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80
编号:
E000077712
中文姓名:
艾莉
姓名拼音:
[Ai;Yi] Li
性别:
性别待查
职务职称:
工作单位名称:
工作单位地址:
近照:
家庭住址:
附:东港市马家店公安所警察名单:
报警电话: 7922222
隋虎城 所长 7914999、13942537286、667544
宋善明 教导员 7925777、13942586521、731791
田树林 副所长 7922699、15941509898、657131
肖荣华 警察 7922266、13941527127、657055
张天民 警察 7922266、15941505088、656873
孙德芳 警察 7922266、15114181516
程仁鹏 警察 7922266、15942527801、731760
王全康 警察 7922266、13029216666
齐子毅 警察 7922266、15842579997、731762
构陷大法弟子的恶人解伟:
解伟,曾用名解贵军,男,三十二岁,小学文化,有一子。身份证号:210623198005012637 。
住址:东港市马家店镇双山西村兴台东村民组,门牌号020463.手机:15941511481 。
迫害事实: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孙秀华与同修周公清、修桂香一起到本村兴台东村民组给村民们讲法轮大法的真相,恶人解伟(解贵军)因受中共恶党谎言毒害深,将他们给恶告到马家店镇派出所。派出所来了两名年轻警察(后来知道他们叫齐子毅、王全康)来绑架他们三人。他们继续给他们讲大法救人的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给人类、给每个修炼者带来的美好,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和迫害大法弟子的后果。两名恶警听后欺骗他们说:“你们讲的很对。我们把你们拉到路边,再给我们讲。”他们信以为真,就顺从他们

警车开到了路边,恶警不停车,直接将他们拉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们三人被分开审讯。孙秀华继续给派出所所长(绑架他们的恶警管他叫“头儿”)和另一名恶警讲真相,孙秀华告诉他们,“警察的职责是保护好人,而不是迫害好人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共产邪党搞了各种运动,杀人无数,作恶多端,罪大恶极,老天马上就要灭它。希望你们明辨是非,识别善恶,赶快把他们放了,不要跟着这个邪党作恶,毁了自己,也害了你的家人。人心都是肉长的,孙秀华家里还有八十八岁的老婆婆瘫痪在床等孙秀华照顾,修桂香那么大岁数,周公清的丈夫脑瘤手术刚做完,他们讲真相是在救人,又没干坏事。你们凭什么抓我们、关他们?”这个恶警头儿回答说:“放人?你们不报姓名、不说真话,资料从哪儿来的?家住在哪儿?家里都有什么人?这些你都不讲。”这时,一名恶警进来向他汇报说:“修桂香和周公清已经说出自己的姓名了。”他一听,心急了。孙秀华怕他们孙秀华迫害两名同修,对他说:“真相资料都是孙秀华一个人做的,她们两人是孙秀华叫她们陪孙秀华来的,与他们没有关系,你们快把她俩放了。”他说:“既然你一个人做的,那你就应该配合他们。”孙秀华说:“你们放了她俩,我就配合你们。”他答应了孙秀华。孙秀华在他们所谓的“提审记录”上签了字、按了手印。审讯我们、骗他们按手印、签字的恶警一共四人,后来得知这四人的名字他叫孙德芳、程仁鹏、齐子毅、王全康。

孙秀华被送进丹东看守所之后,与东港同修刘品彤关在一起。每天要干十三、四个小时的奴工。看守我们的女恶警叫何延婷。她指使牢头逼孙秀华背邪党的监规,我不背。一个叫韩雪的年轻恶人犯人毒打孙秀华,扇我耳光。那天正好是星期天,是犯人能够得到一点自由的时间。孙秀华不背监规,恶警就不让全监室的犯人休息。

刘品彤因不配合邪恶遭受恶警残酷毒打。一天,恶警艾莉和何延婷二人将刘品彤带到看守所里一间没有监控的屋子里暴力殴打。打完后,恶警艾莉得意地说:“我打你,让你身上没有伤,这里没有监控,你能怎么样?”艾莉当时已经怀孕,还挺着个大肚子。刘品彤被送回监室后又接连罚站。

孙秀华与刘品彤关在一起以后,恶警指使犯人夹控、监视孙秀华和刘品彤,不许我们俩搭话。有一天,恶警何延婷叫我们每个人写一行字,而且对孙秀华和刘品彤俩特别提出要求,不许写法轮功的内容。孙秀华没有正念,就没写。刘品彤拿起笔,端端正正写下八个大字:“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何延婷对刘品彤大发雷霆,刘品彤理直气壮地说:“我写这句话没有坏处,灭的是邪恶。”何延婷大叫:“这是法轮功的内容!你给我出来!”孙秀华大喊一声:“不准迫害大法弟子!”何延婷被震住了,马上改口说:“你们俩都蹲着!”我们俩被罚蹲一个上午。

还有一次,看守所来一个男恶警,犯人管他叫所长(所长叫戴晓明,女的副所长叫王晶),刘品彤站起来,上前跟他讲大法真相,并向他提要求不要再安排犯人来夹控大法弟子,剥夺大法弟子之间说话的权利。结果从那天起,恶警指使牢头剥夺刘品彤睡眠,每晚逼迫刘品彤站岗两个小时,刑事犯人每晚只站岗一个小时,白天还要照常干活儿。轮到刘品彤睡觉时,恶警又指使犯人每隔两个小时就要把她叫醒一次,搅扰她,不让她睡着,使刘品彤越来越难以入睡。刘品彤每晚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的觉。孙秀华和刘品彤配合,绝食两天抗议迫害,最后抑制了邪恶,不再叫刘品彤站岗两个小时了。同年五月十三日,孙秀华和修桂香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第二天被送往马三家劳教所。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孙秀华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残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9/孙秀华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残酷迫害-279297p.html
迫害证据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