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59
编号:
E000071783
中文姓名:
鄒俊英
姓名拼音:
? Junying
性别:
性别待查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圖牧吉勞教所所
工作单位地址:
近照:
家庭住址:
迫害事实:
圖牧吉勞教所所


二零零四年五月三十日,大法弟子王鳳蘭被惡警非法抓走,李萍外出
粘貼自製的「法輪大法好,修真善忍沒有錯」,「無條件釋放大法弟子王鳳蘭」等標語,被惡徒誣告,沙爾呼熱鎮派出所劉志華領著五、六個人,在大街上截住李萍,把李萍拖拽到派出所。晚上惡警劉志華、齊勝軍審問李萍,到了半夜十二,派出所所長烏力吉和惡警秦寶庫來了,烏力吉誘騙李萍說:「我和你丈夫關係挺好,你說吧,不就是幾張粘貼嗎?你說了我就讓你回家。」

第二天凌晨二點多,他們把李萍送進看守所,並到李萍家非法抄家。搜到一本大法經書。惡警趙秀發、秦寶庫、王某,二次到看守所非法提審李萍,逼迫她說出這本經書是從哪裏來的。李萍不配合他們,惡警趙秀發就說:「你不說,你看賈海英長的多大,我把她收拾的啥也不是,還有譚麗雲,厲害不厲害?我也都給收拾了,我送走了你們多少人啦?我對付你們法輪功是一來一來(方言,意思是想整誰就整誰),我把你送到渺無人煙的大沙漠裏去,那裏沒有水,到時候你就死在那裏了。」

剛到圖牧吉勞教所,入所隊主管、專事迫害法輪功的惡警之一李愛燁逼迫李萍「轉化」,李萍回答說:「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往哪裏轉啊?」到第五天晚上,惡警黃愛玲,威脅李萍說:「你趕緊轉化吧,到這裏都得轉化。」李萍不為所動。第六天,勞教所將李萍送進建在醫院的「轉化基地」。

轉化基地」顧名思義是強制「轉化」大法弟子的邪惡場所,是黑窩中的黑窩,李萍在裏面被折磨了整整十九天之久。這裏有六個惡警,其中有狄鳳榮、陳強(男)、張亞光(男)、朱曉霞、馬紅雲、瞿秋華、王某某(男)等。他們又分成二組。惡徒逼迫李萍坐小板凳、罰站、不許睡覺,李萍實在睏的不行,坐在小板凳上睡著了,惡警陳強大聲的喊李萍的名字。李萍說你們迫害我,我全身都腫了,腿也腫了。陳強竟然無恥的說:這不是迫害,是找你談話。就這樣他們二個小時一換班,不停的折磨李萍。一直折磨到第三天,惡警狄鳳榮讓李萍寫不煉功的保證,李萍說「不寫」。狄鳳榮說你在這裏反正已經不能煉功了,你就寫吧。李萍說:我不會給你們寫的。之後惡警陳強自己寫了一個不修煉的保證書,強迫李萍按手印。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七日晚,惡警李愛燁讓李萍寫所謂「思想彙報」,李萍寫了一篇修煉法輪大法怎麼樣純淨自己做好人的文章。李愛燁說你寫這個東西不行,李萍說:「不行你就給我拿回來。我現在鄭重聲明,我在圖牧吉勞教所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第二天中午,惡警賈梅找李萍談話,叫李萍放棄修煉法輪功,跟他們「站在一起」。李萍說我修煉大法,一身病都好了,我堅持修到底。

下午教育科朱曉霞又來找李萍談話,施加壓力,讓她放棄修煉法輪功。李萍跟她講法輪功真相。晚上惡警黃愛玲找李萍說:「你表面服我們就行。誰也不上你心裏挖去。」李萍只說了一句「不行!」

一月十九日上午打苞米,李萍正在幹活,惡警把李萍叫到周國玲的屋裏。當時五個惡警在場:郭穎,賈梅、周國玲、張亞光(男),朱曉霞等,李萍剛一進屋,惡警郭穎說:「今天我們集體找你談話,很重要。」張亞光說:「你跟法輪功斷不斷關係?」李萍不回答,他又喊道:「斷不斷?」李萍堅決的說:「不斷!」他又問:「你還煉不煉?」李萍說:「煉!」他又說:「給你減期你還要不要?」李萍說:「不要!」他非常生氣:「你想幹甚麼?」李萍說:「反迫害!」張亞光抬手打了李萍三個嘴巴子。

張亞光是武警,經常練拳,李萍被他先打三個嘴巴子,打的暈頭轉向,眼冒金星,頭髮一下子就打亂了。他邊打邊罵,當他掄起胳膊又要猛力去打時,李萍喊了一個字「定!」張亞光一下就停下來了,周國玲撲過來掐李萍的臉,賈梅又上來拽李萍,幾個人對她亂打了一氣,李萍的衣服都被他們撕扯壞了。

幾個惡警還用最骯髒的語言辱罵李萍,朱曉霞把李萍剛才說的話全部記錄,讓李萍簽字。周國玲拽著李萍的胳膊說你先別簽字,你要簽字是要負責的。郭穎說給你送呼市去,氣的在屋裏大聲咆哮:「把護衛隊叫來!用手銬把她給吊起來!」


護衛隊李小東(男)、胡紅星(男)、肖廣遲(音,男),把李萍用手銬雙手吊在單人床上鋪的欄杆上。惡警李愛燁進來跟兩個護衛隊小聲說跟她換個小銬子。她走後,惡警胡紅星拿著一把小銬子把大銬子換下來,這小銬子又細又小,銬緊了就會勒進肉裏,越勒越緊。

一個小時以後,惡警周國玲來了,假惺惺的說:「你這麼聰明的人,趕緊服軟吧,受這個罪幹啥呀。」李萍說:「別來這一套。」

一個小時後,惡警李愛燁告訴胡紅星,給李萍加磚。用磚塊將單人床的四個腳都墊起來,這樣李萍的雙腳就離地了,全身重量全部集中在雙手的手銬上,手銬已經深深的勒進她的肉裏。又過了一段時間,還是胡紅星,又來加磚塊,這使李萍的吊的更高了,重量也加大了。劇烈疼痛。下午二點半,護衛隊員胡紅星第三次加磚,雙腳全部懸空。這時李萍已經感到呼吸困難,頭暈目眩、前胸像炸開一樣。

到惡警下班時,約四點多,又安排兩個勞教人員,一個是通遼地區的王飛,一個牙克石的鄒俊英,這兩個人都是因信教而被勞教。這二個孩子嚇的哇哇的大聲哭泣,哭了一陣子,鄒俊英就給她腳下墊二塊磚頭,以減輕李萍的吊銬的重量。王飛在外面看著,怕警察進來。惡警李愛燁過來了,王飛急忙說:「李愛燁來了!快把磚塊藏起來。」李愛燁走了之後,這兩個孩子就大哭,說:「李姨啊,你說句軟話吧,下來吧,這多嚇人啊!」李萍說「不!」不知她們倆個是誰把惡警周麗萍叫來了,哭求周麗萍說:「李姨都服軟了,你把她放下來吧!」周麗萍說那我就問問大隊,又過了一會,把李萍放下來了。

李萍放下後,全身癱軟,雙手、雙腳前胸後背全疼。雙手腕全部紅腫,左手的大拇指失去知覺,七個月後才好一點,右手大拇指六個月才有知覺。左腳五個腳尖頭全部發麻,長達一年以後才好。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酷刑面前只說「不」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酷刑面前只說「不」-259643p.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