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59
编号:
E000058816
中文姓名:
蔡文建
姓名拼音:
Cai Wenjian
性别: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仓山区法院
工作单位地址: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金山区石边路3号,邮编:350008
区号 0591
院长:张杰83187818办
副院长:林鲁荣(负责刑事),方斌:83187838办,陈绍榕83187828办。
纪检组组长:孔金才83187848办
[刑事庭]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六一南路,刑事庭在法院附近的停车场内。
刑庭庭长:陈雄83187835、88265330办
前庭长:王榕83187818、13705085702
副庭长:林鲁荣83187828、15005991157、王平83187838、13905023593、陈雄83187836、13706984601
局长:高军 纪检组组长孔金才:83187848(办)
政治处主任 施耀金:83187806(办)83437814(宅)13805005723(手机)
办公室主任 马尼卡:83187808(办)83431587(宅)13850122930(手机)
监察处主任:兰幼清88265320办
执行民一庭庭长 黄山:83187892(办)83474215(宅)13805052216(手机)
民二庭庭长 赵依财:83187829(办)83447312(宅)13067325083(手机)
行政庭副庭长 郑炳新:83187849(办)22153189(宅)87291200
产案庭副庭长:83138165(办)
审监庭副庭长:吴洪飞:83187896办、3473949宅:13960834318手机
法警大队大队长 林星:83187801(办)83435049(宅)13905908227(手机)
法官:蔡文建 88265332(办)83138110、13960726706(手机)、黄渐83187903、13635298693、刘善治83187900、13763829210
近照:
家庭住址:
蔡文建 88265332(办) 13960726706(手机)
迫害事实:
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法院法官。

其作为主审法官,配合福州市六一零对法轮功学员左福生、王永金、叶巧明、王秀琴实施迫害,还百般刁难律师、侵犯当事人的合法权利,已触犯《刑事诉讼法》。

违反法律规定的办案时间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百二十六条、第一百二十七条、第一百三十八条规定,被告人在一审中的最长羁押期限为五个月(包括一审法院审理时间)。

二零一零年九月三日,叶巧明从看守所寄出重新聘请律师的“授权委托书”。律师还没有介入,却引来了司法机关层层威逼,迫不及待的要她签字认罪,然后以缓刑和取保候审的方式放她出来。他们再次发动叶巧明的亲属,一次次围攻劝说,要她签字认罪。甚至将和叶巧明同一天被绑架,被非法枉判4年的叶巧明的母亲也放出来,鼓动她说服叶巧明。九月十五日,在他们要释放叶巧明的最后期限,仓山区法院法官蔡文建把叶巧明的儿子骗到法院,逼迫他写下“对起诉书无异议”的声明,然后威逼叶巧明在那张声明上签了字。

紧接着,法官修改《判决书》,在其中现加上了一条“被告人叶巧明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意见”,并枉判她三年缓刑四年。九月十五日,叶巧明回到家中。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左福生被福州市国保警察绑架。目前,他仍被严重超期非法关押。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王永金被福州市国保周迅、林文强等人绑架。他被羁押一年多后,才有消息称,王永金近期已被秘密开庭,非法判刑。

王秀琴、叶巧明母女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整整一年。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叶巧明被非法剥夺律师辩护权利一事,律师向福建省检察院当面递交控告函,对福州市公安局局长王鑫、福州市检察院检察长陈承平、福州市第一看守所所长刘进生、福州市第一看守所驻所检察室主任高庆生、福州市仓山区检察院助理检察官陈俊云、福州市仓山区法院法官蔡文建等六名相关责任人提出控告。其中法官蔡文建是威逼叶巧明辞退律师的主要责任人。

对伪造的证据不审查

在没有一封信件实物证据的情况下,仓山区检察院指控叶巧明邮寄二千三百三十八封信,并因此要将她定罪。(法轮功学员传播真相,让人们了解事实真相,完全是合理合法的正义行为。)律师对此提出质疑、要求控方证人出庭。仓山区法院被迫仓促取消原定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的非法开庭。与此同时,福州方面向北京市司法局打招呼,要求后者干预律师介入该案。

