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80
编号:
E000063413
中文姓名:
安琼
姓名拼音:
An Qiong
性别: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兰州女子监狱(甘肃省女子监狱/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
工作单位地址: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九洲大道416号,邮编:730046
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岛岛岛开发区68号信箱
电话:0931-8333610、8333526
监狱长:元磊(2014年9月担任)
副监狱长:王文辉,警察:朱鸿13919121959、0931-8331600
教育科长:吕慧娟
技术检验科长:马瑛
[政治处]
文雅琴13919121998、0931-8333886
[狱政科]
王磊:13919121669、0931-8333526
副科长:13919121952
内勤:0931-8325086
[生活卫生科]
罗志虹13919121839、0931-8331810
惠红(副科长)13919121869
葛彩云13919121995
[卫生所] 0931-8307163
[反×教科]
值班点0931-8331639
前科长:朱红13919121959、0931-8331600
科长:孙立伟,13919121962,家庭住址:兰州市大沙坪宁苑小区三号楼426号、电话:13919121968
副科长:刘小兰
近照:
家庭住址:
迫害事实:
甘肃省女子监狱二监区监区长。

副监狱长赵春燕、朱先中、戴文琴、安琼,都是迫害法轮功政策忠实执行者。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底,法轮功学员马军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入狱当晚马军炼功,被值夜班犯罪人恶告,二监区警察监区长安琼、教导员李亚琴、中队长朱媛媛,指使犯人将马军双手分开,铐在床架上。每晚都问炼不炼,马军回答“炼”,就被铐了四十多天,铐得胳膊伸屈不得,疼痛难忍。

超负荷奴役劳动以二监区尤为严重。二监区经常加班到深夜,甚至通宵,而且动不动就搞害人的“大干一百天,努力搞创收”,没有休息,天天被奴役,好多人都受不了。被迫害致死的金昌法轮功学员赵凤莲就曾经在二监区受到过如此的迫害,刚来时心宽体胖,很富态的老太太,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精神压力极大,最后吃不下东西,长达几个月,他们又把赵凤莲送到入监队继续迫害,精神折磨。

二零零四年,赵凤莲被送入甘肃省女子监狱,强制写“三书”,她坚决不配合。她对恶人说:“我没罪。”多年的迫害使她身体消瘦,还被强迫干奴工。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赵凤莲被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二监区二中队迫害,在监狱她受尽迫害,胸前、后背全是大片的黑色硬块,人瘦的一把骨头。在甘肃省女子监狱参与迫害赵凤莲的恶警主要是叫王玲的科长和一个姓顾的队长。赵凤莲生前被迫害的将近4个多月吃不了饭。人最后开始出现迷糊,恶警怕担责任才送到医院治疗,经诊断是胰腺癌,天天打针,最后看着人不行了才通知家人办理保外就医,结果家人去了,恶警看赵凤莲病情有所好转,又不让家人接走,恶毒的说:“再过几天来吧!直接取骨灰盒吧!”后来看到她实在没有生还的希望,才又急急忙忙让家人接回金昌。 她浑身上下皮肤颜色黄黄的,人瘦的脸变成了三角形,神志还清醒。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四日,赵凤莲胰腺癌转移,被监外执行。家人接回家十八天后,赵凤莲含冤离世。

天水法轮功学员唐琼,二零零二年被天水市秦城区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三年三月绑架至甘肃省女子监狱。二零零三年底,因不配合邪恶,被二监区关禁闭一个星期,不让洗漱,每天吃两个麸皮馒头(一半麸皮一半面)。二零零四年七月,二监区教导员刘颖曾一度调到邪科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邪科恐怖异常,邪科队长纷纷效仿,使本来就很邪的环境更是雪上加霜。被绑架在邪科六、七十岁白发苍苍的法轮功学员,在医院看病时,厕所还没有上完,邪恶的包夹就一把拽着老太太的白发将人撕扯下来的恶性事件,连生活科的刑事犯都看不下去了并将其举报。

为了达到让唐琼妥协配合的目的,在生产车间监区长办公室谈话期间,因一言不和,唐琼说:“你刚才还说我的思维象三岁小孩,但现在我看你刚才说的话才象三岁小孩。”就这么平常的一句话让刘颖恼羞成怒。对唐琼大打出手,并关禁闭严管,坐铁椅子(就是俗称的大老虎凳)三天三夜。后因身体状况而改关禁闭,共半个月。

