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刘淑艳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1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4080(Case No. 4080)
案情简述:
长春市榆树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榆树市刑事侦查大队二中队长闫国辉和管瑞川从山东绑架、构陷,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在吉林女子监狱迫害离世。

刘淑艳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因绝食反迫害,遭受强行灌食十二天,关小号十天等迫害下,已经奄奄一息了,被吉林省女子监狱于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送往吉林省医院治疗,经过化验、采血等处理后方才通知家属,没等家属到场就急于动手术,监狱方和医院方用恐吓的口气在电话里强制要刘淑艳的女儿表态马上动手术,家属考虑到邪党江泽民政法系统和医院这些年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频频发生,就在电话里强调,家属不到场不许手术。

刘淑艳的女儿赶到医院已经是下午了,一看母亲刘淑艳已经不行了,意识不清,脉搏跳动微弱,就剩一口气了,当刘淑艳女儿问大夫手术的成功率是多少时,大夫却说:“我不能说成功几率有多少,如果说成功率百分之九十,那百分之十叫你摊上算你倒霉。刘淑艳女儿与警察交涉办转院,回当地救治,监狱警察说保外就医手续没下来,监护权不在你那。就这样被他们拖到第二天下午一点多钟才办完保外就医,监狱方才同意家属把人接回来。

回来后当地的医生说没有希望了。就这样刘淑艳于四月二十一日晚八点五十分含冤离世。

刘淑艳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 刘淑艳曾遭恶党多次迫害,给家人和自己身心都造成严重伤害和摧残。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黑林镇派出所孟所长带四、五个警察抄家,把她绑架到榆树拘留所,六、七天后非法劳教一年,关进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刘淑艳去发真相资料时,被黑林子派出所警察李伟、崔广来和司机彭显明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刘淑艳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绑在床上,每天打七、八瓶不明药物,脸、身体开始浮肿,恶心呕吐。七、八天后他们又换了一种药物,打上后刘淑艳就心难受,剧烈恶心呕吐,坐卧不安,睡不着觉。才两、三天的时间,刘淑艳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生命垂危,警察怕她死在看守所,被公安局勒索了家人一万五千元钱(包括保证金两千元,人情费一万三千元)才将她放回。回家后不堪骚扰,她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榆树市刑事侦查大队二中队长闫国辉和管瑞川去山东孤岛将长期流离在外年近六十岁的刘淑艳绑架回榆树市,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刘淑艳被关在看守所五个月时,一双儿女几次想见母亲都没见到。后来他们给母亲请了北京律师,可是,检察院办案人赵铁奇以各种理由推脱不见律师,在电话中对家属大吼不见家属,匆忙把案卷移到法院。律师又去法院递交手续,可是法院办案人张立国百般刁难,阻止律师接卷,“理由”是不许外地律师到榆树为法轮功辩护。家属到榆树当地律师事务所请当地律师,可是当地律师说,上边规定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得是中共党员,我们律师事务所的都不是党员,不能为法轮功辩护。

没办法,女儿决定为妈妈辩护,可是法院不允许辩护,还阻止刘淑艳的儿女旁听。两个孩子一人手里举着亲属证明,一人手里举着辩护书想进法院,一帮警察拦着,有的警察大声吼叫,指手画脚,有的默默的看着,一警察上来拽刘淑艳的女儿小华,小华说:小弟弟,你没有母亲吗?警察后退了,叫另一个警察上,那个警察也不上,于是那些警察就在法院门前听他们姐弟俩讲了一个小时。

继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榆树法院非法对刘淑艳的庭审后,法院又于四月十一日下午四点钟开庭,宣判刘淑艳三年徒刑,刘树艳女儿小华手举着冤字牌在法院门前喊冤时,被一群便衣警察拽到特警车里。

随后特警车将刘淑艳女儿小华强行押送到华昌派出所讯问,在特警车里一个大个子便衣警察戴个墨镜(估计是国保大队长范洪凯)一直追问小华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小华始终不配合他们,一直说:我妈妈没有犯罪,你们审判她是违法。我妈妈过去满身是病炼法轮功炼好了,为了告诉人们真相叫你们逼得颠沛流离,又判她刑,我喊冤还有错吗?你们也是父母所生。如果是你们的父母你们是啥心情,又如何对待。这时一个年轻小警察却说那我就得大义灭亲,多么荒唐、多么无知可怜!

在华昌派出所讯问时,一群警察足有十多个,轮番的对小华施压逼迫,引诱等手段非得让她说出自己也是炼法轮功的,小华始终说:“我有权利不回答你们,我只是为妈妈喊冤没有错。”小华在华昌派出所被扣押讯问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来小华的姥姥、舅舅、和其他亲属八、九个人都去了华昌派出所要人,最后这些警察一看也没能达到他们的目的和结果,方才放人。

刘淑艳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五日,长春中级检察院、法院非法书面裁决刘淑艳的上诉案,维持原判。

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法轮功学员刘淑艳被劫持到吉林女子监狱迫害,八监区为了“转化”刘淑艳,每日长时间强行坐小板凳,不让随意购买生活用品。刘淑艳绝食反迫害,遭受强行灌食十二天,关小号十天,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送往吉林省医院“治疗”,处于昏迷状态,被家属接回,于二十一日含冤离世。其子电话询问高扬,其母亲是怎么回事,高扬谎称,刘淑艳凌晨一两点钟连续去几趟厕所后发病。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3/近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396140.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3/吉林省榆树市政协主席马光遭恶报落马-389154.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21/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长高广野遭报被调查-38900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3/2017年吉林省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图)-36361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长春市法轮功学员2017年上半年遭迫害概述-35049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2/吉林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淑艳被迫害致死-346543.html