阻挠律师为做无罪辩护

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左福生的家人赶到仓山法院见到蔡文建法官,提出申请做左福生的辩护人,但法官蔡某以左福生家人修炼法轮功为由而拒绝其做辩护人。左福生家人质问哪一条法律规定炼法轮功的不能为亲属做无罪辩护,蔡某以还没立案为由敷衍。

十月十二日,左福生的家人收到左福生写的明信片,说十月八日已收到仓山检察院起诉书,要求见律师。蔡文建又以要开会为由拒绝见左福生的律师。中午十一点多,律师又打电话给蔡文建,他一听是律师就挂掉电话不接。左福生的家人和律师一直到蔡文建下班打卡时才见到他,律师上前向他要起诉书,蔡说要审查律师,律师问他审查什么?是律师证、委托书、还是手续?蔡回答不出来,就说规定就是要审查,律师叫其拿出规定看看,左福生家人拿出委托书递给蔡某,他也拒收。蔡文建还以“东西在书记员手上”、“要先问一下左福生同不同意见”为由,不让律师阅?、会见左福生。后家属多次找蔡文建,他又换花招,说要做笔录。

等律师走后,仓山法院法官蔡文建就赶到看守所对左福生谎说,律师到现在都不来见你,到时在法庭上没人给你辩护。左福生家人再次打电话给律师,要求律师再来一趟,但却得知福州市六一零通过律师所在市的司法局向律师施压,不准律师出庭。

左福生家人只好又联系北京两位正义律师。十月三十一日两位律师赶到福州,下午就到了看守所顺利的见到了左福生,左福生当场签了律师委托书,律师做了当时的谈话记录,并请左福生签了字。

第二天早上,两位北京律师找到法官蔡文建,蔡法官看到律师委托书上左福生的亲笔签名,很吃惊,急忙追问,怎么见到左福生的。律师告诉他手续齐全,就见到人了。蔡法官无话可说,然后又耍起了他惯用的那一套:什么要左福生母亲身份证复印件;要给律师做记录;要请示领导,又说领导不在,到时他再打电话给律师,但又推说自己的电话不能打长途等等。两位北京律师坦然地说:“那我们就打给你吧”。

非法侵犯当事人的合法权利

在叶巧明的律师对案件提出质疑后,蔡文建配合福州市国保及有关司法当局,拿叶巧明孩子相要挟,逼迫叶巧明签字“声明”解除与律师的委托关系。蔡文建将“声明”邮寄给辩护律师后,马上对叶巧明开庭。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蔡文建把叶巧明的儿子骗到法院,逼迫他写下“对起诉书无异议”的声明,然后威逼叶巧明在那张声明上签了字。

紧接着,法官修改《判决书》,在其中现加上了一条“被告人叶巧明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意见”,并枉判她三年缓刑四年。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九日,律师前往福州市第一看守所会见王永金,在拿到会见牌等待安排会见的过程中,狱警向律师出示了一份王永金所谓不请律师的声明,并拒绝安排会见。律师说:“鉴于法律并没有‘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不想见近亲属委托的律师、不同意其近亲属为其委托律师,司法机关有权拒绝安排会见’的规定,即使看守机关持有该声明也不能拒绝安排会见,况且该声明的有效性、真实性、合法性均无法认定。”

王永金的“声明”与“叶巧明解除与律师的委托关系”的声明如出一辙。都是当事人在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的情况下,解除与律师的委托关系。这声明实质上是中共六一零与公检法、看守所共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证据。

欺骗当事人

作为法官,应该是公正廉明的,但蔡文建连“童叟无欺”也做不到。

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法官蔡文建等人到看守所诱骗王秀琴说:要想早些回家就要配合他们。他们要给王秀琴指派一个“援助律师”。这个律师根本不知道法轮功真相,如何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王秀琴拒绝了。

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仓山区法院对王秀琴非法开庭,整个庭审过程都是公诉人按照事先设计好的程序快速提问,速度非常快,王秀琴来不及反应回答什么,非法庭审就匆匆结束了。王秀琴拒绝在庭审笔录上签字。

