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78
编号:
E000063756
中文姓名:
鲍国喜
姓名拼音:
Bao Guoxi
性别: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福安乡
工作单位地址:
近照:
家庭住址:
鲍国喜电话:139 4405 0045
迫害事实:
榆树市原福安乡福安村治保主任。

吉林省榆树市环城乡福安村的治保主任鲍国喜,二十多年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春天的一个上午,曾在福安村居住多年的老年女大法弟子崔占云,从城里来到老家福安村串门,同时讲大法真相。她一进村,就看到村中的路上有很多人在聊天,她认为这些人都是乡里乡亲的,管自己称呼长辈的人很多,破除中共谎言欺骗,让亲人们明白大法真相得救,是自己的责任,在家乡这里讲真相、粘贴大法传单,是不会有人构陷的。

于是,崔占云就大大方方的往路边的水泥墙上,粘上一张“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这时福安村治保主任鲍国喜走到崔占云的身边说:“你粘啥呢?”崔占云一看是鲍国喜,要论辈份,鲍国喜还得管崔占云叫六婶呢,崔占云也就没在意乐呵呵的说:“粘法轮大法好呢。”鲍国喜拿出手机,就给福安乡派出所打电话,并非法将崔占云扣留。

过一会儿,福安乡派出所警车来了,从警车上下来几个恶警拽崔占云上车,崔占云就是不上车,他们就把崔占云强行抬上了车,直接绑架到榆树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崔占云在看守所关押期间,由于她反迫害而绝食,从关押第三天起,恶警就把她的双手一直铐在木板床上九天。崔占云绝食到第十二天时,出现生命垂危,于是,看守所通知家属把崔占云接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月,崔占云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在北京被绑架。榆树公安局把崔占云接回,欲勒索她三千五百元钱,因为家里实在是拿不出钱来,不法人员擅自把崔占云一家赖以生存的八亩半自留地非法强卖八年(自留地如果自家出租,至少可收入两万七千余元)。这对于原本不宽裕的崔占云家,简直是雪上加霜。作为村治保主任的鲍国喜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日吉林省榆树市福安乡于爱华被治保主任鲍国喜绑架,非法拘留。

二零一七年十月间,张秀艳去福安村帮娘家收玉米,福安村治保主任鲍国喜伙同环城乡派出所三个警察,闯入张秀艳其父张清祥(法轮功学员)家中,未出示任何证件(下同),强行给张清祥照像,张秀艳当时在场,鲍国喜手指着张秀艳跟警察说:“她也是炼法轮功的。”张秀艳对鲍国喜说:“你这样做,你会遭现世现报的!”张秀艳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也痛斥了鲍国喜这一丑恶行径。鲍国喜怀恨在心,埋下报复的恶念,给张清祥照完像后,怒气冲冲的和警察一同走了。

过了几天,环城乡派出所出动两台警车,七、八个警察到张秀艳家,当时张秀艳没在家,屋房门锁着,警察在邻居家找到了她,其中一个警察对张秀艳说:“(福安村治保主任)鲍国喜给我们打电话,必须到你家,搜出东西来把你带走!”由于屋房门锁着,警察就对张秀艳进行非法搜身,翻找开门钥匙,也没翻着。从大门外往院里走的时候,警察在前,张秀艳在后,乘警察不注意,张秀艳走脱。警察没进去屋,在院中逗留一会儿就走了。

二零一七年十月间,张秀艳去福安村帮娘家收玉米,福安村治保主任鲍国喜伙同环城乡派出所三个警察,闯入张清祥(法轮功学员,张秀艳的父亲)家中,未出示任何证件(下同),强行给张清祥照像。张秀艳当时在场,鲍国喜手指着张秀艳跟警察说:“她也是炼法轮功的。”张秀艳对鲍国喜说:“你这样做,你会遭现世现报的!”张秀艳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也痛斥了鲍国喜的恶行。鲍国喜怀恨在心,埋下报复的恶念,给张清祥照完像后,怒气冲冲的和警察一同走了。

