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80
编号:
E000005422
中文姓名:
巴小梅
姓名拼音:
Ba Xiaomei
性别: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乌拉泊劳教所(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
工作单位地址:
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乌拉泊劳教所)
地点:乌鲁木齐东戈壁路22号,邮编:830013
劳教所值班电话:0991-6683767
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管理科 电话:6683732
一大队:(0991)7760716
看管科:(0991)5849717

专管二大队大队长室 电话:6691171
二大队办公室 电话:6683771 6683757 6683758
6683756 6683763 6683767

近照:
家庭住址:
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乌拉泊劳教所)
地点:乌鲁木齐东戈壁路22号,邮编:830013
一大队:(0991)7760716
看管科:(0991)5849717
教导员办公室电话为0991-6683757
警号是6547019或6547020
迫害事实:
原乌拉泊劳教所所五大队教导员,因主谋并亲自动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被重用为新建女子劳教所主管管教业务的管理科科长。劳教所为了提高所谓的“转化率”,在所领导的支持下,女队恶警充当了打手的角色,其中巴晓梅就是最恶毒的一个。

1999年7月20日以后,乌拉泊劳教所以马晓琴为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有原五大队队长李宗平,教导员巴小梅,副队长阿依努尔,办公室主任王燕,恶警彭怀东,冷西,袁婷婷,严莉(音),袁雪琴等人强迫给学员们洗脑,用绳子捆绑后,将录音机开到最大音量,每个恶警拿两根电棒,4根或6根电棒同时放在一个学员咽喉、心脏、手心、脚心或其它不同部位,嘴里还在不停地诽谤大法,辱骂大法师尊。还用电棒击打头部。只要学员不写“悔过书”,就被拳打脚踢。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打得鼻青脸肿,眼睛视力下降,听力也非常差。还强迫学员们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强体力劳动。装卸货物时,背着超过自己体重的大包上楼下楼,恶警还嫌速度慢,不断地叫喊着“快!快!快!”还用最下流最肮脏的粗话辱骂学员。

如果发现已被强制洗脑转化的学员有点“波动”,就罚面壁罚站,直到虚脱休克;白天不许坐,晚上不许睡,从半个月到二十多天,甚至有高达一个多月。

劳教所恶警们唆使牢头狱霸用各种手段迫害学员,并用减刑刺激他们迫害学员的“积极性。

劳教期间,学员没有收入,还必须向劳教所一次性交纳劳教期限的全部生活费(每月三百),而其它劳教人员却无须交纳,而所内劳动都必须参加,法轮功学员所在大队的所有干警,每人每月发300元“辛苦补贴”,以鼓励他们对学员的迫害。同时,劳教所千方百计对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勒索钱款,这种经济迫害给许多学员家庭带来非常大的长久的经济压力,致使许多家庭生活在困境中。

有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不写悔过书,恶警就惩罚全监室所有人包括不修炼法轮功的人不准吃饭,挑唆更多的人给坚修者施加压力。更无耻的是强迫每个被强迫洗脑“转化”的学员家属向劳教所送锦旗,将锦旗挂在大会议室里供外来参观者或社会团体参观。

在乌拉泊劳教所被迫害的学员名单如下:孙寿兰 、候燕妮 、朱明喜 、刘小茹 、李桂琴 、赵月明 、李桂芳 、吴桂芳、 钟乔、张春献 、马秀花 、张静等大法弟子。

2000年7月份左右,在新疆乌拉泊劳教所一位大法学员家人去看望,走时留下200元钱,让交给本人。恶警邢志君和另一恶警将钱中饱私囊,据为己有。事情暴露后,其队上的领导巴晓梅、李宗平对受害学员威胁不能声张,贪渎恶警反而被提拔为中队长。
2001年,恶警王燕向大法学员勒索一部价值万元的手机。这个学员出来后向其领导巴小梅反映,没有任何结果。

2001年1月,大法弟子孙寿兰上访被抓,送回奎屯非法关押,孙为抗议这一非法行径,绝食绝水十二天后,被骗说送其回家,直接将她与另一张姓弟子送往乌鲁木齐乌拉泊劳教农场。

