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刘风云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1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4014(Case No. 4014)
案情简述:
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1999年7月,为了讲清真相,还大法一个清白,还师父一个清白,刘凤云毅然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判刑两年,被迫害致残。後又经历一次又一次的迫害,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六日晚10点50分悲惨离世。

白瑞松、刘风云夫妻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在过去十五年的时间里,多次遭到当地警察的迫害。

1999年7月,为了讲清真相,刘凤云去北京上访,被关进北京看守所,40天后又被德惠国保接回关进德惠看守所。后来刘风云被非法判刑两年。

熬过了两年,白瑞松去女子监狱把刘风云接回来,人已被迫害致残,由于长期强迫坐小板凳洗脑,整个脊椎严重变形。人已成了废人。但毕竟一家人能团聚了。据刘风云讲,当时在监狱里长期营养不良,家里又无钱可寄,那里的人就把别人吃香蕉剩下的香蕉皮切碎吃掉,或把鸡蛋皮压碎吃掉。他也吃过。

人是接回来了,这回610却故意装作不知道,没了动静。但是迫害并没有停止。才到家不长时间,站前所的黄显峰和另一个警察就找到刘凤云无耻地向她要回判刑的证据,刘凤云说早就没了,警察没办法,悻悻而归。

同年的7月2日早五点,来了两个女人敲门,后面还跟了一个穿警服两个穿便服的男人,由于没敲开门,又转到后院,和邻居说了一会话才走。据邻居讲他们是站前派出所的人。一天傍晚,趁白瑞松干活没回来,家中只有她们母子俩人之际,站前派出所警察带着照相机、录像机开着警车再一次闯进他家,抄了他的家,还绑架了刘风云,几天后人被抬回几乎奄奄一息,可就是躺在炕上不能动的期间,站前所的恶警仍来她家骚扰。

那个地方实在住不下去了,后来他们就搬到了街里,但迫害仍没有停止,据邻居讲经常有警察来楼区骚扰,有时是敲门,有时是在楼道里或楼下。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他家再一次被抄家,这次恶警是在5楼或6楼蹲坑,当白瑞松送货(食品)回来上到6楼时并没有看到人,到了7楼时,一群恶警突然从后面上来。抄家并绑架他和屋里的人,在拘留所拘留15天后又关进看守所,最后俩人以取保候审的方式被家人接回。

一次又一次的迫害,使他们的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刘风云已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六日晚10点50分悲惨离世。这是江氏流氓集团和德惠610欠下的又一笔血债,她死时两眼不闭,这是对江氏流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血泪控诉。

相关原始资料:
吉林省德惠市白瑞松、刘风云一家的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5/0278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4/七次绑架、九年冤狱-吉林德惠市王兴香控告江泽民-333432.html
一家三人屡遭迫害 刘凤云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7/一家三人屡遭迫害-刘凤云含冤离世-301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