还我信件,给个说法。
6、以什么理由单独关押禁闭在一个房子里六年多?
7、灌食灌变质、发烫的食物,肠胃功能严重损伤,二零一一年三至五月在食物中加入大量的自来水,追究狱警鲍俊斌、朱强、陈克虎、王新良(狱医),犯人王辉、刘志远等人的责任。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冤狱九载 绝食六年反迫害-- 法轮功学员赵建设在南京市看守所、无锡监狱、监狱精神病院遭迫害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0/冤狱九载-绝食六年反迫害-263027.html
发生在无锡监狱的野蛮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5/224304.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