又过了几天,环城乡派出所出动两辆警车,七八个警察到张秀艳家,当时张秀艳没在家,屋房门锁着,警察在邻居家找到了她,其中一个警察对张秀艳说:“(福安村治保主任)鲍国喜给我们打电话,必须到你家,搜出东西来把你带走!”由于屋房门锁着,警察就对张秀艳进行非法搜身,翻找开门钥匙,也没翻着。从大门外往院里走的时候,警察在前,张秀艳在后,乘警察不注意,张秀艳走脱。警察没进屋去,在院中逗留一会儿就走了。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五日,张秀艳在福安村娘家帮做针线活儿,福安村治保主任鲍国喜,伙同市国保大队杨树才等三个警察,闯进其父张清祥家,当时张清祥不在家,警察在小卖店找到了张清祥,警察把张清祥、张秀艳父女二人一起绑架。之后鲍国喜又带领警察去吴英屯法轮功学员于爱华和李文凯家中,并对他们两家进行了非法搜查,同时于爱华和李文凯也被绑架。

警察将这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市国保大队后,警察杨树才对他们进行非法审讯后说:“张清祥、于爱华和李文凯都拘留5天;张秀艳拘留15天,这是(治保主任)鲍国喜特意告诉我们的,让张秀艳多呆几天。”张秀艳说:“不行,我家里有小孩呢。”张清祥也说:“她家有小孩没人照顾。”最后决定张秀艳也拘留5天。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鲍国喜到环城乡福安村张清祥家中骚扰,鲍对张清祥说:“派出所叫我来给你照相。”张清祥不予配合,就说:“我不照。”之后鲍国喜就走了。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上午,鲍国喜伙同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李笑(李笑于二零二一年六月末在任上死于肝癌)、杨树才等四警察驱车闯到环城乡福安村闯进法轮功学员张清祥、李文凯和于爱华家中将三人绑架,并将他们的手机劫去。警察当场对其家人说:“表现好,五天回来。”村治保主任鲍国喜还野蛮谩骂李文凯的妻子。之后警察将三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榆树拘留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二日(即皇历腊月二十八日)晚七时许,鲍国喜伙同榆树市环城乡派出所所长孙志刚,带七八个警察,闯进张清祥家中,未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劫去大法书四本,强行将张清祥押上警车,劫持到榆树拘留所。时值过大年,张清祥在拘留所度过了除夕之夜,大年初三才放人。

二零二零年三月下旬,鲍国喜到张清祥家,强行叫张清祥在一张表格上签所谓不炼功的保证,张清祥正念拒绝签字说:“我不签。” 治保主任鲍国喜悻悻离去。
二零二零年四月六日早7时许,鲍国喜再次到张清祥家,强行给张清祥照像,并说:“这是政法委叫做的。”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上午8至9时许,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笑、杨树才等四警察驱车闯到环城乡福安村,伙同该村治保主任鲍国喜,闯进老年法轮功学员张清祥、李文凯和女法轮功学员于爱华家中将三人绑架,并将他们的手机劫去。警察当场对其家人说:「表现好,五天回来。」村治保主任鲍国喜还野蛮谩骂李文凯的妻子。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五日,榆树市环城乡福安村治保主任鲍国喜伙同一名妇女(不认识),闯进张清祥家中,未经允许强行对张清祥夫妇照相,然后,鲍国喜逼迫张清祥在一张纸上签字,张清祥说:“那我就签真善忍好。”鲍国喜听后,同那女人转身走了。

张清祥夫妇已是古稀之年,为人忠厚善良,是村民公认的好人,修炼法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然而,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村治保主任鲍国喜,多次伙同警察恐吓、骚扰、绑架、拘留本村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月,榆树市环城乡福安村书记李文辉,鲍国喜等人多次骚扰法轮功学员,还说市里办洗脑班,让李亚芬去,李亚芬说:“不去。”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19/吉林榆树市环城乡福安村治保主任鲍国喜的恶行-42961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17/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06440.html#2051623237-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7/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95529p.html#1911703242-22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环城乡福安村老年法轮功学员张清祥夫妇被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4/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72864.html#18823223559-17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11/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46400.html#171210233932-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0/吉林省公安厅下达迫害指令-警察和社区人员骚扰、抄家、抓人-352763.html
迫害法轮功学员 吉林省恶警、村官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7/迫害法轮功学员-吉林省恶警、村官遭恶报-289202.html
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崔占云遭受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5/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崔占云遭受的迫害-241981.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