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张知水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2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971(Case No. 3971)
案情简述:
张知水,男,南皮县潞灌乡龙堂村人,42岁,初中文化。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法轮功学员张知水(张治水)正在秦皇岛朋友家里,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当地警察上门骚扰意图绑架,张知水为了躲避再次遭绑架,想从五楼窗户系绳顺绳而下,不慎坠下身亡。

当时几位法轮功学员正在屋里做真相台历,被人举报到派出所,派出所的人叫不开门,找来开锁人撬锁,第一个人没撬开,又找来一个。张知水的死当地警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知情人说:秦皇岛警方,有时说是脑梗而死。可遗体的半边脸鲜血淋漓,另半边脸发青,秦皇岛警方不让他的家人细看细问。家人向警方索要赔金,警方不但不给一分钱,还说:”弄法轮功宣传品是违法的,放你们回去就够好了”等话来威胁。遗体放在太平间里,每天收费200元,家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家境(因张知水常年被迫害)贫穷,无力支付身在异乡的各种费用,只好在四天后将张知水的遗体在秦皇岛火化,将骨灰盒带回原籍。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的雨雪天气里,没有举办葬礼,将他草草下葬。张知水因坚持信仰、为做好人而被迫害致死,他的冤情让老天爷都不平,为他哭泣流泪。

中共邪党在长达十六年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当中,张知水遭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冤判刑期十一年。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因为要求杂志社停止印刷诽谤大法的文章,张知水在天津教育学院被武警殴打并绑架,非法拘禁五个多小时。四月二十五日,为了给大法讨个说法,他又去了北京的国务院信访办。直到事情合理解决,他才返回沧州。

一九九九年七月、八月,他用各种形式两次向被邪党谎言毒害的世人讲法轮功受迫害的冤情,两次被非法拘留15天。1999年10月底,他在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大法鸣冤并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被非法绑架后,在保定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在保定劳教所,为了抵制非法长时间劳工迫害,劳教所里的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死人床”酷刑迫害。绑“死人床”就是把张知水的双手分别铐在床前端两侧的床柱上;双脚分别被尼龙绳捆住后系在床后端的两侧床柱上;除头和上半身着硬板床外,双臂和双脚均呈悬挂抻拉状态;而且全身还用尼龙绳捆绑,一点儿也动弹不得。不仅仅施以这种毫无人性的酷刑迫害,而且室内还配有一刺眼的大灯泡直射他的眼睛;还配有高音喇叭播放着高分贝的噪音;更有专人每五分钟巡视室内、敲床板一次,目的是“熬鹰”不让他睡觉。

后来,保定劳教所把他绑架到劳教所招待所,进行强制转化迫害。有韩副所长,王家本科长带领李大勇等五名恶警,把他绑架到四楼,采用和上次一样的绑“死人床”的酷刑来迫害他。手铐的铁环深深勒进了手腕、硌烂了手腕,从此手腕上始终留有疤痕。

二零零二年冬,他在家被便衣非法抓捕,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搜查并抄家。抄走了电视机、光盘、刻录机等物品,还有六千元现金和他父亲的定期存单一张。非法羁押一年多后,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二零零五年八月,在石家庄监狱,恶警把他从八监区绑架到监狱特管楼,进行非法强制转化迫害。由副所长魏文升带领赵军等四名警察,组成了所谓的攻坚小组。恶警赵军唆使精神不正常的吸毒犯陈松,长期不让他睡觉并施以“坐小板凳”的酷刑迫害。第三天晚上犯人陈松对张知水疯狂地长时间打骂,并用拖鞋的鞋底抽打他的脸几十下,然后用手狠命掐他的脖子,差一点使他窒息而死。由于长期的残酷迫害,再加上长时间不让睡觉,使他精神几近崩溃、痛不欲生。于是他想以死摆脱这种非人的残酷折磨,他用玻璃碎片在脖子、手腕、右腹部,拼命划了几十下,浑身都是血(法轮功书籍禁止自杀和杀生)。被犯人王成立发现报了警,送去医院救治。从此他身上留有几十处令人触目惊心的伤疤。

从医院出来后,恶警给他戴上了脚镣、手铐继续对他进行迫害。为了抗议这种法西斯的暴行,他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绝食,恶警赵军唆使犯医对他进行插胃管灌食迫害,经常插的他鼻孔流血。灌食之前经常先让他看一下飘满虫子的玉米面,而且是温水泡玉米面,根本就不熟。灌食后,他肚子特别难受,吐出特别咸的苦水,一个小时后更是渴的难受不堪,象进了沙漠一样只想喝水。这时犯医偷偷告诉他:赵队长让我放了很多盐。他绝食二十多天的时候,全身已经瘦的皮包骨。恶警赵军唆使两个犯人拎着他的胳膊在楼道里来回拖,折腾的他疼痛难忍。晚上赵军为逼他写转化书,脚踩在他戴着脚镣的腿上来回扭,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使他无法忍受。张知水用铐住双手的錋子猛砸自己的头顶,致使鲜血迸出。气急败坏的赵军让两个犯人把他前铐改为后铐(背铐),使他只能趴在地上,双手背在后面。三天三夜才给他改成前铐,致使他双手长期麻木。

修炼法轮大法使张知水多年的顽疾不药而愈,青春焕发。迫害使他人生中最黄金的十四年时光,在劳教所、监狱中度过。由于在黑窝里的残酷折磨和巨大的承受,十一年的冤狱结束后出来时,张知水头发几乎全部掉光。以前修炼的老父亲也由于这场迫害,被迫放弃,身体大不如以前,疾病缠身,后来父母双双离世。家中原来的住房因年久失修而倒塌,导致他无家可归。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1/秦皇岛市委书记孟祥伟迫害法轮功学员-32819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3/十六年来发生在河北南皮县的迫害案例综述-326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