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刘增安
性别:
去世时年龄:
72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4033(Case No. 4033)
案情简述:
安国市法轮功学员。17年来,每到上网“敏感日”不管有什么大小事,就有公安、610就上门骚扰,给刘增安及家人身心造成极大的压力和恐慌,2016年10月18日上午10点多,安国市610主任党辉带了两个人上门骚扰,在长期的精神压力下,刘增安當天下午1时离世。

2016年10月18日上午10点多,安国市610主任党辉带了两个人上门骚扰张家营法轮功学员刘增安,逼问:大法师父的法像是哪来的?书籍哪来的?你炼这个功有什么好处?你举报江泽民了吗?你炼功为什么身体还这样?还拍了照。当时刘增安正身体不适,家人将他们撵走了。当天下午1时刘增安含冤离世,终年72岁。

刘增安1996年开始学大法。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99年7月23日,刘增安及大儿子去北京证实法,西伏落派出所的李松林带了几个协从,闯进家里,抄走录音机、录像机、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等,并派了眼线监视着,刘增安及大儿子刚到家还没吃饭,西伏落乡政府及派出所合伙将刘增安及大儿子绑架到乡政府。在乡政府,派出所的人两面开攻的打刘增安的脸,然后用皮鞋踢他。还拿小细棍打他的花子骨,也没让他吃饭,等他们打累了问你吃点饭呗!刘增安说让吃就吃点。那人说我去看看,就一去不回。之后,就把刘增安放到轿车的后备箱里边儿,拉到安国市拘留所。

当时在政保科有一个叫王强的拿棍子打他,还用钢笔尖插他的手腕,直到现在手腕上还有墨水的痕迹,非法拘留了半个月才被放回家。大儿子被拉到西茯落派出所并对他暴力击打,还用拳头用力打了他的胸部,回家后很长时间才缓过劲儿来,直到现在,内心还存在着当时的恐怖感,吓的不敢炼功了。当时交了四百块钱才能回家的。

从那以后,只要到了他们所谓的“敏感日”,无论大小事就上门骚扰,经常是每到半夜敲门。开始时必须看到人听到声音才放心的走,到了后来就是敲敲门。以后每次非法抄家都是翻箱倒柜到处查看。有一次,大年三十来了,一帮人看到全家人都在,他们听了村长村支书的话,让他在家过个年,然后他们就走了。等到了正月初三,西茯落派出所的人,就把人绑架走了,送到了安国市拘留所。正月十八才放回来,还要钱,因当时家里经济紧张,两孩子在外面打工挣钱还得养着老人,所以没拿。之后三天两头找上门来,干活也干不安生,整天提心吊胆的,恐怕他们再找上门来。

2000年正月二十四,他二儿媳妇刚从娘家回来,儿媳妇身体有病,孩子才几个月大,都需要人照顾。当时派出所绑架了刘增安,为了弄钱,就把刘增安放回来,然后,把他二儿子绑架到派出所作人质,让家里拿五百块钱才放人。当时家里没钱,而二媳妇儿有病,没办法,只好借了三百块钱,给他们送去才把人放回来。之后派出所觉得给的钱少,就把他家的自行车抄走了四辆,胡说是他们偷的。当时他家为维持生计而收来旧自行车翻新后再卖,从中赚些钱养家。经人证明说是他们买的,才还给他们。

2003年春天,刘增安被绑架到了在安国市八五靶场办的洗脑班。家人去给他送换洗的衣服,当时洗脑班的张练说,拿的什么呀,你也是炼法轮功的,你也跑不了了等等。

这一次次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的迫害,给刘增安一家造成了不可估量的伤害。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26/610上门骚扰-河北安国市刘增安含冤离世-336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