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郭道友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0岁左右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4518(Case No. 4518)
案情简述:
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邪党的迫害下,郭道友被非法判刑三年,于2009年9月被劫持到冀东监狱,由於邪党恶徒对郭道友的残酷迫害,使他长期高度紧张,血压一直很高,压迫蛛膜网破裂,于2017年2月6日含冤离世。

郭道友与妻子曾同时被非法判刑迫害,当时家中留下两个正在上学、尚未成年的孩子。郭道友出狱时已经被迫害出高血压、脑血栓症状。

被绑架、非法庭审

1999年7月20日中共恶党污蔑打压法轮功以后,想到这么好的功法还有那么多人不知道,郭道友一家省吃俭用,省下钱来做资料告诉世人真相,这也是他们一家最高兴的事。

可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大法“真、善、忍”,世风日下。2008年7月18日下午,榆关派出所所长陈国星和指导员王宝义及榆关镇政府的恶人勾结抚宁县国保大队的大队长李海峰和陈景利领了一大帮人,没有任何手续闯入郭道友家,翻了个底朝天,把家里的台式电脑、孩子上学用的笔记本电脑、打印机,还有平时省吃俭用剩下钱买的纸张和其它用品工具,大法书籍、炼功带、师父讲法光盘,以及郭道友电焊用的工具和钳子、扳子,还有一些技术光盘,工具光盘和一些学生学习资料光盘等等私人物品一搜而空,就连夏天乘凉坐的三个草垫子也给拿走。其中儿子上学用的本子和女儿上学装衣服的箱子要了几次方才归还,还有孩子的MP3,上学用的碳素笔以及郭道友以前出门施工盛衣服的长方形黑包没有还。

非法抄家后,不法警察以清点物品为名欺骗他到派出所,绑架了他,当晚就送到了抚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从抄家到把郭道友送到看守所,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合法的手续,可以说参与的人都是执法犯法。

郭道友是一家唯一的经济来源,他被绑架后,全家面临生活问题和两个孩子失学的问题。随后就在8月24日下午,榆关派出所的指导员王宝义伙同抚宁县国保大队陈景利等三人给郭道友家属送所谓的“批捕证”。

2008年12月23日,抚宁县邪党法院非法庭审郭道友,不允许郭道友的家属做自我陈述(正常程序),当家属继续陈述时,不法人员强行制止并将郭道友带走。法院坐落在一条交通要道的旁边,当天大约三十名警察 把道路两边封锁,用三条彩带设成拦截线,从上午八点多到十一点多一直拦截,行人无法通过,引起百姓们的不满,怨声载道。

妻子也被绑架

2009年3月19日正值抚宁大集,郭道友的儿子让母亲跟他到集上买东西。回来后,抚宁县公安局陈英立等人正在他家的楼下等候,看到王咏花后,其中一个警察叫住了她,说是让王咏花跟他到县局了解情况,王咏花就跟他们去了。他的儿子在家等到晚上也不见母亲回来,最后才听放学的姐姐说母亲已被非法关押在抚宁看守所。当天下午,不法警察到王咏花女儿学校,让其在一些非法材料上签字,并告知她妈(王咏花)已送到看守所。

第二天,也就是3月20日上午9点多,抚宁县公安局陈英立又带着3个人到郭道友家进行抄家,让郭道友儿子配合他们的所谓“工作”(犯罪),郭道友儿子不配合他们,于是陈英立就打电话给局里人,不一会儿,便又来了4个人,进门便把郭道友儿子推到墙角,由3个人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剩下的人开始到处乱翻,其中一个房门锁上了,陈英立向郭道友儿子要钥匙,郭道友儿子当时已经被吓傻了,没有说一句话,陈英立没办法,打电话给开锁大王把门打开,抢走了大法书、孩子用的笔记本电脑等私人物品。

自2008年8月18日,把郭道友绑架到抚宁看守所后,陈英立等人曾恬不知耻的对郭道友的妻子王咏花说“关心、同情”她们,这一次又把王咏花绑架到抚宁看守所。家里的两个上学的孩子无人照顾。

夫妻俩被非法判刑

郭道友被非法判刑三年,于2009年9月被劫持到冀东监狱;王咏花被判刑三年半,已送往石家庄继续关押迫害。

在抚宁县看守所期间,郭道友受尽折磨,被管教指使刑事犯毒打,双腿被打的行动不便,随后被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继续迫害三年,回家时被迫害出高血压、脑血栓症状,走路不稳,说话不清,走在街上看见穿警服的吓得两腿发抖,站立不稳。

邪党恶徒对郭道友的残酷迫害,使他长期高度紧张,血压一直很高,压迫蛛膜网破裂离世。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25/河北省冀东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曝光(图)-374370.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19/河北省秦皇岛市郭道友生前遭受的迫害-343264.html 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郭道友生前遭严重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20/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43334.html#1721923422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