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曾宪会
性别:
去世时年龄:
年龄未知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4086(Case No. 4086)
案情简述:
重庆市合川区退休教师郑开源,他的妻子曾宪会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洗脑、打毒针等酷刑折磨致死。

二零零四年,妻子曾宪会看见我修炼法轮功肠炎、气管炎、关节炎、胃病、肝炎等疾病都好了,她也炼。她有严重的风湿关节炎等多种病,手脚麻木,指关节变形,面黄肌瘦,形同废人,她长期服用中西药无效。炼功十天就抛弃了药罐子,走路一身轻,自己身体好了,病痛消除了,又为国家节约了很多医药费。街坊邻居、亲朋好友看见曾宪会一家人修炼法轮功的变化,都积极的来学法轮功。

由于610不停的骚扰,我和妻子(曾宪会)由重庆到广东大儿子家探亲。没想到二零一二年十一月,重庆合川区云门镇镇政府610的赵高兵、云门镇派出所警察唐胜兵、云门镇龙塘村党支书明德富、石门村党支书王耀等四人,也由重庆撵到广东我大儿子家,他们利用欺骗、恐吓手段拉拢大儿子。原本孝顺的大儿子,由于恐惧中共的株连政策,宁愿做逆子也不做孝子。在610的欺骗毒害下,大儿子被迫同流合污,参与了他们逼迫父母亲放弃修炼法轮功的迫害。

610一伙人对我妻子曾宪会 (当时我已离开广东)无耻地说:“如果发现你再炼法轮功,就要给灌大粪,弄去坐牢,死了还要将人砍成坨坨,扔进粪坑。儿子也不养你,饿死你……”这么多人围着曾宪会反复辱骂威胁 (大儿子也在其中),逼她签字,在极大的压力下,当场致使曾宪会的精神出现了异常,即后他们还投放了闹洋花 (一种麻醉中枢神经的药物) 给曾宪会喝,想整残她。以后大儿子还带妈去打针,不知道打了些什么针药 ?不久曾宪会就彻底的精神失常了。

二零一三年一月,大儿子将母亲曾宪会从广东送到重庆合川二儿子家。二儿子问母亲发生了什么事?母亲曾宪会说:“大儿子逼她撕了烧了大法书,耳机也丢进了垃圾箱,大儿子不要她了。”自曾宪会回合川后,她阵阵精神恍惚,害怕被抓被整,她经常说:警察又在开会抓法轮功了?于是她就到处躲,一会儿躲在犄角旮旯 ,一会儿躲在卫生间里,一会儿又躲在别人家里……。

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曾宪会突然晕倒,送合川人民医院抢救。大儿子从广东回来后,大吵大嚷,说不再管老人了,给了一万余元,三天就走了。曾宪会住院十四天,当地610直接参与了医院对曾宪会的治疗中加害。护士尹某在曾宪会的尾椎骨处打了一针(不明药物),使病情加重,医院抢救两天无效,通知家属将病人接回家。曾宪会骨瘦如柴,打针处烂了很大一个洞,骨头都露了出来,在痛苦中含冤离世。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8/重庆79岁教师再被洗脑班药物迫害-记忆不清(图)
在家读经 重庆善良老人遭恶警绑架、打耳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31/在家读经-重庆善良老人遭恶警绑架、打耳光-254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