七月二日上午,蔡文建宣读非法判决书时,王秀琴没有听清自己被枉判了几年。她拒绝在所谓“判决书”上签字,也不接判决书。蔡文建利用这点,谎骗她说她被判了十年,并有意传达给王秀琴所在监室的警官和号友。她们诱骗王秀琴在二审上诉状中妥协来换得轻判。

结语

法官知法犯法、配合邪恶的六一零做恶、不能公正廉明,必然招致正义法律和道义对他的严惩,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必将招致天谴。

福州市铁路分局干部、法轮功学员左福生被不法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其妹妹左秀云同母亲控告福州国保支队林峰、严名坤和仓山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曹永康、刘颖非法超期关押,中共当局有关部门非但不处理这些公检法人员执法犯法的行为,反而绑架了左秀云,并在二零一二年二月底非法庭审左福生。被非法关押了三月多的左秀云,生命垂危;八十岁老母三天来不吃不喝整天以泪洗面。

左福生家人多次要求放人,并为他聘请了律师。仓山法院法官蔡文建在“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指使下一边阻止律师见人、阅卷;一边欺骗左福生说律师没来。市“六一零”还通过司法局对律师施压,不准律师出庭。左福生家人和律师曾经到仓山区人大信访局投诉,信访办公室的吴晓春打电话找到仓山法院监察主任兰幼清,又打了一个电话问如何处理,然后告诉是法轮功的案子不能解决(投诉)。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福州市仓山区法院对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的左福生非法庭审。审判长陈雄当天开庭前会见左福生递上一瓶矿泉水,要他「配合一下」。开庭时,旁听席座无虚席,但都是生人。只有左福生的母亲一位亲人,被安排远远的坐在旁听席最后一排,其他要求参加旁听的亲友遭仓山区法院隔离于场外。庭上公诉人提出的所谓证据漏洞百出、无法自圆其说;左福生和律师在整个静谧的法庭中做了掷地有声的无罪辩护,讲清法轮功被构陷的真相也是维护宪法所保障的公民基本人权,所有在场者静静的听着。

二零一二年三月初(非法开庭后一周左右),法官蔡文建和一男检察官等三人到福州市第一看守所见大法弟子左福生。他们说只要左福生认罪,就可以缓刑立即放他回家,左福生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冷静的表示:执法枉判就是犯罪。让被害人认罪,只是加害者为了推卸掩盖罪行的手段。他们听罢愤然离去。不久,左福生再次被劫持到仓山区法院非法审判,现场没有律师,没有家属,也没有旁听者,蔡文建法官对着左福生一个人宣读所谓的判决书,对他非法判刑六年。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福州市左福生遭冤狱经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2/六年的迫害-六年的坚持-35269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26/三次被非法判刑-福建幼儿教师左秀云控告江泽民-343105.html
被无理判刑 福建师大职工叶巧明依法申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8/被无理判刑-福建师大职工叶巧明依法申诉-310107.html
福建女教师控告恶警遭报复 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23/福建女教师控告恶警遭报复-生命垂危-254597p.html
左福生被非法开庭 福州公检法执法犯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左福生被非法开庭-福州公检法执法犯法-253673.html
福州法轮功学员三年来遭迫害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18/福州法轮功学员三年来遭迫害案例-253187.html
福州法官蔡文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2/福州法官蔡文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249716.html
福州610操纵公检法迫害主流社会民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9/福州610操纵公检法迫害主流社会民众-248859p.html
福州市“六一零”操纵司法局向律师施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6/福州市“六一零”操纵司法局向律师施压-248782.html
福建公检法阻挠律师为左福生伸张正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8/福建公检法阻挠律师为左福生伸张正义-248431.html
福州公检法非法起诉左福生 不许亲人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5/福州公检法非法起诉左福生-不许亲人辩护-247519.html
二零一零年福州市“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简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0/二零一零年福州市“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简述-235531.html
阻挠律师辩护 福州市公安局长被控告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9/阻挠律师辩护-福州市公安局长被控告-234686.html
福建省王秀琴被迫害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31/231745.html
福建“六一零”逼师大职工辞退辩护律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3/230491.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