当天晚上,以巴小梅为首的三名管教用五根电棒对孙寿兰进行电击毒打,令其写“悔过书",孙坚决不屈服,暴徒便将其手脚捆于身后,嘴啃地扔在楼道一晚上无人过问。

在恶警的授意下,一个多月的时间,男女管教将孙寿兰的鼻梁被打断,满脸是紫黑的淤血,嘴巴发木,失去味觉,两腿多处溃烂流脓,深可见骨,两脚黑紫肿大,只能扶着东西慢慢挪动。

恶警怕传染才将她送到乌鲁木齐第三医院,并骗其家人说孙寿兰生病,索要了三千元费用却不让家人来见面。孙在医院期间,手脚被铐在床上,时刻有恶警看守。医生问病因,恶警们急忙掩盖恶行说是孙寿兰自己挖伤的,并威胁孙不准向医生讲实情。两天下来,医生因嫌不讲实情,难断病因,谢绝治疗,劝其转院。几天后,孙被转至第三监狱医院,在此期间并未作多少治疗而三千元却被恶警们挥霍一空。 三监的医生看到后难以相信孙被打成这样,暗问:“你们为啥能这样坚定?"就在这里,巴小梅还不忘威胁孙说:“别忘了你还是乌拉泊劳教农场的人,你不要胡说!"

2001年2月,恶警巴晓梅、李小婷、袁婷婷等人,对大法弟子进行了秘密的电刑拷打。方法是:每天晚上至凌晨,逐个将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带进办公室,脱去外衣、鞋袜,捆住手脚,用四、五只电警棍同时打在脚、腿、脖子、脸上,持续电击不离开,同时逼问转不转化。大法弟子赵月明、张丽平等被电击的休克过去,用凉水泼醒后,继续电击。大法弟子邵果荣、李玉兰、张桂香、杨晓慧等被电击的无法站立,被人拖回宿舍。全队至少有80% 的大法弟子遭受过这样惨无人道的迫害。

2001年3月20日,中队指导员巴小梅把一个绝食已经十几天的大法弟子拉到里面去打,只因为这位大法弟子说了一声“不许打人”。

2001年3月31日,张春献被劫持到乌拉泊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张春献遭到狱警巴晓梅、滕丽、袁婷婷三人持电棒長時間非法審訊及电擊,两脚、脖子和手被电到队长的电棒没电,警察才喘口气。充完电又继续电,直到张春献说不炼为止。没几天被电的最厉害的手脚就发炎红肿起来,手也打不了弯,伤口还不断的流绿脓,脚肿的很厉害几乎不能站立,张春献平时穿36码鞋,脚肿得穿39码鞋还穿不进去,走路只能慢慢挪。

2002年7月,巴晓梅又对大法弟子冶金兰电刑拷打,逼迫她写“悔过书”。大法弟子谢志英还在遭受毒打和折磨。

巴小梅是乌鲁木齐女子劳教一大队队长,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严重,不放弃信仰就不让吃饭,关小号。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4/新疆张春献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32616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7/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的罪恶行径-303288.html
新疆乌拉泊劳教所二零零一年恶行—— 一位法轮功学员的亲身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3/新疆乌拉泊劳教所二零零一年恶行-236694.html
曝光新疆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0/199172.html#0941923439-3
揭露新疆女子劳教所专管大队暴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1/168180.html
新疆大法弟子赵爱军、周海霞夫妻被迫害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2/122652.html
新疆乌鲁木齐乌拉泊劳教所暴行录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14/86617.html
我在2001年3月20日这一天遭受的迫害──给世界人权大会的公开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0/72761.html
乌鲁木齐劳教所恶警暴行录:电击休克后,用凉水泼醒继续电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12/48232.html
严重蝗灾拉开新疆遭恶报的序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4/12097.html
新疆恶警的禽兽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4/19647.html#chinanews1114-9
新疆恶警的血腥暴行给当地带来灾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9/19343.html
新疆恶警迫害大法弟子,勒索钱财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21/18369.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