二零零五年初,唐琼因为不配合邪恶,由二监区决定,李凌执行在监区坐小凳两天,后因绝食抗议,二监区不但没有减轻迫害,反而进一步迫害,将其关进禁闭室,几天后因一直不吃不喝只好送劳改医院,在医院强制灌食数天。因身体极度虚弱强制输液几天。身体稍一恢复即被送回监狱,继续关禁闭。唐再次绝食抗议,几天后才解除禁闭。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的二监区,兰州法轮功学员郭文英,早上四点多起床,被认为是准备炼功。警察将她铐在卷闸门上,到早晨九点时,警察问炼不炼功了,郭文英没有回答。一会儿,警械科来了几个男警察对铐在门上的郭文英,用两三根电警棍同时电击,主要是在头上、脸上、脖子上电,十几分钟后,头上、脸上、脖子上都电烂了,布满了血疤。

二零零四年初,郭文英因不参加政治课考试,被教导员刘颖,监区长安琼关进禁闭室。教育科李科长,借此企图转化郭文英。让郭文英看诋毁大法的书,郭文英不看,就将郭文英寒冬腊月,铐在禁闭室的外间(露天状态)冻,一冻就是半个月。为了加重对郭文英的折磨,又专门买来一个上刑用的铁椅子,放在禁闭室的办公室里,把郭文英铐在上头,桌上放着电警棍,一铐就是三天两夜,不让休息,由警察轮番洗脑。其中有王燕,薛队长。逼着郭文英认错,郭不认,她们就一直不放下来。第三天晚上,驻监检察院的人来了。她们迫于压力,不得不将郭文英放下铁椅子。那时郭文英已不能站立,两脚象针扎一样疼。这样还不放过她,又将郭文英放入禁闭室,长期禁闭,吃不饱饭,不能及时上厕所,不敢喝水,把郭文英折磨到心脏病突发,才放出禁闭室,总共被迫害两个月零二十六天。

自从甘肃女监“反邪科”成立以来,犯下的罪恶数不胜数,但是从众多曝光对待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来看,基本上都是这些包夹犯人的种种恶行,几乎看不见恶警亲自动手的案例。

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被打耳光、掐肉、拳打脚踢、被吐口水、头上被扣上装满垃圾的垃圾桶等等的事,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有的甚至被逼迫喝尿、大便被涂到脸上、眼睛打青的、打肿睁不开眼、打瞎的、手指打断的、牙齿打松的打掉的、下身踢肿踢烂的、腰打得直立不起来的、耳朵打聋的、罚站站到脚肿腿肿、不让上厕所、限制饮食经常挨饿、晚上睡觉盖湿被子(包夹犯人故意弄湿的)等等。

可是这些迫害的手段,恶警假装不知道,如果有哪个法轮个学员通过正常管道向恶警们控诉这些违反监规的行为,恶警们通常是说:“不可能,是不是你们自己有什么私人矛盾?”为打手开脱,实在开脱不了就假意处罚一下包夹犯,但是等待法轮功学员的是更严酷的迫害行为,恶警会主动找茬,公开动粗了,停止打电话,停止接见亲属,停止购买生活必需品,电棍、吊铐、老虎凳、禁闭等等。目的就是一个,只要你不“转化”,不写“四书”,不公开在大会上声泪俱下的诬蔑法轮功,不对恶警表现出感恩戴德,那你每天的日子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惊恐、高压、疼痛、无望中度过难熬的分分秒秒。其实就是你“转化”了,那些恶警们心里知道是强制手段逼迫的,所以日子还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直到离开监狱黑窝。如果直到出监还没有被强制转化,那就在出监那天直接送到当地洗脑班继续迫害。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3/遭冤狱共十年-甘肃王安林依法控告江泽民-325630.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6/遭冤狱十二年-关洗脑班两年半-324915.html
她们为什么不敢讲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4/她们为什么不敢讲话--293885.html
甘肃女子监狱近十年来迫害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6/甘肃女子监狱近十年来迫害纪实-258550.html
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5/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240789.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